郭少宗》《茶金》劇集之小物件大道理

    【愛傳媒郭少宗專欄】戲劇藝術的視覺因素,佔據極重要比重。目前熱播的《茶金》劇集,具有極大信心,大聲自稱為「最美的台劇」。本人細觀之下,發現確有其美感精緻,表現細膩過人之處。
    該劇除了眾所矚目的美術、服裝、燈光、攝影之外,道具之類在距今不久也不遠的時代劇之中,鉅細靡遺,舉足輕重。現在就其較為人稱道的二大看點「小」物件,卻隱含巨大意義的道具,粗淺析論。
    一、盆栽是古代文人寄託心志於大自然的替代物。劇中企業家「茶虎」吉桑玩賞盆栽,經常捧進捧出,呵護照顧。此一橋段,表明了吉桑的好大喜功、不切實際的個性和作為,儘只養一盆三十年的茶樹盆栽,少少幾片葉子就企望可做成好茶葉一般。終究玩物雖未喪志,但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二、鴿子橋段,因其造型可愛,進退有趣,而受到觀眾喜愛。劇情乃當茶葉亟須快送之情急下,吉桑竟然妄想用乘著風的帥氣鴿子飛送茶樣,終於換來一場烏龍。
    此「道具」鴿子與只有美感的「侏儒」盆栽,都毫無實質效益,兩者卻呼應了吉桑「風神」——既拉風又臭屁的老爺行徑,來對比千金的實事求是、精明能幹,達成任務。
    由此可見編劇的慧眼以及導演的神來之筆,增添不少戲劇的內涵深度。接續第八集焦點:吉桑父女個性迥異,而引起極大衝突的橋段,這肯定是全劇的高潮。
    劇中郭子乾的長篇大論,考驗著其語言能力,以及情緒轉折、起承轉合的演技;而他此段拿捏好壞,有目共睹,尚待收視率的成績單。
    細觀吉桑整場開罵戲,確實演技大爆發。只見他手中拿著一支被把起的盆栽,破口發飆,怒氣騰騰,激動不已⋯⋯此時,失根小樹象徵著製茶事業根基動搖、父女關係脆危,和他得戒除(拔除小樹)的「膨風」嗜好:眷養盆栽的不切實際風雅習慣。儘管事後盆栽又種回,象徵吉桑已經歷一番風雨,更加沉穩,暗示了他將邁向成功之途。
    道具組以盆栽與鴿子,說明了吉桑的「浮誇性」,可見編導之用心良苦;然而尚有變本加厲的「道具」——老老爺的鴉片管和「可怕的」長指甲,犀利地點出企業衰敗的癥結以及烘托時代氛圍。此物件之吸睛效果,堪見劇組田調、考據、製作之精良表現,可圈可點,在此給與肯定。

 


作者為藝術創作者
照片來源:《茶金》臉書粉絲專頁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