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樂風》天上聖母與日本空海大師

【愛傳媒樂風專欄】在寸土寸金的西門町裡,有間外表不起眼的廟宇,此廟名喚臺北天后宮(可別和清朝官建的臺北大天后宮搞混了)。 那廟貌有些類似於鹿港中山路上一間間和商家比鄰而居的街屋式廟宇,而進到此廟中,確實也是如此,廟宇緊貼著商家,廟地狹小,以致於廟宇附設的圖書館還得爬兩支很小的迴旋金屬梯才能上得去。 不過廟之價值不在大小,而在內涵。進到廟中,看那擺放在廟埕兩邊的文物,便可嗅到濃濃的古味。 廟中有座乾隆壬子年的大鐘(1792年),可見證此廟歷史之古老。其實該廟建廟年代要更早一些,是在1746年,原址位於艋舺青山王廟附近,稱新興宮。清代《淡水廳志》有以下記載:「一在艋舺街,舊屬渡頭,乾隆十一年建。嘉慶十八年,火災,道光九年修。」 廟中主神為天上聖母,相傳此神像原本是供奉於船上,由大陸航向臺灣,上岸後聖母被供奉在艋舺街上,後該船欲返回大陸,卻艱困難行,請示神明後,知聖母有意留臺佑民,艋舺商家們遂於1746年集資建廟。 1943年,日本人為開闢防空道路,將新興宮拆除,廟中神像、文物、法器等只好暫時安奉在艋舺龍山寺後殿。 日人戰敗離臺後,臺灣傳統信仰再度興起,新興宮信眾亦積極尋找廟地,他們看上了真言宗新高野山弘法寺的廟地,1948年新興宮遷入新廟址。1899年建的弘法寺便這樣被取代。 1952年,新興宮改為臺灣省天后宮,後因臺北市升格,又改名為臺北天后宮。 當年日本人拆了新興宮的廟地,現在新興宮回頭來占有日本寺廟之地,一切都是神明自有安排。但弘法寺雖不在,信仰還在,廟中設有弘法大師的神像供人敬拜,廟埕也有弘法大師戴斗笠的石像。 說起弘法大師,如果大家不清楚的話,可能空海兩字大家會比較熟,因為以前歷史課本念過,弘法大師就是那位被日本派到唐朝留學的僧人,後創造平假名。他也是日本真言宗創始人,法號遍照金剛,日本歷史上偉人之一。 所以實際上臺北天后宮融合了中、日兩種宗教,也可見臺灣民間信仰的包容性。廟中不管是當年弘法寺的文物或是新興宮時代的文物,都有可觀之處。只可惜1952年隔壁失火,「燒過間」波及臺北天後宮,弘法寺的建築結構全毀,而新興宮留存之清代文物部分被毀,不然會有更多的文化資產留存於世。 而當年日本真言宗臺灣開教處就是在這裡,所以每年日本都會派遣僧侶來臺北天后宮舉行法會。 另外,樓上玉皇殿有著名彩繪大師許連成於八十高齡所繪之四大天將。廟口石獅未有年代和匠師名稱,但頗有特色,臉部特徵和彰化和美國小狛犬有些類似。 下次到西門町,別只管逛街,也順道到這間見證兩國宗教歷史的廟宇來走走吧,定會不虛此行的。 作者為一介小角色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經授權刊載,原文出處:樂風的民藝筆記部落格。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楊德遠》神明牌、令旗、金印如何躲過日本人以「神明升天」的焚毀

【愛傳媒楊德遠專欄】日本人以「神明升天」之名,摧毀宮廟,進而消滅,愛國家、愛鄉土的志節,方便達到殖民的目的。 所謂的神明升天運動,就是將全台廟裡的神明集合起來,送到台灣大學土俗館陳列,找一日,由日本天皇派一位大臣主持儀式。就是說:「神本在天,台灣同胞,將神請到地上,對神大不敬,我天皇特派大臣送神上天」,然後一把火,把神像都焚燒。 因1895乙末戰爭,日本人感受到客家族群的愛國家、愛鄉土的志節,拼命抗日。故日本人在苗栗地區開始推行「寺廟神昇天」運動時,因客家人居多,信仰神明的心理特別濃厚,於是三義五穀宮就被首當其衝,被盯上了。 「五穀宮」開基之神明牌、令旗、金印,是如何躲過日本人以神明升天為名的焚毀? 幸好,當時信眾非常機警,把神農大帝、關聖帝君的神牌,大、小各二面,先是寄放在三義鄉三通嶺的「導善堂」閣樓,暗中膜拜,至於令旗、令印則由當時之廟公者(廟祝)請回家中供奉,因此逃過被升天的焚燒一劫。 現在建中國小旁的導善堂,是1935大地震後的新址。 作者為教育博士,國小校長退休 延伸閱讀:楊德遠》一聽入魂苗栗鐵道自行車路線的文史解說1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簡秀枝》曹興誠收藏藝術品像談戀愛

【愛傳媒簡秀枝專欄】故宮博物院典藏品來源有四:來自中國大陸的紫禁城、盛京行宮、避暑山莊、頤和園、靜宜園、國子監等清王室舊藏;二戰後日方歸還文物;國家編列預算購藏品,以及各界捐贈等等。 在兩岸三地政局巨變下,談故宮博物院彷佛是尷尬的存在,乍看之下,來源多元,但無可否認,絕大多數來自清王室,因此有人建議故宮博物院可以正名為「清室收藏的紫禁城博物館」。 日前發生故宮博物院器物毀損事件,在在野黨立委,抓到機會,在選舉前火力全開,大肆撻伐,甚至要求吳密察院長下台。 政客作秀、媒體無知,隨著起舞,企圖用故宮博物院的疏失,打擊執行團隊。其中最被詬病的是,動輒使用「國寶」詞彙,是不明事理,危言聳聽的負面教材。 其實,古物和古蹟一樣,分等級,並非放在故宮博物院的通通都是國寶。依照《文資法》第65條:「古物依其珍貴稀有價值,分為國寶、重要古物及一般古物。」 在故宮博物院藏品中,列入國寶的,比率非常少,比如說毛公鼎,是西周宣王年間(前828年-前782年)所鑄造的青銅鼎,因銘文的歷史價值入列。腹內刻有500字金文冊命書,字數為舉世銘文青銅器中最多,是西周散文代表作,其書法也是金文中最高等級,故有「抵得一篇《尚書》」、晚清「四大國寶」、「青銅三寶」、「海內三寶」、民間「故宮三寶」之譽。現收藏於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被列為中華民國國寶。 又如北宋繪畫三巨構:范寬《谿山行旅圖》、郭熙《早春圖》、李唐《萬壑松風圖》,完全以美學價值,以及在水墨山水畫傳承歷史上的重要性而列入,反應了造物的雄奇以及藝術絕美,力透紙背。 至於大家耳熟能詳的《翠玉白菜》、《肉形石》,只高超的工藝巧作,其實並沒有太札實的歷史與學術價值,只能列為重要古物,而清朝皇室的日用器物,宮廷畫家受命作品,像是郎世寧的畫作,多半都只列入一般古物。 這回故宮博物院毀損的《明弘治款嬌黃綠彩雙龍小碗》、《清康熙款暗龍白裏小黃瓷碗》、《清乾隆青花花卉盤》,目前只是列冊管理,因為藏品數量龐大,還沒輪到作最終審議,暫列為一般古物。 說來該3件物件,並非獨一無二,或者高藝術價值的珍貴極品。 根據11月1日故宮博物院的新聞稿指出,歷年來該院送修文物有359件,文物毀損修復,一直是博物館日常工作之一,而古物修復也是博物館必須具備的能力之一,早已司空見慣。 別濫用「國寶」詞彙,故宮博物院真正的國寶沒這麼多。故宮博物院院長吳密察在立委質詢追逼下,一再公開作說明,甚至打開庫房,供立委查訪,小心翼翼、卑恭屈膝的態度,讓人印象深刻。 曹興誠與洪三雄都是收藏古董文物的過來人,看到兩岸媒體界,撻伐批評,深感不安,他們認為不但是小題大作,而且無知至極,只會把故宮博物院的工作人員,嚇得更膽小,更保守,因為擔心出錯,怕遭主管責罵,被媒體批評,甚至要求索賠。 曹興誠與洪三雄認為,不是鼓勵故宮博物院工作人員大手大腳,可以隨意打破文物,藝術文物只要有展覽、有移動,就會有折損,但因為藝術文物都會買保險,文物的破損,保險公司必須理賠的。 不過,一般人習慣把故宮博物院文物,都稱為「國寶」,一旦是國寶,就是無價,無法和保險理賠作聯想。 其實,健康的作法是要問,打破什麼,為什麼打破,保險公司賠償範圍如何,而不是一味去責駡工作人員,動不動就以「螺絲鬆動」扣上故宮博物院管理不當的大帽子,甚至要求院長下台負責。 故宮博物院院長職位,係由總統欽點、行政院長任命,直白地說,與執政色彩息息相關,一旦政黨輪替,故宮博物院也會跟著改變顏色,所以談故宮博物院的管理,已經不是單純討論藝術文物的專業治理,而是政治攻防的焦點。 批評故宮博物院院長管理的失調,就能直搗執政黨政治無能的要害「連國寶都守護不好」,怎樣會是好的執政團隊!? 根據統計,截至2019年4月30日止,台北故宮博物院館藏文物計有698,649件冊,數量和種類眾多。 而真正重要的收藏,例如,70件限展書畫,以及舊藏於南薰殿的歷代帝王與皇后肖像等,經文化部文化資產局委員實物會勘、審查、登錄並已公告指定為國寶文物者,目前275件。因審核制度關係,需有展出才能評審,所以是國寶進行式,未來應會有更多國寶。 持平來說,故宮博物院接近70萬件文物當中,目前275件國寶文物,(因為有的一套會只算一件)加上70件限展書畫,不超過400件,換言之,故宮博物院的收藏,美其名是博大精深、浩瀚無垠,但相當數量是歷史文件、重複品項。 身兼廣雅軒收藏館主人的廣達董事長林百里,數年前曾在探究故宮文物的收藏內涵,傳達篩選活化的心聲,據說當時林百里曾提及故宮博物院收藏當中,香爐就有幾千件。 究竟故宮博物院有那些是真正國寶,可以展覧、研究,究竟有多少。目前因為家大業大,品項繁雜,花費了許多人力作基礎整理工作。 曹興誠與洪三雄其實比較希望故宮博物院,把人力集中在內部研究、策展上,與時俱進地發揮他們專業與創意,而不是「國寶管理員」而已。是到了務實檢視故宮博物院的好時機,甚至包括檢討寄存政策,與其求量,不如在乎品質。 對於故宮博物院的典藏當中,價值性不高,或是品項過於重複多餘的,應該考慮活化,也就是透過立法,好好走流程,組織委員會,精選專業成員,好好為故宮博物院瘦身作長遠打算。 對於故宮博物院典藏中,多餘的、重複的、或比較不重要的,如果可以在合法的情況下流通,讓故宮博物院典藏庫,更具活水效應,因為有出售,可以能力增購、補進缺稀的,對故宮博物院來說,更具意義。 外界可能無法想像,泱泱大故宮博物院,2023年一整年的購藏經費,只有新台幣1200萬元,簡直讓人瞠目結舌。近些年,國際拍賣市場華人「億來億去」,已是常態,台灣許多私人收藏家,隨便購藏1件文物書畫,就超過故宮博物院整個年度預算。 立委吳思瑤曾在立法院質詢時,列出文化部轄下博物館所購藏預算,以2018年和2023年編列預算作比較,包含台灣歷史博物館的「台灣歷史文物購藏及圖書室書籍購置計畫」減少51%,國立台灣美術館的「蒐集台灣及亞洲代表性藝術家作品」則減少29%。故宮博物院作為國內博物館龍頭,購藏預算同樣逐年遞減,從2018的新台幣1.5億元,到2023年減少為新台幣1200萬元。為此吳思瑤強力感嘆,購藏不力,文化怎有競爭力? 購藏預算不足,是博物館持續弱化的不良徵兆,過去李永得部長曾表示要找故宮博物院等相關單位,一起討論跨部會購藏及共享方案。但經過跨部會討論,發現文化部轄下場館,要和故宮合作,有許多規定上的困難。果然文化部今年6月獲行政院同意設立「文化發展基金」,目前預算編列有新台幣2.5億元,預計2023年可以正式運作,可望就能支援購藏文物作品等。 簡單地說,故宮博物院是糾結著歷史、文物與政治,有沈重的時代色袱。曹興誠與洪三雄認為,不管是歷史的偶然,還是歷史的必然,走到了今天,我們為人類文明,守護該批藝術文物,居功厥偉,台灣朝野不要陷在意識形態的泥淖中,而出現父子與驢裡外不是人的窘境中,此時此刻,需要心平氣和、專業誠懇面對,然後去腐存菁。 故宮博物院從第一代苦心護送國寶到台灣,到第二代保存、研究、策劃展覽、推廣出版,目前已經是各領域嚴格訓練出來的第三代專業人才,不必再以「守護」國寶的陽春概念,反而應該提升為「活化」等級,甚至與嶄新時代的虛擬、跨域接軌。 畢竟故宮博物院礙於預算,對於藝術文物的購藏實力非常單薄,1200萬元能購藏什麼?清點、活化文物,是當務之急。受到疫情影響,故宮博物院去年參觀人次約443萬,排全球第13名、亞太地區第3名,但全球排名比2016年掉了1名,遊客人次也減少約23萬。 故宮博物院對台灣民眾來說,擴大展示,介紹藏品,啓動民智與美學火車頭,逾70萬件的總文物收藏中,只要有3千件能展,就把那3千件好好地研究與呈現,從數位化開始,學術論述,策劃展覽,缺一不可,用更紮實的人氣活力,為台灣爭光。 有制度開放庫房 至於庫房,曹興誠與洪三雄異口同聲主張,撥開神秘面紗,「有制度」的開放,否則老是被視為特權禁地,鬼影幢幢,以訛傳訛,茲生許多不恰當的描述,對故宮博物院的整體形象,並非好事。 日前立法院教委會考察故宮庫房,在故宮博物院長吳密察、副院長余珮瑾帶領下,登門探勝。故宮山洞庫房興建於1965年8月,內設洞庫A、B兩座,庫內共存置歷代陶瓷器近2萬件。 根據媒體報導,故宮博物院山洞庫房管理非常嚴格,鑰匙只有少數管理庫房的人擁有,任何人想入內都得申請。庫房嚴禁一人進入,規定至少兩人同行、互相監督。同時,對山洞庫房設下重重限制,每個門都設有特殊的鎖,有的鎖設鑰匙和數位感應雙重保險,很難破解。山洞有兩個出入口,一次只能開一個門,門關閉就會貼上封條。山洞庫房主要是鐵箱排成的鐵壁組成。鐵箱有的來自大陸、有的曾遠渡重洋到過倫敦,但多數是在台灣打造。從箱上褪色的封條便可知道其身世與走過的路程,如「滬」字號指的是裝器物,「洞」字號則是台中霧峰的北溝編號,從上千個鐵箱,見證了故宮文物遷台漫漫長路的艱辛與珍貴重史實。 故宮文物抵台後,先在台中霧峰北溝貯藏了15年,當時台灣仍處空襲威脅,故宮博物院的眾理事認為,文物應遷離市區、並尋覓山麓之地挖山洞,以備必要時將最精文物存入,北溝因此雀屏中選。日後故宮選博物館基地,仍以不在市區、可挖山洞為考量,故宮博物院與山洞庫房因此落腳該地。放眼國際級博物館當中,把文物貯藏在山洞中,故宮堪稱是獨一無二。 在戰火中遷徙的博物館,也不只故宮,為什麼獨獨故宮鍾情於山洞?根據故宮博物院前副院長莊嚴之子、攝影家莊靈的說法,跟故宮博物院的第一個藏寶山洞在貴州安順讀書山華嚴洞」有關。 據描述,1931年日本發動918事變,故宮文物被迫展開顛沛流離的南遷歷程。1939年1月,由莊嚴負責運送、曾赴英展出的的80箱故宮文物,在貴州安順縣讀書山下,找到一處適合儲存的天然石灰岩洞穴「華嚴洞」,在該處度過6年平靜歲月。華嚴洞是天然洞穴,莊嚴請人在洞中建置木結構,遮蔽文物,絕佳的天然地形,在戰火中安全守護住文物。華嚴洞貯藏經驗,成為第一代故宮人,來台後決定挖人工山洞藏寶,成為今日故宮山洞庫房的傳奇。 曹興誠與洪三雄都說,大半生浸淫藝術文物,也經常參觀故宮博物院的各種活動,但從來沒有進過庫房,頗為遺憾。不過,即使故宮人,也只有資深的器物處員工才能進入庫房,許多故宮人一輩子都進不了山洞庫房,就連吳密察院長也曾坦承,2019年2月13日接任故宮博物院長迄今,他也只進去過兩次。 科技文明一日千里,保護庫房安全,方法越來越多,如何有制度開放庫房,成為熱愛藝術文物界的共同期待,畢竟庫房透明化,正是21世紀的時代趨勢,就像星級餐廳廚房的公開示眾、當代劇場後台的開放參觀一樣。 打造市區博物館園區 雖然故宮博物院已有南院分館,台北故宮博物院本館都有擴建計劃,但是文化部長李永得還是認為,台北可以打造一座國家級博物館,作為藝術文化櫥窗,讓國內外民眾更容易一次看得夠,也讓首善之區的台北市,更有看頭。 這是李永得在選舉前,對於空總舊址未來用途提出的腹案,他認為,台北擁有許多文化設施,但「真正需要的是一個國家級博物館」,周邊搭建人才基地。 興建國家級博物館的概念,有如法國羅浮宮、倫敦國家畫廊,常態展示台灣重要畫家作品,讓觀光客可以一覽台灣歷史上最經典的畫作。為了落實該構想,牽涉空址舊址的都市計劃變更,李永得呼籲與未來台北市長,攜手合作,讓中央和地方政府一起合作國家的事。 空總舊址面積超過7公頃,位處台北市精華區中的蛋黃核心,雖然2/3是古蹟與不義遺址,後段的2公頃多,若作為國家級博物館,化解都市計劃變更40%地方回饋的爭議與困擾,又能成為藝術櫥窗,成為首都城市的亮點,一舉數得。 「文化部希望能整體規畫空總,一公頃蓋建築、一公頃蓋人才基地等周邊文化設施,期待未來台北和中央一起規畫空總。曹興誠與洪三雄對於空總舊址打造國家級博物館的構想,頗有同感,洪三雄甚至加碼提及擁有中國傳統林園景觀的南海學園。 南海學園原本是日本時代的植物園、苗圃與神社,國民政府治台後陸續改建、興建多個中國宮殿式風格的文教建築,包括中央圖書館、歷史博物館、科學教育館等,配合植物園、荷花池景觀,營造出中國傳統林園風貌,是台灣第一個文化園區。 南海學園內的文教機關,大多因規模擴充而遷出,舊有建築仍繼續維持文教、藝文使用,但績效不彰,活化並升級該園區,成為名實相符的大博物館園區,討論多年,但是只聞樓梯響,尤其史博館自2018年7月起進行閉館整建工程,一拖就是5年,2023年底才會重新開館,讓已經欠缺專業藝文展覽空間的問題,更為嚴重。 舉起世界藝術文化之都的巴黎、倫敦、阿姆斯特丹、紐約、華盛頓DC,幅員廣大的博物館園區,都是國際觀光客佇足的熱門景點,國際城市能,台北市為什麼不能。 俗話說,玩物喪志,套在藝術收藏家曹興誠與洪三雄身上,反而是玩物勵志,因為藝術的水很深,交易市場爾虞我詐、真偽莫辨,要讓藝術文物收藏得好,必須熟讀兵書、冷靜思考、沈潛應對。 寫過《烽火杜鵑城70年代台大學生運動》的洪三雄,早就台大「保釣活動」中,斬露頭角,是憂國憂民的傑出文青,轉身商場後,過關斬將,也是成就斐然;投入藝術文物收藏,打造出「雙清館」的規模,眼力、功力、財力、意志力,缺一不可,深受矚目。 曹興誠更不遑多讓,足智多謀,扮演什麼像什麼。半導體產業、藝術收藏,無不虎虎生風,目前潛心研究佛學、思辯禪境,近期的兩岸政治議題,更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看似你來我往,刀光劍影,其實曹興誠思緒深邃、饒富智慧,尤其留給大家的深刻印象的是:收藏藝術品像談戀愛。 75之齡,還有戀愛心情,處處見驚喜,果然是玩物勵志,這樣的藝術人生,怎堪寂寞!?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曹興誠樂在其中。 作者為典藏雜誌社社長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藺奕》為什麼看世足賽的老公們都不愛說話?

【愛傳媒藺奕專欄】世足賽。只要妻子一坐下來,我都有一股想哭的感覺,就像小時候,褲子拉鍊夾到小GG。 「今天誰跟誰踢?」 「西班牙對摩洛哥。」 「為什麼西班牙隊不唱國歌?」 妻再問,虧她在西班牙唸過兩年書。 「因為西班牙國歌沒有歌詞。」 「為什麼沒看到梅西?」 「梅西在阿根廷。」 「跟羅納度同隊喔~」 「。。。。」 所以我說從愛情進入婚姻的過程很像精割包皮,剛割完的時候,少了一層保護,處處起摩擦,敏感帶來的疼痛感,會時不時影響正常生活。 但不用擔心。久而久之,神妙的適應機制會把你帶進粗糙麻木的日常。畢竟一起看過五屆的世足賽,我也終於體會這段期間有多少老公們越來越不愛說話了,只差沒揪團一起去報手語班。 別看中東國家保守封閉又重父權,一道Baba ghanoush(烤茄子泥)家常名菜,直接替女性平權。這菜名從阿拉伯語直譯過來是「放縱的父親」,一個爛泥扶不上牆的父親形象呼之欲出。 直覺告訴我,發明出這樣美味且製作繁瑣的美食家,絕對是一位勤勞的母親,對先生失望透頂、於是鑽營美食研發,讓孩子在品嚐美味之後牢牢記住,自己的爹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作者為文學奬得主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簡秀枝》黃土水《少女胸像》久子微笑入夢

【愛傳媒簡秀枝專欄】繼王道銀行榮譽董事長駱錦明振臂發聲,慨捐新台幣1千萬元,促成「太平國小博物館建制與營運專案」正式立案,校友陳君毅、許義榮共襄盛舉,1954年畢業的六年己班老校友鄭文雄,在接到太平國小125週年校慶的邀請帖,也追隨駱錦明腳步,捐出新台幣125萬元,作為校友會永續推動「One Piece Museum」計劃,黃土水《少女胸像》本尊久子(Hisako),帶著微笑入夢。 「拿一團泥土、一塊木石,按自己的想法來造型,其間創作的快樂,實在非外人所能理解。故鄉的年輕人啊,請一起踏上藝術之道,來吧!」這是台灣前輩藝術家黃土水於1922年在「出生於台灣」的文章上,吐露以上心聲。 黃土水留學日本期間,不但心繫生養他的家鄉台灣,更惦記著年輕世代,一直希望透過他的人生路,鼓勵更多後學,走進藝術,提升性靈,更有底蘊與眼界。 就以他把東京藝術大學畢業作品,親自帶回《少女胸像》捐贈母校,除了報答母校栽培之恩,也是希望教育學弟學妹,讓家鄉台灣更有知識,更能以知識翻轉人生。 剛過125歲生日的太平國小(前身是大稻埕第一公學校),黃土水精神,像野火燎原,一直在發酵增溫,各界挺身為《少女胸像》打造「One Piece Museum」出錢出力,義舉善行像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 繼太平國小第九屆校友、王道銀行榮譽董事長駱錦明振臂發聲,他以王道銀行教育基金會及個人名義,慨捐新台幣1千萬元,促成「太平國小博物館建制與營運專案」正式立案,國藝會董事長林曼麗親自率領北師美術館團隊,以最快速度進駐太平國小,盤點該校豐富歷史文物藏品,整飭開放式庫房。 當籌備計劃如火如荼展開,同為「黃土水學弟」的第十屆校友斐儷珠寶董事長陳君毅、信源企業總裁許義榮,不約而同響應校友返校成立「One Piece Museum」,分別加碼贊助新台幣3百萬元。無獨有偶,1954年畢業的六年己班老校友鄭文雄,也在接到太平國小125週年校慶的邀請帖,也追隨駱錦明腳步,捐出新台幣125萬元,作為校友會永續推動「One Piece Museum」計劃。 鄭文雄是駱錦明同一屆、不同班的校友,目前擔任信瑞工業暨瑞泓工業總經理,也是勤奮殷實企業家。 外加中興保全董事長林孝信,代表已逝妻子莊素珠,也以校友身分,無償提供中興保全安全維護,台灣玻璃董事長林伯豐、林伯實兄弟的捐贈防彈玻璃,本土企業家回饋校園,一氣呵成。 相當不可思議的是,博物館拼圖式的聚合,好人好事,一件件地出現。首先,林曼麗邀請具備地景先態經驗的田中央工作群建築師黃聲遠,設計博物館空間,第一次會面討論,黃聲遠對於百年老學校老東西成堆,不易清理,有些猶豫,沒想到他第二天就夢到黃土水《少女胸像》,久子(Hisako)以殷切期盼眼神凝視著他,黃聲遠馬上開竅,一通電話回打給林曼麗,他願意接下設計案。 素有台灣營造界媽祖婆美譽的清水建築工坊董事長廖明彬,也專程從台中北上,加入林曼麗點將義舉行列,不計成本參與太平國小的「One Piece Museum 」。 王道教育基金會通過捐贈案,大家彷佛覺得,這樣的善心善緣聚合,彷彿是黃土水在天上下指導令,久子不辭辛勞,透過夢境暗中牽線。 根據浪漫有餘的黃聲遠建築師的想法,未來太平國小「One Piece Museum」是田園景觀校園博物館,校了除了一畝難得的水稻田外,還有宏偉的椰子樹、碩果累累香蕉樹、蓊鬱茂盛大榕樹、飄香千里玉蘭花,以及成排的百年茄冬等植物生態。 這番校園景像,正像1922年黃土水「出生於台灣」文章中,列舉「綠色稻波」、「高大檳榔樹」、「茂盛榕樹」等,台灣作為南方寶庫的特徵奇蹟似地相應和。 兼具專業性、公共性與教育性的太平國小田園景觀校園博物館,讓《少女胸像》在那樣的情境中展出,最能貼近黃土水初心。明(2023)年11月12日太平國小校慶時完工,2024年4月10日駱錦明81歲生日當天,正式啓用,將傳為大蹈埕佳話。 一座「聽得見校園讀書聲」、「聞得見田園蹈穗香」、「看得見大稻埕歷史」、「能親近黃土水遺作《少女胸像》」的校園生態博物館,是首都台北市的新亮點,也是史無前例、寶島台灣的唯一。 作者為典藏雜誌社社長 照片為《少女胸像》。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蔡詩萍》讓我們來桃園市立圖書館一起閱讀吧!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女兒,我們是桃園出身的台北人,但為爺爺奶奶仍居住的桃園市推薦圖書館,也是很合理的啊! 雖然已經是新台北女孩了,但這位桃園的孫女、桃園的女兒,蔡中泠還是陪著他老爸,在桃園市立圖書館新總館,內外、上下,逛了好大一圈,然後,拍了這支推薦閱讀,介紹圖書館樓層的影片。 政治有顏色,選舉是一時,但認真的建設卻是全桃園人的共同資產。桃園市立圖書館新館真是漂亮的建築,期待它表裡一致,內外兼修,吸引更多人走近它,也走進它! 在圖書館裡,我推薦了桃園最具代表性作家鍾肇政的《台灣人三部曲》,時光悠悠,台灣人精神不死,大河小說,寫出了鍾老的堅持,寫出來台灣人的昂揚。 我當然也自薦了為外省大兵父親寫的《我父親》,他那一代,渾身都是故事,悲愴淒涼但結局還好算幸福。我父親娶了客家母親,生了我,我娶了宜蘭妻子,又生了台北女兒,我們家族的故事,是台灣移民社會故事的縮影。 我的台北女兒中泠,瀟灑的推薦了海明威的《老人與海》。 讓我們一起閱讀吧,讓我們一起走進圖書館逛逛吧!不止閱讀,也能眺望世界,也能坐下來欣賞彼此。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桃園市立圖書館影片截圖。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藺奕》冬天的被窩是天堂的分店

【愛傳媒藺奕專欄】冬天裡的被窩,是天堂在人間開的分店。 單身者的被窩,是一個人的城池,在夜裡,以手機點亮它,就成為專屬的歡樂耶誕城。沒有太陽的獨眸,猶如蒸汽火車返回古城的盡頭。雖是子夜,但層層烏雲縫隙間,仍有發亮的天空、更似黃昏。 也沒有群星窺視。一個人縮在裡面,一切都已經存在, 一切又都沒有產生。在這裡,身體會持續保溫,沒有喘息聲。 無論大人還是孩子,都喜歡在被窩裡玩手機。也許這就是當今的抗爭方式,像這樣一件抗爭之所以發生,有時比任何財富與權力都讓人迷戀。 手機裡永遠有心儀的人、未曾抵達的愛。在被窩裡,晚風吹人醒,萬事藏於心,何以言,何能言、與誰言,無以眠。經過疲憊的一年,有時候,體溫比室溫更低,你會忽然很冷很冷,蓋著被子也還是冷。 那種寒冷好像是從身體内部往外疏遠的,只有通過和他人皮膚的接觸才能慢慢回温。所以,解封之後,擁抱真的極好。 如果你有在乎的人,要經常見面、碰碰他們。禮尚往来的碰觸。除了傳遞被惦記的情意,也順便誇讚對方,被刀光劍影的生活反反覆覆的插捅,你居然可以沒有傷口。 作者為文學奬得主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簡秀枝》台灣的護國神山是故宮,不是台積電

【愛傳媒簡秀枝專欄】「藝術收藏有如談戀愛,怦然心動,是關鍵動機,因為喜歡才會出手,一旦進入收藏體系,就會孳生感情,出脫也要有很大勇氣。 現在比較忙,玩物勵志的時間比較少,但不代表他的藝術收藏興趣轉向,至於身後,物件自有自己的去向,他尊重緣分!」前聯華電子董事長曹興誠(1947-)近期成為政治紅人,對於兩岸議題批判的砲火猛烈,儼然成為媒體寵兒。 其實,曹興誠是傑出藝術收藏家,曾是台灣清翫雅集理事長,在華人藝術文物領域擁有重要地位。 政治、國防議題談得太多,大家彷佛忘記他的藝術文化修辭與貢獻。12月6日晚間在台北「雙清館」,接受典藏訪問,展現他另一個浪漫面向的人生風華與感悟。 「雙清館」是同樣愛好藝術文物的收藏家洪三雄、 陳玲玉夫婦的私人收藏館,「雙清」取自「冰玉雙清」,冰是水製成的,洪姓帶水;玉指的是大律師陳玲玉,因二人都愛古董,在前故宮博物院長秦孝儀的取名與題字玉成下,取名「雙清館」,以銅爐、竹雕、鎏金佛像、石雕、唐卡、琺瑯器等收藏知名,漆器也是該館特色獨具的一類典藏,年年出版「三0古吧」,是私人收藏物件,賦予學術研究,出書立傳,成為台灣私人藝術文物收藏的典範之一。 洪三雄同時也是清翫雅集前理事長,與曹興誠是老朋友,話題從政治選舉、財經產業發展,到藝術收藏,無所不談。訪談中,洪三雄也不時作補充,是少見藝術收藏界的完整談話。 曹興誠生性調皮,他曾自稱是「八不居士」,即「不大不小企業家,不多不少收藏家,不高不低佛學家,不得不說為大家。」 其中有一重要身份就是收藏家,他曾提過藝術收藏,就如同談戀愛,採訪的話題就從戀愛開始,「愛,是否已成往事」!? 曾經暢言比照荷蘭,把性產業除罪化的曹興誠永遠興趣廣泛,一下研究歷史,一下轉為佛法,不乏新戀情,對於精耕細作多年的藝術文物,當然不會放棄,他自嘲太忙了,把藝術文物擺一邊,冷處理,但沒有出脫轉賣。 曹興誠的收藏,曾經入選全球百大收藏家之列,從商周的青銅器、古玉,唐三彩及彩繪雕塑,宋明清瓷器,乃至現當代藝術畫作,令人目不暇給,他的收藏室被圈內人封為「小故宮」。中國文物收那麼多,與他近期猛烈批判中國共產黨,是否產生矛盾,會不會影響他對中國文物未來收藏的態度與方向,外界十分好奇。 「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收藏中國文物,並不代表認同中共所作所為,不應該混為一談!」 「我再說一次,文物就是文物,世界文化財,不屬於中國共產黨,不能輕易畫上等號!」曹興誠認真、又嚴肅地說。 「藝術收藏,真有如談戀愛,當看見一件好的物件,會讓你怦然心動,就會想去收藏,去擁有它,就有如遇見了一位好對象,喜歡上了,才會談戀愛,希望跟她在一起。但談戀愛,不必然有結果,回到藝術收藏也是一樣,何時會怦然心動,不得而知,為一個藝術文物心動起來,想展開下注購藏行動,但也不見得買得起,比如說畢卡索、莫內作品,曹興誠說,他非常喜歡,也期待收藏,但實在太貴了,只好多看看,留下美好印象就心滿意足。」 曹興誠公開𠄘認他是以談戀愛心情,隨心、隨緣、隨性作收藏,所以品項龐雜,古今中外都有,「收得有點亂七八糟!」他笑笑的說。 「近期,比較忙,沒有時間去接觸藝術,誘惑減少,購藏慾望也降低,所以沒有什麼新的斬獲,就像仕女朋友一樣,少逛百貨公司,必然也少買東西了。」曹興誠妙喻。 他認為,談收藏,倘若都希望建立系統,以有限的資金,追求無限的藏品,永遠會有遺憾,一旦太執著,什麼系列的什麼物件,非收藏到不可,就會形成被敲詐勒索的局面,非常不健康。曹興誠知道自己曾是企業經營者,樹大招風,外界對他們收藏方向盯得很緊,一不小心就會被當作肥羊或冤大頭,他必須非常地謹言慎行,低調因應。 當然,隨著閱歷增加,見多識廣,碰到怦然心動的物件,已經不多了。今年75歲的曹興誠強調,那有那麼容易怦然心動! 「藝術收藏,追求一種感動,不一定貴才有感動。一旦物件進入收藏,經常把玩在手,研究欣賞,必然產生濃厚感情,就像養寵物,日子久了,一定有感情,雖然以前曾處理過一些收藏品,現在年紀越來越大,要處理(賣)掉那些曾經有感情的物件,並不容易。 曹興誠對於社群媒體,像Facebook ,以前他不曾使用,現在覺得那個平台不錯,可以抒發與承載許多觀念性東西。「未來比較有空閒的時候,我準備介紹曾被我感動過的收藏品,那些感動,無關價錢,不一定昂貴才會感動人!」 一路走東京,風雲際會,對藝術文化的認知,以及隨著年歲增長,所見、所悟、所感,更加立體深刻,希望一吐為快,擴大分享。「是藝術收藏裡的心情故事」曹興誠解釋。 綜觀曹興誠的中外古今藝術文物收藏,其中有一大類為中國藝術品,究竟他如何看待中國藝術品?以及中華文化與文物間的關係,又如何定義!? 「藝術收藏,不管是民間收藏,或者公家博物館收藏,是世界文化材,世界文明遺產,對人類文明的一種禮讚、珍惜、守護與珍藏。」 以台北故宮博物院為例,曹興誠說,國寶南遷是指1930年代初至1940年代末,因躲避戰火,中國國寶級別的文物,自北平故宮博物院輾轉南下的過程。 而最後運往台灣的文物,則是其中最為精華的部分。 目前多收於台北故宮博物院。 固然當年蔣介石的決策,牽扯到政權主體性的考量,但從近現代歷史的史實來看,中國大陸「土八路」不尊重文物是事實。曾有文案記載,某領導人士喊出「紫禁城是封建遺毒,應該放火燒掉」,令人毛骨悚然。 當年千里迢迢,文物南遷,是那一代人善盡人類文明的保管守護之責,備嘗艱辛,把文物帶到相對安全的台灣,這是值得肯定之舉。 大家如果看到後來中國大陸發生文化大革命,對民間的破壞行為,真的令人揑把冷汗,稍一不慎,如果當時擦槍著火,連公立博物館都一併破壞的話,會是全世界文明的大浩刼。 曹興誠認為,文物到了台灣,台北故宮博物院雖然視為珍寶,但因為侷限於展示空間,對外展覽做得不足,彷彿把文物「鎖」在庫房裡,不見天日,十分可惜,也受非議。 然而,每次討論故宮博物院問題,都會涉及意識形態不同的問題,藍綠標籤貼得很緊,當問及曹興誠對台灣故宮的角色與定位,以及未來收藏中華文物的方向時,他也有話要說。 「現在很多人都說,台灣的護國神山是台積電,其實,台灣的護國神山應該是故宮博物院才對,因為歷史文明是世界文明材,價值更高。」曹興誠不失直言個性,一針見血。 「只是珍貴中國文物到了台灣,沒有充分、完全被研究推廣,是辜負了國寶!」曹興誠說。 他舉例出日本「正倉院Shōsōin」的例子,說明台灣做法不如日本人真誠、到位,讓珍寶可親又不朽。 曹興誠解釋,日本「正倉院」是收藏唐代「傳世」文物,全世界只有日本才有,日本人面對歷史文明,當仁不讓,力圖滴水不漏,保管的細緻與重視的程度,台灣朝野自嘆不如。 正倉院,位於日本奈良縣奈良市東大寺內。建於八世紀中期的奈良時代,是用來保管寺院和政府財產的倉庫。雖然全部為木質建築,由於其獨特的校倉建築,完好地保存了一千多年,現在由內閣府宮內廳管理。 正倉院收藏的收藏內容,包括建立東大寺的聖武天皇和光明皇后使用過的服飾、家具、樂器、玩具、兵器等各式各樣的寶物,總數約達9千件之多,其中也包括從唐代中國、新羅等地運來的各種精品,甚至還有從波斯而來的文物,例如由薩珊王朝波斯製造的漆胡瓶,白瑠璃碗等等,因此,正倉院也被稱為是絲綢之路的終點。 同時,正倉院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1998年登錄的世界文化遺產「古都奈良的文化財」的重要部分,每年秋天,奈良國立博物館會舉行正倉院展,向世人展示部分古代寶物。 台灣故宮博物院大都是「出土」文物,同樣具備珍貴文明的特性,因此應該仿效正倉院的作法,收藏、守護、研究,並長年對外展示,以分享瑰麗文明給全世界。 提到故宮博物院的角色,大家對於近日台北故宮博物院退回「蘭千山館」寄存事件,弄得沸沸揚揚,引起各界熱議,甚至由前故宮博物院長馮明珠帶頭連署,希望留住民間寄存物。 甚至有國人打臉故宮博物院,認為該院以退為進,說退回寄存文物,其實醉翁之意,是希冀藏家作出捐贈,讓故宮博物院取得該寄存物的合情、合理與合法性。 根據故宮博物院日前的公開聲明提及,該院在寄存文物合約,陸續期滿後,通知幾位寄存人取回文物,「蘭千山館」並非特例。如果經通知後,寄存人有意願捐贈,該院則會啟動藏品徵集程序,另作審議。 曹興誠說,他接受故宮博物院的說法,是公事公辦,既然寄存文物合約到期,當然公事公辦,依法行政。 「外界頗有誇大事實,作了太多聯想,造成故宮博物院的負面印象,這對故宮博物院非常不公平。」曹興誠為故宮博物院鳴不平。 與故宮博物院往來,曹興誠也有實際經驗,最後的感覺是,不太舒服。 原來曹興誠曾經捐贈一對西漢陶豬給故宮博物院,捐贈時言明是陶豬一對,有公的和母的,但後來被展示時,只是以單件呈現,既破壞該作品的完整性,顯得很不專業,也傷了捐贈者的感情,彷彿捐贈作品不夠珍貴,可有可無。他不知道故宮博物院不能以「對豬」展示的理由是什麼,遲遲沒有被告知。 該作品是西漢彩繪陶器,桶型巨嘴,憂鬱眼神,斑駁身軀,古色古香,但因為只展單隻,顯得形單影隻,孤零零的,更增添憂鬱孤單色彩。 許多朋友,看過曹興誠收藏的陶豬作品,該體型不大,十分討喜可愛的陶質對豬,為什麼拆開展覽把母豬藏起來,曹興誠說,不是豬媽媽沒有進「宮」,釀成豬爸爸,成為「悲情」豬仔,他也感到不解,但一直沒有得到故宮博物院的回應,迄今成謎。 曹興誠透露,某項展覽中,曾經希望加入那對陶豬作展覽,當時他曾以捐贈者身分名義,向故宮博物院申請出借,但遭到婉拒。他納悶地問,如果捐贈者本人想出借都不能,給了捐贈者很不舒服的感覺,「女兒出嫁後,不能再回娘家,違反倫常,試問以後誰還願意再作捐贈!?」曹興誠問。 曹興誠在事業有成後,投入藝術收藏多年,曾擔任台灣最具代表性的藝術收藏組織清翫雅集理事長,在他位於信義區的居所,有座俗稱「小故宮」的收藏館,收藏品不論質量都很可觀。目前因為關心國政,對於兩岸三地諸多批評與建言,頗為忙碌,比較沒有時間把玩文物藏品,但不代表他的收藏興趣轉向,對於外界傳言,他出脫文物藏品,或者早已把藝術收藏品,落袋為安,曹興誠直言,都是外界的揣測,而且誇大不實。 至於未來,或者問身後,他的大批收藏品會如何處置,傳𠄘給子女,或成立私人基金會,長期守護收藏品!?曹興誠笑了笑以十足禪意口吻說,「一切自有緣份」。 曹興誠近年研究歷史與佛學,讀了不少經典古書,他引用左傳的智慧,定位他的浮生價值觀。 根據《左傳襄公二十四年》,「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再其次有立言」。《左傳》是史官左丘明為解釋孔子的《春秋》所著,全稱《春秋左氏傳》,被奉為儒家十三經之一。 相關內容是這樣的:公元前549年,晉國執政范宣子向魯國大夫叔孫豹請教何為「死而不朽」時說:「我先祖從舜、夏、商、周以來,世襲貴族不輟,這就是不朽吧?」但是叔孫豹搖搖頭回答說,「這只不過是世代為官受祿,並非不朽!」魯國賢臣臧文仲去世已久,但他的話,還在民間流傳,所謂不朽,當如是如此。 如果以白話文來說,人生最高目標是樹立德行,其次是建立功業,再次是著書立說。如果能在其中一點有所建樹,流芳百世,雖逝猶生。 曹興誠非常欣賞叔孫豹的價值觀,把不朽觀放在「立德、立功、立言」,即「三立」或「三不朽」,並對世俗觀念,給予清晰的價值導向,體現出可貴的文化自覺。 當心中有這樣的價值觀作為自我人生定位,所有曹宅「小故宮」未來的處置與去向,就完全隨緣,不需要外人乾著急,或者說三道四,隨口杜撰。 洪三雄也補充表示,身為大批藝術文物收藏者,捐不捐贈,在心中並沒有標準答案,也並非一定有依循尺度。他以自身感受作例子,如果知道故宮博物院或者其他公家博物館,缺少什麼品項,正好他的收藏裡有該物件或品項,成國家之美,他可以考慮捐贈,但不會是為捐贈而捐贈。 對於藝術市場的動態與變化,曹興誠坦言,他真的沒有那麼關心那些事情了。2019年秋拍,他收藏的清乾隆《料胎黃地畫琺瑯鳳舞牡丹包袱瓶》,成交價為2.07億港元,寫下御製料器的全球拍賣紀錄。這個風光篇章,已成為往事,連提都不再重提。 在過去漫長的藝術收藏歲月,為了藝術春秋季節的拍賣,他不只倫敦、紐約等藝術大都會,定期晤訪,親臨預展現場,參與拍賣,也曾在北京、上海、香港,飛來飛去,像個空中飛人。 曹興誠記得非常淸楚,他最後一次進出中國大陸是2019年6月,進出香港則是在2019年第三季,從此再也沒有進出過。 疫情擴散,中止遠飛,在近3年的時間裡,是大家感同身受,苦不堪言,但曹興誠說出肺腑心聲,2019年當他人在香港,目睹香港反送中運動,他記憶猶新,感慨萬千該事件也影響深遠,成為香港反轉的分水嶺,從此不再信任中國,「抗中保台」的意識形成,逐漸成形。 作者為典藏雜誌社社長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李利國》變臉,自得其樂!    

【愛傳媒李利國專欄】《論語先進》記載孔子詢問子路、曾晳、冉有、公西華等四個學生的人生志向,曾晳(又稱曾點,是曾參之父)曰: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夫子喟然歎曰:吾與點也! 孔子為何感慨的表示贊同曾晳的志向?因為曾晳所描繪的暮春郊遊的情景,正是他所嚮往的太平社會之縮影。這應是孔子風塵濮濮周遊列國後,已認知到自己的政治抱負與理想不可能實現,故而其心境就從治國安天下之志轉為尋求安詳自得愜意生活之念頭。 所以朱熹《朱子全書》曰:如曾點浴沂風雪;自得其樂。〞意即我們常人應棄絕追求名利權勢之念頭,樂在好好生活。我當然認同這種人生觀,因而隨時隨處為自己與同行者創造一些小小的樂趣,圖中的變臉就是實證! 但我也曾一度從政,懷抱著如孔子「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的信念,為國民黨與李登輝及連戰打拚了7年,不幸的是我最終發現孔子的責任淪理觀「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在當今政壇與政黨間已是昨日黃花,我就選擇乘桴浮於學海了! 日前九合一選舉結果,執政黨所以大敗,不也證實《論語.為政》所云:「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蔡英文總統應反省自己是否選任了正直賢良之士而罷黜奸佞邪媚之人?我認為,民進黨正陷入昔日導致國民黨沉淪的權力淪理觀覆轍中。 我們常人豈能不變臉,予以棒喝? 作者為佛光大學未來與樂活產業學系助理教授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藺奕》面對當今外界的混亂和混淆

【愛傳媒藺奕專欄】歷史上的今天,臉書回顧裡,全是美女。 有趣的是,裡面埋藏我公司第一次冠名贊助TVBS電視劇的蹤影。 彼時我還在影視圈外,如今走了進來,當時的朋友多數沒跟上來。 現在回想起來,那時一起走過一段路的歡喜,大概便是很多關係相遇一場的意義了。 看著八、九年之前照片裡的自己。之所以把野心寫在臉上,是因為野心還沒有沉到肚子裡、內化到呼吸裡,必須明晃晃掛著,提醒自己、威懾旁人。 那時,我的眼瞳看出去的世界非常混亂,就像海灘上集體擱淺的鯨豚,能救一條是一條。 關鍵時刻,哪怕最小的妥協、最輕的動搖,都不能形於色,深怕會被對手看到你的不堅決、你的無原則,換言之,你的軟弱。 疫情三年改變太多事情,我堅決地發現,拯救地球的事,我再也無法奉陪到底了。 曾經有個年輕女孩親口對我說,新婚三年之後的性生活,他老公依然上床努力幹活、繳公糧,但她把自己默默帶入變形金剛的人設,只要換姿勢,就默念KiKiKaKi。 面對當今外界的混亂和混淆,我的心情就是這樣。 真心累了,隨你便,KiKiKaKi。 作者為文學奬得主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