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鳳奎》疫情期間幫父親換尿布

【愛傳媒王鳳奎專欄】今天到醫院陪病,沒多久,父親就很使勁想要起身,嘴裡直嘮叨他要起來,力氣大到連我這個彪形大漢都有點拉不住。但他已經鼻插呼吸管,腳連點滴管,我很擔心他如此使力會傷到他自己。

我湊近父親的右耳大聲:「爸爸,您如果要上廁所就尿在尿布就好,醫生說您不能經常起床,這樣子您的病就好不了,好不了就沒有辦法回家喔!」父親似懂非懂地回說:「好!」,但隔沒多久,這樣的戲碼又重演,一天到晚起碼可以演個10回以上。

父親在醫院因為接受點滴及抗生素的治療,變得經常有「便意」,無論是否是真的需要上廁所,只要有便意,父親就會執意想起來坐馬桶椅,即使我們有幫他包尿布。

以前都有外傭幫忙照應父親上廁所及換尿布,現在醫院規定只能一人陪病,換尿布就變成了陪病者的工作,對我這個門外漢確實是很大的挑戰,畢竟上次幫忙換尿布的對象為18年前還是嬰兒的妹妹。

護士才走進病房,看到手忙腳亂的我,不知所措地在處理父親滿是排泄物的尿布,連忙湊到病床喊著:「王先生,您不能這樣把阿公的腳抬高拉尿布,您這樣會把病床及被單都弄髒的。」我只能無奈回應:「很抱歉,您能幫忙我一下嗎?我上次幫忙換尿布應該是20年前的事了。」護士急忙戴起醫療手套,協助並引導我:「要先讓阿公側身,現在趕緊拿衛生紙及濕紙巾擦阿公屁股,再把尿布向內捲包起來!」她說得輕鬆容易,我則是做得戰戰兢兢。

護士看我清理完髒尿布,交待我等會阿公要量血壓,請我自己幫阿公換新尿布,於是我按照護士「讓阿公側躺一邊、放尿布在床上、再側躺另一邊、讓阿公正躺、把尿布包好」的指示,結果才發現尿布上下顛倒,有魔鬼氈的部份應該在上半部才對。原想把尿布從父親身下直接拉出來再重新包,沒想到用力過度,尿布竟然被拉破成兩半。只好又拿了新尿布,循著護士的指示,先把破尿布拿走,換了新尿布!

「爸爸,您剛才大了好多好多的大便喔,您很棒喔,現在可以好好休息了!」父親聽了,又是「好」一聲,似乎感覺心滿意足地躺在床上,逐漸進入夢鄉,臉上顯得非常安詳。

我知道這種寧靜維持不久,他應該很快地又要起身,我也趁機在躺椅小睡片刻,稍做休息。

(待續)

 

作者為東海大學EMBA教授

 

●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登

●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