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期屆滿 卸下校長身份 徐興慶暢談「人生價值」

 愛傳媒文化大學實習記者吳洤均、王倫適報導】文大前校長徐興慶去年11月22日任期屆滿不再尋求續任,回歸自身熱愛的東亞學與日本研究領域深耕,結束三年的校長歲月。當年外界一度好奇「徐興慶」是誰,且為何是他擔任校長,大家都覺得意外。他透露,日後才曉得是自己過往的踏實與努力被看見,這也印證了他的座右銘:「自助而後人助」。

 著作等身的徐興慶不僅以教育家為職志,他深耕日本研究在臺灣與東亞各國也深得肯定,去年榮獲「日本外務大臣表彰」的殊榮,成為台灣第一位以日本研究獲得個人表彰的學者。

 在擔任文大校長期間,他成功督導全校各系所通過台灣高等教育評鑑中心之認可,也創立出大型高素質的學術論壇「華岡大講堂」,邀請各界學術大師前來演講。更在任期屆滿前,成功促使文大擠進QS (Quacquarelli Symonds)亞洲大學世界排名,為文大首次進入前450名、臺灣第30名的出色成績。

歷經風雨 百折不撓

 在埔里山城長大的他,小時候熱愛棒球,曾夢想成為棒球國手,卻在訓練過程手臂受傷而無法圓夢。退出棒球隊過後,他下定決心考取大學。他表示,鄉下讀書風氣並不盛行,加上國中畢業前忙於家中務農,還養了三頭牛,此時拾起荒廢已久的課業更加不易,因此兩次聯考接連失敗,只好前去當兵。

 1979年剛退伍的他對父母說:「考大學這件事我還沒有放棄,再讓我考一次就好,考不上就乖乖回家種田。」一個月後,他便隻身前往臺北,下定決心給自己最後一次考大學的機會,不眠不休補習、唸書,最終成功達成目標。考上大學後,他用心投入興趣與專業當中。如今成就非凡的他說:「一切都是日積月累努力得來的成果。」

立定目標 致力教育

 提到最初踏入教育界的動機,徐興慶表示,就讀東吳大學日文系二年級時便決定的志向,希望出國深造之後能回到學校教書。1992年,他自日本九州大學取得博士學位,歸國到文大教書,1994年成為文大日文系首位系主任,成功實踐教育夢想,並與文大結下不解之緣。

 基於留日背景,他在任職系主任的6年期間致力於拓展日本姐妹校,將原先的2所大學至2000年擴增至13所,大幅增加學生以公費前往日本留學的機會。他認為,「教育」在制度面上,不宜過度僵化或侷限於理論、傳統的教學方式,應適當地活化,使學生能夠移地教學、增進學生的思考能力,因此積極爭取機會,鼓勵學生出國留學,增廣見聞。

努力不懈 時逢貴人

 2000年,他轉任臺灣大學日文系,先後擔任系主任、所長並創設日本研究中心,致力年輕研究就人才的培育工作,直到2017年受到文大董事長張鏡湖博士的邀請,再度回到文大任教,並擔任外語學院院長及協助日本語文學系碩士班的復招工作。

 「自助而後人助」,是徐興慶的座右銘。他表示,人生中的每一個階段都走得踏實、努力,因此有機會被他人看見,也遇見許多助他一臂之力的貴人。「選校長時,很多人都不知道徐興慶,為何會被選出來當校長?」他笑說。日後才逐漸了解當時之所以能當選,是因過往的努力不懈獲得遴選委員會及董事會的認同。

 除教育工作外,徐興慶最大的研究興趣為東亞歷史學。他指出,自己身處的外語學院當中,須要加強文史哲領域的基礎研究訓練,如何將兩者學力俱進成為一大目標。他也強調,人文與社會科學對話的日本研究,故於2019年在文大創立「東亞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院」。

 在東亞文明研究方面,他致力於編輯、出版相關書籍,也於日本研究中心創刊「日本學研究叢書」,成為國內唯一以日文出版的叢書,擔任總編輯多達30冊。「這套叢書的內容,從臺灣看日本,就是我要的方向,也是我學術價值的一部分,成就自己也造福他人。」他臉上掩不住滿意的神色。

找尋價值 貫徹始終

 在被問到教育理念時,徐興慶說:「人生價值是無法用金錢去衡量的,人的一生短短幾十年,不斷充實與超過自我,得以回想我一輩子在做什麼?做為追求人生價值的指標。」比起唸書,更重要的是要明辨是非,是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生價值、勇往邁進,而非隨波逐流。

 他表示,自己人生的核心價值為當一個終身的教育工作者,「未來不會停止寫論文、演講、看書......。」談到卸下校長身份後的規劃,他說:「我會繼續教書,從事永遠做不完的東亞學與日本研究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