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搜尋標籤禪定

已找到 36 則相關結果

【禪修釋疑】禪定腿痛是進步表徵

講述/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 問:為什麼我不禪定,身體都不會痛,但只要禪定,就會愈坐愈痛? 答:修禪定的第一個步驟是清淨,當一個人清淨的時候,身體就沒有病痛,就像大自然的河流如果很清淨,便可以見底;但如果水很混濁,就表示汙染、不清淨。 在禪定的過程中,身體會由壞轉好,但在變化的過程中會生生滅滅,有所起伏,只要能把握這個變化,就不會有問題。 比方一個中風的人,他的身體某部分是已經麻木的,如果有一天,他可以從本來麻木到用火去燙都不覺得痛的狀態,到後來只要稍微刺激皮膚表面,就立刻有痛感,這就是進步了。 因為他原本是麻木到連感覺都沒有,表示病得很深,所以才沒有痛覺;但如果經過禪定以後,痛覺慢慢浮現,表示他的病已經慢慢轉移到體表來了,此時應該高興才對,不該責怪地懷疑「為什麼我不禪定的時候都不會痛,現在卻愈坐愈痛」;應該要想辦法坐到連這種表面的痛感都消失,那身體就完全健康了。 另外再從生理的清淨現象來看,還有一種原因會造成禪定時不舒服;我們知道,修行是以現世的這一尊為本位,如果想要在這一世成就佛陀,或是只想到淨土做佛的眷屬,在修行的過程中,所有過去累世的自己都會自然地回歸到現世的你;這是因為你的靈性層次已經提高的緣故。 這就好比在路上開車,如果沿途看到自己人或認識的朋友,只要車上還有空位,你一定會請他上車,一起坐車回家。修行也一樣,在回家的途中,這些累世的自己都會找到你,與你坐同一條法船回家。所以當某一世的你回來時,如果他走得一身大汗,你就會覺得他汗臭比較重,或是會有比較笨重的感覺。 尤其有些人在修行一段時間後,本來覺得身體狀況都蠻不錯的,為什麼今天一禪定就哪裡又痛了,其實就是累世的自己回歸了,或許他的身上有什麼病,與你起了相應,所以就覺得自己某處不舒服,沒關係,只要以平常心繼續精進修行、禪定,就會得到提升,而逐漸改善。

【禪與科學】不吃藥也能一夜好眠 禪定提升睡眠品質

採訪整理/謝明媛 專訪/張剛鳴博士 亞洲大學光電與通訊工程學系副教授 你常失眠無法入睡嗎?晚上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隔天上班卻又昏昏沉沉,實在苦不堪言。如何求得一夜好眠?不妨試試禪定來助眠! 人的一生約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在睡眠,如果睡眠品質良好,可以消除一天的疲勞,強化記憶力,促進體內細胞修復,讓身心靈都得到休息,而且白天的工作效率也會提升。但隨著社會進步,生活步調愈來愈快,每天工作及生活所累積的種種壓力,讓愈來愈多的民眾染上睡眠障礙。 根據台北醫學大學的研究顯示,在3萬6743名18歲以上的成年人中,竟有高達25%以上的人有失眠問題(註1)。亞洲大學光電與通訊工程學系副教授張剛鳴博士表示,如果長期睡眠不足或睡眠品質不好,容易讓人感覺疲憊、頭痛、注意力無法集中、記憶力衰退、判斷力變差、與他人互動冷漠,甚至還會引發各種慢性病,像是肥胖、糖尿病、高血壓、心血管疾病等等。 長期失眠對身心傷害很大,如何改善呢?許多人都會吃安眠藥來助眠,根據衛福部食品藥物署統計,國人每年服用安眠藥的數量超過3億顆。張剛鳴博士表示,對於短暫性失眠,服用安眠藥或許可以立即見效,但長期下來,可能會產生依賴性,嚴重者還會成癮。「長期服用安眠藥,等於是慢性自殺,所以這絕不是解決失眠的辦法。」張剛鳴博士說。 睡眠品質評估 睡眠品質是科學家用以判定睡眠是否良好的重要指標,一般評估的方式有兩種,一是主觀性的問卷評量法,二是客觀性的生理測量儀器。所謂客觀性的生理測量儀器,就是到醫院的睡眠中心,利用睡眠多項生理檢查儀器(Polysomnography, PSG)檢測人體入睡狀態,包含深眠、淺眠與作夢的眼動周期等,這種測量是目前最準確的方式,可以有效檢測睡眠障礙的狀況,但耗費的時間成本較高。 此外還可利用匹茲堡睡眠品質量表(Pittsburgh sleep quality index, PSQI)快速了解睡眠狀況。這種量表是1989年發展出來的,受試者須回顧自己前一個月的睡眠狀況,共分為7個部分及17個題目,分數愈高,表示睡眠品質愈差,得分大於5分,即視為睡眠品質不良(見下表)。 禪定是失眠者福音 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利用匹茲堡睡眠品質量表(PSQI)做過一項有趣的研究,探討禪定是否可作為慢性失眠的治療方式。該研究將長期失眠者分為兩組,一組是禪定組,進行正念減壓(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訓練;另一組是藥物組,單純只服用失眠藥eszopiclone。8周後,禪定組入睡所需時間減少了20分鐘以上,總睡眠時數也增加了30分鐘以上。匹茲堡睡眠品質量表的分數原本為11.5分,4周後降低4.25分,8周後降低4.5分;藥物組原本為11.6分,4周後降低2.56分,8周後降低4.38分。 以上結果顯示,經過8周禪定訓練的受測者,睡眠品質及睡眠效率都得到了明顯改善(註2),其效果與服用安眠藥相同。由此可知,如果禪定效果等同於吃安眠藥,那何需吃藥呢?這個結果對失眠者而言,真是天大的福音! 癌症病患在治療過程中,常會出現失眠症狀。張剛鳴博士指出,2004年有一項針對淋巴癌患者的研究,探討西藏佛教瑜珈的冥想對睡眠品質有何影響。該研究是以匹茲堡睡眠品質量表來評估患者的睡眠品質(註3),他們找了30位受測者,其中16位為練習組,授以藏傳佛教的瑜珈冥想法,另外14位為控制組,繼續原本的治療流程。 經過7周訓練及3個月的追蹤後發現,練習組的總睡眠時間有效被延長,匹茲堡睡眠品質量表(PSQI)的分數從平均6.5降低為5.8;但控制組則從平均7.2一路升高至8.1,睡眠品質竟持續變差;練習冥想者反而在治療後得到較佳的睡眠品質。 想不到禪定竟有如此助眠效益!張剛鳴博士建議,如果在睡覺前,能以禪定讓大腦意識歸零,降低交感神經的強度,那麼便可不必數羊,自然一夜好眠。 禪宗催眠禪 一睡到天明 悟覺妙天禪師曾為失眠者傳授過「催眠禪」,非常簡單易學,只要躺在床上,放鬆心情,在心裡默唸:「秋霜冬雪,落花飄零,異鄉遊子,一睡天明」,同時觀想秋霜冬雪降臨,大地雪白一片,樹葉花朵隨著雪花片片落在地上,就會感到絲絲寒意,漸漸進入夢鄉。 如果您也有失眠困擾,或是正在服用安眠藥,不妨試試這種自然入眠的方式,或許夜夜都能有個甜蜜美夢。 註1:請見Insomnia: prevalence and its impact on excessive daytime sleepiness and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in the adult Taiwanese population.Quality of Life Research. October 2008, Volume 17, Issue 8, pp 1073-1080 註2:請見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Versus Pharmacotherapy for Chronic Primary Insomnia: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 EXPLORE: The Journal of Science and Healing,2011;7(2)76-87 註3:請見Psychological adjustment and sleep quality in a randomized trial of the effects of a Tibetan yoga intervention in patients with lymphoma. Cancer. Volume 100, Issue 10, pages 2253–2260, 15 May 2004 張剛鳴博士 小檔案 ◎國立交通大學電機控制所博士 ◎亞洲大學光電與通訊工程學系  暨生醫資訊與醫學工程學系副教授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醫研部顧問 ◎台中市領袖教育協會創會理事長

【禪修釋疑】超越自己從盤腿禪定開始

講述/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 問:禪定為什麼一定要盤腿? 答:常有人問我,為什麼禪定一定要單盤或雙盤?以散盤(如意坐,兩腳交叉而坐)來坐不可以嗎?當然可以,但如果以散盤禪定,表示不能突破自己,不能超越自己;另一方面,單盤還可以展現我們禪定時的莊嚴相,如果初修者一時還無法單盤,可以多加練習,假以時日,一定可以坐得很好。 雖然有些人剛開始學禪定時,兩腿會翹得高高的,我曾看過有人翹得很高,但過了一段時間的練習後,我再看他,兩條腿已經可以平放下來;可見這種禪定坐姿可以經由訓練而達成。 很多人學禪定,好像都很害怕盤腿,因為腿會痠麻痛,可是你可曾想過,這雙會痠麻痛的腿是誰的?是自己的,還有這些痠麻痛的感覺,也是自己的;如果連自己都不能聽從於你,那麼在遇到困難時,障礙會更多。 這個身體是自己的,我們想讓它做什麼,應該要能隨心所欲才對,比方我要舉手,就可以舉起手來,要走路,就可以用雙腳走路,如果做不到,一定是中風或受傷了。盤腿也一樣,盤不起來的原因,是因為不習慣,但我們可以經由訓練,讓雙腿慢慢習慣盤坐,也許一開始只能坐五分鐘、十分鐘或十五分鐘,腿就開始麻了,坐不住,但如果能超越過去,那麼有一天,當體內的氣在這種困難當中突破以後,就會覺得整個人都很輕鬆。 而且有趣的是,當我們習慣了這種盤坐姿勢以後,只要一坐下來,都會很想把腿盤上來,否則就覺得不自在,所以是習慣問題。 其實學禪最重要的是超越自己,而第一步就是從超越自己的身體障礙開始,如果連自己身體的障礙都無法超越、不能自我掌握,那麼操之在他人手中的,比如人際關係或事業的成敗等等,又如何去克服與掌握呢?藉由盤腿,就可以訓練這種超越自我的功夫。

【禪與科學】慾望即是貪 你能調伏克制嗎?

採訪整理/吳宥姍 專訪/許晉銓博士 國立中山大學生物醫學研究所教授 許多令人感到遺憾的事,或擦槍走火的意外,其實都可藉由「安全控管機制」大幅降低;對於眾多「管不住自己」的受災戶,禪定練習或許能為他們帶來福音! 逛街時,一不小心就將信用卡刷爆?說好只吃一口,品嚐味道就好,卻一口氣將整盒蛋糕吃完?明知沉迷於網路或電視劇不好,卻無法克制自己?又或者聽到一句不順心的話,就「活化」我們的「身心」,立即反擊,將對方罵得狗血淋頭? 類似的情況,最後往往以令人懊惱不已的結局收場。您是否也有過類似的經驗呢? 其實,人會懊悔,是因為知道做了自己不想做、或不該做的事;如果情況沒有改善,或注意力無法成功轉移,甚至會進一步發展成一種難以治療的疾病──自我管控失能症(self-control failure)。 禪定控制暴食 增加飽足感減緩憂鬱 許多令人感到遺憾的事,或擦槍走火的意外,其實都可藉由「安全控管機制」大幅降低,對於眾多「管不住自己」的受災戶,禪定練習或許能為他們帶來福音! 近幾年,研究禪定的科學論文中,最受矚目的,莫非是將「吃飯」也納入禪定的研究範圍,真正將禪的智慧融入日常生活的行住坐臥中。 美國與加拿大科學家一系列研究已證實:一些無法控制食量的「暴食族」,在經過「禪定相應本心」的練習後,以靜心專注的禪定狀態進食,更能感受食物的原味,享受進食過程的喜樂,很自然從「暴飲暴食」的進食方式,轉換為「徐緩優雅」地品嚐美食。 而這些細微的變化,讓受測者的神經覺受力大幅提升,能明顯感受到食物所帶來的「飽足感」,也爭取到更多時間,讓血糖得以提升至餐後的高濃度。 對於這些受測者而言,禪定的練習讓他們終於可以感受到「吃飽」的滿足與喜悅,也意外發現能減緩受測者的憂鬱症。 禪定練習 輕鬆戰勝自我管控失能症 近年,瑞士科學家Schaffner更進一步發現:透過短暫5分鐘的禪定練習,就能輕鬆戰勝「自我管控失能症」,擁有正常人的生活。此一發現震撼學界!畢竟,此類疾病至今仍無有效藥物可醫治,這個發現將徹底改變許多家庭的命運,增進人類的幸福感。 研究發現,「自我管控失能症」行為失衡的最大原因,是由於身心承受了過多的壓力,以致無法專注地將繁瑣的事務做好。本次實驗測量受測者在承受身心壓力時,是否可以藉由禪定練習,幫助他們有耐心地在固定時間內,做好繁瑣的事務。 如下表,實驗證明受測者經過禪定練習後,可有效克服壓力後所產生注意力不集中的問題,正常完成繁瑣的事務。有趣的是,如果只藉由看電視、聽音樂、畫畫等移情作用(對照組),較無法達到這樣的效果。 相應本心養成定力 就能控制慾望 悟覺妙天禪師指出,一般人因無法抵抗物質文明的吸引,因而生出許多慾望,這些慾望若不加以控制,會愈來愈大,漸漸在潛在意識累積記憶,產生一種壓力。 也就是說,人會想盡辦法滿足自己的慾望,在滿足的過程中,可能造成不愉快的磨擦,萬一不能滿足,還會感到懊惱,因此我們要學會控制慾望。 要如何控制慾望呢?首先,要讓慾望的心降到最低,比方逛百貨公司時,常常看到每樣東西都很喜歡,想要納為己有;但有些並不是非買不可的必需品,或是價格高得超出自己的能力範圍,這種情況下,就要設法打消念頭,將心收回。 收心的目的在於,將自己的精神力,從注意外界的事物,拉回到自己的心上。比方看到一只很漂亮的戒指時,心中覺得很喜歡,很想買下,此時應立刻把念頭拉回到自己的心,慾念就會在瞬間收回,購買的慾望自然消失。 其次,還要加上定力,但定力是慢慢養成的,當心情比較安定時,就不容易浮動;一個人的心靜下來、定下來的時候,就無所求。 忙碌的現代人,是否常因工作繁重而需要靠吃大餐或逛街血拼來紓解壓力?或在待人接物上少了一點用心與耐心?又或者被人認定是暴躁易怒的鴨霸上司?相信這些都不是我們想要的。不如換個新方式,藉由禪坐靜心讓身心統合,就不用再過著身不由己的生活了! 資料來源 Friese M, Messner C, Schaffner Y (2012) Mindfulness meditation counteracts self-control depletion. Conscious Cogn. 21:1016-22 Kristeller JL, Wolever RQ (2011) Review Mindfulness-based eating awareness training for treating binge eating disorder: the conceptual foundation. Eat Disord 19:49-61. Courbasson CM, Nishikawa Y, Shapira LB (2011) Mindfulness-action based 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for concurrent binge eating disorder and substance use disorders. Eat Disord 19:17-33. 許晉銓博士 小檔案 專業領域:癌症基因體學、癌症遺傳學、中藥基因體學、新藥開發、能量生物醫學 現  職:國立中山大學生物醫學研究所教授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人體遺傳中心顧問 學 經 歷: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博士 財團法人技術開發中心生醫計畫研究員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癌症與病理學研究員 中國醫藥大學中醫系教授

【禪師說禪】相法不能了脫生死

講述/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 我曾問過一位同修,當初是怎麼入門來禪修的?他說是看到北投道場的門口掛了一個「歡迎停車」的牌子,因為一般都是「禁止停車」,所以他覺得不錯,就入門了。 他是一位日蓮教的信徒,日蓮教分為日蓮正宗、日蓮宗和日蓮教三個派系,但彼此之間並無連繫,而且還互相排斥。他入了本門以後,發現禪宗有許多奧妙之處,而且追求究竟,所以他希望能接引那些日蓮教的同門來禪修。 對於一個人,不管他是修任何宗教,或是心中有沒有宗教信仰,當時機成熟時,就會很自然地找到自己想追求的法門。而禪宗的禪,就是佛教裡面最高、也是最快的證佛法門。 前幾天,我到屏東達摩禪宗道場,順道去高雄看一位朋友,他的女兒二十幾歲了,無緣無故兩腳行動不便,沒有力氣走路,她說她皈依了某位法師,而且非常崇拜那位法師。 我問她︰「你們是怎麼修行的?」她說︰「唸佛。」我再問她︰「那是怎麼唸呢?」她說︰「我都是閉著眼睛,用嘴巴一直唸個不停。」我說︰「妳這麼唸是不會成佛的。」她覺得很納悶︰「為什麼不能成佛?佛經上不是都這麼寫的嗎?」 唸佛心不淨 不如佛住心 我心想,她實在太執著了,不是這樣唸佛就可以成佛的。我說︰「妳是不是可以換一個方式,本來是閉著眼睛,用嘴巴唸,現在改成張開眼睛,但嘴巴閉起來。」她問:「嘴巴閉起來要怎麼唸?」我說︰「用心唸。」她說︰「眼睛張開,我就定不下來了。」我說︰「你把眼睛張開,再讓自己慢慢定下來。」 我告訴她唸佛的方法︰「開始的時候,妳把眼睛張開,去看佛的圓滿相,心中會覺得很法喜,同時用心來唸佛。當妳唸到很定的時候,自然就會看到佛菩薩的法身和佛光,此時妳再把眼睛閉起來,心也不再唸佛,就可以直接用另一個心靈的境界證到佛的法身。妳試著改用這個方法來唸佛,雖然沒有用嘴巴唸,但妳可以聽到自己的心在唸。這才是真正的唸佛,才是禪定的境界。」 後來我又告訴她很多關於佛經方面的事,她開口閉口都是佛經,因為身體行動不便,所以佛經讀了不少。 我們談到地藏王菩薩的兩句話:「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成菩提。」我問她︰「什麼是地獄?什麼是眾生?」一般人聞法或看佛經,並沒有真正了解內容的含義,所以所修的、所學的、所用的、所持的,都是相法,不能證到真如實相。 她回答我︰「地獄就是一般犯了罪的人,死後會去的地方,在那裡接受地獄的種種折磨與摧殘。至於眾生,就是所有的人、動物、植物……等。」 當然,她說的都沒錯,但並不是真正的佛法精髓。 佛法不在於外求,只在於內修。所謂地獄,是指心裡的、精神上的煩惱和痛苦。而眾生,比方像我們所吃的菜、魚、肉、水果…等等,吃進肚子以後,再轉為肉體,所以我們體內的細胞、內臟……等等都是眾生。另外像肚子會餓、會痛,禪坐久了腳會麻、會痠,都是眾生在掙扎、眾生在痛苦,是眾生在求救。 身淨眾生滅 心淨地獄空 由此可知,在身體上,我們要真正地度盡一切眾生,所謂自度而後度他,先要能夠自己度自己,然後才能去度眾生。而度自己的最好方法,就是地藏王菩薩說的:「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成菩提」,一定要讓地獄盡空,才能成佛;要讓眾生度盡,才能成佛。所以修行的目的,就是如何讓自己的地獄盡空,如何讓自己的眾生度盡。 我們在日常生活中,難免會遇到許多困難和挫折,帶來心理上的壓力和煩惱。身為一名禪行者,要能夠把這些知識層次的困擾,轉變成心靈上「常樂我淨」的境界,把痛苦煩惱轉變為愉快、歡欣、法喜。至於如何轉化、如何善用智慧、如何覺悟人生;從這些過程中,就可以讓自己在修行上有很大的轉變。 眾生要如何度盡?一般修行人會要求吃素,當然我也很贊成,但這不是成佛的方法之一,我認為內持齋比外持齋更重要,心素比吃素更重要。 我們進食是為了供養自身的眾生,包括一切五臟六腑,這些都是眾生,所以我們要供養它。但心靈是不需要食物的,而是需要大自然的大智慧。所以不管是吃魚、吃肉,還是吃蔬菜,都沒有關係,只要能夠讓心清淨,就是內持齋。這點非常重要。 但一般人都是流於形式,認為初一、十五吃素,其他的日子則不用吃。其實吃不吃素,並沒有多大影響;以禪宗來說,注重的是實修實證,也就是要追求最究竟。 像前述那位朋友的女兒,我說她唸佛不能成佛的原因,就是執著於相法,所以不能到最究竟;她所說的,都是佛經上寫的,當然都沒有錯,但就像我常說的,禪坐最好是採雙盤,不能雙盤就單盤,再不行就如意坐;如果我是佛,你們把我說的如意坐當成是佛說的,變成「佛說如意坐可以成佛」,那就不對了。其實這些都是方便法,是為了幫助我們入定。 佛菩薩是非常慈悲的,如果一時做不到,沒關係,可以慢慢來,先從其他法門(譬如唸佛)入手。其實唸佛也可以達到禪定的境界,只要能做到一心不亂,就是禪定。但如果用嘴巴唸佛,而嘴巴不停在動,那就不能夠定。

【禪與科學】實驗證明 禪定訓練可提升專注力

文/蘇立仁博士 國立中央大學科技反毒教育與研究中心主任、   邱匯㖗 國立中央大學生醫科學與工程學系博士生 人要學習新事物或完成一件事,專注力是非常重要的基礎。專注力並不是只分布在大腦特定的某些區域,而是非常廣泛地分布在複雜的神經網絡之中,它是一種「透過神經元迴路的傳導,在面對環境中許多刺激或壓力時,彼此共同分工合作,大腦最後會選擇某些重要訊息,進行更深入的執行,同時會忽略其他較次要訊息」的能力;比如在吵雜的百貨公司周年慶時,仍然可以很迅速且有效率地到達購物目的樓層,去搶購想要的禮品。 專注力的持續時間,會隨著年紀的增長而延長。情緒管理大師丹尼爾•高曼(Daniel Goleman)曾經說過,專注力是自我覺察、自我管理、同理心等情緒構成要素的重要基石,也是促成人際關係和諧、高效率企業文化、領導者之所以能夠激勵人心的真正秘密所在。 過去很多研究指出,專注力對學習能力是扮演重要角色的關係,兒童早期階段的專注力測量與執行力的處理效能指標,甚至還可以預測往後的學習課業、閱讀能力和運算能力。 這幾年,面對電子媒體及網路的蓬勃發展,以及智慧型手機的普及化,已經嚴重影響我們的生活,造成人心與人性失焦、專注力極度貧乏;許多在學學生都出現了學習能力大幅下滑、甚至網路成癮而造成社會問題,以及因情緒失調與障礙所造成的人際溝通問題、增加健保醫療負擔,甚至連國際競爭力都日漸衰退等等,實令人堪憂。 專注力訓練可緩解情緒障礙 與專注力相關的疾病在現代社會很常見,這可能會導致認知過程和情緒調節發生困難,比方像認知注意綜合症(cognitive attentional syndrome, CAS)、情緒失調症等等。 認知注意綜合症的特徵是,患者似乎無法放任心中產生的消極思想和情緒。其實這個綜合症是一個長期累積的過程,一旦發生了,會造成無法自我放鬆心情的障礙,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重視自己心理狀態的原因。在大腦裡,認知過程與具有高級認知功能的前額葉皮層,彼此之間是有高度關聯性的,所以一個患有情緒障礙疾病的人,可能會無法集中注意力。 而情緒失調症更是注意力障礙的主要表現族群,假若症狀沒有紓解,未來惡性循環會造成精神健康異常的情況。 瑞典與挪威的研究團隊於今(2019)年7月在Frontiers in Psychology期刊共同發表了一篇關於注意力訓練技術(attention training technique, ATT)可作為針對情緒障礙的神經行為療法來緩解認知注意綜合症的文章(註)。該技術包括在不同聲音響度和空間位置呈現的同時,主動聆聽和集中注意力。 這個注意力訓練技術一共分為3個階段,每個階段都必須進行練習,並持續約12分鐘。 第1階段稱為選擇性注意,要求參與者按照指示,將注意力集中於各個聲音和空間位置,同時努力保持選擇性並減少干擾。 第2階段是在不同的聲音和空間位置之間,快速地轉移注意力。 最後第3個簡短的階段,包括分散注意力,並嘗試同時聽見盡可能多的聲音和空間位置。目的是遵循主動聆聽和集中注意力,而不管實驗者的腦海中是否正注意或未注意什麼,都必須將注意力集中在指示上,但他的思想或身體並不需要做出任何回應。 治療過程中的最初4週內,每天要進行兩次練習。 在這篇文章中,將壓力大的學生隨機分為實驗組(接受注意力訓練技術)和對照組(沒有接受注意力訓練技術)各23人。實驗組23名學生參與了最初的培訓課程,然後進行4週的個人(12分鐘)每日注意力訓練技術練習;至於另外23名對照組的學生,則照常生活,沒有接受訓練。 最終評量顯示在應用感知壓力量表(perceived stress scale 14, PSS-14)、憂慮評量問卷頻率量表(Meta-Worry Questionnaire - frequency, MWQ-F)和憂慮評量問卷信念量表(Meta-Worry Questionnaire - belief, MWQ-B)上的結果是,在他們接受注意力訓練技術之前和之後,不管是對認知壓力評估的內容,還是對憂慮評量的影響,都有明顯好轉的情形(見下表)。 注意力訓練技術在臨床上證明,對認知注意綜合症的大學生有減輕壓力並改善症狀的現象。 「一指禪」有助提升專注力 一般人認為,禪定表面上看起來一動也不動,似乎在做大腦放空與放鬆的行為,但事實上不僅如此;禪定的過程不單可以將心靜下來,更重要的是可以提升高度的專注力。 悟覺妙天禪師曾於初階禪修課程中,傳授過一個可以提升專注力的訓練方法,叫做「一指禪」。一指禪分為兩個層次,初階是外專注,進階是內專注。外專注的作法是先張開眼睛,專注食指指尖,不眨眼,此時腦海中不要產生任何意念,同時搭配緩慢的腹式呼吸。 如此注視指尖約30秒後,將眼睛閉上。此時雖然沒有看見指尖,但眼神仍需持續專注指尖,並感受指尖的變化。 這個方法難度較高,但可藉此覺察自己的專注力是否發生渙散。 進階內專注的作法,是在禪定時閉上眼睛,專注自己體內的脈輪或能量點,就像專注食指指尖一樣。 悟覺妙天禪師傳授的印心禪法十脈輪禪定,非常注重專注的功夫。當專注力提升以後,不但可以穩定身心平衡,還能將能量集中在體內運行,讓身體更健康。 一般而言,醫學採取的是外在訓練的方式,而禪定則是著重內在的自我鍛鍊。在培養專注的過程中,可以讓我們擁有更細緻的感知能力,並掌握心智及思緒。悟覺妙天禪師曾說:「禪修是真正的潛能開發」,透過專注大腦,可以讓心智在情緒出現的當下,即時做出轉換的反應,而不是被情緒所牽引,甚至無法自拔。 在科技進步快速的今日,每分每秒都有龐大的資訊量在分散我們的注意力,「如何提升專注力」已成為這個世代最重要的課題。許多科學研究都已證實,注意力功能若失調,將導致認知與情緒的障礙;而禪定是公認訓練專注力的最佳方法,現代人如何鍛鍊內在的精神力量、強化心智素質、遠離失焦的分心世代?提升專注力是自我管理的不二解藥。 參考資料: (註)Myhr P, Hursti T, Emanuelsson K, Löfgren E, Hjemdal O., Can the Attention Training Technique Reduce Stress in Students? A Controlled Study of Stress Appraisals and Meta-Worry. Front Psychol. 2019; 10 (10): 1532. 蘇立仁博士 小檔案 學歷:國防醫學院生命科學研究所博士 現任:國立中央大學生醫科學與工程學系副教授 國立中央大學科技反毒教育與研究中心主任 國立中央大學高通量實驗分析核心設施主任 財團法人博愛文化基金會董事 財團法人世界領袖教育基金會董事 中華民國天然藥物協會永久會員 愛群生醫國際董事 社團法人婦幼健康促進協會專業諮詢委員召集人 修行資歷:自1990年修行印心禪法迄今 邱匯㖗 小檔案 學歷:國立中央大學生醫科學與工程學系系統生物與生物資訊系博士班 現任:學生 修行資歷:自2010年修行印心禪法迄今

【禪與科學】實驗證明禪定可有效減緩壓力

文/蘇立仁博士 國立中央大學科技反毒教育與研究中心主任 人體在面對及適應壓力時,一般會透過3種方式來處理,第一種是利用神經傳導物質(Neurotransmitters),這是存在於神經系統內的幾種化學小分子,其目的是從一個神經元到下一個神經元在進行訊號連結時,扮演神經元之間的溝通角色,可以造成大腦思考決策及行為等功能。 人體調控身心壓力的生理機制 第二種方式是利用內分泌系統(Endocrine system)。前面提到的神經系統,其反應及產生的結果是非常快速的,然而,人類在長期面對壓力所產生的生理反應,大部分是由內分泌系統來調控,而其中最重要、也最被人們了解的,就是「下視丘—腦下垂體—腎上腺軸(hypothalamic pituitary adrenal axis stress response; HPA axis stress response,見下圖,以下簡稱HPA軸)」的壓力反應路徑。 下視丘和腦下垂體的生理位置,位於大腦最深層的原始腦部分,下視丘的底部前方就是腦下垂體(見下圖)。當下視丘受到大腦其他區域的壓力時,會分泌促腎上腺皮質激素釋放激素(corticotropin-releasing hormone,CRH)進入腦下垂體,讓腦下垂體前葉釋出促腎上腺皮質激素(Adrenocoricotropic hormone,ACTH)。 而被釋出的腎上腺皮質激素,會透過血管輸送到腎上腺,促使腎上腺皮質(Adrenal cortex)分泌糖皮質固酮(Glucocorticoid),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可體松(Cortisol)。 在過度或長期面臨壓力時,過量的糖皮質固酮會讓人處於一種極度緊張、又焦慮的狀態,甚至會導致免疫力下降,容易感染病原體。 從過去的經驗得知,「HPA軸失調」與許多情緒及官能性疾病有關,例如注意力不足、過動症、憂鬱症、焦慮症、躁鬱症、失眠、慢性疲勞症候群、酗酒、肥胖、產後憂鬱症、金錢症候群、骨質疏鬆等等。而量測血液中的「可體松」濃度,便成為測量壓力的一種侵入式生物感測指標。 第三種調控壓力的方式,是透過自律神經系統(Autonomic Nervous system)。自律神經系統是中樞神經系統的一部分,包含了交感神經系統和副交感神經系統。當情緒高漲或遇到緊急危難時,交感神經系統會被大量活化,以便能夠成功戰勝危機或逃離。若需平靜,則副交感神經系統就會把生理狀況拉回至平衡狀態,以解除壓力,像是增加唾液分泌、瞳孔縮小、降低心跳速率及血壓等等。 非侵入式健康量測工具 更貼近民眾需求 由於目前科技的研發日新月異,生物感測器已在我們生活周遭無所不在;不論是食品安全、藥物開發、環境汙染監控、遠距離醫療照護,乃至生物醫學發展的研究,都已應用得非常普遍。 最近更因發展出穿戴式裝置結合智慧手機軟體介面,讓生理監控及健康量測的方式更貼近民眾需求。尤其是非侵入性的生理感測器,更讓一般民眾的接受度大大提升。 如果能再結合生物醫學相關的大數據及人工智慧裝置,可以想見,未來人類的生活品質及檢測身心壓力的應用產品,都會出現在生活之中,而其中,藉由唾液澱粉酶來測定壓力指數,就是這類應用儀器之一。 唾液澱粉酶含量—檢視壓力的間接指標 唾液腺的主要產物是唾液,其成分主要是由腺泡細胞所產生,並在神經刺激的控制下釋放出來。而大部分的酶,則是在腮腺合成(占總量80%)。 唾液澱粉酶是食物消化過程中,在口腔咀嚼階段的重要酵素之一,約占40%的總唾液蛋白質。澱粉酶,顧名思義,就是將食物中的澱粉,藉由澱粉酶的作用,將其水解成比較小片段的多醣體;所以在咀嚼饅頭類食物一段時間後,會覺得口腔有甜味,就是唾液澱粉酶與澱粉作用後,所產生的結果。 在自律神經系統調控方面,還有另一種回饋機制,稱之為「交感—腎上腺髓質系統(sympathetic adrenomedullary system,SAM system)」,尤其是在身心狀況呈現極度壓力時,交感神經會大量興奮、活化,並直接透過乙烯膽鹼(Acetylcholine,ACh)調控腎上腺髓質(Adrenal medulla)的細胞,開始分泌大量的腎上腺素(Epinephrine)與正腎上腺素(Norepinephrine)。 這兩種荷爾蒙會藉由血液運送到全身,以應付緊急危難的狀況,此時,口腔唾腺會大量分泌唾液澱粉酶及相關的蛋白質。但相反地,如果唾液澱粉酶的含量低,則會處於較平靜的狀態。 目前在台灣,檢測唾液澱粉酶的生物感測儀器,是運用於森林相關科系與臨床外科手術的術前與術後心理壓力指數的研究。由於量測方便,不需抽血,也被歸類為非侵入式生物感測的儀器之一。 禪定減壓實驗 一般說來,禪修初期會以練習腹式呼吸入門,藉由緩慢的呼吸,活化副交感神經,進而平緩紛亂的思緒。 從以往的測試經驗得知,初入門的修行人,在修行技巧、體悟及入定深度還未熟練之前,個體的差異影響及變化會比較大(數據未在此披露)。不過,雖然呈現降低壓力的幅度並未達統計意義,但或多或少都有降低壓力的趨勢。若是長期修行者,則實驗數據會呈現出情緒明顯穩定的狀況。 以下的實驗,是檢測禪定對紓解身心壓力的影響及評估: ◎受測對象:男性,49歲,公教人員,修行印心禪法10年以上。 ◎禪定前5分鐘,先量測唾液中的澱粉酶含量。 ◎禪定1小時後,在5分鐘內再作一次唾液澱粉酶含量的量測。 經比對前後量測結果發現,受測者在禪定之前的唾液澱粉酶濃度約為每公升3萬6000單位,而禪定後的濃度則大幅下降為每公升8000單位。禪定後的唾液變化,比禪定前大約減少了78%的澱粉酶分泌(見下圖)。 由此可知,禪定是可以透過抑制「交感—腎上腺髓質系統」迴路,而明顯減少或抑制壓力的產生。 雖然最近已發展出量測唾液可體松含量的檢測儀器,但其測量靈敏度並不如直接從血液偵測來得精準。概括來說,受到壓力影響涉及的生理器官相當多,而且會造成複雜的生理反應。 近年來,生理學的研究者也努力發展出可以量測壓力的生理反應,例如腦波測定、功能性磁振造影掃描、心跳變異率的測定等等。而以非侵入性生理訊號的量測,也就是利用澱粉酶來偵測壓力指數,是一般民眾覺得方便、也較具接受度的方法之一。 從前面的實驗案例可知,禪定是可以有效降低焦慮、恢復平靜的方法,甚至可以減緩老化、避免慢性疾病的發生。從改變生理調控路徑,進而減少壓力產生,證明禪定對於身心健康醫學,確實具有實質功效。長遠來看,推廣禪定,將有助於預防醫學與抗衰老醫學的發展,並可減少健康保險的支出成本。 蘇立仁博士 小檔案 學歷:國防醫學院生命科學研究所博士 現任:國立中央大學生醫科學與工程學系副教授 國立中央大學科技反毒教育與研究中心主任 國立中央大學高通量實驗分析核心設施主任 財團法人博愛文化基金會董事 財團法人世界領袖教育基金會董事 中華民國天然藥物協會永久會員 愛群生醫國際董事 社團法人婦幼健康促進協會專業諮詢委員召集人 修行資歷:自1990年修行印心禪法迄今

【禪與科學】從菌腸腦軸看身心靈健康

文/黃金龍博士 iScim雲端計算中心執行長 西方醫學之父、古希臘醫學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在西元前4世紀時曾說過:「所有疾病皆源於腸道(All disease begins in the gut.)」。類似的思維在中國醫學,也有「脾胃乃後天之本」、「內傷脾胃,百病由生」等觀念(這裡的脾胃,指的是以胃腸為主的消化功能),而「面黃有救(註)」一詞,更點出了中醫對消化系統的重視。 註:中醫把「青赤黃白黑」五色分別對應人體五臟「肝心脾肺腎」及五行「木火土金水」;其中黃色與脾胃同屬於土。 長約9公尺的腸道,是一座大型的生化工廠,裡面配備著各種將食物分解、吸收的機能。經由消化道處理過的營養物質,再送到肝臟進一步代謝,形成血液,運送到全身。 腸道同時也是人體最重要的免疫器官。在腸道中,腸壁必須面對各種外來及內生的菌類與毒素。因此大部分的免疫系統都配置在腸道之中,避免毒物、細菌入侵人體。 腸胃道對於身體健康的重要性不在話下,但近年來,另有屬於腦神經科學的精神及心理領域的學者,對腸胃道的研究更加熱衷,科學家甚至定義出所謂的「腸腦軸線(gut-brain axis)」,強調腸道與大腦間的相互影響。 在腸腦軸線的理論中,腸道又稱為「第二個大腦」,有許多神經密密麻麻地深入腸道內層,匯集訊息,傳給中樞神經。 腸道有大腦以外最複雜的神經系統,而且透過腸腦軸線,與腦相互聯絡、彼此影響。事實上,腸躁症、憂鬱症、焦慮症、自閉症、慢性疲勞等現代人盛行率極高的身心疾病,都和腸腦軸線相關。 腸道對於情緒的影響,可從內分泌系統的角度來看。身為人體最大內分泌器官的腸道,可分泌數十種激素,包括多巴胺、血清素、膽囊收縮素、飢餓激素等等,能調節生理各種不同功能。其中被稱為快樂荷爾蒙、幸福分子的多巴胺與血清素,有很大比例是在腸道合成的。 人體約有60兆個細胞,然而存在於體內、體表,看起來微不足道的菌類,總數竟與人體細胞總數為同一數量級。這些所謂「人體微生物群系(human microbiome)」,有99%都住在腸道之中。 美國史丹佛大學David Relman教授利用內視鏡,觀察從人體腸道取出的腸壁黏膜組織,發現腸道菌的種類多達千種以上,其中7成是前所未知的新菌種。這項結果曾發表於2005年的《Science》雜誌。 David Relman教授說:「腸道菌是人體必要的器官,它們提供養分,調控腸道細胞的發育,誘導免疫系統的發展。但令人驚訝的是,我們對它的認識竟如此不足。」 2017年,由美國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研究團隊發表於《The Cell》雜誌的研究中發現,腸道中有一種腸嗜鉻細胞,它負責產生身體90%的血清素。同時,大約有20種細菌被認為與腸內血清素的含量有關。 研究者將這些菌種植入原本無菌的小鼠體內,發現血清素在腸道和血液中的濃度都顯著上升。這個研究顯示,腸道就如同大腦般影響我們的心情,甚至比大腦的影響力更大,而腸道的菌種則扮演著關鍵性的角色。 腸道菌是身心健康的決定因數 在神經心理學(Neuropsychology)方面,神經系統的發育過程也同樣受到腸道菌的密切影響。瑞典Karolinska Institute的Sven Pettersson教授,於2011年在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發表過一篇「腸道菌調控大腦發育及行為」論文,他發現沒有腸道菌的無菌老鼠,因大腦神經細胞間的連結不健全,以至影響其行為模式。從此,比「腸腦軸線」更前衛的「菌腸腦軸線(microbiome-gut-brain axis)」正式被提出。腸道菌能直接影響中樞神經,中樞神經也會直接調控腸道菌。 最近幾年,研究微生物群系和大腦之間的論文出現爆炸性的增長,大量的研究發現腸道菌與情緒間的關聯性。其中頗受關注的一項研究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的胃腸病學家Emeran Mayer發現,連續4週食用含有益生菌的優格,可降低女性對負面情境的情緒反應。Emeran Mayer認為,改變腸道微生物結構,可以進一步改變腦化學的物質。 從進化角度來看,腸道細菌和大腦的相互作用,似乎也是可以被理解的,畢竟細菌已經在人體內居住了數百萬年。愛爾蘭University College Cork解剖學與神經科學系教授John F. Cryan表示,在漫長的演化過程中,至少有部分微生物已經進化出「為求自身利益而改變宿主行為」的方法。 腸道菌對人類的影響甚至還深入到基因的層次。人類基因組大約是由2萬個基因組成,而人體內所有微生物的基因大約在60萬之多。美國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微生物學家Sarkis Mazmanian認為:「人體的活動,不只是由人類基因組控制,更被人體中的微生物基因組所控制。人類是由自己的DNA,加上體內微生物的DNA所組合而成。」 人體真正的主宰 如今,我們在面對腸道菌時,不能再認為它們是外來寄生在腸道的細菌,對人體而言,腸道菌已是與人類共存的「必要器官」。 美國Cornell University微生物學和免疫學系教授Rodney Dietert說,腸道菌和人類一起走過演化的歷史,是人類不折不扣的生命共同體。 人類與腸道菌共生,人類的基因體與腸道菌基因體共同演化,甚至我們的生理代謝也與腸道菌互相整合,共同建構出一個「人類超級生物體(human super-organism)」。 體內有無盡眾生與罪業必須滅度 佛教傳世經典《金剛經》的緣起,是因為須菩提長老對釋迦牟尼佛提問:「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云何應住?云何降伏其心?」這段經文的語意是說,須菩提問世尊,面對心中的妄想和雜念應如何清除?這個問題應該是許多精神與心理學家,也是許多修行人的共同疑問。 對於須菩提長老的提問,釋迦牟尼佛的答案很有趣:「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 這段經典的師徒對答,看起來有點雞同鴨講,有人覺得這是禪宗無厘頭式的對話。然而,悟覺妙天禪師在解釋這段經文時曾說:「世尊這段解說,看似沒有回答須菩提長老的問題,但事實上卻是最究竟的回答。」 禪師解說道:「經文說的『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不是指外界六凡的眾生,而是自己體內無量無數無邊的眾生,這句話同時也是地藏王菩薩發願的『地獄不空,誓不成佛』,要滅盡內心的煩惱罣礙,才能成佛;『眾生度盡,方成菩提』,要滅除體內所有眾生及一切罪業,才能成就無上菩提。」 禪師並舉例說明體內眾生的結構:「卵生的眾生,如人體內的寄生蟲;胎生的眾生,如人類哺乳動物;濕生的眾生,如大小腸的細菌;化生的眾生,如人體內由細胞蛻變的癌細胞,又如眾生色身滅度後的靈魂。」 「釋迦牟尼佛說,這些眾生和他們的罪業,我都全部度化了,讓他們的靈性得以進入清淨光明的無量壽無量光世界。」經由妙天禪師的解說,可以清楚地明白釋迦牟尼佛這段開示。 再簡單整理上述觀念,從「身、心、靈」3個層次來理解:須菩提長老問的是「心」的妄念,釋迦牟尼佛是從「靈」的滅度來回答,妙天禪師則清楚點出了釋迦牟尼佛說的無形的「靈」的所在,也更進一步指出了人體內存在著眾多寄生、共生的寄生蟲與菌類。 利用禪定調整菌腸腦軸 《金剛經》可說是佛教的聖經,是修行證道最關鍵的一部經書,釋迦牟尼佛曾特別開示:「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皆從此經出」。那麼,人體內有這麼多的有形眾生和無形眾生,又要如何滅度呢? 妙天禪師所傳授的專注十脈輪禪定法,便是清淨體內眾生、提升身心靈的方法。禪師在教導時說:「體內十脈輪正對應著十個靈性法界,是受到物理時空綑綁的色身,連結到無相界精神體的通道」,若能清淨這十脈輪,就能淨化人體內所有眾生。 針對「菌腸腦軸」主題,筆者特別挑選十脈輪之一的名色脈輪來實驗。名色脈輪位於肚臍後方約三指幅,也就是小腸的位置。以下是7位受測者利用俄羅斯量子儀器Metatron檢測的結果與分析,實驗過程如下: 請受測者放輕鬆,並以儀器檢測名色脈輪附近的能量狀況。 請受測者依十脈輪禪定法,專注名色脈輪10分鐘,然後再檢測一次能量狀況。 比對禪定前後的名色脈輪能量差異。 實驗結果發現,7名受測者的大小腸附近,其能量指數平均提升了20%,其中有5名能量上升,2名下降。以下是其中兩名受測者的能量狀況,經比對後,分別分析如下: 案例1: 受測者為60歲的女老闆,以印心禪法十脈輪禪定專注名色脈輪10分鐘後,比對前後測的結果,發現差異如下方兩圖所示。 圖中能量指標可分為1至6級,數字愈小代表能量愈強。左右圖分別為專注前、專注後的大小腸能量顯示(請參照上方「大小腸位置圖」)。 經由比對,發現專注後的整體能量值比專注前增強了38%。從能量指標看出,在專注前,小腸部分是以4級為主,大腸部分則以5級為主,升結腸部分有幾個6級。而專注後,能量指標全部都提升以4級為主,升結腸有部分提升為3級。 案例2: 受測者為30歲的女性上班族,以印心禪法十脈輪禪定法專注名色脈輪10分鐘後,比對前後測的結果,發現差異如下方兩圖所示。 圖中能量指標可分為1至6級,數字愈小代表能量愈強。左右圖分別為專注前、專注後的大小腸能量顯示(請參照上方「大小腸位置圖」)。經由比對,發現專注後的整體能量值比專注前減弱了31%(此案例是兩名能量下降者之一)。 筆者依過去的經驗,再引導受測者繼續專注名色脈輪2分鐘,得到的能量顯示如下方左圖,發現原本布滿小腸的4級能量指標已經消失。 再請受測者持續專注名色脈輪,並同步專注無始脈輪(位於男性前列腺的位置,女性則位於會陰處),2分鐘後,再測得下方右圖,發現5、6級能量指標已全部消失,小腸部位則大都提升到3級,總體能量比前測提升了37%。 案例分析: 從以上兩個案例,可以看到兩種禪定過程的典型狀況: 案例1的受測者在專注名色脈輪10分鐘後,能量即顯著提升。這類型的人通常在禪定時,比較容易有覺受,也容易在禪定中看到光。 案例2的受測者在專注前期,因某些位置所潛藏的負能量被清理出來,故造成整體能量降低;此時若繼續再專注脈輪,就有機會將負能量清理乾淨。這種人在禪定初期,通常比較容易昏沉,需要更強的專注力,才能進入禪定。 名色脈輪與密教七脈輪的臍輪相近,在七脈輪的理論中,臍輪匯聚了密集的神經叢,與情緒方面的關聯很大;而這與菌腸腦軸的研究家提出「腸道對情緒會產生影響」的結論相同。 另外,中國道家修鍊最重視的丹田,也位於小腸附近;可見古人即使沒有豐富的現代醫學知識,但對人體的了解是很深入的。事實上,古代很多關於人體的觀念,都是修行人在修鍊過程中,所見證到的身體變化,後來經由師徒代代相傳,才遺留下來。 悟覺妙天禪師在傳授十脈輪禪定時,特別重視名色脈輪;禪師說,所謂「一竅通,則百竅通」,指的就是名色脈輪。 現代修行人學禪定,可以從專注名色脈輪開始,一方面可讓身體健康,另一方面,在精神與情緒方面也可得到調節,如果能更加努力,修鍊其他9個脈輪,讓身心靈清淨,就有機會如《金剛經》所言,「滅度一切眾生,證道成佛」。 參考資料: XEmeran A. Mayer, Rob Knight, Sarkis K. Mazmanian, XJohn F. Cryan, and Kirsten Tillisch, Gut Microbes and the Brain: Paradigm Shift in Neuroscience, 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November 12, 2014 , 34(46): 15490 15496. 黃金龍博士 小檔案 學歷: 國立台灣大學工學博士 南京中醫藥大學醫學博士 美國自然醫學醫師 現任: iScim雲端計算中心執行長 世界自然醫學大學整合醫學系教授 中華兩岸三和文教美容養生交流協會榮譽理事長 台灣長生學會理事長 DynaDx cooperation Senior Advisor 杏群診所康活麗苑自然醫學部主任 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淡水禪修會館負責人 修行資歷: 自1996年修行印心禪法迄今

【禪修釋疑】迎接天地靈氣的禪定

講述/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 問:為什麼我每次禪定都沒有感覺,只覺得腳痠腿麻,無法入定? 答:有些人不管怎麼禪定,都沒有感覺,一段時間後,便不再禪定了,這實在非常可惜。 人的大腦皮層是感覺最靈敏的地方,所以禪定專注在禪心脈輪時,氣會很自然地往上衝,此時就專注在禪心,強化這裡的磁場。有些人可能因為磁場太強,覺得頭頂很重,不舒服,以為是頭痛便下坐了,其實都不必害怕。 因為這種頭重重的感覺,是天的祥光和靈氣進入體內,雖然眼睛看不見,但這些祥光和靈氣進來以後,對我們是很好的,所以不要拒絕,要懂得去迎接。 同樣地,我們也可以迎接地的靈氣進入體內;所以禪定時,光是專注脈輪、接引靈氣,就已經忙不完了,怎麼還會有妄念?還能理會腿痠腳麻?甚至會覺得時間過得很快,一下子就坐了一個多小時。 修行一定要開悟,如果這一生這一世能夠成就,便不會白來人間一趟。我相信每個人從小到大都曾遇過許多壓力和痛苦,修行以後,就把它當成報冤行。因為這些不順遂,都是自己過去世所造的業,或是過去世的不清淨所造成,所以要勇敢面對,去承受這些外境的折磨和不如意,當然更應該要好好修行。 修行的目的是為了見性、成佛,也是我們今生來到人間的目標。世尊所設立的地球佛國,是我們靈性回家的第一站。 人有三身──肉體、精神體和靈體,其中的精神體就可以到佛國淨土。所以我一直強調「精神」很重要,因為將來要成就的,是精神力的成就。一個人如果沒有精神,表示他的物質體很低落,是劣質;但如果很有精神,就表示質量很高,高到可以發光。如果每個細胞都能從物質提升到精神,細胞就會像星光一樣,點點發光,那就是「夜睹明星」,見性了。

【禪與科學】實驗證明加持力可抑制癌細胞增生

文/蘇立仁博士 國立中央大學生醫科學與工程學系副教授 人體細胞若發生不正常增生現象,通稱為腫瘤;如果增生的細胞不會侵犯身體其他部位,醫學上稱之為良性腫瘤或囊腫;但如果細胞分裂增生的機制失控,甚至會局部地侵入正常組織,或透過體內的循環系統和淋巴系統到達遠端器官,那就是惡性腫瘤,簡稱癌症。 世界各國,尤其是先進國家,癌症都是非常重大且盛行率極高的疾病;在台灣,更是蟬聯30年以上的國人十大死因冠軍。1971年,美國總統尼克森曾提出「要向癌症宣戰」,到了50年後的今天,雖然醫學的發展漸趨成熟,但仍無法終結癌症,而且每年的罹癌人數與死亡人數還逐年升高。 目前已知人體內的癌症種類超過100種,而造成癌症的因素也非常多,基本上可分為先天性與後天性的因素。 先天性因素主要是遺傳,藉由父母的基因遺傳,而得到導致癌症的基因或缺損基因,例如先天BRCA1或BRCA2基因壞損。 什麼是BRCA1與BRCA2基因功能?簡單來說,就是當偵測到DNA(去氧核醣核酸)受到破壞時,這兩個基因可參與DNA的修復。然而,當這兩個基因產生缺陷時,DNA的破壞可能就無法完整修補,最終造成的結果,便是在婦女身上很容易產生乳癌或卵巢癌。 至於後天性的因素,是受生活習慣或環境影響而造成的基因表現錯亂或突變。過去數十年流行病學的研究結果發現,有幾項生活習慣與癌症有關,如抽煙、肥胖、飲食不均衡、運動不足、酗酒、暴露於紫外線或感染輻射線、暴露在重金屬汙染與空氣汙染的環境等等。 在台灣,肺腺癌是女性罹患機率與死亡率都很高的癌症,癌組織藉由生物晶片分析後發現,其中有一個名為EGFR(上皮生長因子接受體)的基因發生後天性突變,而這個發現也成為肺腺癌研究的一個重要課題。 癌細胞的特性 惡性腫瘤細胞有幾個不同於正常細胞的特性,例如不會受到細胞凋亡機制的調控、自我產生所需要的生長因子來進行細胞增生、不接受細胞之間接觸互相抑制生長的效果、本身具有侵入周邊組織或細胞的能力與促進血管新生的能力等。在這麼多不同於正常細胞的特徵中,其中涉及兩個重要的生物特性,一個是細胞週期的轉變,另一個是重新獲得細胞分化的能力。 所謂細胞週期,概括來說,可分為4期,包括DNA合成前期(G1)、DNA合成期(S)、DNA合成後期(G2)與細胞分裂期(M),這4個階段構成了整個細胞週期。 一般正常的細胞除了需要產生生殖細胞、修補組織的黏膜細胞,及受傷時要修復傷口的細胞外,絕大部分的細胞都不會進行分裂,也就是停在DNA合成前期(G1),或是DNA合成靜止期(G0)。然而癌細胞卻可以打開細胞週期,並頻繁運作,於是便增生大量的癌細胞。所以,如何抑制癌細胞進入細胞週期,與減慢細胞分裂速率,一直都是臨床醫學尋求解決的方法。 「腫瘤細胞分化程度」在臨床病理上是一個重要的鑑別指標,一般而言,除了骨髓幹細胞與生殖細胞外,大多數的正常細胞都是已分化完全的細胞,比較不會改變自己現有的特性狀態,然而癌細胞卻具有分化不完全的特性,於是當外在環境不利於它的生長時,就會改變自身特性來應付不良的環境。 血管新生作用就是典型的例子,當環境所需的營養不夠使用時,癌細胞就會轉型改變自身現有的特性,去分泌血管的新生因子,讓遠處周邊的血管延伸到腫瘤部位,以提供癌細胞更多養分。 另外像癌轉移和抗藥特性也是如此;在病理學的觀念裡,腫瘤分化等級愈差,癌症的惡性程度愈嚴重,這意味癌症患者存活下來或癒後復原的機率是相對低的。 禪定扮演整合治療重要角色 禪定在癌症醫療的應用上類似中醫,幾乎都歸類於互補整合醫學(complementary medicine)或另類醫學(alternative medicine)的範疇,一般人會將禪定當作減緩放射線療法、化學療法、外科手術等過程產生不適應症或併發症時的支持治療,或是幫助因罹癌之後造成負面心理,導致憂鬱症或相關「癌症性格」的減緩方法。 過去很多相關研究也會提到,禪定有助於提升罹癌病人各方面的生活品質,生理學觀點也不只一次說明,禪定有助穩定呼吸頻率、放慢心跳頻率、安定大腦思緒,甚至還可以穩定自律神經系統。不僅如此,受大腦控制的全身發炎反應也會明顯下降,這是讓人類遠離癌症的重要關鍵。以上這些發現都指出,禪定是非常好的預防與輔助方法。 加持力可抑制癌細胞增生 不過,國立交通大學余艇教授的研究團隊,所做的一個關於禪定加持力的實驗,卻打破了「禪定僅是治療癌症的輔助角色」這個既有觀念,並於2003年發表在國外生物醫學期刊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hinese Medicine(1)。 他們將前列腺癌的癌細胞分為實驗組與對照組,實驗組做體外的培養,並請悟覺妙天禪師進行超生命力加持,而對照組則完全不做任何處理。 加持過的癌細胞經過4天的培養之後,可以看出癌細胞分裂的速率明顯減少,比原來沒有加持的細胞生長速度減緩30%(如上方左圖);但整個實驗過程中,並沒有看到癌細胞在培養過程中,發生壞死或凋亡的現象。 由此可以推測,經由加持過的癌細胞減慢了細胞週期的時間;換句話說,就是癌細胞的分裂速度變慢了,於是生長速度就不如對照組的速度。 除此之外,實驗中也檢測了前列腺癌細胞的分化程度,從上方右圖可知,分化程度愈高,代表癌細胞的惡性狀況愈低。換句話說,對於治療所產生的抗藥性能力會下降,癌細胞爬行與轉移到其他器官的能力也會大幅減少。另外,實驗中也發現,禪師以超生命力加持的實驗組,其分化的程度高過原來3倍。 最後一個是前列腺癌細胞癌化的分析實驗。由於正常細胞必須貼覆或依附在固定的表面上才能生長,但癌細胞傾向不受這個特性的影響,而可以在半固體凝膠中懸浮生長。所以這個實驗是從實驗組與對照組的培養皿中的黑色區域,來判定染色後的癌細胞生長形成聚落的情況。 從上圖可知,實驗組(右方培養皿)的細胞聚落數量遠少於對照組(左方培養皿),這表示加持過的癌細胞並無法在懸浮狀態下繼續分裂與生長,癌細胞有被減低癌化的現象。 這篇科學研究成果是一個非常重大的發現,從余艇教授的團隊研究實驗中證明,經由禪定得到超生命力加持的功效,可以產生減慢細胞週期與細胞分裂、及提高腫瘤分化的效果,不再是一般人既有觀念中,禪定只是用來穩定患者情緒、緩解治療過程所產生的後遺症與副作用,或生前最後安寧的生活品質方面的輔助醫療而已。 更重要的是,禪定可以改變與逆轉癌細胞的生理特性,轉變成比較良性的腫瘤,或像正常細胞的發展,這將啟發現代醫學研究在未來有更多方向,有助於了解如何讓癌細胞恢復為正常細胞。 參考資料: Yu T, Tsai HL, Hwang ML. Suppressing tumor progression of in vitro prostate cancer cells by emitted psychosomatic power through Zen meditation. Am J Chin Med. 2003; 31(3): 499-507. PMID: 12943181 蘇立仁博士 小檔案 學歷:國防醫學院生命科學研究所博士 現任:國立中央大學生醫科學與工程學系副教授 國立中央大學科技反毒教育與研究中心主任 國立中央大學高通量實驗分析核心設施主任 財團法人博愛文化基金會董事 財團法人世界領袖教育基金會董事 中華民國天然藥物協會永久會員 愛群生醫國際董事 社團法人婦幼健康促進協會專業諮詢委員召集人 修行資歷:自1990年修行印心禪法迄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