藺奕》塵蟎串串的味道

    【愛傳媒藺奕專欄】冬雨綿綿的北台灣,讓人懷念起曬被子的味道。後來有人告訴我那是塵蟎被紫外線烤焦的味道,我才知道,原來我一直喜歡的不是陽光、而是燒烤。 
    特別是枕頭。塵蟎串串的口味,有咖哩有麻辣還有孜然,果然特別香。
    2022只剩下三周的庫存。像我這樣的大叔,對庫存超有感,比如泳褲我愛穿花的、運動褲和運動鞋我有深紅和鮮橘,這種略帶一點騷味的男裝,到年底經常便宜到離譜,因為受眾少,商家壓不住庫存。
    有朋自遠方來,聽聞那曾經熟悉的地方,因為俄羅斯、中國和印度鉅額資金有序地湧入更富裕了,像百花撞進了春風裡。
    什麼叫喜從天降,什麼叫不由分說,家有家風、國有國運,一切都是命。
    歸根結底,都是經濟問題。當鍋夠大、勺子夠多,大家都覺得自己能分到一杯羹的時候,別人的勺子大一點也能忍。
    如果發覺自己連湯都喝不上,別人有黑道護持還幫忙削肉吃、還可以淋醬燒烤,無怪乎人民更憤怒、也更在意公平正義了。 我們除了手中的選票,唯一能做的,就是找時間曬曬被子、枕頭,然後抱緊處理、蒙上臉,先把自己黑到。
    再聞一聞那塵蟎串串的騷,幻想黑到的自己庫存滿滿,跟人家一樣吃燒烤。

 

 

作者為文學奬得主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