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佳音》都是荷蘭引進的煩惱

    【愛傳媒翁佳音專欄】清明回二水,弟建議我去看屋前鐵支路旁盛開的花旗木粉紅花,說是公所方面的觀光傑作。噯,老番長年埋首古書堆,老來入花叢實屬有必要。聽說再過不久,街路樹,或行道樹的阿勃勒黃金花又要燦爛示威了。
    老番囝子時代沒這種路旁粉紅與黃金顏色氾濫的經驗,滿目只有青酸檨仔果實,檨仔花是有些粉紅與金黃,但應該沒那麼囂張。噯,老番記憶似乎一直被凌亂。以前看資料說「阿勃勒」是荷蘭時代引進,而且還斬釘截鐵說是1645年開始普遍栽培,老番竟然完全無知,只認得阿勃勒是日本時代開始。
    彷彿講臺灣人文與自然歷史,都得強調魚類養殖與捕獲、芒果等植物菜蔬是荷蘭人引進,似乎這樣主張才有國際眼光。
    在這樣眼光下,臺灣原住民與漢人天生落後原始,得等待荷蘭、西班牙、鄭成功、康熙帝、日本人以及國民黨先進文明來教導。如此歷史觀今日不知完全克服沒?這是老番從荷蘭時代以來的煩惱。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著有《解碼臺灣史1550-1720》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