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化鵬》百年風雲如一夢 乃木希典的賣台論

    【愛傳媒左化鵬專欄】基隆中正路旁有兩幢和式的木造建築,原先年久失修,殘破不堪,經過整修,現在已復舊如新,並開放供民眾參觀。一幢是基隆要塞司令官邸,另一幢是馬路對面的校官眷舍。
    司令官邸又稱流水巴士社宅,基隆人慣稱李宅,本來是日本商人流水伊助的自宅,九十多年前,他來到基隆經營「馬車巴士」,發跡後,就在小山坡上,興建了這幢堪稱當時基隆第一的豪宅,依山面海,每天坐在草坪的水池畔,可以眺望大沙灣海水浴場的夕陽。
    十多年後台灣光復,流水伊助被遣返日本,這座大宅被國民政府接收,改為要塞司令官邸。又十多年,基隆要塞裁撤,姜司令官他調,將官舍委托耿姓外甥管理,不久,小耿又頂讓給一位李姓商人,他一住長達十多年,因此基隆人慣稱李宅,後來,李姓商人搬遷,此處被公告為市定古蹟。
    步下石䃈,我走向馬路對面,迎面是古木森森的法國公墓,有一方字跡斑駁的「佛國陸海軍人戰死者紀念碑」。日本人稱法國為佛國。一百多年前,遠在歐洲的法蘭西覬覦基隆的煤礦,由遠東艦隊司令孤拔率艦攻打基隆,遭到劉銘傳奮勇抵抗,霧峰林家的「棟字軍」也加入戰局,給予侵略者迎頭痛擊,法軍死傷累累,孤拔不敵,敗退澎湖,後染霍亂病死馬公。
    馬公現在仍有孤拔紀念碑,孤拔的遺骸後來遷葬基隆,和當時侵臺死亡的七百多名士兵,合葬此處。法國公墓曾經是法國領土,民眾不得入內參觀。
    民國五十三年,中法斷交後,被我國收回,移交基隆市政府,每年中元節,基隆各界和法國在台協會,都會舉辦普渡祭典,超渡這些有家歸不得的異域孤魂。
    法國公墓旁,就是煥然一新的日本校官眷舍,和對面的司令官邸一樣,都是日式結構結合土藏造建築,修復後,大致保持原先格局,房間空蕩蕩,已見不到配劍的日本軍官身影,坐在榻榻米上,我依稀聽到橐橐的木屐聲,不禁遙想往事。
    甲午戰敗,清朝割讓台灣,日據時代,前兩任的總督遭台灣民眾英勇抵抗,死傷無數,不禁大發牢騷:「叫化子得到一匹馬,既不會騎,又會被踢得半死」。
    到了第三任總督乃木希典上任後,飽受瘧疾、鼠疫、天花、霍亂和各種疾病所苦,於是他向國會建言:「死太多人,又花太多錢,不如將台灣賣給佛國人」。一向對台灣念念不忘的法國人,聞訊大喜,便和日本交涉,想以一億日圓買下台灣。
    得知乃木希典想要賣台後,當時陸軍大將兒玉源太郎,急忙向日相伊藤博文力陳:「台灣是日本南部的屏障,軍事價值極大,絕對不能賣給佛國」,他又說:「我們費了好大力氣才得到台灣,還沒向列強證明,我們大日本可以治理殖民地,就要賣掉台灣,不是讓人看笑話嗎?」。
    兒玉源太郎後來接任了第四任台灣總督,他的心腹後藤新平隨行,時任民政長官的後藤新平,是一位幹吏,他用「糖與鞭子」的兩手策略,治理台灣。他留下一句十分刺耳的名言:「台灣人貪財、怕死、愛做官」。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