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首戰即終戰?出處居然是這裡!

【特約記者吳思賢報導】前總統馬英九10日指出,中共的攻台戰略就是「首戰即終戰」,台灣根本沒機會等美軍支援。這句話引發民進黨強烈批評,指責前總統不但為匪宣傳,而且傷害國軍士氣。 一位不願意具名的軍事研究專家指出,兩岸如果發生衝突,對岸的戰略是「首戰即終戰」,這句話早在2018年12月14日就有媒體報導,而且報導者還是美國政府出資成立的美國之音。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之音報導是引述我國國防部所資助的「國防安全研究院」在2018年12月13日發表的一份「2018中共政軍發展評估報告」。美國之音的報導指出:中國目前的戰略是「強調首戰即決戰,讓美軍未到,戰事已定」。 國防安全研究院的全名是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現任董事長霍守業曾任參謀總長,現任執行長林成蔚博士曾任民進黨國際部主任。前述的研究報告全文還可以在國防安全研究院的官網下載,下載的網址為:https://indsr.org.tw/Download/中共政軍發展評估報告.pdf。 美國之音2018年引述國防部資助的「國防安全研究院」的研究報告強調對岸攻台的戰略是「首戰即決戰」,不過從點閱率來看,在當時似乎沒有太多人在意。民進黨政府執政下國防部附屬研究機構的研究意見,時隔一年半被馬前總統重述之後,竟意外成為焦點話題。

賴祥蔚/失婚母親遇上失婚父親

淡水河的上游是新店溪。新店溪匯聚了山上的天降甘霖,經過千轉百迴的青翠山谷,一路而下。到了山腳,先過灣潭,再入碧潭。從碧潭開始,地勢已平,聚合了大漢溪後便由淡水河接替,直至入海。 碧潭的青山綠水是台灣風景的一絕,溪水的寬度不算太廣闊,但是據說溪水深不可測。擺渡的船老大曾經煞有其事、比手畫腳說著,有個人拿起長長的竹篙往下探,怎麼也探不著底,這個人不死心,又把三根竹篙前後相銜綁在一起,再一次往下探,結果仍舊碰不到底。碧潭到底有多深,委實難以想像。當地人說,就是因為溪水流到這裡,驚人的深度連天光都透不了,因此才會洋溢著一片綠油油的青碧,彷彿水上、水下各有無盡森林。碧潭由此得名。 走過碧潭吊橋,再往裡有個渡口。搭船橫越溪水,徐行上坡,迎面而來的是一大片青翠搖曳的高聳竹林。通體碧綠的修長綠竹夾著一條小徑,一路引向不知名的深處。 走在竹林中的小徑上,竹葉摩娑,細訴心語,交織而成的濃密竹蔭,貪心地遮去了整片藍天,因此即使盛暑來到這裡,也會忘卻烈日當空,只剩下通體舒暢的清涼愜意。 出了竹林,眼前出現滿目金黃的稻田,看起來彷彿是個三面環山的小盆地,兩側山腳下還稀稀疏疏散布著幾戶種田人家。 走上一道平凡山路,向著前面的農家而去,不久有座小廟,從此處左轉直行幾十丈越過房舍數間,再右彎進一小徑,登爬石梯數階,有間簡陋的烏瓦小厝,隱身在高聳的樹林之中。在這碧潭的山丘深處,如果不是有人引路,就算要特意去找也不一定能找到這個隱秘的處所。 在日據時代,小厝的女主人王嬌招贅李清和,陸續生養了十個子女,因此子女或用母姓或用父姓,有的姓王有的姓李。 據說李清和身高一米有八,天生武勇,單手能挑起五百斤的木材,可說是當時最為傳奇的一號人物。他平日喜歡打抱不平,不怒而威,深受鄉里敬重。李清和的弟弟也頗不凡,年輕時曾經為了伸張正義,憤而刺殺魚肉鄉里的流氓,在日據時代是轟動地方的大事。 李清和長子被日本殖民政府徵募前往南太平洋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從此生死未卜。不久,李清和亡故,家境更顯拮据。為了幫忙家務,才念五年級的王碧玉只好輟學,在家裡幫忙養豬、種菜、烹煮,順便照顧出生不久的小妹。 過了幾年,十八芳齡的王碧玉為了補貼家用,又翻山越潭,不辭路途辛勞,大老遠前往松山的藥品工廠當女工。 「阿玉,我看他對妳有意思喔。」一天下午吃完飯,藥廠女同事在回工廠的路途上對著阿玉取笑。 「什麼,妳說誰?」阿玉一臉迷惘。 「還裝,剛才同桌吃飯的楊先生呀,我看他一直找妳講話。」 「妳胡說什麼啦,那是妳男朋友帶來的朋友,我又不認識他。」 阿玉的同事沒有猜錯,這位姓楊的男子隨後就展開了積極的追求,每天都藉故同桌吃飯,但是這場追求一直徒勞無功。 恰恰在這時候,老天爺幫了大忙,鼓吹出一場強烈颱風來襲,讓新店傳出十分嚴重的災情,碧潭山區的對外交通幾乎完全中斷。 「你怎麼會在這裡?」阿玉看到楊先生站在門外,心中十分訝異。 「我,我聽說這裡災情嚴重,放心不下。」楊先生撐著一柄早已被風吹爛的破雨傘,全身西裝都已溼透。 阿玉心裡一陣感動,忽然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可以託付終身。 天作之合,不正如此? 颱風過後,兩人開始交往,不久之後阿玉嫁到桃園的鄉下,很快就為楊家生下了一個男丁,兩年多後又生下一個女兒。 楊家的家境頗佳,奈何楊母不喜歡這個出身平凡的媳婦,阿玉結婚之後整天都要忙著做家事,生完第一胎沒幾天就要照樣到溪邊浣衣,沒有月子可坐。 當良人另結新歡,婚姻路也到了盡頭。離婚時阿玉必須放棄贍養費,才能換得一雙兒女的撫養權。 娘家原本就不富裕,知道已經離了婚的女兒要帶著一雙可愛的小兒女回來,除了接納以外也幫不上什麼忙。在那個純樸的年代,離婚對於鄉下女子而言,簡直就是不可想像的事。 碧潭的天光水色還是同樣美麗,阿玉搭乘渡船過了溪,走向熟悉的家,沿路的茂密綠竹依然在微風中相互摩娑,沙沙作響,彷彿在歡迎昔日少女的歸來,竹叢底部多的是剛冒出頭的幼筍,他們好奇的探頭出來,想看看世道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改變。 生長在農家的阿玉從來沒有料到,自己會在感情與婚姻的這條道路上遭逢這種挫折,彷彿被人挖去了心臟,全世界的血液都因此被放流得一乾二淨,人生一下子失去了色彩。 儘管眼前一片黯淡,但是為了一雙幼小的子女,阿玉還是必須到處找尋工作賺錢餬口,只能把這些夾雜著傷痛與血淚的心事埋到心底的最深處,試著從此以後再也不去想起,咬緊牙關苦撐,面對每天生活的挑戰。 在不相干的人的眼中,時間依然快速流逝,彷彿什麼都沒發生,卻不知道遭遇折磨的人其實默默承擔了每一分、每一秒的持續煎熬。 漫漫數年經過,一位朋友特來相勸。 「阿玉,我看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她看出阿玉越來越清瘦,生活的擔子實在不輕。 「命運如此,有什麼辦法?」阿玉苦笑,她早就認命了。 「有沒有想過再找對象結婚?」 「別開玩笑了,誰會找一個離過婚又帶著兩個小孩的牽手?」她說什麼也不肯放棄兩個小孩。 「妳如果願意,我認識一個朋友,人很古意老實,生活還過得去。而且,」朋友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才又繼續說下去:「他比妳大個十歲,也是結過婚的,現在跟妳一樣獨身很久了,自己一個人撫養一個男孩。」 「嗯。」阿玉不置可否。 想了一想,彼此這樣的條件兩不吃虧,聽起來倒也公平,最重要的是,兩個孩子也確實需要一個家,就聽任好心的朋友去安排了。 朋友介紹的這個人就是賴正元。 (連載中,待續) 作者為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 ●《樂觀,就會成功》書摘4,經授權刊登。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臺藝大藝術聚落入口完工 板橋新亮點

圖/臺藝大藝術聚落入口建築整建完成,面向板橋大觀路,成為人文藝術建築交會新地標。(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提供) 【記者孟淑華/新北市報導】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北側校地社區建築聚落整建為藝術聚落的入口建築,在保有原貌又兼具時尚的設計下,自去年3月起動工,至今年8月整建完畢,歷時一年多的時間,新的入口建築將成為板橋浮洲地區的文化新景觀,有助於地方市容之美化提升。  校長陳志誠表示,這次的整建案係由臺藝大提供藝術聚落大觀路邊街角一隅,云辰文化基金會以企業回饋模式贊助、統創建設開發股份有限公司加入監造,並在臺藝大整體校園規劃為基礎下,與北科大建築所師生就本建築相互激盪合作的成果。經由各方專業交流與熱忱奉獻,以歷史文資聚落為導向來展開老舊空間改造再利用,以期打造成具有歷史意義的建築,凸顯藝術聚落之意象,並作為藝術、建築、人文的交匯地標。 如今又完成這項別具意義的地方首創及多方協力整建案,期待有更多的文教藝術支持者與企業機構,繼續以此優質地方創生基架的多方合作建設模式,完善北側藝術聚落整建。 陳校長強調,臺藝大近年來以邁向新時代生態系目標來興善校園空間,自105年起陸續完成空間場域的興建與美化工程,如此的整體校園大建設改造計畫,將有助於因應將臨世代人才培育之質性空間體系的建制,以利舉辦各類展、演、映活動,以及提升教學空間品質,促使藝術環境再加值。而臺藝大藝術聚落以都會城市之文教庭園為願景,運用既有建築紋理發展特有之人文景緻,使其成為多元複合的藝術展演基地,並串聯大臺北藝術節等活動,打造都會文化藝術大庭園。 該藝術聚落新基地預計於今年9月中旬舉行啟用典禮,歡迎喜愛藝文活動的民眾前來參觀,與臺藝大一同體驗老舊聚落空間再造所呈現的人文藝術之美。

龍應台小說《大武山下》電子書出版

【特約記者林可妮報導】以《野火集》、《目送》、《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等作品,在華人圈中擁有極高知名度的作家龍應台,出版散文、文化評論、紀實文學等作品近四十種,累積銷量可觀,難以數計,可謂凡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龍應台的讀者。她寫作三十多年首度創作長篇小說,新作《大武山下》自七月初預購以來,創下銷售佳績:三千本簽名書搶購一空、首刷量突破兩萬冊,並獲得大型連鎖書店誠品、博客來、金石堂八月選書、強力推薦。上市不到一個月,已是誠品書店暢銷排行榜華文創作類冠軍,讀者搶讀在網路上分享心得,迴響熱烈。這部作品不僅是龍應台的首部長篇小說,也是她第一次授權電子書出版,時報文化出版公司訂於八月十日於十數家電子書平台全面上架。 龍應台睽違兩年最新力作《大武山下》自七月一日預購消息發佈後,在華文讀者圈中颳起一陣預購狂潮,海外眾多讀者引頸期盼,等不及紙本書的郵寄運送時間,且因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部分海外國家暫停寄送,各地龍粉頻頻向時報文化出版公司探詢電子書上架的可能性。為了服務分佈在全球的廣大讀者,讓海內外都能同時下載電子書,同步閱讀,時報文化得到授權出版《大武山下》電子書,八月十日起在各大電子書平台上架。 《大武山下》是龍應台小時候在台灣漁村、農村生活二十年的經驗,加上2017年移居潮州小鎮生活三年,可謂是用了大半輩子的時間醞釀積累而成的作品,描述發生在大武山下小鎮,一位曾浪跡天涯的作家與一個十四歲少女相遇,展開一段古道之旅,對於愛與生命的思辨跋涉。此外,小說多線進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背後竟隱藏著一個近半世紀前,令人膽顫心驚的謀殺案,有如犯罪推理小說般的情節發展,完全顛覆了以往大眾對於龍應台作品的印象;此外,這也是一部涉及台灣特有種、原生種的動植物博物學作品,小說家從小即是植物狂,以人類學家的精神鑽研,不僅閱讀文獻史料,書中所提及的各種動植物,都是她親眼見過、親手摸過,有些甚至透過手繪的方式,一筆一畫地完成一幅幅獨特的塗鴉手繪圖,這次出版也收錄在書中成為珍貴的插畫;同時,這也是啟發青少年哲思的題材,龍應台堅信每位作家都有義務為少年寫一本書,引領年輕一代讀者進入成熟的文學世界。 龍應台說:「小說,不必辯論。」讀者不僅能從《大武山下》中獲得閱讀文學小說的純粹快樂,也能見證龍應台孜孜不倦在寫作主題、文學藝術上不斷的開創與超越。電子書的上市,全世界各地區華文讀者終於能夠「天涯共此時」在同一個文本、同一個境界裡做心靈的交流。

王其/高層打貪!活躍在NCC的政媒集團會是下個目標嗎?

從立法委員關說、吃政府標案,最近貪腐大颱風颳得很大,有媒體指稱先中槍的都是小英派系人馬。政界人士已經在預測,下個目標會不會是管理媒體的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或是交通部?因為號稱獨立機關的NCC,還有交通部實際控制的中華電信,多年來早就被部份政界人士盤據了。尤其是以新北市、高雄市的政治人物為主的這個政媒集團,夾著非英系的兩個超大派系力量,10多年來橫跨藍綠,未來半年可能審查的幾個NCC大案,都可以看到他們縱橫的痕跡。 立法院相關人士透露,這實力強大的政媒集團,包括跨派系立委、派系大老、媒體老闆、,在政治圈內活躍很久了,他們不斷運用多年來媒金力量,給行政部門壓力,關切各種媒體交易案。2016年民進黨執政後,發生的NCC主委、中華電信董事長下台,據推測與他們有關係。 媒體圈也略有耳聞說,這政媒集團壟斷不少媒體資源,而且藍綠都有人参與。集團內的核心人士在民進黨2000年主政下,就已經初試啼聲,拿下中華電信的很多媒體頻道節目。2008年換國民黨執政,這集團仍有影響力,繼續維持好的關係,並且也籠絡不少國民黨立委。到2016年小英政府拿回政權,這集團以高雄、新北市派系為主要基地,從地方打到中央,擴大吸收外圍力量,影響力無所不在。他們除了與高雄執政的系統合作,從北部媒體跨區到高雄攻城掠地外,最有名的戰役為與英系人馬在中華電信對槓,不但在立法院開記者會,還進法院論輸贏。一位資深立委回憶說,交通委員會所屬的NCC、中華電信兩位首長突然下台,政界都猜測與這集團的攻擊有很大關係。他還舉例說,過去從來沒有地方議會連署要中央獨立機關的首長下台成功的,他們開了先例達到目的,很可能因為地方派系與中央行政首長配合有關。 政界人士透露,最近英系人馬被國民黨圍剿,總統身邊人馬都受到波及,英系立委成為首要目標。因此有人提醒,這幾年的媒體交易案,總有些傳說與這非英系媒體集團有關,現在還在NCC審查交易中的有線電視、新聞台案更受注目。一位立委助理回想說,曾經有NCC委員被這些主要派系立委請到辦公室說明。立委助理說,這幾個月來他們不斷與NCC「溝通」,電話、見面是常有的事。而根據助理們所接受到的訊息,NCC內部看來也朝立委希望的方向在處理,因為這也沒有違法。 一位行政院官員無奈說,NCC的媒體交易案,動輒上百億,牽涉國家政策、產業發展、獨立機關專業判斷,還有民眾利益,絕對不是立委說要通過就通過,甚至找學者專家諮詢、開公聽會、聽證會則都是必然的過程。因為公開透明多元的程序,不但減少外界批評,也讓所有問題可以經由外界檢驗而更清楚,且得到好的解答。而且立委接到民眾陳情請託案,給行政機關壓力也很正常,就看這其中彼此分寸拿捏而已。 不過,因為這政媒集團雖以民進黨主要派系為主,但它們影響力橫跨藍綠,而且歷史悠久,也的確影響了兩個媒體相關首長下臺,還有現在最高行政首長子弟兵支持,因而讓NCC等機關不敢大意。也有媒體界人士說,這媒體集團的動作太大,讓獨立機關常陷落在不獨立的窘境中,外界本來就用放大鏡在檢驗,第一線公務員左右為難。尤其是最近高層打貪的力道很大,範圍有多大?會持續多久?都很讓人關注,所以才有人想到,會不會下個目標就在NCC?或是以立法院交通委員會為主的機關內?但也有人不以為然,畢竟,立委關心的事,不會只有NCC、交通部,而且立委與行政機關打交道,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找到了!吃了辛辣卻沒臭味的大蒜

【特約記者吳思賢報導】對許多喜歡吃大蒜的人來講,吃完了大蒜之後會散發臭味,一直是許多人的苦惱。有讀者說,曾經在柬埔寨吳哥窟旅遊時吃過很夠味,但是吃完卻沒有臭味的蒜頭。這可能嗎?愛傳媒記者獨家調查發現,還真的有這樣的蒜頭。 從科學上來講,大蒜的辛辣味是來自大蒜素,但是大蒜裡本來沒有大蒜素,破裂之後才會釋放出蒜胺酸(allinase),進而才形成大蒜素。大蒜素可以抑制酵素的活性,可以殺菌,所以吃蒜頭好處多多。很多人都知道,大蒜切碎後放一段時間或是經過烹煮就不會有蒜味了,這是因為大蒜素的活性很高,非常不穩定,所以蒜味降低的大蒜,也失去了不少大蒜素的精華。 科學研究發現,吃了蒜頭之後會散發味道,不是來自大蒜素,而是因為胃液會分解大蒜,釋放硫化物等物質。其中一種叫做甲基烯丙基硫醚(AMS)的微小分子,可以穿過胃壁進入血液,體內無法降解,只有通過呼氣、汗液和尿液等途徑排出體外,這就是吃大蒜會有味道的原因,而且氣味還會留在人體長達24小時!這也是為什麼吃完大蒜之後即使刷牙或嚼口香糖,也無法完全除去味道。 既然是因為AMS微小分子的影響才有味道,消除的方法也可以從科學上找到證據,已經有研究證實,吃蘋果,生菜或薄荷可以降低吃大蒜造成的口臭,因為這些食物含有酚類化合物,能與體內的硫化物分子結合,使分子體積變大而不會透過空氣傳播。 既然吃大蒜有味道是分子造成,怎麼可能會有大蒜在吃了之後沒臭味呢?答案可能就在品種!大蒜的品種非常多,記者調查發現,東南亞常常吃一種「獨子蒜」,或稱獨頭蒜,台灣又稱之為孤核仔,因為這種大蒜不像一般大蒜有好幾瓣,而是通常只有一瓣,所以得到這個名字。獨子蒜的辛辣味不下於一般大蒜,但是吃了之後的氣味沒有那麼濃烈,這很可能跟獨子蒜會釋放的AMS濃度有關,具體到底如何,值得進一步做科學研究。獨子蒜起源於雲南,在雲南與東南亞都相當常見,台灣也可以買到,有興趣的朋友不妨親自品嚐試試味道。

楊秉儒/外省老兵魂縈夢繫卻至死都無法再相見的爹娘

今天是父親節,請容我說說一群父親的故事。 由於父親是公務人員,當年我們就住在新店十二張路的軍公教社區,附近就是耕莘醫院與中央新村,以及江陵、二空等大大小小的眷村。那個時候的台北,一大清早常常會聽到的聲音,通常是宏亮又帶著滄桑的大嗓門:「饅頭~~山東大饅頭~~。」(「燒肉粽」與「麵茶」通常是在深夜出來叫賣。)有的時候,母親會給我一個五塊錢銅板,讓我去買饅頭,通常賣「山東大饅頭」的,都是理著平頭,推著腳踏車的彪形大漢,看到我們這群小孩子,質樸又滿布風霜的臉上露出慈祥的笑容,趕快打開後座的木頭蒸籠,掀開保溫的白麻布,麻布底下,就是一顆顆渾圓飽滿,冒著香氣與蒸氣、白白胖胖的山東大饅頭。有的時候,山東老伯伯會摸摸我們的頭,但是卻不會多說些什麼,就像是父親一樣的微笑的看著我們。後來,我才知道,大家稱呼他們為「老芋仔」、「榮民」,或是「外省老兵」。 這一群隨著國民黨所領導的國民政府,歷經對日抗戰、國共內戰,走遍中國大江南北,輾轉流離,最後在台灣落腳的「老芋仔」、「榮民」,或是「外省老兵」們,在我歷經半個世紀的歲月裡,不斷地以各種面貌出現;他們可以是推著腳踏車叫賣山東大饅頭的彪形大漢,也可以是在當年台北市中山區最精華的欣欣大眾百貨商圈旁,在「十四、十五號公園預定地」上,用墓碑、廢棄建材東拼西湊搭建起來的違章建築裡蝸居的無依老人;他們也是當年我在陽明山住校,就讀由榮工處興辦的「惇敘高工」時,住在學生宿舍的鍋爐間旁,每天整理鍋爐燒熱水,照顧著我們這些住宿生,或是在學生餐廳伙房裡照料著全校師生三餐,晚上還要對我們這些正值青春期,半夜容易肚子餓就偷偷跑到伙房裡偷菜吃的小賊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老伯伯們。 當我還是慈青時,每次到「榮民之家」探望這些老伯伯,他們總是一個勁的指名點唱「中國一定強」,然後慷慨激昂地跟著一起振臂高歌:「中國一定強,中國一定強,你看那民族英雄謝團長!中國一定強,中國一定強,你看那八百壯士孤軍奮守東戰場...,」但是,有一次,一位榮民伯伯說:「小夥子,你會不會唱《松花江上》?」我點點頭,唱出了《松花江上》的歌詞:「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裡有森林煤礦,還有那滿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裡有我的同胞,還有那衰老的爹娘...。」這時,圍坐一旁的榮民老伯伯們,情緒不像往常那般慷慨激昂,空氣中凝結著一股落寞的氛圍;直到我唱出最後一段:「爹娘啊,爹娘啊,什麼時候,才能歡聚一堂?」這些老伯伯們,甚至開始落淚哽咽。從此,我不敢再唱《松花江上》給這些老伯伯們聽。 這些老伯伯們曾經也有自己的家,有他們牽腸掛肚,魂縈夢繫卻至死都無法再相見的爹娘;他們也是人家的父親,人家的丈夫,但是卻因為時代弄人,從此隔著一道海峽,無法團聚。隨著時光流逝,這群「老芋仔」、「榮民」,或是「外省老兵」們,也逐漸從台灣的群體記憶中消逝,「老兵不死,只是凋零。」很多台灣人民可能都忘記,你們曾經對中華民國這個國家所作出的貢獻,但是,我會記得。直到我生命消逝的那一刻之前,我都會記得。我也會記得,那些在你們的夢裡不時出現,當年一同出生入死,驍戰沙場,最後以身殉國,壯烈成仁的英烈同袍弟兄們。 謹以本文紀念那許許多多在我生命中短暫交會卻留下深刻記憶的英雄們。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全文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葉毓蘭/第一次沒有爸爸可以賀節的父親節

今天是此生第一次沒有爸爸可以賀節的父親節! 感念1983年起即結緣的乾爸,我們37年的父女情,在今年的2月24日劃下終點,謝謝您在這37年來豐富我的生命,擴大我的視野,陪我走過人生的悲歡離合,一直做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導師。 日前李登輝病逝,我猛然想起當年您從警官學校校長卸任回任軍職時,李登輝總統在春節茶會上頒給你一面「國之干城,盡忠報國」的金牌,第二年,我又即將負笈美國攻讀博士時,你把這面當年對你而言是最珍貴的金牌送給我了,我知道,您是要我盡忠報國。報告乾爸,我,有做到!!! 在您退休後,特別安排我回您的家鄉成都去認識您的家人、認識成都的風土民情,您陪我看了三星堆、都江堰、青城山、樂山大佛、蘇軾杜甫李白的遺跡,讓我看到了四川的文風薈萃,知道您是生於斯、長於斯,但是卻把您的一切都奉獻給台灣,為台灣的軍警奠基。 因為疫情的關係,在您走後,我們幫你辦了非常簡單的告別式。但是在我們的心裡您是不朽的,因為你的思想行誼,早就深植在我和許多中正預校、警大學弟們的心裡。 我們都會努力的,祝天上的您父親節快樂!! #周世斌校長 #永遠的周爸爸 作者為立法委員、前警大教授 ●原文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樊祥麟/ 小學畢業就失去了父親

我對父親的印象,既鮮明又模糊! 鮮明的是,三個兄弟中,他唯一參加過我及人小學的畢業典禮。 我那時是全校第十名畢業,身為律師的父親,在開庭前後的空檔中,特地趕來參加畢業典禮,滿意地看我上台領獎,然後趕去開庭。 晚上下班回家後,父親送了我一枝美國派克牌鋼筆,要我好好用功,𡚒發向上。 這枝筆,我用了許久,直到搬家後,才找不到,蠻心疼的。 模糊的是,父親在一個月後某日下午四點多在律師公會開會,突然中風後被大家送往台大醫院急救。 我那時在及小準備初中考試,母親趕到學校,急忙帶我去台大看父親, 我在急診室,戴著呼吸器急救的父親躺在病床上,母親非常難過,眼淚直流,跟父親的秘書、好友及醫師,討論父親的病情。 我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在病床邊看著父親,約莫晚上十一時,醫師說父親病情趨穏,秘書請母親先帶我回家休息,明早再來接手照顧。 孰料,回家洗澡後入睡,半夜近三時左右,秘書來家報訊,説父親病情急轉直下,快兩點時走了。 趕到台大,父親的好友、親戚也都來了,大夥在忙亂中處理後事,我陪著哭泣的母親,看著安詳如睡的父親,腦海中盡是父親生前的各種景象,如今卻又那麼紛亂。 從此,我就失去了父親,也不再過父親節。 作者為中央社前社長、央廣前總台長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登 ●評論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吃三分熟牛排是飲血?別被騙了

【特約記者陳冠宇報導】很多人都說吃三分熟牛排最怕看到血,還有人因為完全不能看到血,連七分熟也不能接受,一定要全熟!這真是誤會大了,因為牛排根本不會出現血! 在目前的牛肉生產過程當中,一定會先經過放血,把血液混合物全部排出才會運送給供應商,因此在商店販售、餐廳裡供應的牛肉根本就不會出現血。 切牛排時流出的「血水」,真實身分是牛肉中的蛋白質「肌紅蛋白」(Myoglobin,又稱為肌紅素),這是肌肉組織中的蛋白質,和血紅素一樣負責氧氣的運輸,也跟血紅素一樣可以讓牛肉呈現紅色。多數人只知道血紅素負責血管的氧氣運輸,卻不知道肌紅素負責替肌肉的氧氣運輸。牛排或是商店買回的牛肉所流出的「血水」,其實是肌紅蛋白加上水分的混漿。 有人可能會問:既然不是血,為什麼全熟的牛排就沒有「血水」呢?因為溫度可以改變肌紅素的顏色,溫度越高顏色越淺,這才是不同熟度的牛排顏色不同的原因。 常見的紅肉與白肉之分也跟肌紅素有關,牛肉、豬肉、羊肉的肌紅素多,顏色紅,被稱為紅肉;雞肉、魚肉的肌紅素少,就被稱為白肉。 喜愛吃牛排的朋友請放心(照片取自「江雁塘新時尚鐵板燒」),不管幾分熟,都絕對不會有血水,可以安心享用,以後可別再看見黑影就開槍,看到紅色就喊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