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看人物

左化鵬》觀自在——趙立年一生以筆代槍

【愛傳媒左化鵬專欄】那天,他匆忙趕來苗栗聚會,散席時,我忙著幫好友程富陽和他拍照,一陣兵荒馬亂,竟忘了和他合影留念。他就是前台灣新生報兼台灣新聞報發行人和社長的趙立年。 趙社長面色紅潤,聲音宏亮,雖已年逾八旬,看起來比我還年輕。他送我一本大作「觀」,子題是「觀圖、觀文、觀歷史」。封面由名畫家李轂摩題款繪圖。全書收錄了二千多張照片,近五百頁。這本書,雖敘述的是他的生平,卻也是八十年來的家國紀事。 老報人趙立年出生在山東省昌樂縣,六歲半時,赤色洪流席捲了山東半島,烽火連天中,他隨父母逃亡到青島再渡海來台。 他的父親在台中,創辦了「戡建日報」,先總統蔣公親題箴言表彰:「戡亂必勝 建國必成」,其後,又發行「光復雜誌」。可惜,他的父親勞瘁過度,壯志未酬,齎志以歿,享年才四十七歲。如果他早知道日後兒子趙立年會克紹箕裘,子承父業,擔任台灣新生報和台灣新聞報的發行人和社長,應當含笑九泉。 趙立年畢業於復興岡政戰學校新聞系十一期。曾擔任軍聞社記者、青年戰士報總編輯、台灣日報副社長兼總編輯。一生以筆代槍,曾冒險赴泰緬邊境採訪,以「浩劫餘生」一書,榮獲中山文藝創作獎。 採訪之外,他一度擔任密使,2004年總統大選,陳水扁選情告急,擬邀請達賴喇嘛訪台造勢,已加入親民黨的趙立年奉「連、宋之命」,前往香港會唔嘉樂頓珠,這位達賴喇嘛的二哥,明確告知他,達賴喇嘛絕不會訪台,趙使命必達,完成任務。 「觀」這本書,內容精彩,讓人手不釋卷。最使人動容的是他們的夫妻恩恩愛愛,情深似海,可惜「恩愛夫妻不到頭」。就在他們手牽手,要走過五十年金婚歲月時,趙夫人撒手人寰。「鼓盆之戚」一度令趙立年痛不欲生。 趙立年民國五十年,進入復興岡政戰學校新聞系第十一期就讀,他的夫人鐘八重(姓鐘非鍾)是他的同班同學,兩人同窗共硯,夫人是第一名畢業,他是第二名畢業。第二名娶了第一名,兩人共組美滿家庭。 婚後,趙立年的職務經常調動,台北、台中兩地奔波,家務全靠夫人維持。鐘八重短暫服務軍旅後,考上了教職,先後在曉明女中、聖心女中、及復興中學服務,因教學績優,曾獲師鐸獎榮耀。 兩人的生活幸福美滿,歲月靜好,充滿樂趣。他們也學張敞,畫眉之樂樂如何,也學沈三白和芸娘賞月飲酒,也學李清照和趙明誠賭書消得潑茶香,國內外的名山勝水,也曾留下他們的儷影雙雙。 「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不料,二十多年前,突然晴天霹靂,趙夫人被發現罹患了多發性骨髓癌,醫生判定最多只能活三個月至半年,可是趙夫人不肯認命,強忍淚水和痛苦,一路北上榮總標靶治療了十多年,又在台中慈濟治療十年,後來,又轉成帕金森症,行動不便,睡眠失調,氣喘嚴重。趙立年退休後,全心全力照顧老伴,推輪椅、服侍湯藥,常在夫人的病榻前,唱她最喜歡聽的「女人花」。 兩年前,趙夫人終於擺脫了病魔的糾纏,蒙主寵召。當年,她榮獲政戰學院傑出校友獎的殊榮,雖然來不及到母校領獎,但卻在她的人生,畫下了光彩的句點。 「無人與我立黃昏,無人問我粥可溫」。喪妻之痛,刻骨銘心。那天,見到趙社長時,我很高興他已走出陰霾,人生的路很漫長,祝福他今後緩歌淺行,且行且珍惜。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左化鵬》與毛立華兄相偕前往太保市

【愛傳媒左化鵬專欄】12月3日因事到嘉義。回程時,和大學同學毛立華兄,相偕前往太保市,參觀故宮博物院南部院區。 毛立華的姓名,令人一見難忘,容易讓人聯想起「毛澤東立華國鋒」。當年,毛澤東指定華國鋒為自己的接班人,留下遺言:「你辦事我放心」。華國鋒繼任後,老實不客氣的黨政軍權力一把抓,為了抓綱治國,喊出兩個凡是的口號:「凡是毛主席做出的決定,我們都堅定的維護」;「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的遵循」。 而鄧小平什麼都吃,就是不吃他這一套,主張「改革開放」的老鄧,經過一番巧妙地設計,將被稱為「英明領袖」的華國鋒,逐出了中共核心領導集團,由他全面取代領導地位,從此,中共走向了改革開放的大道。 扯遠了,回到毛立華的身上,毛兄是浙江江山人,一聽到這個地名,我就肅然起敬。「江山代有才人出,各個都是情報員」,讓敵人嚇破膽的軍統局系統,就有「三毛一戴」,三毛,不是作家三毛,而是毛人鳳、毛萬里、和毛森;一戴指的是戴笠,小名戴春風的戴笠,又被稱為「東方的蓋世太保」、「中國的希姆萊」,是先總統蔣公的左臂右膀,他不幸飛機撞山失事後,不久,蔣公就丟掉了江山。 又扯遠了,再回到毛立華的身上。毛兄雖然也姓毛,但和軍統系統裡的三毛,一點關係也沒有。毛兄的父親抗日戰爭時,參加滇緬公路運輸工作,積勞成疾,隨政府撤退來台就過世了。 毛兄自幼就在「國軍先烈子弟教養院」長大,位在木柵的這個國軍幼保機構,當時收養了近一百八十多名烈士遺孤,毛兄雖然失去了父親,卻憑空多了一百多位情同手足的兄弟姐妹,不久前過世的輔大傳播學院副院長習賢德,也是他的同學。毛兄拼命努力,也考上了輔大和我同窗共硯。 畢業後的毛兄,進入了中國時報,擔任校對工作。這個工作不好玩,在白色恐怖的年代,如果「中央政府」排字成「中共政府」,一字之差,保不準掉了腦袋。毛兄在魯魚亥豕之間,戰戰兢兢了一輩子,從無差池,我聽時報朋友説,他連象形文字的錯字,也能校對出來,怪不得今天「今週刊」、「商業周刊」付梓前,仍要恭請他老兄校對一番。 毛立華家庭生活幸福美滿,育有一兒一女,兒子在新加坡讀博士學位,女兒在故宮博物院服務。前些年,故宮南院成立要為餐廳命名,女兒徵求老爸意見,毛兄根據易經乾卦,取名為「嘉會餐廳」,我不懂易經,但覺得這個名字不錯,「八方賓客會嘉義」,難怪,大廳堂冷冷清清,餐廳裡生意興隆。 我們點了兩客火鍋,機器人幫我們送餐,我們琢磨了一會,才學會怎麼取餐。是時代忘記了我們,還是我們跟不上時代?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游毓蘭》金門水根伯的「鋼盔」

【愛傳媒游毓蘭專欄】金湖鎮西村有個水根伯,31年前新居落成時,種了一株九重葛,沒想到在他的呵護修剪之下,繁花錦簇的九重葛長成一頂鋼盔。 遊客們嘆為觀止,紛紛爭相走告,「水根伯的九重葛」竟然成了金門一景,近悅遠來,遊客如織。 11月3日立法院內政委員會由召集委員林文瑞率領,也去拜訪金湖西村的水根伯,不是去效法網紅打卡拍照,其實水根伯不僅種花厲害,養兒育女也很強,他有兩個兒子擔任警消,金門縣消防局局長 呂英華 博士與金湖警分局的呂英達教官,更榮幸的,呂氏兄弟都是我的學生! 內政委員會考察團來探望86歲的水根伯,也是謝謝他們對警消的支持。 作者為立委、前警大教授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蔡詩萍》祝福肥皂箱上的男人,楊植斗別怕,摔不倒你的!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楊植斗摔倒了,後腦重重著地!我初看新聞,嚇一跳,很快的,上網一查,他是在路口向經過的民眾致意,打招呼,宣講自己的理念時,不慎從肥皂箱上滑落。 畫面上看,完全是意外,他要下來,腳步前移,肥皂箱則因他的重量移動,突然往前傾斜,他措手不及,整個身體往後傾倒,後腦先著地,這一摔,絕不輕! 但他確實年輕吧,聽說爬起來,還直說沒事沒事,接著跑市場。但很快的,頭便暈眩了。 我的老戰友「強哥」羅智強,他的師父,選戰經驗老道,知道不能小覷,痛罵他一頓,要他趕緊去醫院,果然,再怎麼年輕,這一跤,仍然拳拳到肉,摔得紮實,醫生要他休息幾天,小心腦震盪後遺症。 我很心疼植斗,不僅僅因為他是我老戰友「強哥」的徒弟,還因為,他的選戰風格獨樹一幟,沒錢就老老實實,走沒錢的打法: 沒錢樹立看板,那就自己站街頭當人形看板吧!沒錢買廣告宣傳,那就認真跑遍大街小巷,聲嘶力竭,拚自己的命吧! 以肥皂箱,站街角,能爭取幾個人就爭取幾個人,這在黨外時期,最有名的,莫過於「街頭小霸王」林正杰,他的畫面,最終為他贏得選舉。 楊植斗的師父,「強哥」羅智強,也走這條寂寞的肥皂箱上即席演講之路,也締造了輝煌的選戰成績。但,這條路是寂寞的,是孤獨的,如果有更多的資源,更好的看板優勢,誰不願意用呢!?幹嘛這麼累! 我看著楊植斗在文山大安區,寂寞的奮戰著,看板上琳瑯滿目的帥哥美女,確實吸睛奪目,但,看板上你沒看到的人呢?他卻一個人,站街角,進小巷,一步一腳印的,一聲一訴求的,沙啞的,想喚起你的注意,但你很可能,被更多美麗的看板,壯偉的看板,給盯住了,而忽略那個剛剛從你視角邊緣掃過的,落寞孤獨的楊植斗! 於是,他摔這一跤,「摔得很合理」,他累了,他疲了,他太倦了。唯有過度的疲累,才讓年輕的他,從肥皂箱上下來,略微恍神,重心不穩。 也唯有資源不足,人手不夠的他,不像其他參選人,從肥皂箱上下來時,完全沒幫手在旁邊注意他,甚至攙扶他,於是,疲勞的他,恍神的他,孤獨的,摔倒了! 是老天作弄苦命人嗎!?還是老天疼惜他苦命強迫他休息幾天!? 在倒數不到一個月的緊迫中,在一天給他三頭六臂也不夠的隻身奮戰裡,老天卻讓他狠狠摔了一跤,說他四腳朝天,並不為過,說他摔得狼狽,毫不矯情,但,這一摔,也摔出了楊植斗的真誠,以及,他的無奈。 我與「強哥」雖是老戰友,但我們的政治觀點並不一致,但我欣賞他奮戰的意志。欣賞他,疼惜楊植斗的師徒之情,發乎真誠。 我與植斗不熟,對他的某些政治態度亦未必贊同,但他安於「既然沒有資源那就打一場沒有資源的選戰吧」的苦鬥精神,令我激賞,我尤其最愛,「肥皂箱上奮戰的意象」,那是民主政治,最美,最樸素的形象。 加油了,植斗,不急,先休息幾天,再回街頭,肥皂箱上,你一定英姿颯爽,昂然挺立的!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蔡詩萍》秋風颯颯,於是也就為黃義交寫下這一篇,願他最終安頓了自己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夜裡,醒來。睡不著了。 伸手拿起手機,瀏覽谷歌新聞,嚇一跳,「黃義交墜樓」! 仔細看了內容。69歲了。一人獨居。墜樓應無他殺嫌疑。 在黃義交與昔日省府同事的群組裡,我看到我也認識的人,說黃義交平日在群組中也會發發貼圖,墜樓當天下午,還突然發了「謝謝」。那應該是最後的留話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軌跡。 最後,怎麼關上門!?有可說的部分,亦有不可說的無奈。外人很難說三道四。 我關上手機,夜裡,一抹藍光驟逝,久久我腦海裏浮現一些,與黃義交曾經有過的,不是深交的過往,當然,也很自然,浮現一些與他有關的人啊,事啊的。但再度朦朦朧朧睡去前,心底總是感覺「有點突兀,有點不捨」,他總是曾經風光過的,一位政壇人物,外交官出身,省府發言人,英姿颯爽,風度翩翩,怎麼,怎麼會也熬不過七十歲的關卡呢! 我迷迷糊糊的亂想著,也就不知不覺睡著了。 醒來,快六點了。秋天的清晨,颱風外圍環流的水氣,持續到今晨。 雨打屋頂,滴滴答答。我起身,把鍋裡昨晚熬好的稀飯,加水,再加熱。備女兒的早餐,白稀飯拌肉鬆。 等稀飯繼續熬煮的時間裡,燒了水,沖杯咖啡。推開後門,陽台飄進一陣秋寒,遠方一片霧氣。 手機裡,新聞頁面,不少後續關於黃義交的新聞。 果不其然,我睡前想到的一些人,一些事,在新聞頁面上,一個一個又被拿出來評頭論足一番,「欸」,我輕輕嘆口氣,不知道他的家人,此時此刻,心頭有多糾結啊。 也不知道,那些曾經與他,揪心於一時,鬥氣於一時的「感情中人」,此時此刻,能放下嗎? 站在樓頂,望著地面,望著遠方,望著自己一生的黃義交,在那一瞬間,「放下了自己嗎?」 我輕輕攪動著,沸騰起來的白粥,輕輕啜飲一口熱燙的咖啡。 人生不長,但也不短,走到六十多以後,一甲子的浮沉,我們到底該怎麼對待自己呢? 沒有人可以風光一輩子的。但曾經滄海難為水,要在風光之後,安安靜靜的過日子,又何嘗是容易的事呢! 獨居的黃義交,是快樂的嗎?回首前塵往事,他是快樂的嗎? 面對家人妻兒,他對自己感情走過的翻騰,捲起的千堆雪,心頭最終是帶著怎樣的惆悵或遺憾呢? 我總是記得,他跟我幾次的見面,臉上笑瞇瞇,不掩外交官的優雅,不忘發言人式推崇對方的客氣。 我也記得當媒體連番報導,他感情陷入的八卦,當媒體極盡所能曝光細節的不堪時,他猶然在驚濤駭浪中,維持自身瀟灑好看之身影的掙扎。 然而,那已經是男人在歲月激盪,在世俗評價,在面對自己的重重擠壓中,最後的輝煌了。 人總是要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能要什麼,拿什麼換一些什麼的取捨,有時,我們匆匆決定,有時,我們被迫決定,而有時,我們也不免要被決定。 但我總以為,「自己能安頓自己的靈魂」「自己能撫慰自己的傷口」,終究是,我們在歲月滾滾,紅塵滾滾中,最後的依靠,我們懂得了安頓自己,撫慰自己,於是,家人,伴侶,朋友,才得以各安其位的,陪伴你,支持你。 否則,人生多難啊!人生多難啊!尤其,當我們終究要漸漸老去時,人生多難啊! 我不知道黃義交,在最後的時刻,心頭是否仍盤旋著許多過往,因而過不去!或因而他想那樣一躍而下的就通通過去了! 但一位曾經被譽為最佳政府發言人的黃義交,就這樣走了,沒走過他的「人生七十古來稀」的關卡。留下的,除了是媒體重新翻出他的政治路、感情債外,也是與他情牽一時的紅顏知己們的惆悵,他家人的複雜情懷吧! 而我,與他交情不深,但總感覺他瀟灑的表情之下,浮浪於情海的內心深處,說不定還是有著一顆不安的靈魂,不知所以的焦躁。希望,最後的這一程,他終於能安心安身安頓了自己。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黃義交臉書截圖。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左化鵬》塔裡的女人 「烏坵大嬸」高丹華

【愛傳媒左化鵬專欄】看到她,我就想起「無名氏」的中篇小說「塔裡的女人」,用這個書名來形容她,最貼切不過。 她就是自稱「烏坵大嬸」的高丹華,民國五十年出生在烏坵,這是地理位置最接近福建湄洲的小島,也是我國反共的最前線。島上有一座清朝時期英國牧師興建的燈塔,而她的曾祖父和她的父親都是燈塔的守護人,燈塔維繫了他們祖孫三代情。 這座指引海上漁船的燈塔,歷盡滄桑,曾被日本人佔領過,二戰期間又被美軍轟炸過,後來,又成了反共救國軍的前線基地,燈塔附近的逸仙亭,還留有經國總統的一副對聯:「逸興觀飛濤秣馬厲兵除匪寇」「仙居臨險塞枕戈待旦復中華」。 高丹華的童年,就圍繞在這座燈塔長大,看潮起潮落,聽漁歌晚唱。後來,她負笈台中讀護理學校,畢業後,服務於榮總和北一女。陳水扁執政時期,曾有意將烏坵作為核廢料貯存場,高丹華誓死反對,在她奔走呼號不懈的努力下,幾年前,荒廢已久的烏坵燈塔終於再放光明,也被列入國定古蹟。 參加好友李紀岡兄舉辦的復興岡新聞系友聯誼會,有幸遇見了這位傳說中的烏坵大嬸高丹華,我們一起喝她的金門老鄉「現代徐霞客」陳膺天提供的陳年金門高粱佳釀,一起大啖瀟湘園的名菜剁椒魚頭。 高丹華為烏坵而生,她的名字已和烏坵島畫上等號,好友程富陽兄在「愛傳媒程富陽專欄」中,曾對她傳奇的事蹟詳做介紹。她自己最近也出版了「那一年我在烏坵的日子」上下兩冊鉅作,內容相當精采,我就不再贅述。 記得歌手葉愛菱、蔡琴等都唱過一首「塔裡的女人」,唱幾句獻給初次見面的她吧。 夜風吹過 透露誰的寂寞 歲月悠悠 愛恨交織難說 流光似水 笑我不懂情深意濃 錯過的愛誰來挽回 幾番風雨 忘不了你的淚 塔里的人 深鎖一生情衷 繁夢無數都是塵土 再没有誰能走進我心深處 痴情為你炙热的愛已燒盡 痴情為你此身已非我所有 痴情為你錐心剌痛誰能懂 回憶伴我東奔西走 情深只是不能回首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滾動力頻道》房價資訊透明 創業路的一步一腳印 李奕農

【愛傳媒滾動力頻道專欄】房價持續上漲,居高不下的現今社會,房屋買賣勢必小心謹慎,以求不買貴、不賣虧。 2014年,在建設公司擔任市調科科長的李奕農看準機會,決定做出更便利、更清楚的實價登錄系統,主打「房價透明」並「還權於民」的理念,同年創立了整合房價資訊的公司「樂居」。從樂居網站上線到創櫃板掛牌,時至今日,「樂居」已經從個位數的小型團隊逐步壯大成60人規模的公司。 創辦人李奕農分享他的心路歷程,認為創業要成功有三本:「本人、本事、本錢」,只要能達成就有機會成功! 作者為影片創作頻道 照片來源:滾動力頻道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左化鵬》他曾是日本兵,又當上臺灣警察

【愛傳媒左化鵬專欄】他曾經是日本兵,後來,又當上了台灣的警察。九十五歲的陳金村,接受錄影訪談時,娓娓道來他不平凡的一生。 看不出實際年齡的陳老先生,滿面紅光,聲音宏亮,他出生於日據時期(昭和三年)的苗栗通宵,世代務農,一九四五年一月他十七歲入伍,在左營接受短暫的嚴酷軍事訓練後,被派駐紮在高雄壽山的「竹內部隊」,這是屬於「震洋特攻隊」的一支,當時日本人天上有「神風特攻隊」,海上有震洋特工隊」,他們都是被訓練當炮灰,一旦出任務,就是有去不回。 幸好七個月後的八月十五日,已是強弩之末的日本,戰敗投降,他解甲還鄉,躲過了一刧。他在接受國軍眷村文化發展協會總幹事孟繁珩的現場訪問時,談及當年日本兵魔鬼訓練的經歷,仍心有餘悸。這段訪談極其珍貴,正好補充了一段被遺忘的歷史,影片將在YouTube頻道,原汁原味的播出。 台灣光復後,民國三十六年,陳金村考上了警察特考,由穿著日本海軍的戎裝,換上了台灣的警察制服,他先在各地當刑警,後來轉任台北市刑大,一直到退休,前後服務警界三十二年。他現在住中和南山路,育有四男一女,兒孫繞膝,樂享天倫。 他向我展示了日本天皇戰敗投降詔書(終戰詔書),這部他珍藏了七十多年已經泛黃的詔書,他平常不輕易示人,那是他的救命符。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杜聖聰》林智堅回新竹吧,鄉親會疼惜自家小孩——林智堅從清澈到油頭的政治生涯

【愛傳媒杜聖聰專欄】林智堅選桃園市長,對國民黨來說就像撿到彩蛋,每天都有新爆點。讓林智堅的人設徹底崩壞,甚至把蔡英文和台大逼到對立面。這兩天操作下來,網路聲量竟然遠遠高過中共演習。最後,媒體再以民調逼退,終於讓林智堅不支倒地。 先來談民調。游盈隆老師是民調祖師爺,民調透明度高,素有口碑。但,媒體合不合適「過度援引」,確實有問題。我們一般在做民調的時候,有所謂的樣本數1068的大數法則。也就是說,樣本數超過1068,我們才可以放心推論,在「在信心水準95%,誤差正負3%」的情況下,我們有信心證成「推論的結果」。 但是,媒體所謂有62%希望林智堅退選,是在桃園市民取樣人數只有98人,且誤差高達正負8.5%的情況下,到底合不合適去做出「桃園市民希望林智堅退選」的結論? 林智堅碩士論文「雷同度」高到離譜,台大學審會撤銷他的碩士學位固然是事實。但我們能不能因為這個前提,就援引「可能有瑕疵的推論」來獵巫?媒體「抓到籃子裡都是菜」很方便,但抓到的很可能是「藏有農藥的蔬菜」! 身為新竹人,我見證林智堅的成長與隕落。他曾是新竹市這幾十年來最璀璨的新星,終究卻像流星劃過天際!對林智堅的嘲諷,就是他的天資不好,考了三年才上大學。但,我想提醒外地的好朋友,如果你家裡突然遭逢巨變、生意失敗,你真的可以考上心目中理想的大學嗎? 他在柯建銘立委旁邊擔任助理時,我認為,他就是地方服務處的小朋友,跟台北國會的資深助理差距甚大,沒什麼太大的話語權。一直到他在老柯大力扶持下當選東區市議員,應該還是亦步亦趨。那時候的林智堅,選舉前開著麵包車,在東區跟一些義工推廣說故事給孩子聽,那時他的眼神極為清澈乾淨。 2014年,這是台灣風起雲湧的時刻!包括太陽花學運、食安風暴、國民黨深陷台北市長選戰困局。新竹市的老市長蔡仁堅準備披掛上陣,卻遭到民進黨層層封鎖。 另一方面,當時國民黨許明財市長困於府會扞格,自己又埋頭苦幹基礎建設和處理污水下水道,不受媒體青睞。這時候的林智堅以超人之姿橫空出世,僅僅以七十餘天就以一千餘票差距驚險當選新竹市長。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當選的。那次選舉,受惠於外力者多,林智堅成為新竹市的「天選之人」。 接著,林智堅就變了。小油頭、西裝筆挺,就連皮鞋和襪子搭配都非常有品味。他跟年輕幕僚群開始新竹市的各項建設,包括新竹市立體育場改建、新竹動物園、各地隨處可見的公園,還有在青青草原的熱氣球、玻璃藝術節、光雕節等等。新竹市的人文地景開始出現變化,這些指標型的建設,配合每一支精心打造的形象影片,加上以景觀為主的都市空間論述,讓他繼續蟬聯新竹市長寶座。 問題是,這時候的林智堅,大概連老柯的話也聽不進去了!我想除了小英之外,他大概聽不進去其他建言了吧!擇善固執的結果,稍有不慎,就可能變成「剛愎自用」。堅持建設品質、提高整體效益的背後,被潑髒水的風險也提高了。何況,如果過程的細節出現瑕疵,在比例不對稱的網路輿論裡,又怎麼能全身而退呢? 新竹市光鮮亮麗的背後,包括火車站、新竹中正台、大成路附近吉屋出租貼紙林立成為極為明顯的反差對比。我們當然可以理解,這是商圈移轉使然,從東門城挪移到新竹巨城,再準備遷徙到大魯閣球場的日本蔦屋書店。 但是,在「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情況下,林智堅的在地風評,一直都存有「光明與黑暗」兩極評價。去除這些不說,林智堅對於在地媒體拙於經營,卻讓台北媒體高層激賞。他本人又不太跑攤,也不去多接觸地方仕紳,也累積不少內傷。 整體而言,林智堅和他的市府團隊在這八年期間,確實有不少指標型的建設。新竹市民的眼球會很誠實,也會給他們一定的評價。不過,在這些建設背後,經常受惠於來自中央的疼愛,相關預算爭取也多從天而降,直接從中央到位。 這種乾綱獨斷的結果,好則好矣,累積了新竹市政的效益,卻也地方民意代表深感無力!一旦出事了,棒打落水狗,許多戰友們袖手旁觀。拔劍四顧,卻怎麼也遍尋不著啦啦隊! 如果從功過來論,新竹市長林智堅對於新竹市民是有功的,縱然有若干瑕疵,終究是瑕不掩瑜!但,作為兩個碩士生的林智堅,卻給了學界和反對陣營撻伐不斷的題材。林智堅個人當然要反省此節,但終究還是得大步向前,從荊棘裡直接跨過去,才能超越和提升! 從一角一隅的得失,林智堅目前的處境是難堪的。從政壇新星變成千夫所指,也希望成為他未來成長的養分! 最後,我想講的是,選舉的仇恨會過去,指標型的建設會留下來,施政的瑕疵當然也會。 林智堅就回到新竹來吧,大部分的新竹鄉親在功過相抵後,還是會疼惜自己家的小孩!別人怎麼看都不重要,就算天塌下來,吃個炒米粉、喝個貢丸湯就沒事了!如果,一碗不夠,就來個兩碗吧! 我們新竹人謝謝外界的各種指教。但,自己家的小孩回家,我們還是會給他一個擁抱! 作者為銘傳大學廣播電視學系系主任 照片取自林智堅臉書粉絲專頁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左化鵬》氣象神算李富城的傳奇人生

【愛傳媒左化鵬專欄】許多人暱稱他「李伯伯」,我尊稱他為「李公」,他就是國內最知名的氣象主播李富城。他曾活躍於各家電視台,但沉寂了好長一段時日,8月11日接受了國軍眷村發展協會總幹事孟繁珩的錄影專訪,我陪他一同前往,默坐一旁,聽他「談天說地」。 三年前,相依為命的老伴辭世,鼓盆之戚,使他一度意志消沉,緊接著國內爆發了疫情,為了避疫,他幾乎足不出戶。每當播報氣象時段,我轉換各家電視台頻道,再也見不到他滿頭華髮的身影,坐在電視機前,聽別人播報「晴時多雲偶陣雨」,我總是感到惘然若失。 我和李公結緣於中視。那些年,我每天看他像藏鏡人似的隱身幕後撰寫氣象稿,然後交給俊男周守訓(曾當選兩任立委)和美女周慧婷(嫁給名人金溥聰)播報。後來,他們兩人先後離開中視,無人接棒,乾脆就由李公提槍上陣。 機會永遠是留給準備好的人。李公花工夫整理門面,先修補好漏風的門牙。試鏡時,看他老帥披掛上陣,橫戈躍馬,威風凜凜,我和導播及攝影棚的同事,無不為他鼓掌喝采。他在主播台上播報氣象生動活潑,背景配上了他自行設計的衛星雲圖,內容再加上各種節氣的諺語,並且開放call in,這種顛覆傳統式的氣象播報方式,果然一鳴驚人,大大的提高了中視的收視率。 天有不測風雲,當時的氣象主播,大多是晚間新聞時段才播報氣象,只有李公敢於一大早晨間新聞就播報整天的氣象。有一次,他前一日預言第二天上午十點會下雨,果然分秒不差,真的就天氣驟變,降下傾盆大雨。因此,許多觀眾都稱他是「氣象神算李伯伯」。 李公離開中視後,被新成立的民視重金挖角,許多民視的觀眾,突然看到一位不會說台語的「老芋仔」,播報他們聽得懂的氣象,都感到非常的新鮮,非常的親切。 李公的聲名大噪,從此,走馬燈似的遊走公視、環球電視、TVB S、年代、壹電視、三立、和中天等電視台,每當颱風季節,我想看李公播報氣象,都不知道要轉哪一台,我心中只有他才能最精準的預報颱風的走向。 李公的政治立場鮮明,他堅決反對台獨,反對不合理的年金改革,他常在臉書上批評時政,對當今政壇的妖魔鬼怪,口誅筆伐,他曾因選舉期間,公開貼文支持韓國瑜,被依「違反公職人員選罷法」罰款五十萬元。 仰觀天文,默察地象,李公走過了一段傳奇的人生。他今天一掃陰霾,神采奕奕,錄影訪談時,談及他的少年生活、軍旅生涯、戀愛的甜蜜往事、軍中軼聞,和遊走各個電視台的趣事,內容豐富精彩,請看YouTube,我就不再贅述。 訪談後,我們喝茶閒聊,他說,為預防老年失智,他每天勤運動,或騎自行車,或步行六千步,並用三種中藥材熬湯當開水喝。他公開了秘方,三種中藥材是枸杞、山楂和核桃,份量不拘,多少隨意。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