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愛談

蔡詩萍》不必唱衰,但要好很難!賴清德主席vs.蔡英文總統,兩個太陽的體制矛盾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賴清德要選黨主席了!以他現在的聲勢,問鼎黨主席不成問題,問題反而是「他當選以後呢?!」 賴清德的實力,在2019年他挑戰蔡英文的連任即可看出,若非當時黨中央主導了遊戲規則,那場初選,蔡英文未必能輕鬆過關。這教訓,當然提醒了賴清德,這回黨主席補選,無論如何不能缺席!不管是代理人入局,還是自己跳進去。 幾經思索,賴清德選擇了「自己選」。 賴清德自己選,當然少了以代理人入局的雜沓迤邐,然而,卻也直接要面對角色的衝突,以及,與蔡英文「總統」的權力矛盾。 為何我要凸顯「總統」一詞?為何我要說「權力矛盾」?執政黨的總統兼黨主席,經過幾次民選總統的實際演練後,大致已形成了政黨慣例,不分藍綠。 之前不是沒有總統想超脫政黨顏色,以全民總統自我期許,但現實是,很難,不但藍綠之間的惡鬥造成全民總統的不可能,即便在執政黨內,亦造成黨政之間協調運作的困難。 畢竟我們的體制不是美國總統制,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平日不過鬆散組織,選舉時才轉換為戰鬥單位,總統一旦執政,誰聽過還有什麼民主黨、共和黨的中常會之類的,總統在白宮拍板即定案,頂多跟參眾兩院的多數黨黨鞭溝通就好。 我們也不是內閣制,執政黨首相與內閣全出自議會多數黨,立法與行政一體,透過議會內多數黨黨團運作即是執政黨政策的實踐,哪來什麼議會外的中常會? 所以藍綠雖然看似鬥得很兇,實則兩大黨的組織運作,政黨文化,是非常類似的。黨主席是黨的核心領導,黨機器在誰手上,遊戲規則即跟著主席走,或主導派系走。在野時,黨主席是領導;執政時,黨主席更是領導。 當蔡英文總統請辭主席,要釋出黨權時,她必然知道這是總統跛鴨(lame duck)的開始。回顧2018年大選失利,她請辭主席後,由於她仍要連任總統,因而黨主席黨機器,即便不能直接掌控,她也必須「不讓對手掌控」,這才有卓榮泰、羅文嘉的「過渡型黨中央」的出線!這是特例,不是常態。 但這次蔡英文總統再度請辭主席,她已經不能連任了,且任期只剩不到兩年,一年多之後就要選下屆總統,民進黨內只要人選一出來,全黨都會西瓜偎大邊,這就是蔡英文進一步的跛鴨化,她唯一可能「阻擋」這形勢的機會,是黨內她的派系,或與賴清德不同派系的有共同危機感,因而要與賴清德爭鋒一下。 可是,人氣正旺的賴清德若決心要下來搶黨主席,其他可能的人選,不是人氣不夠(如陳建仁),就是正遭遇難關(如鄭文燦),那事實上,就等於只有賴清德一人能在黨主席的位置上,站穩制高點。 如果說,蔡賴之間確實有矛盾的話,那賴清德掌握黨機器之後,這矛盾便不僅是兩人之間的個人矛盾了,而必然會轉換成「體制的矛盾」。 一,是總統與副總統體制關係的生變。 副總統是備位元首,沒有實權。但執政黨主席可不是用來吃齋唸佛的虛位,或榮譽職,賴清德若已是綠營普遍認為的下屆總統人選,又掌握了黨機器,可以說,他已經是綠營的共主了! 總統身邊的副手,現在成為總統的執政黨主席,請問:是黨領政?還是黨隨政?運作上,它不能沒有尷尬與扞格。 二,是黨與政的體制關係變得很微妙。 剛性政黨的國民黨或民進黨,每週都會在行政院會之前,先有中常會,這是黨領政的慣例。總統兼黨主席,這運作十分清楚,沒人有疑問。賴清德接黨主席之後呢?黨的決議,行政院要買單;但總統仍是行政院長的老闆,閣揆也必須買單,別忘了,總統仍有換閣揆的權力! 於是,在未來一年多裡,勢必出現蔡英文總統領政這一條線,以及,備位元首賴清德領黨再進而也可以主導政治這第二條線,是雙元並進而無礙?!還是矛盾,扞格,隱憂處處?! 說真的,沒有人能斷言。但一個太陽要升起,一個太陽將西下,這是真的,只是過渡階段太尷尬,尷尬則可能造成黨政運作的紊亂。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蔡英文、賴清德臉書粉絲專頁截圖。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陳朝平》陸委會 關於秋刀魚、午仔魚的嚴正抗議?

【愛傳媒陳朝平專欄】台灣魷魚、秋刀魚、午仔魚等水產品傳出遭大陸海關禁止進口,陸委會為此對陸方表示嚴正抗議。 中國大陸的食品進口註冊新制,早在去年四月就已公告,今年元旦起生效。台灣銷往大陸的水產品和食品,因註冊未過,陸方在今年八月初就已通知業者補件。八月迄今,民進黨政府忙著邀訪裴洛西、忙著接待美方參眾議員政治獻金勒索團,忙著配合將台積電改簽美積電,對大陸進口註冊新制問題,壓根兒不聞不問! 這回,百餘水產沒過關,主管機關衛福部食藥署都是聽業者說,才大夢初醒!不知陸委會憑甚麼嚴正抗議對岸?還要指責對岸行政怠惰? 掐指算來,蔡蘇政權抗中保台,陸委會「嚴正抗議」的次數不知道已有幾百次了?陸委會儼然已成「嚴正抗議部」,內閣改組在即,或許,應該撤銷陸委會,將其改隸外交部之下,設置「嚴正抗議科」即可! 又即,陸委會副主任兼發言人邱垂正,不正是陳明通的愛徒之一嗎?不知邱發言人的發言,是否抄襲成習,只會嚴正抗議?還是發言如論文,純屬虛構? 至於咱們關心的,其實,就兩點。一是各級中小學營養午餐是否可以餐餐有秋刀魚、午仔魚?一是傳統市場的秋刀魚、午仔魚,是不是可以降價了?如此說來,大陸進口新制,還真是惠台呢!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陸委會官網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游毓蘭》高雄百元發票要送到台北核銷——移民署最嚴重的是制度問題!

【愛傳媒游毓蘭專欄】我國有一個行政機關,他們的任務五花八門,平時要管理許許多多外國人士的居留事宜、選舉期間要幫忙查賄、疫情期間要充當疫苗小尖兵,甚至,他們還要抓在全國各地流竄的「逃犯」們。 這就是內政部移民署,一個只有兩千人的機關。 自民國96年移民署成編以來,他們的業務內容不減反爆增,光是逃逸移工就翻了整整三倍多,但15年中,移民署的人力只多了兩百人,其中派出單位的專勤隊和收容所更是只有區區全國八百人,這可能連一個縣警局的規模都不到,但卻要管理全國上下的各種業務,鐘署長雖然說同仁都很優秀不會忙不過來,同仁當然優秀,但就代表人力都沒有短缺嗎? 移民署更嚴重的還是制度問題!上述提到的派出單位裡,四大隊(國境北中南區)都沒有完整的輔助編制,甚至南區大隊在高雄一張一百塊的發票,要送到位於台北的移民署來核銷!中華民國的政府機關裡,有如此奇葩規定的莫此一家。 不論花敬群代理部長會不會就此升任部長,或是未來繼任的部長,之前徐國勇部長答應我會檢討移民署人力,以及組織必要的重建、法規上的支援,都一定要儘快的交代下去,這是已經放置了十五年沒有處理的陳年舊疾,千萬不能每次部長換人後,就拍拍屁股沒當這回事,請給移民署同仁足夠的支持與合理的組織編制! 作者為立委、前警大教授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游毓蘭》務必禮讓行人 落實人本交通!

【愛傳媒游毓蘭專欄】不論轉彎或直行,汽車行經行人穿越道有行人穿越時,不暫停讓行人先行通過者,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44條第2項處罰。違反者,民眾可檢舉。 最近很多民眾向我反應,發現有車輛轉彎時不禮讓行人優先通過,認為對行人安全威脅很大,特別採證向警察機關檢舉,但是警察機關都曲解法令回復,應以48條第2項「汽車駕駛人轉彎時,除禁止行人穿越路段外,不暫停讓行人優先通行者,處新臺幣一千二百元以上三千六百元以下罰鍰」處罰,而且民眾不能檢舉。 我特別邀請交通部及警政署來釐清,經過充分討論,結論是不論轉彎或直行,行經行人穿越道有行人穿越時,不暫停讓行人先行通過者,應依第44條第2項處罰。違反者,民眾可檢舉。警政署將函發各警察機關遵行。 其實,我一直主張道路平權,更強調行人優先,要求交通部及內政部營建署,要普設實體人行道、拆除行人天橋或填平行人地下道,讓行人平面穿越道路、普設行人專用時相,以落實人本交通。 另外,也要提醒所有駕駛人,當離開方向盤時就是行人,所以每一個人一定要有行人優先觀念,不管直行或轉彎,不論有無行人穿越道,都務必禮讓行人。 謝謝警政署已經將正確的規定行文各警察機關。 作者為立委、前警大教授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游毓蘭》科技執法是為了改善交通,還是陷人民於不義?!

【愛傳媒游毓蘭專欄】我們的科技執法,到底是為了改善交通,還是只是陷人民於不義? 近年來各縣市政府廣設科技執法,幾乎在每個交通熱點都樹立著「本路段科技執法」的告示,到底執法的內容是什麼?要執什麼法?都沒有任何標示,讓用路人看得霧煞煞,而最令人垢病的是,科技執法的告發最長可以拖到兩個月,一般車輛的行車紀錄器在一個多月後可能資料都已經洗掉了,讓被舉發的用路人如果想證明自己清白,都是求助無門;而且還有一些惡意的科技執法路段,例如人行道上的機車停車格,在明明是不良設計的情況下卻強行執法,分明是陷害騎士們! 其實對改善交通安全而言,最有效的執法手段還是當下就告訴違規駕駛他犯的錯在哪裡並要求改進,科技執法固然分擔了同仁執勤上的辛勞,但是過程中卻處處充滿著瑕疵,也令人感到不公,在有完整的規劃之前,有許多路段與情況真的不適用所謂的科技執法的! 很多時候交通部都只會一腳踢給地方政府,讓他們「因地制宜」,但交通部身為中央主管機關,應該訂立一個全國通用的準則,讓各地方去遵循辦理,而不是像現在各自為政,想在哪邊插區間測速就插、想在哪裡科技執法就設、速限想訂30 50我自己爽就好,這都是造成我們全國交通亂象的原因。 最後我也希望王國材部長,若將來真有高升的機會,請一定要在任內將蘇花改開放白牌機車通行,以及台76線八卦山隧道 開放重機等承諾兌現,將安全的道路給所有需要並合法的用路人來使用吧!不要留著未竟之業給下一任部長,怕到時下一任部長又要研議再研議一拖再拖。 作者為立委、前警大教授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黃珊珊》人生不是只有政治,做事也不是只為選舉考量

【愛傳媒黃珊珊專欄】12月6日在林珍羽服務處開啟法律諮詢服務第一站,24年前我開始選議員時,就是在大街小巷擺張桌子,為市民提供免費法律諮詢,這場景,相當熟悉,不同的是,我從港湖,擴大服務到全台北市。 晚上六點出頭抵達現場時,看到門口大排長龍的人潮,扶老攜幼,甚至坐著輪椅來,心中不免感觸,台北市還是有這麼多的市民需要幫助,我想,這也是我存在的價值吧,只要能夠繼續為台北市民貢獻一己心力,都是值得、快樂的,人生不是只有政治,做事也不是只為選舉考量,黃珊珊不會忘記以服務市民為本的初衷,當大家法律上的靠山! 只是感到很抱歉,因為人數眾多,原定服務到八點的法律諮詢,拖到十點多才結束,讓大家久候了,未來我們會陸續擴大律師陣容,盡可能提供更快速的服務。 令珊珊感動的是,隨著法扶時間一點一滴過去,背後一張摺疊桌上不知不覺堆滿了玲瑯滿目的食物,有奶茶、和牛飯、肉粽、犁記糕餅、一口酥、土雞蛋等等,我知道大家都怕我餓著了,但這麼多實在吃不完呀。 衷心謝謝每一位關心珊珊的朋友,我會懷抱著各位滿滿的熱情,繼續加油! 作者為前台北市副市長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楊秉儒》吳怡農知道格瓦拉的偶像是誰嗎?

【愛傳媒楊秉儒專欄】其實不只是吳怡農,包括陳菊、鄭麗君等一堆民進黨的都視切.格瓦拉為偶像,為革命導師。 可是,你們知道切.格瓦拉的偶像與革命導師是誰嗎?就是偉大的毛主席毛澤東。 切.格瓦拉,一位最具浪漫主義的革命家。1928年6月14日出生於阿根廷羅薩里奧的一個富裕的家庭,早在1960年代,切.格瓦拉的名字便在世界傳揚。 西方稱他是「紅色羅賓漢」、「共產主義的唐吉訶德」。這樣一位共產主義革命家,他崇拜的偶像卻在中國,這個人就是毛澤東。 1958年,切.格瓦拉與卡斯楚一起領導遊擊隊,推翻了親美的古巴獨裁政權。他也成為時代雜誌的封面人物,被譽為古巴起義軍中「最強勁的游擊司令和游擊大師」。 但他一再謙虛地說:「毛澤東是游擊戰大師,我只是個小學生。」1960年11月17日,32歲的切.格瓦拉率領古巴經濟代表團來到中國。在歡迎宴會上,切.格瓦拉一開始就坦率地表示他多年來想訪問中國的夙願已經實現。他向周恩來提出了一個「最懇切的要求」,一定要見到自己的偶像毛澤東主席。 而最討厭切.格瓦拉的國家是誰呢?就是美國。1967年10月8日,被圍困在玻利維亞叢林裡的切.格瓦拉受叛徒出賣而被俘,次日即被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指使玻利維亞政府軍將他祕密處決。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吳怡農臉書粉絲專頁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蔡哲明》「Wecare新竹」淪為「深假新聞」

【愛傳媒「明」理專欄】民眾黨新竹市長當選人高虹安遭揚言罷免,臉書粉絲團「Wecare新竹」罷免團體悄然成立,並以「新竹最黑暗的一天」發文,如今藍綠紛紛撇清明哲保身,也讓「Wecare新竹」淪為「深假新聞」。 這類「深假新聞」(Deep Fakes)從過去訊息造假到人員虛構,利用分身網軍促成議題溢散,藉由斷章取義、看圖說話、惡意剪接,已經形成當代社會的傳播危機;「Wecare新竹」顯然是由特定人士利用反串操作,透過社群媒體的兩面手法,自導自演達到「假罷免真栽贓」的政治戲法。 民眾黨對於尚未就任就談罷免表示違反邏輯,這對選後回歸市政議題恐將造成阻礙,尤其2024年總統大選成為九合一後的新聞接力(Mediahype),透過網路黑客促成媒體議題的操作型態,恐將提前佈陣開打,也讓這類「Wecare型態」的「深假新聞」淪為政治言論市場的主打贗品,在本質上不再只是單純訊息謬誤而是人設詆毀。另外由於普羅大眾媒體素養提升,透過「深假新聞」的真假難辨較易形成「光暈效應」以偏概全,難怪推出「Wecare新竹」以外也出現了「Wecare桃園」的罷免粉專,不僅企圖選後製造對立,恐怕還有其他政治目的。   尼采:「堅信比謊言更是真理的敵人。」人類無疑是負面的發明者,不該利用「深假新聞」包藏禍心,反而危害「民主常軌」正向發展。 作者為專欄採訪作家 照片取自新竹市長當選人高虹安臉書 ●投稿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曾建華》江澤民離世,標誌著一個時代的結束

【愛傳媒曾建華專欄】江澤民離世,標誌著一個時代的結束。這個時代叫做過渡性的權力交接時代,他後面的胡錦濤和他一樣都是一個過渡性的角色。這兩張是我在人民大會堂福建廰拍的。 王玉雲、高清愿、江澤民都走了,只王兆國還在。 台海危機之後,這是江第一次接見以全國工總理事長高清愿為首的台灣高層訪聞團。所謂「高層」是因為高清愿當時是國民黨的中常委,相當於中共中央的常委。而那時的中常委比老K現在的中常委稱頭、有價值多了,而中共的接待是非常講究「級別」的。 老美炮製「中國威脅論」不自今日始,在老江的時代是最起頭的時候。但中共對外對美帝的這種論調非常低調,為何?國力不如人。 但在這次的關門會見中,老江重炮對著來自台灣數十位企業家、官員的面批評了「中國威脅論」。但是高清愿做為一位商人沒惦出這個份量。 我事先請團中的三位企業家替我做筆記,會後我連夜把三人的筆記比較紀錄,確定這是一則驚天動地的大新聞,但我人在北京不能發,只能先留中。 數日後要離開北京的週日半夜發給了台北。然後靜靜等待命運的安排,我先把電腦裡所有的資料全部格式化,不留一點資料,因為我知道,也許我會因此被關押起來,但不能連累替我做筆記的人(這三個人現在都還活著)。 台北的主管告訴我,新聞登了你會被抓起來,我說我知道。但賭一把,記者一輩子不會有幾個這樣的機會。 次日,全團入住煙台國家賓館,一大早我的房門就被踢開了,後續當然還有很多麻煩事,但總之老共基於多種因素沒扣下我,而這則新聞馬上就被華盛頓時報(郵報)?轉載了,變成了中美兩國的外交事件,事情愈鬧愈大。 約一年後國台辦經濟局局長劉震濤來台灣,我和他碰面,他劈頭就說「小曾哪,你把我們害慘了」。「江辦」下令曾某人「禁足」一年不准去大陸(實際上禁了一年半多)。我笑一笑,和劉震濤是老相識了。 江澤民走了,讓我想起這故事。我要說的是,看大陸的事要有歷史縱深,不該從自我環境的限制,比如「台灣是自由民主的」這種角度看問題。就聽聽唄。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游毓蘭》徐國勇部長早日康復

【愛傳媒游毓蘭專欄】徐國勇擔任內政部長4餘年,在警消相關權益的保障上,雖有所不足,但仍有所貢獻,至少在警消因公殉職與受傷時,我經常在公祭或慰問的場合與他碰面,甚至笑稱我們是「祭祀慰問同業公會」。 我也感謝他在我提出要將移民人員納入「警察消防海巡空勤人員醫療照護實施方案」,他也配合處理完成。 但是,對於警消勤務制度的改革、對退休警消年改恢復正義等,都還沒有看到具體的成果。 選後當蘇內閣對外聲稱要堅守崗位時,我還希望許多警消政策或許能在未來的會期中完成,但12月5日傳出徐國勇以健康為由向行政院提出辭呈,稍早我與徐國勇通過電話,也知道他目前正在醫院中住院治療。 不論徐國勇最後是否留任,或獲留任到何時,謝謝徐部長對於警消權益保障的配合,也請多保重身體,早日康復。 作者為立委、前警大教授 照片來源:徐國勇部長臉書粉絲專頁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