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愛談

張競》過年前連個卵子事都搞不定的朝廷

【愛傳媒張競評論】年關將近,戶戶期待家人團圓,五穀登豐百貨暢達,鄉親們求個國泰民安,只不過希望不要缺衣少食,但現在社會上居然傳出雞蛋缺貨,小市民天寒地凍,冒著疫情威脅排隊買蛋,這個朝廷連個卵子事都搞不定,朝中大官還記得爾俸爾祿是從何而來嗎? 以往年節前,政府在民生物價會報後循例會發佈新聞,再三宣示民生物資供應充份,物價不會因年節需求擴大而上漲,政府更控有多餘儲備,隨時可機動調配應對市場供需狀況,讓國人可以安心過個物阜民豐好年。 過年前採購年貨時,政府首長必定現身市場,與百姓閒話家常,並且詢問商家銷售物價。主管交通政務首長也會親自到車站機場,關懷民眾返鄉過年是否能夠順利如願。 今年居然在春節前會發生雞蛋無法滿足市場需求,這真是綠營執政沒有最糟,只有更糟,此時政府首長請把整天打算如何來強硬餵食百姓瘦肉精豬肉與幅射污染食品心思,轉過來處理這個卵子事,否則到菜市場巡視時,恐怕會被罵到臭頭吧? 至於總統官邸法國菜要不要用到雞蛋,沒看到菜單與食譜前,我們也不知道。但是千萬不要搞到朱門雞蛋臭,而臺灣鄉親卻沒蛋過年囉! 作者為英國博士、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曾任國軍艦長 ●評論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葉毓蘭》台鐵當眾殺警無罪?舉國譁然!

【愛傳媒葉毓蘭專欄】前年4月30日在台鐵上當眾殺死警察李承翰的兇手,因為思覺失調被嘉義地院判處無罪,殺警者無罪,舉國譁然。 我在當時立即提出刑法第19條與刑法第87條的修法,企圖為千瘡百洞的社會安全網補破網,1月27日刑法八十七條修法三讀通過,增訂延長監護期間及評估機制的規定。 但是,很遺憾,修法還是未能將司法精神醫院明確入法,完善精神醫療監護處遇,才是社會安全網最重要的措施。 而政府推動設置司法精神醫院的決心,到現在仍然沒有具體的成果,規劃中的司法精神病院一再跳票,現在承諾的88床病房,也要拖到今年9月才能上路。 精障或是心智缺陷者傷害別人時,或許沒有意識到自己犯錯,所以給予他們妥善的監護處分和治療,才是真正的幫助他們更生。 然而機關間必須妥善銜接、治療與關懷,才能讓他們順利復歸社會;所以,我也提出附帶決議,要求行政機關整合相關精神醫院等等醫療資源、精神鑑定量能,建立公開且透明之查詢機制,使司法機關選擇最適合的處遇方式,而非放任回到社會隨波逐流,成為不定時炸彈。行政機關應該拿出具體行動,積極落實執行,才能讓全民安心生活。 司法精神醫院明確入法,建立公開且透明之查詢機制,妥善的監護與治療幫助患者更生。 作者為立委、前警大教授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黃珊珊》台北出現不明感染源,社區感染近在眼前!

【愛傳媒黃珊珊專欄】台北出現不明感染源,社區感染就在眼前,春節期間大規模移動,讓人想起去年五月,母親節後全面爆發,但是這也是後疫情時代的新常態,就像很多國家一樣,封了又解,解了又封! 大家都在問這一次,已經有大規模社區感染,為何主管的中央政府都沒有太多進一步的封鎖措施,我想現在已經與去年五月狀況不同,疫苗覆蓋率高達七成以上、狀況不可同日而語,三級警戒影響產業經濟甚鉅,誰也不想再來一次,所以,疫苗護照與實聯制真的要確實執行才行。 其實,全國跨區的疫情狀況都由中央掌握中,地方政府只能看到該縣市的資料,例如:去年五月十三日和平醫院院內感染兩例,在此之前,台北幾乎沒有確診個案,到五月十四號中央通報我們有社區感染風險,過沒幾天就飆到一天88例確診個案,最高紀錄高達每日兩百多人,當時有所謂的「校正回歸」,因為那時候,PCR檢驗技術比較慢,所以,從採檢到確診通報完成,可能要兩到三天!病毒在這段期間,社區感染又傳了好幾天,所以五月時疫情爆發,與醫院PCR採檢技術、通報速度慢、醫院量能不足因應,都有很大的關係。 現在,PCR很快就知道結果,我們現在也可以直接取得台北市各大醫院與實驗室的通報後,立即採取動作疫調、匡列、隔離,清消,幾乎在半天或一天以內就可以完成疫調,經過去年那段痛苦的經驗,最重要的是跑得要比病毒快才可能把疫情壓下來! 經過兩年,尤其是去年雙北大規模爆發疫情,我們累積了很多經驗與教訓,每天都做最好的準備,但有最壞的打算,可是現在Omicron傳播速度更快,與去年大不相同,何況全世界現在都面對一樣的威脅,大家都還沒有找到一個最好的辦法,打第三劑疫苗及疫苗護照大概是僅有的辦法吧! 現在,我們必須跑得比病毒快,把所有可能傳染鏈斬斷,就有可能減緩病毒傳播,反之,如果慢了點,就會像西提餐廳一樣擴散出去,跟病毒賽跑,是我們春節期間最大的挑戰!所以,我們把台北的房仲個案去的四家餐廳,當成西提餐廳處理,擴大匡列當天與後三天的客人一一簡訊通知,並協助安排進行採檢,希望可以早一步發現可能的確診者。 其實,人民的警覺性因為疫情嚴重而提高,也是控制疫情的關鍵,減少活動與移動,保持社交距離、戴口罩、勤洗手,做好自身防護、努力提高自己免疫力,每一個人都做到,病毒就傳不出去啦! 作者為台北市副市長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楊秉儒》又被臉書關了30天有感——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愛傳媒楊秉儒評論】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又被臉書管理員關了30天小黑屋,刑滿出獄後回想,過去這幾年,一年365天,我大概有超過180天都被臉書管理員用各種理由關在小黑屋裡。這時候,突然想起兩句西方與東方爭自由的名言:「不自由,毋寧死!」與「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不自由,毋寧死!」(英語: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出自蘇格蘭裔美國人派屈克亨利(Patrick.Henry)於1775年3月23日舉行的第二次維吉尼亞公約會議,在美國維吉尼亞州里士滿聖約翰教堂發表的演講,其中的最後一句結語。 派屈克亨利在該次大會發表演講,試圖說服會議通過一項議決,支持維吉尼亞派軍參加即將來臨的美國革命戰爭。參加該次大會的代表,包括美國開國元勳托馬斯傑斐遜(Thomas.Jefferson)和喬治華盛頓(George.Washington),以及其他政治領袖。 相對的,在中國,能夠與之相對應的,或許就是范仲淹《靈烏賦》中的『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范仲淹《靈烏賦》收錄於《范文正公集(四部叢刊本)》和《古今合璧事類備要(四庫全書本)/别集卷72》以及《永樂大典卷2345》,是將近千年前(986年前)范仲淹爭取自由的名言。南宋學者王應麟的《困學紀聞》卷十七曾如此評論:『范文正《靈烏賦》曰:「寧鳴而死,不默而生。」其言可以立儒。』 「寧鳴而死,不默而生」,在當時往往專指諫誨當朝時政的自由,我們現在叫做「言論自由」。 范仲淹出生於西元989年,死於西元1052年。他作《靈烏賦》答友人梅堯臣的《靈烏賦》,大概是在景祐三年(西元1036年)他同歐陽修、余靖、尹誅諸人因言事被貶謫的時期。這比派屈克亨利的「不自由,毋寧死」的話要早740年。 梅堯臣,字聖俞,行二,世稱宛陵先生,又稱「梅二十五」。他的《靈烏賦》原是寄給范仲淹,大意是勸他的朋友們不要多說話,惹怒當朝。賦中有這些句子: 「鳳不時而鳴,烏啞啞兮招唾罵於里閭。烏兮,事將乖而獻忠,人反謂爾多凶。(以下略)胡不若鳳之時鳴,人不怪兮不驚!烏兮,爾可,吾今語汝,庶或我聽。結爾舌兮鈐爾喙,爾飲啄兮爾自遂,同翱翔兮八九子,勿噪啼兮勿睥睨,往來城頭無爾累。」 范仲淹曾擔任北宋京城開封的知府,他在京城大力整頓官僚機構,剔除弊政,僅僅幾個月,開封就肅然稱治,取得了相當不錯的政績。只要范仲淹不要再得罪什麼朝廷的大人物,本可憑此政績逐漸獲得進一步提升;然而他卻生性耿直,不僅不會阿諛奉承,看到朝政上的過失,不管是不是在他的職責範圍之內,他都要理直氣壯的提出批評。 范仲淹發現當時的宰相呂夷簡廣開後門,濫用私人,便根據自己的調查,繪製了一張「百官圖」,在景佑三年(西元1036年)呈給宋仁宗。他指著圖中開列的眾官調升情況,對呂夷簡提出了尖銳的批評。不僅如此,范仲淹還連上四章,論斥呂夷簡的狡詐。偏偏呂夷簡老謀深算,蠱惑宋仁宗將范仲淹貶為饒州知州,後來幾乎又貶死在嶺南。 饒州在鄱陽湖畔。從開封走水路到此,至少須經十幾個州。除揚州外,一路之上竟無地方官員出門接待范仲淹;不久,范仲淹的妻子李氏病死在饒州,他自己也得了重病。在附近做縣令的友人梅堯臣,寫了一首《啄木》詩和一首《靈烏賦》給他。梅堯臣在《啄木》詩中勸他不要象啄木鳥一樣,啄了林中蟲,卻招來殺身之禍,面對貪官污吏不要過於耿直;《靈烏賦》中也是說他在朝中屢次直言,都被當作烏鴉不祥的叫聲,勸范仲淹應學報喜之鳥,而不要像烏鴉那樣報凶訊而招唾罵於里閭,希望他從此拴緊舌頭,鎖住嘴唇,除了隨意吃喝外,不要多事。 范仲淹立即也回寫了一首同樣題目的《靈烏賦》給梅堯臣,他在賦中斬釘截鐵的寫道,無論如何他都要堅持正義,堅持真理,不管人們怎樣厭惡烏鴉的啞啞之聲,他始終都是「寧鳴而死,不默而生。」可以說,范文正公這篇《靈烏賦》,是中國古代哲人爭自由的重要文獻,這是九百多年前,一位中國政治家爭取言論自由的宣言。 《靈烏賦》中「憂於未形,恐於未熾」兩句,范文正公在十年後(1046),在他最後被貶謫之後一年,作《岳陽樓記》,充分發揮成他最有名的一段文字: 『嗟夫,予嘗求古仁人之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是進亦憂,退亦憂。然則何時而樂耶?其必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乎?噫,微斯人,吾誰與歸?』 從中國自古至今,知識分子最開明的傳統來看,言論的自由,諫諍時政的自由,是一種上天賦予中國士大夫的責任,所以范仲淹會說:「寧鳴而死,不默而生」。從國家與政府的立場看,言論的自由可以以鼓勵人人肯說「憂於未形,恐於未熾」的正論危言,來替代小人們「天天歌功頌德、鼓吹昇平」的濫調。《論語述而》說:「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臉書管理員們要繼續用各種「莫須有」的罪名,以「關小黑屋」、「降低觸及率」的手段來排除異己,刻意打壓某些人的「言論自由」,那就悉聽尊便吧!我只以19世紀德國哲學家-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Friedrich.Wilhelm.Nietzsche1844年10月15日-1900年8月25日)的一句名言回敬:「凡殺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強大。」(德文:Was mich nicht umbringt, macht mich strker.,英譯:What does not kill me, makes me stronger.) 『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我們各自好自為之。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評論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王其》鏡電視怎麼進黃金新聞區塊?

【愛傳媒王其專欄】奮鬥了770多天,鏡新聞台終於從主管機關NCC手上拿下10年後第一張新聞台執照,接下來大家最關心的,何時可以在有線電視上看到鏡新聞?這問題可能NCC、有線電視業者都沒有答案的;鏡自己規劃的時間表為2026年搶進48或59黃金頻位,今年只可能在100多頻位上看得到。 有線電視上的新聞頻道戰爭,始終就是NCC成立15年來最頭痛的問題。經歷過黎智英拿到壹電視執照,卻上不了有線電視架上,只好賣給老練;聯合報系雖也拿到NCC執照,數年後因進不了黃金區塊、沒有廣告收入、不堪虧損、黯然交回;到現在中天新聞台從52頻道被下架,華視新聞台雖上架52也只有不到200萬戶,台視新聞台要進52其他有線電視系統戶卻被NCC卡住也將要一年。 鏡新聞台在給主管機關的報告上說,明年2023年前,它們規劃上架在有線電視100頻道後,例如中視新聞台的154、台視新聞台155。等到2024年它們就要進到80~90頻道,如寰宇新聞台85、非凡商業台的89。鏡新聞台在報告中說,2026年就有機會進入現在的48~59的黃金新聞區塊,目標鎖定48頻道(現為三立財經台、購物台)、59頻道(現為VIVA或是東森購物台)。鏡電視也了解有線電視市場的規矩,所以也說,希望上80~90頻道可以免付有線電視上架費,但到了48~59頻道,就要付上架費了。他們估計每戶要付2元上架,全台灣如有有線電視500萬戶,每月要付出1000萬元。 看看壹電視、UDN新聞台、台視新聞台的處境,鏡新聞台也知道有線電視這戰場水很深,要能擠上新聞台48~59這黃金區塊,對將來能生存與否很重要,所以,在規劃廣告收入也以這標準去做。例如,2022年在100頻道後,規劃的廣告收入6000萬元到8000萬元;到了2025年進80多頻道,廣告收入跳到年1.5億元到1.8億元;再來2026年,如真的搶到48或是59,就年有2億到2.5億元的廣告收入。不過,鏡電視顯然不太看好上架後能在有線電視上收到多少廣告;或是對未來的有線電視頻道位置沒有太大期待。因而它的財務規劃中,廣告佔總收入比例,都落在30~40%,這與現在的新聞台經營模式不太相同。台灣現在各電視台整年總營收靠廣告的比例,大都在50~70%。其中,廣告依賴度比較低的,如民視,在50多%,它要靠賣娘家滴雞精等業外產品來彌補廣告可能的缺口;三立電視台也是如此,但三立開發多元的收入,如網站、政府標案、戲劇授權費等。 鏡新聞台在還沒有拿到執照前,就已經與各大有線電視集團如凱擘、中嘉,甚至媒體霸主年代的練台生討論如何安排上架;也試探委託哪家頻道代理商,才有機會盡快上到最佳頻道位置?有線電視一位主管分析說,現在有線電視的頻道,100後的空位仍有,因為數位化程度夠,容易上架,畫質也不差,只要上架費談好就可以。但要進到80~90頻道,就必須調整現有的頻道,這難度很高。他舉同樣新聞台的寰宇新聞為例,寰宇的老闆為王志隆,綠軍內關係很好,財力也夠,10多年來努力擠有線電視位置,現在才好不容易放在85頻道,但也沒有全台灣近500萬戶的有線電視都看得到,顯然還有一段路要再走。 因此,當上週三1月19日,鏡新聞台在努力2年多終於拿到NCC的同意執照後,接下來大家都在等待,這號稱「民間公共電視」的新的新聞台,哪時候可以在自家的電視上看得到?甚至更期待在習慣的48到58的新聞台區塊看得到?這問題,恐怕沒有人可有標準答案,但可以肯定的,鏡新聞台不久候就可以在大部份家庭中的電視上可以看到,只是要按遙控器哪個號碼而已!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張競》軍備移轉再出口亦須獲得輸出許可

【愛傳媒張競評論】為何波羅的海國家向烏克蘭支援武器,還要回過頭來去獲得美國批准? 換句話說,就是要再獲得輸出許可,否則就無法採取實際行動提供烏克蘭美製武器。同時這其實也是為何德國不發輸出許可,愛沙尼亞也不能將其境內之前東德所遺留火砲移轉給烏克蘭原因所在。 國際軍備輸出管制其實是共通準則,但是最完備法規其實就是美國「國際軍備移轉條例」(ITAR: International Traffic in Arms Regulations)其規範國防品項defense articles、國防勞務defense services以及相關技術資料related technical data,自美國轉移至任何境外目的地或是交付至外籍人士之手,不論此等移轉過程是在美國境內抑或是境外,皆受其規範。 在境外移轉extra-territorial transfers軍備不論是再出口或是再移轉,其定義範圍包括 The re-export or re-transfer of defense articles from one foreign person to another, not previously authorized (i.e., transferring an article that has been exported to a foreign country from that country to a third country). Transferring the registration, control, or ownership to a foreign person of any aircraft, vessel, or satellite covered by the USML, whether the transfer occurs in the United States or abroad. The reexport/retransfer/transfer of non-US origin items that incorporate any US defense articles. 所以不論是實際交付抑或是登記產權移轉,都受到規範,同時亦要獲得原產製國准許獲得輸出許可。其實有時就在同個國家內,將軍用裝備轉為警用、民用、科技研究或是展示,甚至在原始軍備品項除役報廢拆解後,拿出其中關鍵組件,裝配在其他裝備系統上,都要申請輸出許可。所以只要不符合原先在輸入時所提「最終使用者承諾書」(EUU: End User Undertaking)所明列之對象、品項與數量,只要有所變化,都要依據規範申請輸出許可。 在國際社會能否規避軍備輸出管制規範,找到「非正式但是合法」之技術輸出管道,真是別作夢了!除非本身是個蠢蛋,否則是不會被詐騙集團所耍弄。那麼是否有可能在無法獲得軍備實體品項時,透過其他變通方式,找到高手在製造階段,不用獲得輸出許可,就來提供技術協助呢?除非是嗑藥,嗑到把腦子搞到昏了頭,否則怎麼會相信這種騙三歲小孩的屁話?讓我們看看下述美國軍備管制項目基本定義 The ITAR uses three different terms to designate export-controlled items defense articles, technical data, and defense services. Defense Article means any item or technical data that is specifically designed, developed, configured, adapted, or modified for a military, missile, satellite, or other controlled use listed on the USML.Defense articles also include things such as models, mock-ups, or other items, i.e. technical data related to items. Note that sometimes defense articles include items not listed on the USML. Technical Data means any information for the design, development, assembly, production, operation, repair, testing, maintenance, or modification of a defense article. Technical data may include drawings or assembly instructions, operations and maintenance manuals, and email or telephone exchanges where such information is discussed. However, technical data does not include general scientific, mathematical, or engineering principles commonly taught in schools, information present in the public domain, general system descriptions, or basic marketing information on function or purpose. Defense Service means providing assistance, including training, to a foreign person, whether in the United States or abroad in the design, manufacture, installation, repair, or operation of a defense article, as well as providing technical data. Defense services also include informal collaboration, conversations, or interchanges concerning technical data. 請睜開眼睛看看Defense Service基本定義,那兒有個斬釘截鐵manufacture字樣,要是說設計階段獲得技術協助此等國防勞務項目要輸出許可,而製造階段不需要,誰說這種違反基本常識的笑話,就拿出個法條來讓大家開開眼界吧! 國際軍備輸出實質內容雖然涉及機密,但過程必然是公開透明,沒有暗盤作業與交易。國際軍備輸出管制在國際權力舞臺是個恐怖平衡之政治遊戲,有一方不按規則辦事,暗中武裝敵對勢力,絕對會被還以顏色。同時來路不明之技術文件、數據參數與演算程式都有可能隱含風險,收受贓物按圖施工,害死人也無法償命,更會鬧出國際醜聞。 記住!醜聞資料是無法核定機密等級,不過要是教授升等論文,那就是另當別論⋯⋯但若是從他國非法移轉之軍備實體品項或是技術圖書,胡亂列入機密核定其等級,政府官署就會變成收贓共犯,會被別人告到太平洋去啊! 烏克蘭情勢如此嚴峻形勢下,美國與德國都要依據國際軍備輸出管制辦事,就是證明軍備輸出移轉沒有便宜行事空間,這個就是個無法規避,違規就要付出殘酷代價之政治現實。 作者為英國博士、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曾任國軍艦長 ●評論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黃珊珊》已有社區感染的心理準備

【愛傳媒黃珊珊專欄】1月22日晚上,中央又來商借20間安心檢疫所,我當然立刻同意。雖然我們也每天接收機場確診輕症或無症者,量能也很吃緊,但是非常時期,能早一點控制疫情都是很重要的,劍潭收住無症或輕症確診者,大家都是為了保護醫院的量能。 23日環南市場與畜產公司專案施打第三劑BNT疫苗,因為他們提供大台北地區餐廳的食材,下周我們也會到北農及漁產公司為從業人員施打第三劑疫苗,務必確保大台北地區的食物來源安全充足。 23日台北市有一家三口確診案例,22日獲通報,同仁徹夜疫調匡列隔離對象,最重要的是他們的感染源不明,又沒有與桃園或現存個案有足跡或活動重疊,這就有很嚴重的社區感染的風險,因為被採檢發現通常是已經發病,發病之前在台北市的社區內應該已經有感染源還沒有被找到,就像回到去年五月,發現時,社區已經燒了一個星期左右。 我們早已經有社區感染的心理準備,也做好各項應變準備,所以專責防疫旅館、採檢車來速、醫護天使團隨時都準備好。我們的防疫旅館也會成為「變形金剛」,平常收居家檢疫、隨時變身收「居家隔離」,必要時天使團進駐後就成為『加強版專責防疫旅館』,23日起,所有的準備都要上場了! 我已經跟同仁說,除夕夜都可能還是會被我騷擾,而且精準疫調會議準時每天召開討論疫情,大家要排好班表,年假不休息啦。 作者為台北市副市長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蔡詩萍》「藍白合」?柯文哲沒那麼笨!「棄保效應」會!但黃珊珊應該選到底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看到藍營大老郝龍斌、趙少康,先後對「藍白合」,表達「堅定的呼籲」,我的看法則始終如一:八成合不了了!為何我這麼說呢?絕非潑冷水,而是,藍營若越這麼想「藍白合」,形勢則越不可能往藍營預期的方向走。 為什麼?政黨政治是有機的互動,政治盤算是精明的計算,這兩者,又息息相關,相互牽動。你藍營大老,盤算的是台北市長蔣萬安「如何贏」!那小黨的民眾黨,盤算的呢,是「我如何不被你吃掉!」 你國民黨越在乎「藍白不合」有輸的風險,那民眾黨就越會警覺:我若合了,讓你贏了,那我民眾黨剩下什麼?! 所以,若國民黨真擔心不要因為「藍白不合」,而讓民進黨台北市長人選漁翁得利的話,我的忠告很簡單:那就閉嘴吧,檯面下多溝通即可,不要檯面上拚命喊話!那會讓民眾黨深深覺得,你國民黨就是在吃我民眾黨的豆腐,要拿民調數字來霸凌我! 國民黨陷入必須跟另外一個在野黨合作,才有機會打贏某場選舉,其實並不可恥,因為,政黨競合本來就有不同的考量或策略,但關鍵是,要看清問題的本質,要弄懂時空環境的獨特。 當年「國親合」,在系出藍營的前提下,為了下架陳水扁,為了勝選的確可以合作,而且,不分區立委方面,則提供了合作分配的機制,這是非常確定的合作模式,小黨不怕吃虧。但最終,小黨還是在合作中漸漸消失了! 當年民進黨與柯文哲素人合作,也是為了下架國民黨在台北市靠板塊就可以贏得市長選舉的優勢,但,柯文哲當年是墨綠出身,合作起來,無論民進黨或柯文哲,都不會有卡卡的感覺。然而最後呢,不是也分道揚鑣嗎? 所以嘍,這兩個例子,透露了什麼?政黨合作,要符合雙方各自的需求,要讓雙方各有所得。但,小黨還是很吃虧的。而今,柯文哲已非昔日的素人,民眾黨亦企圖在2022地方選舉中,搶地盤,豎立第三大黨,甚至第二大黨的地位,國民黨要跟民眾黨「藍白合」,拿什麼去交換?!姿態能那麼高嗎?! 國民黨宜切記:民眾黨若要崛起,若要搶佔地盤站穩第三黨,乃至第二黨的地位,它威脅最大的對象,暫時不是民進黨,反而是國民黨啊! 國民黨一心一意要對付民進黨,很可能,反而忽略了虎視眈眈,要取國民黨而代之的,是民眾黨!懂嗎?傻瓜!政黨競爭,無疑是一場game theory! 國民黨只著眼台北市長要贏,卻忽視了民眾黨已經是一個政黨了,它要壯大,它要在藍綠之間殺出一條血路來,怎麼可能任由你藍或綠的「合不合」來扼殺它的出路呢? 在政治利得的盤算上,國民黨可以給民眾黨「交換什麼」?台北市之外,民眾黨在其它縣市,政黨攻防時,若要凸顯自己的價值,它能不右批國民黨,左砍民進黨嗎?台北市長選戰,民眾黨若「合了你國民黨」,它在其它縣市要怎麼選呢?! 我看政治,一向很現實取向。因為,政治畢竟是「權力的盤算」,主觀的期望,若沒有現實做基礎,一切都是幻想。我真的相信,2022年台北市長選戰,「必定是三咖賭」! 國民黨要贏回它們認定該贏的台北市長!民進黨輸人不輸陣,不能在首都市長選戰缺席! 民眾黨呢?柯文哲是現任市長,雖說,他挑的接班人未必能有他的能量,但同樣的,他也不能讓藍營綠營「看扁他」!何況,他還是民眾黨主席,有義務讓台北市議會裡,多出幾席民眾黨的位子!他能隨便就妥協,就被摸頭合作嗎? 在這樣的形勢下,「三咖賭」勢所必然! 也許,趙少康、郝龍斌這些藍營大老念茲在茲「要下架民進黨」,但別忘了,民眾黨的支持者,則是在搶淺藍,中間,甚或淺綠的選票,對民眾黨來說,「下架誰」沒那麼重要,贏得第三黨,乃至第二黨的份量,可能更為緊要! 我雖然不認為「藍白合」有可能,但從選舉的邏輯來推測,年底的台北市長選戰「三咖賭」的結果,則非常可能會出現「棄保效應」,這對國民黨的蔣萬安,無疑還是最好也最關鍵的變數! 但,相對的,民眾黨,或黃珊珊則不必太難過,因為,選民若看到了民眾黨的堅持,看到了黃珊珊的特質,則在市議員投票上,會把「棄保效應」回饋出分裂投票的效果,也就是,民眾黨若堅持走自己的路,黃珊珊選到底,「棄保效應」會轉而在市議員方面,讓民眾黨大有斬獲的。 不信嗎?我們拭目以待吧!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黃珊珊》見證歷史人文新地標 經國七海文化園區

【愛傳媒黃珊珊專欄】很高興1月22日早受邀參加「經國七海文化園區」的開幕典禮,在歷經七年的興建和整備後,終於隆重開幕了。在蔣經國總統任內,台灣歷經了經濟起飛、解嚴、民主改革等重要歷程,蔣總統親自主導或參與了許多台灣的歷史轉捩點,其在任內堅決反共、提拔台籍菁英、晚年支持民主自由體制的立場也影響台灣的政治發展甚深。對於任何台灣人來說,蔣總統都是我們必須謹記的回憶。 七海寓所 是蔣經國總統在臺灣居住時間最長,也是唯一完整保存的故居,臺北市政府希望能促進古蹟活化再利用,所以市府團隊將整體園區結合週邊環境並由民間參與公共建設 公私協力的方式,與中華信望愛基金會和蔣經國國際學術交流基金會協力合作,才讓這座文化園區得以圓滿落成。園區內也有蔣經國總統圖書館,讓後代台灣人都能透過這些文書紀錄,來瞭解台灣歷史當中重要的片段。 我是親民黨出身,宋主席是我政治路上的領航人,在經國先生執政的時代,宋主席就擔任他的隨身秘書,當時他們總是一身便裝,穿著一件舊夾克就下鄉走訪各地、了解當地民生的真實需求,直到後來宋主席擔任省長,也傳承了這項精神,在我跟隨宋主席的時候,他總是告訴我一定要「以民為本」,也期勉我以經國先生的精神為標竿,所以當我擔任了台北市副市長之後,我也一直將這份精神謹記在心,為了市民奔赴前線,是我的初心,也是我的使命。 我也要代表市府感謝蔡英文總統出席開幕典禮,雖然目前台灣人對於蔣總統的功過還存在著歧異的評價,但無論如何,正視事實都是公允評價歷史人物的基礎,因此蔡總統今天的出席更是難能可貴。在歷經威權統治時期後,社會對於當時的統治者有著正反不同的評價,本就是民主社會的常態,但人民能夠自由的評價國家領導人,不用擔心因為批評掌權者而被國家制裁,也正是當前台灣最可貴,也最需要我們用心守護的地方。 園區除了兼具歷史意義以及人文學術氛圍外,也創造出優質的文化休閒空間。希望市民朋友有機會能來走走,一起見證這座歷史人文新地標。 作者為台北市副市長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黃珊珊》疫苗護照限制人民權利?!

【愛傳媒黃珊珊專欄】中央1月20日終於公佈「數位健康證明」的申請辦法,台北市政府將依照中央衛福部20日公開的規範,以「台北通」申請成為「數位健康證明」申請管道之一,提供民眾便民服務。各場館的查驗程序也將依中央提供的查驗工具執行。 這幾天,大家對於數位疫苗證明的使用有很多疑慮,其實,我們是以台北通下載中央「疫苗數位證明」成為選項之一,與小黃卡及健保快易通是一樣的,至於可以使用的場域,就是以現在有相關規定的場域為對象,例如老人機構,現行規定從業人員必須檢查疫苗注射記錄(小黃卡或是健保快易通),21日起就可以用台北通下載『疫苗數位證明』作為證明之一,這個數位證明是中央的系統,台北通只是其中一個平台通路,更不可能洩漏個資。 總之,我們是要求各場域應該提供安全的服務,而不是限制人民的自由權利。例如醫院或老人機構,服務人員本就有注射疫苗的規定,只是現在可以用台北通下載的數位健康證明來查核,至於該場域要不要限制他的消費者進出,則由場域視需要決定,例如賣場或餐廳要不要用疫苗護照(台北通、小黃卡或健保快易通)進出,則由各場域決定,政府只會規範場域的工作人員應該符合現有的防疫指引,目前並不會限制消費者的權利。 至於餐廳要不要用疫苗護照來分類,則是自身風險的評估與選擇,政府是提供各種相關工具,大家可以自由選擇要不要使用,我想,中央與地方政府對於疫苗護照的立場都應該是一樣的。 三級警戒期間、餐廳禁止內用是很痛苦的事,現在台灣疫苗覆蓋率已經高達八成,中央也未禁止內用,疫苗護照可以提供給各場域自行決定要承擔多少風險,也許有一天,疫情更加嚴重時,疫苗護照的使用,才可以保護第一線的防疫工作人員。 例如:北農與環南市場,我們就是用數位通行證要求所有在市場工作的人必須刷卡進入,因為裡面已經有他們打過疫苗的記錄,但並不會去限制進入環南市場的消費者。 作為台北市的副市長,此時此刻思考的都是台北市怎麼樣才可以更好的問題,怎樣才可以跑得比病毒快,怎樣讓市民可以正常生活,其他的私心與算計,都與我無關,守護市民是我最重要的責任,雖然每天都有新挑戰,但是隧道口的那道光就是希望,我相信,只要大家團結繼續努力往前走,一定可以走出這世紀疫災! 作者為台北市副市長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