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柏伶/我喜愛的羅蘭巴特戀人絮語

 週六,基隆有風,有初冬暖陽。

 為了涂導要詮釋我喜愛的羅蘭巴特戀人絮語,特意前往。

 戲開演2分鐘,我默默淚濕,眼前青春正盛的孩子們,以身體的能量,詮釋青春愛情裡鮮跳的狂痛狂喜狂悲狂歡,近近貼在眼前展開,好像碰觸到自己青春的開關,瞬間被自己的青春襲擊。

 那些遙遠已去的青春,為愛痴狂的歷史,可以瞬間跳躍回來眼前,這是涂導的功力。

 好的創作者是這樣,有能力帶出最高明的共感。

 而劇場演員以身體展演的喻意,除了能量,我認為最好看的是許多比喻。

 第一幕一群跪地少女們,被少男甩球而出剎那,轟然而倒,像保齡球撞擊迎擊或逆襲,都是撲天蓋地襲捲的愛情力量。

 涂導的善擬,一如我20多年前認識她的原型,許多或短或長的晤談,總能莞爾。

 2-30年前認識涂導,身為一位創作者,隱藏在靈魂裡的密碼,天生就昭然若揭,生命力鮮豔欲滴,總是用生活用生命,思索著、叩問著,最不同的是,涂導有能力幽默嘲解人生,不似許多創作者容易自溺朝悲壯狂奔。

 是涂導的本質,用劇場演出的符號,喜喜地笑笑地帶出青春愛戀的比喻,看過羅蘭巴特與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場戲,導演和演員,用藝術的方式,讓我們與青春回眸相識瞭然而笑。

 是好看的戲啊,既然與青春重逢,也與幾位朋友隨機而遇,那我們一夥人,隨興去基隆夜市踩踏覓食吧。

 玉米雞少年劇團 這齣戲好適合在高中大學校園演出

 作者為資深文案

 ●全文見作者臉書,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