藺奕》大敵當前,不再幻想能拯救誰

    【愛傳媒藺奕專欄】新年剛過,本土確診再起,我開始懷疑去年的疫情,只是上天施捨的樣品。
    尾牙決定取消了,拍醫院棚裡,我們備妥足夠數量防護衣,這兩天再三兵推、確認因應疫情升級的拍攝指引作好準備,新疫情的全球席捲似某些藝人和政客的生平,有的上牌桌就不願意下來,有的一到妓院就像回到了家。
    1月4日也是樂樂離開兩週年。去年我寫:「思念是一截多出的清晨、一支微微烤彎的象牙、或是一個人的大屠殺,靜默地剪開自己。
    除了重複賒欠著雨,字裡潮溼、跟著淋漓,而疫情迫降的流言,已往街道蔓延,轉角之後沒有新的暗示了。」
    一如預言,今天的我,越來越嫻熟於失敗與傷後之處置,一切隨時可能都是最後的了,還必須警覺有未告知的其他許多。
    小狗不會因為你遮住她的左眼還是雙眼而記恨你,小狗只知道,如果把她弄醒了,她就隨時起來陪你。 
    朋友的猫拉完軟便,一臉没事地閒庭信步又飽餐一頓,小腦斧的厚黑心態真值得我們學習。大敵當前,不再幻想能拯救誰。
    也不再祈求被誰拯救,活著就是全力開花、隨心盛放,為自己和摯愛持續戰鬥著,願妳心亦如是。

 


作者為文學奬得主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