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祥明/如此的人間溫暖還有嗎?

img
陳祥明/如此的人間溫暖還有嗎?

    成長於戒嚴時代的我,小學就讀北市東門國小,那時期「窮」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我常常繳不出50元的學費;總是在下學期開學後被老師提醒:「陳同學,回家記得跟爸爸說,上學期學費還沒繳喔。」

    三催四請後,老爸終於找個日子,送50元到學校給我。

    有一回,學校辦郊遊,我按例不會參加,回想那連10元郊遊費都繳不起的幼年生活,還真是感慨萬千!郊遊的前一天,老師在最後一堂課結束後對我說:「陳同學,下課後來找老師一下」。我大概知道老師想問甚麼事;「陳同學,為甚麼沒參加郊遊?」。

    那時代,窮並沒有讓我自卑,更可能的是不懂甚麼叫作自卑,我誠實地回答:「老師,我家沒錢。」老師對我說:「明天你跟同學一起參加郊遊,老師幫你出錢,你不要跟同學說。」那一次,我參加了第一次學校的郊遊。

    直到今天,我仍記得這充滿溫馨的經歷;東門國小百年校慶時,我專程回學校拜望老師,提起這件事,老師自己都忘了。

    我想起這段人間溫暖。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