獠次郎/鐵庄枋子林清庄事件—白河廣濟宮化安寺

  • In 旅遊
  • 2020-03-21 05:10:00
img
獠次郎/鐵庄枋子林清庄事件—白河廣濟宮化安寺

    每年的三月至四月,很多人都會到台南白河的林初埤,去拍火紅的木綿花道,而在林初埤通往小南海的路上,就會經過「枋子林」,這裡原本曾是人口稠密的村庄,早在清乾隆年間,當地先民為了追求更溫飽的生活,冒著「十去六死三留一回頭」的風險,離開貧瘠的原鄉,渡過波濤洶湧的黑水溝(即台灣海峽),來到枋子林駐地開墾,披荊斬棘,篳路藍縷,腁手胝足,好不容易終於開闢了一片天地,居民甚至高達上千戶,可說是相當富裕繁榮的聚落,因此在嘉慶二年(西元一七九七年),為了感恩從原鄉攜行而來,一路庇祐他們平安的「清水祖師」,便鳩資擇地建廟安奉,也就是現在「枋仔林」的庄廟「廣濟宮」。

    可是,由於那時的清廷並無心治台,所派遣的官員又多是貪官汙吏,因而造成盜匪橫行,燒殺擄掠之事時有所聞,因此枋仔林的居民為保衛家園,乃於農暇之餘組織「獅陣」、「宋江陣」,並勤練武藝,所以枋子林壯丁人人功夫高強,周遭的土匪都知道枋子林威名,根本沒人敢打這裡的主意,就連面對當時強收各村庄保護費的店仔口惡霸土豪吳大老(吳志高),枋子林也沒在怕的,說不繳就不繳,但也因此引起吳大老的不滿,於是三度派人前來攻打枋子林,沒想到三次皆鎩羽而歸,由此可見枋子林民風剽悍,固若金湯,因此「鐵庄」之名不逕而走。

    直至西元一八九五年,清廷甲午戰敗,割讓台灣給日本,引爆乙未抗日戰爭,只不過台民雖前仆後繼的浴血奮鬥,仍不敵日軍強大的武力,不到一年就宣告失敗。但戰爭雖止,戰火卻未熄,一直延燒到西元一八九八年,盤據在關子嶺、後大埔一帶的抗日義士黃國鎮,於農曆十月二十日,派部下高乞率數百人攻打店仔口辦務署未果,傷了一名巡查及殺死一名日本兵後,準備退回東山,行經枋仔林時,正巧被上茄苳望高寮上的日軍發現,因而懷疑枋仔林即是攻打店仔口的主要根據地。

    到了十月三十日,又有百餘人襲擊竹門派出所,因此十一月五日總督兒玉源太郎公佈「匪徒刑罰令」,將匪徒之定義無限延伸,以進行無差別的清庄屠殺,所以十一月六日台南縣知事磯貝靜藏與高井第三旅團長、石川憲兵隊長議定掃蕩嘉義地區匪徒,十一月八日集合附近辦務署長,協議開始對南部大舉清鄉掃蕩抗日份子,而「鐵庄」枋子林首當其衝,成為他們第一波的目標。

    於是,十一月九日清晨,店仔口辦務署、上茄苳支署會同中埔憲兵隊和新營守備隊,由憲兵搜索隊長子茂中尉率領,先前往埤斗仔總理賴登的三合院叩門,他以建立戶籍資料登記「良民證」為藉口,要賴登召集所有庄民至廣濟宮報到,其中有人察覺事情不妙,不想出來,日軍便挨家挨戶搜查,按戶去拖人,一清早外出農作的人還特地被追回,僅有一組收割稻穀的村民幸運逃過一劫。

    然後子茂中尉則假意以開會為由,將賴登牽制在廟左廂房內,由其他日軍憲警將十七歲以上、六十歲以下者,帶往廟後榕樹下,以二人一組,把他們的髮辮互綁,並蒙住眼睛,接著十來位日軍,不分青紅皂白,就用刀將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一一砍頭殺害,一口氣殺了兩百三十八人,無辜庄民身首異處、血流成河、慘不忍睹,其中最無辜的是個從溪州來此賣菜頭的菜販,一大清早辛勤挑著扁擔,步行數小時叫賣菜頭養育一家大小,不料也一併被抓來殺害,其手段之殘忍實在令人髮指。

    另外十二至十七歲的男丁,被關在廟的右廂房,賴登長子賴振興見狀,便偷偷將門打開,放走這些無辜的小孩,賴振興也因此為日軍所殺,就這樣,原本以為要來領兩百三十八張「良民證」的庄民,立即變成來領兩百三十八張的「死亡證書」回去。

    而日本政府為掩飾其暴行,禁止村民舉行任何祭祀及追悼活動,賴登為取信日本政府,曾捐出七十多甲土地給明治製糖株式會社(今南靖糖廠),日本政府因此相信賴登是忠貞份子,特准其舉行廣濟宮建醮祭典活動,而賴登則藉此機會為冤死亡魂舉辦超渡與追思祭典,使亡者安息。

    後來據日本憲兵隊史記載,由於枋子林男丁死難人數高達二百三十八人,使「鐵庄」一度成為寡婦村,然而,枋子林的女性韌性堅強,不向殘酷的命運低頭,為了使血脈能繼續傳承,不讓枋子林走向「滅庄」的危機,忍辱負重帶著年邁雙親及稚幼兒女「招夫」,才使得後代子孫能延續下去。

    如今,廣濟宮後面有三棵老榕樹,是目前屠殺事件唯一的目擊者,但過去可以原諒,卻不可以忘記,留史不留恨,所以政府已將其列為保護,以見證當時的歷史。

 

 

作者本名劉自仁,台灣大百科徵稿比賽兩屆冠軍

●經授權刊載,原文出處浪人齋部落格。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