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文蔚/閒談中有深意:推薦張進福校長新作

  • In 藝文
  • 2020-02-27 05:00:00
img
須文蔚/閒談中有深意:推薦張進福校長新作

    「閒談」與「閒話」在散文傳統中起源甚早,周作人倡導美文時,就吹起了「閒話風」,看似日常平淡的題材,一經他的筆墨點染,往往展現出獨特的視野與觀點,呈現出廣博的人生閱歷,雖然不免過於中年人的消索與寂寥,但或許也正道出了歲月的聲音。

    閒談高手林語堂也主張小品文應「以自我為中心,以閒適為格調」,「宇宙之大,蒼蠅之微,皆可取材」。他所創造的閒適筆調,就是「認讀者為『親愛的』故交,作文時略如良朋話舊,私房娓語。此種筆調,筆墨上極輕鬆,真情易於吐露,或者談得暢快忘形,出辭乖戾,達到如西文所謂『衣不鈕扣之心境』。」看來閒談中有幽默、知識與情感,無非為了呈現更為曠達瀟灑的胸襟。

    讀俊欉子的《閒談之中有意思》總覺得承襲了「閒談」體散文的精髓,看似平凡的題目,但展現出的深意,源自作者貧困童年的成長經驗、傑出研究與廣泛遊歷的精彩歷程、投身公共服務的特殊經歷以及深刻的人生體悟,特別是一位傑出的科學家轉化創意與念想時,一些前衛的嘗試,也成為本書中閃爍的光芒。

    俊欉子是傑出科學家,也有著深刻的人文關懷。2009年我協同董克景老師主筆「創造公平數位機會白皮書」,比較各先進國家的政策與實例,也協調各部會一起思索通訊傳播、教育、經濟、農業、醫療、新住民與其他弱勢族群的數位機會。記得在結案前與當時的政務委員的他會晤,簡報白皮書的規劃與創意。會議快結束前,他突然發問:「須教授,坐在台北辦公室吹冷氣的官員大概不會理解,你覺得弭平順位落差的工作,四年或八年可以完成?」

    我愣了一下,當時不少來自立委或教育部高層長官都不斷要求DOC要自主營運,要找到永續經營的做法,計劃不能執行年度過長。但我不打算回答一個「標準答案」,於是我說:「縱使八年努力,還是無法達成目標。」

    他笑了笑說:「我在暨南大學服務過,南投和你所在的花蓮一樣,都地處偏遠,實際接觸後你一定會知道,偏鄉的翻轉要經年累月的努力,往往才能產生一點點成效。」

    這一段對話,讓我感受到一位科學家深入臺灣窮山惡水的地區,傳布新知,也思索著改變環境不能書空咄咄,更不能陳義過高,知識在地化有待觀察基層的需求與生活狀態,才能提出貼近真實的政策。

    《閒談之中有意思》一書中也不乏凌厲的批判,如針砭公務員的風骨,以及憂心反菁英的迷思;更有著前瞻的視野,如論述科學與產業發展的趨勢,以及台灣與南方各國的比較,無一不顯示出看似閒談,其實其中大有深意!

    在本書中吉光片羽的是俊欉子生涯的簡述,一個來自鶯歌小鎮的孩子,童年時能到北港旅行,就感到莫大的喜悅,而最終能成為台灣科技政策的關鍵決策者,其中應當有更多細節、抉擇與決策是可以供讀者思索參照的,期望作者能再接再厲,書寫自傳,相信會是臺灣科技、教育與政策歷史上不容錯過的一本著作。

 

 

作者為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教授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