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金蘭/《寄生上流》隱喻弱弱相殘真相

  • In 藝文
  • 2020-02-11 05:20:00
img
程金蘭/《寄生上流》隱喻弱弱相殘真相

    「你們能夠明白我們國家的故事,以及語言,真的是很神奇的事。」這是奉俊昊2月3日獲得2020年編劇工會獎的最佳原著劇本獎的致詞。他接著暗批川普「有人讓圍牆變得更好,而我們做編劇的就是要打破圍牆。」這是那天媒題的報導,指編劇工會有指標意義,臆測得獎機率大。

    就是2月3日那天我邀約留學韓國,並且常年致力韓國文創發展研究,幫文化部研究「KOCCA」(韓國文化內容振興院)的政治大學韓國語文學系副教授郭秋雯來分析「韓流」席捲全球現象。

    我看到郭秋雯的第一句話就是《寄生上流》上映時我前後跟不同的朋友進戲院看3次。

    韓國的說故事能力驚人,就如同奉俊昊那天的感言「你們能夠明白我們國家的故事,以及我們的語言,真的是很神奇的事。」

    我說「韓國故事從東方邊陲,穿透文化差異,竟然可以贏得西方奧斯卡金像獎的認可」這普世各國共同面對的底層貧窮故事可以跨國籍語文得到共鳴。

    我問郭秋雯「韓國做了什麼?」郭秋雯在研究所開課研究韓國文創,她在90年代留學韓國,在韓國居住6年並且密集來往韓國做研究考察,她幫忙文化部做以「韓國文化內容振興院」的考察研究,讓台灣在晚韓國20年後也依樣畫葫蘆的在去年底成立文化內容策進院。

    郭秋雯單刀直入的分析韓國電視劇到電影崛起於國際的平台經營,以及「說故事中心」成立後,慢工出細活的辛苦研發同步產出IP過程,她以2016年徵求故事1000篇,然後入選16篇,最後至今完整產出作品12部,亦即千分之12的嚴格把關產製。

    郭秋雯指韓國在2001年成立「文策院」作為國家發展戰略主要產業,將觀光、食物和影音文創結合行銷,後來還陸續成立「韓國翻譯院」透過書展將作品翻譯各國行銷世界,以及邀約國際專家研習升級,透過「說故事中心」的精進,從電視劇跨到電影。

    《寄生上流》是韓國躍居國際電影舞台的里程碑,一旦勇奪大獎,郭秋雯預言韓國國家政府加碼砸大錢投資做更多流行時尚影音文化經濟產業的輸出。

    Parazite寄生蟲,這是最直白的隱喻寫實演譯,「誰說嚴肅的批判社會課題沒有辦法拍出好電影?」剛剛利用春節年假忙完韓文書寫的論文,郭秋雯就來電台接受訪談,她直言奉俊昊要講的是韓國社會的《寄生蟲》現象或說是結構。

    郭秋雯深刻了解韓國社經文化,她拆解寄生蟲/宿主,她指在韓國民眾很少有創業精神,他們有深入骨髓的「依附」意識,女性依附男性,民眾依附大企業。

    奉俊昊用寄生蟲的視角反思韓國社會,讓寄居半地下室或穴居寄生地下室的生活被放大。

    郭秋雯強調,自然界寄生蟲不會殺死宿主,宿主死亡那麼寄生蟲就跟著死去,但是奉俊昊讓寄生蟲殺死宿主,讓寄生蟲弱弱相殘,又讓寄生蟲依舊想要依附寄生新的有錢宿主。

    偽裝的裝扮言語和舉措,竟然讓氣味無法也無意更難以阻止的洩漏階級,郭秋雯指出,捏鼻子開窗的厭惡踩到尊嚴底限,迫使寄生蟲狠殺宿主。她以過去在韓國留學的經驗「中國人身上有股氣味」說明在韓國社會深層裡「氣味」是分別種族階級的潛規則。

    郭秋雯指奉俊昊的故事飽滿,寄生蟲攀炎附勢的詐欺違法,而宿主僅偽善行事,糢糊善惡邊界也是奉俊昊的安排。

    奉俊昊的《寄生上流》大賣後,原創劇本和電影分鏡書在法國和台灣同步上市。

    台灣模仿韓國成立文策院,20年的差距,現在急起直追,能看著韓國的車尾燈奔馳前行嗎?台灣加油!

    《寄生上流》榮獲奧斯卡金像獎的四項大獎:最佳原創劇本、最佳導演、最佳國際影片和最佳影片獎。

 

 

作者為台北電台主持人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