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亞君/顛覆世界觀、對「正常」的定義!

  • In 藝文
  • 2020-02-09 13:00:00
img
朱亞君/顛覆世界觀、對「正常」的定義!

    有個網路瘋傳「年度最離奇最不可思議」的新聞事件:在辛巴威,一個司機中途停車跑去酒吧偷喝了一杯,回到停車場,才發現車上要載去Bulawayo精神病院的20個病患全都跑了。

    司機心一慌,開去附近的巴士站,以免費搭車為由,載了20個人開去醫院,並謊稱這些病人都非常激動而且充滿幻想⋯⋯據說這個詭計三天才被識破。

    我不知道這個網路故事的真偽,但馬奎斯倒是寫過一個悲傷又荒謬的小說《我只是來借個電話》,讀過就難忘。

    女主角半路車子拋錨,為了要打個電話給丈夫報訊,上了一輛破巴士,不小心打個盹,醒來的時候已經置身在精神病院裡了。她不斷解釋「我只是來借個電話!我只是來借個電話!」但她越說越急的尖叫了起來,這下舍監、醫生們更肯定她是患者,五花大綁鎮定劑伺候⋯⋯

    說了這兩個小故事,只是要告訴你,楊建東又來了!

    2017年,年輕作家楊建東的《我在精神病院當醫生》,一推出就上了誠品排行榜,數度再版。顛覆了我們的世界觀、顛覆我們對「正常」的定義!

    這一次新作登場《我在精神病院當醫生2──人人皆撒旦》,延續精神病院主題,結合了文學、醫學、科學、物理學、心理學,寫的是依舊讓人腦洞大開的故事,也更多地探討了人性、時間與死亡。

    一個醫生在精神病院裡的魔性見聞、三十則短篇故事,乍看互不相干,其實環環相扣──究竟誰是醫生,誰才是患者?

    如何證明你沒有瘋?(我只是來借個電話⋯⋯)

    在故事中,當連精神科醫師都住進病房,才發現那些物理上診斷不出來的惡魔,比誰都要不擇手段⋯⋯

    身在危險境地,是同流合汙,成為惡魔的一份子,還是堅守自我,變成狂浪的瘋子?

 

 

作者為寶瓶文化社長兼總編輯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