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亞君/這不是軟弱的人可以走的路

  • In 藝文
  • 2020-02-07 13:00:00
img
朱亞君/這不是軟弱的人可以走的路

    因為得了台北國際書展的編輯獎,本來2月4日下午,我應該有義務的要在開幕的書展上作一場演講。

    延後了也好。前些時候忙,沒時間去想演講內容。唯一擬定的是開場白,那是現代舞大師摩斯.康寧漢 Merce Cunningham寫的一段話。

    這個一生編舞超過200支、演出超過700場,獲獎無數的現代舞先驅,一直工作到90歲倒下的前三個月,還發表了新作。前些時候他的一個紀錄片電影《CUNNINGHAM 機遇之舞》上檔,沒時間去看,但卻看了關於他的一些介紹文章,佩服不已。

    他曾說我們每天努力一切是為了甚麼,只為那內在的一種狂喜,這狂喜來自於信念,他說:我唯一的信念就是我很喜歡跳舞。

    雖然演講延後了,後面是否安排也不確定,就算安排了,屆時可能我又會有新的開場白,哈哈。所以就讓我在這裡把康寧漢的話抄寫下來,獻給所有我同行的編輯們。

    在這段話語裡,你可以自行把「舞蹈」置換成「編輯」,毫不違和。做編輯,除了在版權頁上的一個名字,有時也很難留下甚麼。你得自己去找到這個工作的意義、讓你能夠狂喜的源頭。

    摩斯.康寧漢:「你要很愛舞蹈才能撐下來,因為舞蹈什麼都不給你,沒有手稿可留存,沒有畫作可以掛在牆上、或者博物館裡,沒有詩集可以出版,唯一的存活,只是在演出的瞬間當下,這不是軟弱的人可以走的路。」

    聽到了嗎?這不是軟弱的人可以走的路。

    那就給正走在這路上的自己一個掌聲吧。

 

 

作者為寶瓶文化社長兼總編輯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