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耀昌/貢獻大過鄭成功後代 反被視為反派!

img
陳耀昌/貢獻大過鄭成功後代 反被視為反派!

    你說這二個人長得像不像?DNA的力量真的很強大。都是四方形國字臉,還有唇形,眉毛,都像!

    一位施琅,一位施振榮。

    鹿港施家,當然就是施琅的後代或至少是同宗的泉州安平施家(施世榜)後人。鹿港施家在台灣很多,還有施淑端(李昂),施家三姐妹、施崇棠(華碩)⋯⋯。

    歷史很諷刺。施琅的後代,對台灣的貢獻明明很大,遠大於鄭成功的後代(鄭經,鄭克臧土不算)。

    但是,1683迄今,337年過去了。台灣人對施琅還是視為大反派,對施琅隔離戒嚴了三百多年,還在什麼「鄭施不聯姻」。

    台灣人和其他華人大不相同,仍然保持明朝的歷史觀,與中國一大堆歌頌清朝皇室的清宮劇,歷史觀完全不同。

    台灣台南府城(承天府,不是台灣府),是中原歷史最後一個漢人政權,歷史太令人感嘆了。

    而妙的是,鄭成功的後代大都在對岸。(除了鄭愁予,台灣人認識不多。對了,還有鄭超英,也是為台灣犧牲。)

    反而施琅的後代許多在台灣,在我們的身邊,是我們的朋儕,對台灣的貢獻很大。

    還有在日本的鄭永寧,鄭成功日本弟弟的後代,在台灣史也有角色。其他鄭芝龍的後代,在台也有不少傑出人材。

    台灣有三百家左右鄭成功廟,號稱施琅廟只有一家,卻說是1666年蓋的,而施琅是1683年才來的。老實說,以施琅在台灣史的地位,很不相符。

    「施琅祭鄭成功文」,令我淚下,那才是真正歷史。我覺得應該列入中學國文教科書。

    會想到這些是因為為劉兆玄先生的精彩新作「妖刀與天劍」。遠流王榮文先生邀我為序,我提到上述三百年來台灣人對施琅的想法,非常有意思。沈葆楨已經在1874年為鄭成功平反,台灣人尚未替施琅平反。

    原來上官鼎(劉前院長筆名)也是鄭家(鄭芝龍四弟)子孫。可惜我無法出席本書新書発表會,甚憾。

 

 

作者為臺灣醫學血液疾病及骨髓移植教授、台灣史小說家,獲得多項文學獎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