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優先」的霸凌本質

  • In 時事
  • 2020-01-13 12:00:00
img
「美國優先」的霸凌本質

 

  【特約記者謝維倩報導】當人們談論紳士風度時,首先稱讚的就是這位男士總是「女士優先」(Lady First),或許現代女性相較祖母級時代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教育權,投票權以及工作權,並不奢望被當成一個弱女子。 但是一位男士如果在舉手投足中,展現出對於女性的尊重和照顧,的確這個人會得到更高的評價。 這樣的優先充滿了服務與尊重的精神,是人內心品質的流露。

  「美國優先」卻充滿了霸凌的姿態,以及內在矛盾。  因為這樣的優先是建構在利益上,與其說是川普個人心中民族優越感的映現,勿寧說是美國人集體內在的折射,這樣的民族情懷每個國家的人民其實都有,只是看它有沒有被刻意挑起和放大,最後成為一股「政治正確」的浪潮,掩蓋了是與非,或者對與錯?

  對一個家庭、企業、社會、國家還有世界而言,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其中一個人或一個小團體,刻意要讓其自身永遠優先,這樣的結果可能讓整個群體在一段時間之後徹底倒退。  私心太重違反自然規律之外,也忽略了周遭環境的變化,以及其他人或群體被犧牲之後的反彈。

  川普陷入這一死循環,決意要從國際事務中撤退,卻找不到這樣做的機會。川普貌似反叛、其實是個相當傳統的美國總統。他肩負著化解美國在中東各種糾葛的重任,但他卻加深和擴大了這些糾葛。

  小布希當年的理由是要報復恐怖主義的暴行,即便他的報復行動以慘敗告終。「阿拉伯之春」在歐巴馬任內點燃革命之火,隨後歸於沉寂。川普這次暗殺伊朗將領,與前幾任總統最大不同之處,在於他缺少一個藉口,或者說傲慢到連藉口都省了。

  沒有任何同等規模的衝擊迫使川普採取雷霆行動,美國現在面臨伊朗挑釁,與其直球對壘的處境,是川普內心矛盾的世界觀顯現。他真心渴望減輕美國在國際事務中背負的重擔,正因為如此,他信奉的民族主義,以及他身為美國人的驕傲,使他容易被激怒,魯莽採取行動陷入衝突。

  這種錯誤的根源在於「美國優先」,以及無處不在的本土主義理念。既想追求榮譽感,又夢想在國際秩序裡減輕負擔與支出,國內全民拼經濟。兩者都想要似乎異想天開,因為前者往往會危及後者。

  伊朗是回教世界裡最強的工業國家,伊朗人相當有民族自豪感,他們在歷史裡有一定的文化地位(波斯帝國),是古文明的一支。美伊這兩種衝動在中東發生了對撞,難以善了。

  周一川普威脅稱,如果伊拉克逼迫美軍撤離,將對其實施制裁。川普2016年競選時似乎堅決打算放棄中東戰爭,如今他極大地偏離了當時的立場。可能他被體制俘虜,或副總統潘斯和國務卿蓬佩奧影響了他。

  無論是副總統潘斯還是國務卿蓬佩奧,似乎對於審慎處理外交事務不怎麼買帳。蓬佩奧曾說:無休止的戰爭是軟弱的直接後果。這些幕僚想把總統捏塑成他們理想中的樣子,那是因為這土好捏。沙文主義者的特質之一,就是非常敏感,而且一點就著,川普也不例外。

  事實上,地緣政治的撤退需要的是近乎相反的心態,某種程度上對地位和聲望無動於衷。這讓大家想起當年正是對榮譽的迷戀,讓渴望撤退的美國反而在越戰中越陷越深。

  那些主張審慎處理對外事務的選民,不可能從建制派那裡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因為建制派想要在全世界主持正義當世界警察,但他們也同樣不可能從川普那裡得到。

  讓川普退出國際事務的民族主義,卻也同時牽制他對挑釁民族自尊的行為猛烈還擊。雖然他決意要從國際事務和國際組織撤退,只是永遠找不到一個現實的機會這樣做。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