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花甲美魔男之「爸話西遊」之二十三

  • In 藝文
  • 2020-01-07 13:00:00
img
蔡詩萍/花甲美魔男之「爸話西遊」之二十三

 

  <西遊路上,唐僧確實沒本事降妖打怪,但他至少證明「抗拒美色也是一種本領」,不容易啊,年輕人!」--看西梁女王與蠍子精如何撩撥這位花美男大和尚!>讀《西遊記》,讀熱鬧,也要讀門道。中國古文明,是早熟的文明,漢文化尤其。早熟的文明,一方面彰顯了,各種生活消費,器物創造的先進,另方面,也讓「文化中心主義」、「男性中心主義」,提早確立。

  我們讀《西遊記》,會發現,唐三藏一路西行,「大唐東土」的中原意識,非常強烈,相形之下,西域諸國,不僅小,甚至,還被「獵奇化」,淪為異國情調下風土民情的好奇。當唐僧一行,來到西梁女國,當他們遇到琵琶洞的妖精時,《西遊記》一再暴露出,漢文化男性主導,文明早熟的不自覺意識。西梁女國給唐三藏一行人,第一印象是「那裡人都是長裙短襖,粉面油頭。不分老少,盡是婦女。」

一看到唐三藏一夥進城,都鼓掌歡欣,喊著:「人種來了,人種來了。」須臾間,整條街,擠得寸步難行。看偶像,看明星嗎?不,是看「大豬公」!「人種」什麼意思?你猜猜?八成猜得著。但《西遊記》直接給了線索。豬八戒面對滿街婦女,喊著「人種來了,人種來了」,竟然回應「我是個銷豬,我是個銷豬!」銷豬,就是閹豬,閹割了的公豬!豬八戒表白自己是閹豬,意思是「不要找我,找我沒用」。想想,他有多驚慌啊,當滿街女人衝向你!這進西梁女國的第一幕,就很刺激,就很緊張啊!滿街美女,可能令男人開心。但滿街婦女,個個飢渴狀,喊著「種豬(人種)來了,種豬(人種)來了」,可就不是什麼好玩的事了!

  唐三藏抵達女國之際,女王恰巧一夢,夢到「金屏生彩艷,玉鏡展光明。」是個喜兆。她一聽唐三藏到,當即決定,招他為王,自己為后,陰陽配合,生子生孫,永傳帝業。我一開頭,便批評,漢文明早熟的缺點。西梁女王做夢,表白心跡這一段,明顯就是漢文化中心主義,男性中心主義的自戀。想想看,女人國,之所以叫女人國,是有其悠久傳統的,豈是隨隨便便,發展出來的?現在我們都知道,那是母系社會的遺緒。而人類各民族,長期都經歷過母系社會的階段。既然是母系社會,哪裡會沒有男人呢?(不是每個人都跟孫悟空一樣,是石頭裡蹦出來的。雖然我也是對女兒說,妳是石頭裡面蹦出來的,她就會撒嬌說我騙她!)只是,男人在母系社會裡,不是主要決策者而已!

  所以西梁女國,看到外邦男子,尤其長相俊美,身體健康者,會有招贅念頭,會有傳宗接代念頭,很合理!但,馬上就有王位讓給他,生子生孫,永傳帝業的念頭,這就未免太不了解人家女人國的歷史,太暴露男性自戀的心態了!(人家女人國,只是把你,男人,當成種豬一樣看待啊!懂嗎?)女王有意,但唐僧無情啊!他終究是個和尚,且一心一意要去西方取經,如何能在女人國「破身」又「破功」呢?但,當時雖然沒有現代意義的「簽證」,可是,經過別國國境,要順利出境,還是得拿到官方給的「關文」。女人國的意思是,你唐三藏留人,在這結婚生子,徒弟們呢,則給他們關文,繼續西行取經。這豈不兩全其美嗎?

  孫悟空這時有了盤算。他分析給師父聽:這女人國,可不是妖怪,都是一般凡人,所以我呢,不能像平日打怪那樣,武力對付她們。最好方式,不妨是暫時敷衍敷衍,師父您呢,就先答應成婚,讓她們給關文,等我們拿到關文,趁夜連忙出關,這樣也不至於造成傷亡,您又能保全清白,這招「假親脫網」之計,如何?看來,分析有理。唐三藏決定這麼做。《西遊記》不知是有心調侃唐三藏呢?還是,要製造讀者閱讀的情趣,竟特別描述了一段,女王與唐僧晤面,女王撩撥唐僧,而八戒一旁心神蕩漾的畫面。

  唐僧一現身,女王眼裡的他「丰姿英偉,相貌軒昂。齒白如銀砌,唇紅口四方。頂平額闊天倉滿,目秀眉清地閣長。兩耳有輪真傑士,一身不俗是才郎。好個妙齡聰俊風流子,堪配西梁窈窕女。」我為何要把女王眼中的唐三藏印象,托盤寫出?因為,我還是覺得《西遊記》作者,有意無意的,是在貶損唐三藏,突出孫悟空。因而,他筆下的唐三藏,除了儀表堂堂,相貌俊美外,很少其他優點。偏偏,「外貌協會」又是很多人,尤其女人,對唐三藏好感的第一印象。吳承恩明誇讚唐三藏俊美,暗地是嘲諷他「花美男」之外,其他都不行啊!但這花美男,硬是在外貌取人的女王眼裡,令人垂涎啊!女王望著唐僧,「不覺淫情汲汲(心情急切),愛慾恣恣(滋滋,增長的意思,但這滋滋二字,不是很淫蕩嗎?」連聲叫喚,大唐御弟,趕快來成親吧!叫得唐僧面紅耳赤,不敢抬頭。反而是色迷迷的豬八戒,在一旁,看得「口嘴流涎,心頭撞鹿」一時間,骨軟筋麻,好像雪獅子向火,不覺的都化去了。(欸欸,我說八戒兄,人家看上你師父,你在那磨蹭個什麼勁啊!)就算敷衍,儀式還是得走啊!

  於是,婚宴開始,豬八戒吃喝得稀里嘩啦。倒是悟空不忘換關文一事。終於,唐僧再三催促下,女王簽署了關文。唐僧假意要送三位徒弟出境,一行人出了城,唐僧突然對女王拜別,驚得女王大驚失色,碰上詐騙集團了?!這時,八戒上前,撒潑弄醜,嚇得女王跌入輦駕之中(摔落坐車內)!沙悟淨趕緊把師父搶出人群,準備上馬。殊不知,突然路旁竄出一位女子,大聲喝道:「哪裡走,我和你耍風月去!」說著,舞起一陣旋風,把唐僧捲走了。西梁女國這一段詐婚記,這麼容易解決嗎?很容易。別忘了,這西梁女國都是凡人,哪見過妖魔鬼怪?一看到,悟空、八戒、悟淨等人,在混亂中,紛紛跳上雲端,追蹤唐三藏的蹤影,一下子,君臣人等,都嚇得以為碰上神仙了!趕緊跪在地上,向天祈福,請求原諒。有誰?還敢再提,唐僧詐婚之事!

  好,這故事,轉折到「琵琶洞」的蠍子精那裡了。這蠍子精,可厲害了。孫悟空一路西行,沿途打怪,即使棋逢對手,也很少受傷,但他第一次與蠍子精對陣,頭皮就被蠍子扎了一下,痛得他哇哇大叫。八戒嘲笑他,你的頭不是修煉過?怎那麼不耐扎啊!徒弟們,內部矛盾,忙著鬥嘴。師父唐僧呢?也沒閒著,緊繃著注意力,在對付蠍子精的美人誘惑。蠍子精「淫戲」唐三藏這段落,好看極了。《西遊記》是採用說書人,吟唱的方式,把男女「妳要我拒」的神態,描述得逗趣十足。「那女怪,活潑潑,春意無邊;這長老,死丁丁,禪機有在。一個似軟玉溫香,一個似死灰槁木。那一個展鴛衾,淫興濃濃;這一個束褊衫,丹心耿耿。」好笑吧!女的不斷寬衣解帶,露出雪白肌膚,挑逗和尚。而和尚呢?則不斷抓緊衣裳,口中唸唸經文,抵死不從。

  再來,再來。「那個要貼胸交股和鸞鳳,這個要面壁歸山訪達摩。女怪解衣,賣弄她肌香膚膩;唐僧斂袵,緊藏了糙肉麄皮。」是不是?人家要跟你愛愛,不斷器官磨蹭你。你卻夾緊身體,死命不放開。「女怪道:我枕剩衾閒何不睡?唐僧道:我頭光服異怎相陪?」哎呦,人家都脫光光,在等你啊!你怎麼還不上床?我我我,我頭光光,穿袈裟,怎麼陪妳睡?!「女怪道:我美若西施還嬝娜。唐僧道:我越王因此久埋屍。」這對男女,在鬥歷史知識了。女的說我賽過西施。男的說,所以啊,越王勾踐才命喪黃泉啊!「女怪道:御弟,你記得“寧教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唐僧道:我的真陽為至寶,怎肯輕與妳這粉骷髏。」

  就這樣,兩人嘴巴鬥了一夜。女妖火大了,叫人把唐僧捆綁起來,丟在房廊下,自己關燈睡覺去了。男的不肯,女的也沒轍!折騰一夜,隔天悟空八戒聯手,再去鬥女妖。沒想到,這回,連八戒的厚厚嘴唇上,也被扎了一下。怎麼辦啊!老天爺啊!菩薩又來協助了。不過,她沒直接幫忙。為何?她說,這女妖是蠍子精,她厲害的是三股叉,兩隻鉗腳,還有尾巴上有一個鉤子,叫「倒馬毒」。有多厲害呢?菩薩說,之前,這女妖也曾在雷音寺,聽佛講經(這麼上進的女妖啊~)不知怎麼跟如來起了衝突,如來推她一把,她竟轉個身,扎了如來一下!如來也疼難禁,傳令金剛抓她,她卻逃走了!(乖乖,這女妖可真恰北北,如來也敢扎!)

  既然菩薩的上司如來,被扎都沒轍了,菩薩怎敢隨便插手!但她出主意了,她要悟空去東天門光明宮,找昴日星官。他才可降服這女妖。各位想知道為何菩薩推薦「昴日星官」呢?昴,是古代中國天文裡的二十八宿之一,昴日雞。這樣提醒,你懂了嗎?再提供一個線索。台灣諺語,有「草螟弄雞公」,或,港片《黃飛鴻之鐵雞鬥蜈蚣》,講的都屬食物鏈上,「公雞」是蜈蚣,草螟,蠍子等等的天敵。所以你知道啦,昴日星官,就是一隻「雙冠子大公雞」,他一出馬,應該說他一「出雞」,蠍子精立刻斃命。從西梁女國女王的誘惑,到蠍子精的糾纏,無非是要證明,西行路上,面目猙獰的妖怪,固然是風險,即便貌若天仙的美女,也同樣是風險。唐僧可以靠徒弟孫悟空幫忙打怪降妖,但他自己,則必須如柳下惠,坐懷而不亂!

  不知各位有沒有注意,用蠍子精當誘惑,是不是也落入了「蛇蠍美人」的窠臼呢?我太座是不會同意的。美人,為何是蛇蠍?我想,你,妳,也不會同意的。美女就是美女,她若對你蛇蠍,那是因為你,太遜了!

 

延伸閱讀

花甲美魔男之二十二

 

作者為知名作家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