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關於跑步 後段班才懂!

  • In 健康
  • 2019-12-12 13:00:00
img
蔡詩萍/關於跑步 後段班才懂!

<關於跑步這事,唯有後段班才懂,好玩,而且狀況多!——記2019宜蘭礁溪溫泉馬>

    週休二日,來到宜蘭礁溪,跑礁溪溫泉馬。幾年前來過,當時一票朋友,多半跑半馬,我也是。巧合的事,挺多。

    當時天空飄著微微細雨,跑著跑著衣服全濕了。但大家跑得開心,跑完後,在終點線附近,喝一碗熱呼呼的海鮮粥,暖在心頭。

    當時跟我沿路一直跑,一直聊的老友王文華,這次沒來,如今已經不再是黃金單身漢了。

    而我,這回跑的是全馬,如果順利完賽,是我人生第八個全馬。賽程前一日,抵達礁溪,雨下得稀里嘩啦,我是個很沒原則的跑者,通常不會逼自己「硬要」怎樣。

    雨太大,不跑。身體狀況不佳,不跑。不過,要是跑了,那非全力以赴不可!

    我看著天氣,跟朋友們一塊吃晚飯,還開玩笑說,如果明早雨勢這樣,那就不要叫我。

    但夜裡,我還是先把帽子,短衫,長袖跑衣,跑鞋,輕便雨衣,都準備好,畢竟是第八個全馬,缺了它,第九個,第十個,時程全部要往後移!能跑,還是盡量跑吧!

    清晨三點半,醒來了。打開窗簾一看,雨勢僅剩絲絲微微,手機上的氣溫顯示14度,如果這樣維持下去,清晨起跑,會是很棒的開始。六點拉完筋,熱身後,出發。

    礁溪是個小城,很快便跑出城區,進入田野間。天公很作美,氣溫濕涼,我們的體溫不會很快升高,所以前面十公里,幾乎不太需要補充太多水。但,礁溪溫泉馬還是有陷阱。

    通常全馬會有折返點,但礁溪溫泉馬沒有。它是一直跑,一直跑。

    過了半馬以後,往櫻花陵園就是長上坡段,長得彷彿天涯海角沒有盡頭。風景是沒話說,綠蔭道上,空氣清新,但我們多半沒有講話,有講話的,是三三兩兩決定用「走」來對抗坡道的跑者。

    我聽到一對男女對話。女的說,我們好像來郊遊哦!男的說,就當郊遊吧!女的說,你知道這坡道這麼長嗎?男的說,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女的說...,說什麼我就沒有繼續聽了,因為我跑過他們,繼續往前。

    但,如果我可以回頭告訴他們,我會說,前面還很長呢?

    其實櫻花陵園前,上坡段就已經預告了這坡道不好應付,因為我們是要攀過山頭的。

    蘭陽站,差不多是頂。下坡應該令人歡喜吧!抱歉,這次可不是對我友善的下坡段。轉往下坡時,是個大斜坡。我身邊幾個跑者,陸續往前衝。

    我才起步十幾公尺,就覺得不對。我的腰,很痛。好,這就得把時間鏡頭,拉回到幾天前。

    家裡在裝潢部分房間。我得幫忙整理,搬動傢俱。有天彎腰扛起一堆重物時,突然感覺哪裡怪怪!沒錯,哪裡怪怪,就得停下。我的腰,閃到了。

    接下來幾天,台北濕答答,也沒法去山上練跑了。但在家裡隨意試試,倒不覺得有什麼不便。於是,礁溪溫泉馬,照原定計畫出發。前面大半段,上坡路,也沒感覺不適,直到。沒錯,直到下坡段。

    我正準備往下跑,腰間一陣抽痛。

    坡太陡,下坡要靠下盤支撐,這時,便知道腰的存在感了。我試了幾次,真的不行,超痛的。可是往山下看,這高度來挺高的,顯然盤山而繞的下坡段不會太短,如果這樣慢慢走,肯定跑不完。

    怎麼辦?怎麼辦?我說過的啊~對自己身體狀況清楚的老投手,終究要找出最適宜的方式,完成你的任務啊~不能直球對決,就想辦法投變化球啊!我試著把重心調到身體右邊,不行。再調到左邊,更痛。

    但總不能這樣放棄啊~都三十幾公里了。我突然靈機一動,不然試試,倒退嚕!真的是倒退嚕哦!我轉身,倒退著下山。

    咦,還真的有效哦。原本正面往前,用到腰間力量撐下盤,痛啊!但,倒退嚕之後,竟然不痛了。

    我便持續用這姿勢,倒退下山。

    那一瞬間,我腦海中,浮現的,是《玩命關頭》第八集,筋肉男馮迪索,在古巴的濱海大道上,跟人軋車,因為引擎著火,他不得已,想出倒車繼續尬的鏡頭!

    原來,倒退嚕也是可以跑的呢?

    就這樣,我大部分倒退嚕的,竟跑完從淡江大學到下山的那一大段下坡!好,我對這次礁溪溫泉馬,最有趣的體會,還沒結束哦,而且,高潮才要開始。

    因為腰痛,速度慢了。結果,我看到同團的一位朋友,這時,姍姍來遲,趕上我了。

    我們決定一塊跑完最後五公里。可是多有趣啊~

    這時,我回頭,看到一輛救護車,跟在我們身後。我們互相開玩笑,說這救護車是要看我們倆誰先倒下。

    但我突然想起,在淡江站的時候,因為我跑步姿勢證明我很不舒服,醫療人員有主動來問需不需要協助,我搖搖頭,只要她幫我在兩個膝蓋上,在我腰間,噴上三隆巴斯。

    我跟同伴說,他們會不會太好心,怕我真的不舒服,乾脆最後幾公里一路相伴。

    就這樣,這救護車緩緩的,跟在我們身後。最大好處是,我們被跟得不敢掉以輕心,也就保持均速,一直往前跑。

    但在一個大轉彎處,我回頭一看,終於明白,這是一個天大的誤會!因為,我看到救護車之後,還跟著一部緩慢跟進的遊覽車!

    那不可能是規規矩矩的,耐性十足的一般遊覽車,要是,早就按喇叭,超車了。

    我立刻驚覺到,那是回收車!我趕緊跟同伴說,誤會大了,不是救護車保護我們,是救護車、回收車,在等我們「關門」!

    說來也太有趣,我們一旦領悟到,有可能被回收,突然兩人的腎上腺素大爆發,最後那幾公里,我們跑得飛快,不但沒有再聽到救護車緩緩跟在後面的引擎聲,(因為我們連續超越好些個跑在我們前面的跑者,把他們甩在後面,讓救護車回收車跟!)而且快到終點前,竟還不忘礁溪一家飯店總經理的邀約,跑過她的飯店前,要記得喝一杯啤酒啊~(我不但喝了,還喝兩杯!)

    總而言之,我跑完了我的第八個全馬。衝進終點線時,主持人還說,咦,這不是那位作家嗎?

    我朝她揮揮手,沒錯,就是挺住腰痛,跑在回收車之前,衝進終點線的那位,不服輸的作家!

    跑過終點線之後,我腦海中思緒亂跳,但很清楚的是,要去投宿的礁溪老爺,喝它一大杯冰啤酒,泡它一池的溫泉,然後,等待明年一月的渣打馬,那將是我的第九個全馬挑戰!

    我真喜歡我這種馬拉松後段班的人生體驗啊。

    那些前段班,只會在意跑多快,第幾名。跑久了,他們會忘記跑步的某些樂趣與意外驚喜。

    唯有我這類後段班,才知道,每次跑,都是搏命演出,都是克服一堆狀況之後,驚喜的跑進終點線。

    就像這次宜蘭礁溪溫泉馬,有幾人會有跟我一樣的經驗,以為救護車是在保護我?!嘿嘿!

 

 

作者為知名作家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