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花甲美魔男之「爸話西遊」之十一

  • In 藝文
  • 2019-12-03 05:30:00
img
蔡詩萍/花甲美魔男之「爸話西遊」之十一

<為何唐三藏的西遊弟子,全是妖仙身份?當孫悟空一路頂嘴一路碎念時,為何三藏也會裝傻,置若罔聞?各位,這其中,都是教養的學問啊!>

    《西遊記》裡,唐三藏一行,唯獨唐僧是人,其他全是「妖仙」。妖仙,這兩個字,用得巧。非人,非鬼,非神,非仙,卻擁有魔法神力,當然只剩修煉百千年的妖精了。

    但,此妖,非彼妖。要怎麼區隔跟著唐三藏往西方取經,卻一路要降魔伏妖,打怪合理的這幾隻妖精,孫悟空、白龍馬、豬八戒、沙悟淨呢?

    讓他們兼具「妖」「仙」的雙重身份,顯然有必要。

    孫悟空,非人,是猴子成精,但也被玉帝封了官職弼馬溫,承認了他自封的「齊天大聖」。也算天上神仙的一員了。

    豬八戒,非人,曾是天蓬元帥,犯錯,貶下凡塵,誤投豬胎,半豬半仙。

    沙悟淨,非人,曾是捲簾大將,也犯錯,貶下人間。

    白龍馬,最冤。是海龍王之子,官宦世家。只因縱火現行犯,燒了殿上明珠,要處死刑了,被觀世音搭救,乾脆讓他變作白馬,擔任唐三藏坐騎。

    這些仙,被貶為妖,但他們神性仍在,一旦下決心將功贖罪,護主西遊,過關斬妖,還是能重返仙界,享受人間膜拜。

    這便是《西遊記》,之所以賦予這幾隻「妖仙」雙重身份的原因。也隱含了,現實世界裡,我們成人,對「有點壞壞,但天賦不壞」的孩子們,很糾結的寄望:只要我們不放棄,他們還是有希望的啊!

    既然這些「神妖兼具」的妖仙,要扛起責任,證明自己,那他們當然要在唐三藏的西行起步階段裡,一一現身。

    除了孫悟空,身為大弟子,也是《西遊記》真正的主角,應該首先登場外,其他的,該由誰,接著上場?

    你在猜之前,我給你線索。唐三藏出關之後,是騎馬的。

    但《西遊記》兩度提到,唐三藏的坐騎,沒見過大場面,一是在劉獵戶之前,遇到老虎,坐騎嚇得腿軟,怎麼使喚都站不起來。二是,坐騎遇到剛從五行山下出來的孫悟空,嚇得腰軟啼矬,立站不住。為何?因為孫悟空在天庭擔任弼馬溫,專責顧馬,馬兒見了他,先怕三分。

    因而,唐三藏要萬里迢迢,去西方取經,固然陸續會有三大徒弟扶持他,但,坐騎撐不了場面,也是不行啊!

    於是,很合理,當首席保鏢,第一弟子孫悟空出場後,安全已經無虞,法力、機智略遜一籌的豬八戒、沙悟淨,可以晚點出場,但,坐騎問題,要先解決。

    孫悟空護著師父,來到一條山澗「鷹愁澗」,顧名思義,幽谷深遂,連盤旋其上的老鷹都望澗興嘆啊!師徒兩人,望著鷹愁澗發呆,霎時,鑽出一條龍,直撲三藏!

    孫悟空當下立即反應,把師父抱下馬,逃過一劫。可憐那匹坐騎,連鞍轡在內,被那條龍一口吞下。

    唐三藏這時,又在作者筆下,暴露出他的膽怯與囉哩囉唆的長輩性格。他先是聽說馬被吞了,擔心自己萬水千山,要怎麼走下去!

    接著,又因為孫悟空要拋下自己,去找那條龍算帳,而憂慮萬一悟空不在,孽龍跑來害他怎麼辦?

    搞得孫悟空一肚子火,「你忒不濟!不濟!又要馬騎,又不放我去,似這般看著行李,坐到老吧!」

    這徒弟,看來,是很不爽這師父「處事之風格」的啊!

    像不像,我們年輕時,看不順眼我們父母親做事的方式?!像不像,我們跟青春期的小孩,談事情,他們總露出「哎呀你怎麼優柔寡斷想東想西呢!」的表情!?

    還好,這時觀世音菩薩派來暗中保護取經者的神祇現身,要悟空不必擔心,他們會照顧三藏。

    無後顧之憂,悟空於是在山澗高處,叫罵那條龍,罵得那龍忍不住,跳上空中,與孫悟空大戰多時,漸漸不能支撐,趁個瞬間,又竄入水裡。

    說也奇怪,這孫悟空七十二變,卻偏偏對潛入水裡的這條龍,沒轍?不是很奇怪嗎?

    唐三藏知道孫悟空沒轍,竟調侃他:你不是說你能降龍伏虎嗎?今天怎麼沒轍?

    這徒弟已經不爽師父了,誰知,這師父還來言語刺激他?

    氣得這老孫,跑到澗邊,用翻江倒海的法力,把一整條徹底澄清的鷹愁澗,攪得像泛濫的黃河,逼得那孽龍在水底再也待不住。再度跳出水面。

    然而,他確實不是孫悟空的對手,無奈又變成一條水蛇,鑽入草叢中,瞬間,消失不見。

    這悟空沒法,又不想回去讓師父冷言冷語。便找了當地的山神,土地神,打探這條龍的來歷。

    兩位在地神祇,告訴他,這是觀世音菩薩,收服過的龍,留在這,是要等取經人經過,護衛西行。既然知道了,解鈴還須繫鈴人,當然要請觀世音出面。

    問題不大,有長輩出面,雙方誤解冰釋。

    觀世音不愧是調人角色扮得好。既然你吞了人家的馬,不妨就變身成一匹馬,護送唐三藏西行吧!

    說完,觀世音拿出楊柳枝。在小龍身上拂了一拂,喝聲叫「變」!那龍隨即變身成原來那匹坐騎的樣子。

    女兒聽到這,也隨即喊著「白龍馬,白龍馬」。

    是啊,我也是女兒的白龍馬。因為,女兒會要我趴在地上,讓她騎上我背,吆喝著,出發,我們去西天取經。

    其實,多半是,夜裡,從她看電視的遊戲室,騎到她的臥房,準備睡覺啦!我是她的白龍馬,夜夜護送她,在溫馨的陪伴下,度過童年。

    會撒嬌,會塞奶的,何嘗只有我女兒!孫悟空也會。

    收服了白龍馬後,他對觀世音抱怨,「西方路這等崎嶇,保這個凡僧,幾時得到?似這等多磨多折,老孫的性命也難全,如何成得什麼功果!我不去了!我不去了!」

    這個「凡僧」?!哈哈,背後說老闆壞話!私下嫌棄領導無能!孫悟空有沒有說出你的心裡話?!

    菩薩多厲害啊!什麼人,什麼場面沒見過!好吧,你既然撒嬌,要塞奶,那我就好好安慰你吧!

    菩薩安慰孫悟空。你不要擔心,我會一路安排好,讓你們見招拆招,逢凶化吉的。你若真不放心,那好,我再給你三件法寶。

    哪三件呢?

    菩薩從柳葉上,摘下三片葉子,放到孫悟空的腦後,喊聲「變」,變成三根救命的毫毛。一旦遇到真的沒有任何辦法時,你就拔下來,應急!

    菩薩掛保證。悟空這時才算安下心。

    有時,適當的撒嬌,塞奶,還是能交換到一些條件的,不是嗎?

    孫悟空與唐三藏之間的師徒矛盾,是《西遊記》裡,很有趣的賣點。孫悟空雖然「被騙」戴上了金箍匝,很是畏懼唐三藏唸咒折騰他。但,內心終究還是有野性,還是不服氣。

    一路上,他與唐三藏的師徒矛盾,將是許多逢凶化吉的過關打怪情節中,最引人矚目的部分。我們且先看看,當孫悟空牽著那隻孽龍變身的白龍馬,回到唐三藏身邊。

    這三藏一見大喜,「徒弟,這馬怎麼比前反肥盛了些?在何處尋著的?」這徒弟回的妙,「師父,你還做夢哩!卻纔是金頭揭諦請了菩薩來,把那澗裡龍化作我們的白馬。」

    你看,公然諷刺師父,眼力太差,此馬非彼馬!

    還沒完哦,唐三藏一聽菩薩來了,「菩薩何在?待我去拜謝他。」悟空應該翻了白眼,「菩薩此時已到南海,不耐煩矣。」早走啦,哪還在等你啊!

    這時,師父一看,白龍馬沒有鞍轡,怎麼騎?不如去找找看,有沒有渡船可搭?

    孫悟空又翻白眼了。「這個師父,好不知時務!這個曠野山中,船從何來?這匹馬,他在此久住,必知水勢,就騎著他做個船兒過去罷。」

    你若是師父唐三藏,看著你徒弟孫悟空一直嗆你,你會怎樣?

    沒錯啊,唐三藏知道自己手裡握有專剋孫悟空這隻刁蠻猴子的法寶,緊箍咒,但,想想看,你若是他,你會有事沒事,就唸它一段緊箍咒,讓孫悟空閉嘴,乖乖聽話嗎?

    如果,你會,那你慘了(不管你是男是女,通用),你的下場必然是,子不孝,妻外遇,夫叛逃,屬下幹醮,客戶跑光光!

    為什麼?因為,致命武器不能這樣玩啊!玩多了,玩膩了,連你都煩!何況,你要應付的對手!

    觀世音菩薩給唐三藏這個關鍵剋制孫悟空的緊箍咒,他的本意很清楚。當孫悟空對菩薩抱怨,緊箍咒給了唐三藏,擺明是在害他老孫時,菩薩說了:「你這猴子,你不遵教令,不受正果。若不如此拘係你,你又誑上欺天,知甚好歹!須是得這個魔頭,你纔肯入我瑜伽之門路哩!。」

    孫悟空聽完,竟是這樣回答菩薩:「這樁事,作做(就算)是我的魔頭吧!」這裡的「魔頭」可不是真的妖魔鬼怪,而是指專門剋制某種心念偏執的罩門武器。比方說,你的太座是你的魔頭!你的女兒,是你的魔頭!你的小三,噢不,他的小三是他的魔頭!

    這樣你懂了嗎?

    當孫悟空也知道,自己的野性,需要有人提點,協助,以幫助他向上奮進,走出畜牲道,晉階人道的層級時,就像我們的孩子,其實也知道你是為他好,才囉哩巴嗦一大堆時,你需要的,不是再繼續囉唆,不是再拿出緊箍咒去威嚇他!而是,按耐住情緒,動之以情,待之以溫柔,讓他慢慢知道,你,是深深愛他疼他的,不是嗎?

    唐三藏顯然是這樣想的。

    所以,當孫悟空不免對他的溫吞,對他的嘮叨,不時頂嘴,不時碎碎唸時,他倒也沉住氣,不再說話。

    是啊,做為師父的,不要那麼沒氣度。小孩子碎碎唸,由他去吧!

    反正,你知道,你手上有致命法寶,緊箍咒。是嗎?女兒,我怎麼覺得妳媽咪有,而我沒有呢!

 

延伸閱讀-

爸話西遊之十

作者為知名作家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

W105-3劉毅
W105-3劉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