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花甲美魔男之一個人的武林

img
蔡詩萍/花甲美魔男之一個人的武林

<你如何掰開一個意外送來,處理麻煩但美味誘人的榴槤?!>

    你會用什麼數量單位,描述 a Durian?!Durian是榴槤,我懂。但你是稱它,一個榴槤,還是一隻榴槤呢?嗯,還是一顆榴槤?總不會,你叫它一粒榴槤吧?!

    朋友送了「一粒」榴槤,沒錯,他用的是「一粒」。我直覺是「啊~」一聲。

    兩個意思的綜合反應,一是,「啊~」幹嘛送我榴槤?我沒說我喜歡啊~

    二是,什麼?一粒(?)榴槤!一粒芭樂,OK,我同意。但,「一粒」榴槤,會不會太大的一「粒」?

    但我沒有跟朋友爭論,我沒那麼白目,人家好心好意送你榴槤,你沒事不感謝人家,還去跟人爭辯是「一粒」好,還是「一個」或「一顆」比較好!

    我雖老文青一枚,但也不至於像唐朝那位文青到痴顛的詩人賈島,光是「僧『推』月下門」好,還是「僧『敲』月下門」好,就可以廢寢忘食,一夜不睡。我可沒那麼癡呆!

    何況,我的問題是,要怎麼「對付」,或「處理」這榴槤,好呢?!朋友離去後,我望著那榴槤。

    朋友的交待,猶在耳際。這可是越南進口的哦,我弟弟剛從高雄帶上來,給我一箱,我分送好友。朋友很認真的說。

    我也很認真的盯著它,噢,不是我朋友,是我朋友送的,榴槤。

    全身盔甲,甲冑帶刺,我連下手去碰它,都不知道手指該放哪裡?這怎麼處理啊~天啊~幹嘛送我榴槤?!你送我芒果一箱,不行嗎?

    我微笑著,看著滔滔不絕的朋友,內心演出的是一段「悲喜交加,啼笑皆非」的小劇場!

    朋友交待,要再放幾天。幾天?我問。

    難講,要看放的狀態。天氣熱,很快就熟了。如果像這兩天,濕答答,可能就多放幾天吧。

    我再度,微笑點頭,非常之有禮貌的,微笑(但內心深處,演的是,我靠,你為何不在你家多放幾天,等快熟了再送給我啊~)但我持續外表演戲,微笑,感激,的戲碼。

    朋友走之後,我惡狠狠盯著那榴槤。它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樣,反正渾身盔甲保護,你也不敢拿我怎樣,不是嗎?

    真的,我一籌莫展。丟掉吧?!倒也不難,裝進塑膠袋,把它「活埋」到樓下垃圾桶裡!神不知鬼不覺。

    但榴槤味道超強,神會不知?鬼會不覺?連樓下管理員,在我剛剛送朋友出去,回來領信件時,還問我:主委,你有聞到什麼味道嗎?

    我故意假裝聞一聞,沒啊~什麼味道?不會是我剛在收拾房子,一身臭汗吧!我開玩笑講。

    有效有效,管理員馬上說,不是啦!是你朋友來了後,就有一股淡淡的,說不上來是什麼的味道。管理員忙著解釋。

    噢,有可能。我接下這話,給它結束掉。我朋友賣水果的,可能有水果味吧!

    管理員趕緊接話,對對對,有水果的甜味。我進電梯,往自己身上聞聞,哇,還真是有膩膩的甜味呢!

    我那朋友開著車,載著一箱榴槤,到處送朋友,難怪他一身榴槤味,一身甜膩膩的,香氣味!

    你在東南亞,時常可以聞到的,甜甜膩膩的,香氣。

    連管理員都「聞到」了,我還能「棄屍」假裝沒事嗎?

    算了,就依朋友的建議,放它幾天吧。一連放了好幾天。還真不容易啊。

    起先,放在廚房地板,才兩天呢!整座房子,遠遠就聞到一股很奇特的「香氣」。肯定立刻有人會舉手,「什麼香氣?臭死啦!」

    但也肯定有人會附和我,「真的,香氣迷人啊~」這就是榴槤的氣質,你喜歡,你愛它,不吃到會死人!

    你不喜歡,就很噁心哪!有人在旁邊吃,你會想要他去死!

    為了怕太座女兒嘀咕。我把榴槤放在後陽台。味道飄散得快,氣味沒那麼重。

    終於,今天早上,我去拿女兒掛在衣架上的襪子,低頭一看,嘿嘿,榴槤裂縫了。

    朋友交待過,不要用刀切,等它熟了,時辰一到,自然會出現裂縫。你再沿著裂縫,掰開它,就會裂成幾塊。你再把果肉取出,放進塑膠袋裡,冷凍起來,要吃再取出,哦,美味哦!

    朋友交待詳細,還表情豐富,好像在教我怎麼「把妹」一樣?!

    哦,哦,哦。

    我看著裂縫的榴槤。哦,哦,哦,我今天要「解剖」你了。

    其實,為了你擔心,因為我而對榴槤更厭惡,所以我其實沒有告訴你,早上我看到榴槤裂縫時,一開心,把榴槤提起來,結果真是太熟了吧!提把的那一小截,斷了!我怕榴槤摔在地上,用另一隻手掌(這用「隻」沒錯,你不會用「一條手」吧?),本能反應的去接住它,噢,立刻,榴槤這鐵甲武士,毫不留情的,刺在我掌心手指上,痛啊~真痛!

    但馬上要女兒出門趕校車,也只好「忍住一口氣」,對榴槤說,你好歹給我等著!

    我決定動手「處理」榴槤時,把朋友交待的過程,默念一遍。沿著裂縫,掰開它。

    我怕又被刺到,用筷子試試。先撬開裂縫,再用手去掰,哦,啪一聲,開了。而且,一開,就是裂成好幾塊!

    果實,呈現淡淡的綠色,與果殼內沿的白色,明顯對比。但色調,非常和諧,好看。大自然真是奇妙,讓榴槤的外殼,盔甲渾厚,針刺滿滿,但一旦果實熟了,懂得竅門,則可以輕鬆深入它的內心世界!

    天啊!我超感動的,這不就是像我這種「外表冷漠,內心虛弱」的雙魚座龜毛男人的心境嗎?

    我不就是一直像榴槤一樣,在那,孤獨的,等著,懂我的人,等我在脆弱的一面呈現時,可以掰開我的心,直探我的靈魂嗎?

    榴槤啊~榴槤,掰開榴槤的果肉時,我腦海中突然浮現,那高大英挺的混血男星,費翔的歌曲〈流連〉:

「流連 流連 流連

流連 流連 流連

流連在你窗前

不眠的月像我的心

終夜等着與你相見」

    然後,我把榴槤果肉,包裝進兩個塑膠袋裡,放入冷凍庫,好吃的東西,要先想到太座,女兒。

    你猜,她們兩位美女,會喜歡嗎?

    榴槤,榴槤,榴槤,榴槤在你床前,榴槤,榴槤,榴槤⋯⋯

    今天,我終於成功「掰開」了一隻,一粒,一個,榴槤。很大的,一個,一隻,一粒,榴槤!

 

 

作者為知名作家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

W140台北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