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化鵬/基隆港的前世今生?!

  • In 旅遊
  • 2019-11-30 13:00:00
img
左化鵬/基隆港的前世今生?!

    坐在海洋廣場前的石凳上,眺望遼闊的海面,一艘郵輪正由遠而近緩緩的駛進基隆港,灰蒙蒙的天空,只見幾隻蒼鷹在天際盤旋,忽高忽低,我的思緒也隨之飄飄渺渺,浮想聯翩。

    不知多少個晨昏,我來到這裡,吹著習習海風,看雲卷雲舒,潮起潮落。我和基隆港相遇於今生。那天,在長榮海事博物館,我看到一幅清乾隆時代繪製的地圖,找到了基隆港的前世,而在更早的歐洲大航海時代,看到尼德蘭人和西班牙人繪製的海圖,又找到了基隆港前世的前世,那時,他已有了名字是雞籠山或稱雞籠,而我還沒有名字,仍逍遙於無何有之鄉。

    波平浪靜的海面,我彷彿看見三百九十多年前,西班牙人以大划船和戎克船帶著兵丁,從菲律賓取道巴士海峽,來到福爾摩沙東北角的一處海灣,他們命名此地為聖地牙哥(也就是今天的三貂角),稍事整補後,他們駛入現今的正濱漁港(當時的基隆港),他們在社寮島(今天的和平島),興建了薩爾瓦多城,並設立了全台第一座天主堂。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十九年後,他們被更早盤踞在南部熱蘭遮城的尼德蘭人驅逐出境,城堡和天主堂全毁,目前只留遺跡。不料,十九年後,被稱為紅毛番的尼德蘭人,又被一支打著反清復明旗號的鄭成功,趕回了印尼老巢,而鄭氏立基未久,又被降清的部將施琅所敗,台灣正式納入了清朝的版圖。

    有清一朝,台灣並不平靜,從北部的鷄籠(基隆)到南部的打狗(高雄舊名),遍地鋒火,雞飛狗跳。鴨母王朱一貴、林爽文、戴潮春,相繼作亂。林爽文事件時,中部的諸羅百姓,死守城池有功,清廷特賜地名為嘉義。而北部的雞籠,來自福建的漳、泉兩地移民,為爭奪地盤,始終械鬥不休,像關在雞籠子裡的鬥雞,非拼得你死我活,由於死傷太慘烈,後人檢拾無名的遺骨,為這些老大們蓋了座開基老大公廟,每年中元普渡,弔祭他們的亡魂。

    滿清末年,雞籠因名字不雅,被改為基隆,當時此地豐富的煤礦,引起了遠在歐洲的法蘭西覬覦,法國的遠東艦隊,在海軍大將孤拔率領下,耀武揚威的攻佔了基隆港,但後來被台灣巡撫劉銘傳逐退,孤拔出師未捷身先死,病逝馬公,在基隆則留下了現今的法國公墓,戰死的法國士兵,成了漂泊在基隆雨港的孤魂野鬼。

    綽號劉大麻子的劉銘傳,有心建設台灣,從基隆到台北興築鐵路(台灣縱貫線北段的前身),可惜長才未展,甲午戰敗,台灣被割讓給日本。日本人擴建了現今的基隆港,將台灣的金礦、銅礦、煤礦、檜木等所有可用的物資,從基隆港源源不絕的輸送到日本。

    日據時代的基隆港,卻也意外成了反清的革命黨人據點,革命黨人陳少白曾奉國父孫中山先生之命「到台灣去活動,以聯絡那裡的中國人發展勢力」,陳少白不負所託,在這裡建立了興中會台灣支會,不久後,國父也隻身來到台灣,指揮惠州起義,這是他首次的台灣行,待了四十四天,討袁二次革命後,他又來到台灣,下榻台北火車站附近的「梅屋敷」,現改為台北國父史蹟紀念館,是唯一保存至今的孫中山赴台遺址。

    光緒年間,有一名福州少年,渡海從基隆港登岸。前往台北電信局謀得一份譯碼的差使。十多年後,台灣被割讓給日本,少年不願作亡國奴,參加了抗日活動,被日警追捕,逃回了故鄉,後來再度來台聯絡抗日志士,因行蹤敗露再逃回福州,其後,他追隨國父孫中山革命。這位來台打工的少年,就是日後當上國民政府主席的林森,也就是後來代表國民政府宣布對日抗戰的林森,他一輩子心懸第二故鄉台灣,曾殷殷囑咐接任的國府主席蔣介石,一定要抗戰到底,收復台灣。

    日據時代的早期,國學大師綽號「章瘋子」的章太炎,也從基隆港上岸,在「台灣日日新報」漢文部,擔任七個月的記者,他離開台灣時說:「台灣氣候潮濕,少士大夫,處之半歲意興盡」。隔不幾年,另一位國學大師「飲冰室主人」梁啟超,也應臺灣霧峰林家之邀,從橫濱搭「笠戶丸」訪臺,抵基隆港碼頭,當天迎賓的除林獻堂父子,還有連戰的祖父連橫等數十位仕紳。他在台灣自由行兩週,暢遊了台北和霧峰,並曾到北投泡溫泉,看青山碧水噴煙,全身舒暢無比,此行,得詩八十九首,得詞十二首。

    台灣光復後,海峽一度風平浪靜,不久後,國共內戰,風雲再起,幾十萬的軍民,追隨政府撤退來台,其中有一名身懷六甲的婦女,擠在充滿汗臭味的船艙,來到了人地生疏的基隆港,從此,一別故鄉數十載,她怎能料到,當年腹中的胎兒,如今,也己是白髮蒼蒼,他曾幾度含著涙水來西岸碼頭,尋找昔日娘走過的足跡。

    韓戰結束,一萬四千名戰火餘生的反共義士,拖著疲憊的身軀,來到了基隆港,滇緬邊區部份反共游擊隊員,也被遣返到基隆港,他們在復興基地寶島台灣,繼續從事反共大業。越戰時期,一艘艘的美國軍艦,滿載從戰場來台渡假的美國大兵,在基隆港上岸後,他們不知還有沒有明天,今宵有酒今宵醉,街頭上到處可見這些大兵們縱酒狂歡。

    基隆港也曾一度興盛,酒店、舞廳一家接一家,賣舶來品的委托行,櫛比鱗次,後來,隨著台灣經濟的快速發展,世界各地的貨櫃輪都湧向基隆港,東西兩岸碼頭的貨櫃起重機,日夜不停的運轉。可惜!好景不常,中山高速公路開通後,酒店和舞廳一家家轉向台北,委托行也相繼歇業。基隆港沒落了,市井一片蕭條,好不容易,空蕩蕩的海面,最近又出現了郵輪,許多世界級的大郵輪,選擇基隆港當亞洲母港,我多麼希望基隆港再度迎來璀璨的明天。

    基隆港,今夜又飄下霏霏細雨,不遠處,影影綽綽的基隆嶼,見證了四百年來的這一切。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

W140台北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