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亞君/最讓人痛的不是遺憾,是辜負

  • In 藝文
  • 2019-11-29 12:00:00
img
朱亞君/最讓人痛的不是遺憾,是辜負

    離開某個人的時候,去了一趟克羅埃西亞。沒別的理由,一心只想著走遠點,再遠點,是不是就能夠把自己的心琢磨得更明白些。

    整個行程延著亞德里亞海,海岸線美得很夢幻。札達爾古城的海邊,有個世界上最大的管樂器「海風琴」,建築師在岸邊設計了音樂階梯,階梯下有大大小小的管子,當海水沖刷進去擠壓空氣,會發出不斷變化低沉的嗚咽聲調,像風琴。

    我在正值夕陽落海之際,在音樂石階上坐了非常久,用手機錄了好長一段海的交響樂。我還對某人錄了一段話。

    世界上最讓人痛的也許不是遺憾,而是辜負。

    遺憾是你再無所能為;而辜負是你能為而不為。

    後來錄音沒能讓他聽。多年過去,一切也就不再重要。我終究是辜負了。

    看到陶立夏寫《分開旅行》,他的文字太美,太純真。那第一時間就把我打回亞德里亞海。想到臉上曾有的鹹鹹的甚麼,想到也曾墜落進翻騰的浪裡的心。

    抵達與離開。

    天空裡沒有恆星的恆心,只有風雨的無常。

    這是一本始於疼痛,終而尋覓自我的長長的分手信。我們再不能回到相識的最初了。

    五大洲。十三座城市。一場別離。

    那些能找回的東西,從沒丟失過。

    那些失去了的,或許從未真正擁有。

    然後,也許你開始明白,走那麼多路,

    並不是要再次找尋到他,而是為了失去他。

    要翻過多少千山萬水,你才讓自己的心自由,也終於讓他自由。

 

 

作者為寶瓶文化社長兼總編輯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

W105-3劉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