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大選不能解決脫歐難題

  • In 時事
  • 2019-11-28 05:30:00
img
英國大選不能解決脫歐難題

    【特約記者謝維倩報導】英國這個老牌民主國家,脫歐的一波三折令英國議會陷入癱瘓,首相強生信心滿滿地說「讓我們搞定脫歐!」,脫歐耗時三年就像鐵達尼郵輪寂靜夜色裡即將撞上冰山,而船上的遊客歌舞通宵毫無所覺,直到船艙已被水吞噬才認情現實。 

    強生顯然是個頗具號召力的船長,押上全部賭注,也要將英國推上風口浪尖,告別布魯塞爾以獲得重生,迎接全球化的英國。當然他不會承認這是胡扯,12月初的大選,無論結果如何都不會解決英國脫歐問題,只是開啟了圍繞英國與歐盟未來的角力。

    保守黨前官員博雷斯曾為強生效力,他稱強生「撒謊成性,背叛了同它打交道的每一個人」。三年的爭吵和議事癱瘓已經讓大量的選民厭煩,大家只想「趕緊結束」,希望有一個了結,不確定性讓企業無法做出投資決策。

    有趣的是工黨領袖柯賓是一位根本不適合當首相的極左領導人,這個觀點在工黨候選人中得到廣泛認同。柯賓是死硬社會主義者,幾年前放棄了政治中間立場,因而疏遠了工黨選民。大批溫和派的離去也給強生留下一個民族主義的政黨,而不是保守黨。

    強生拋棄了保守黨對穩健財政的注重,他追求的硬拖歐將成為蘇格蘭獨立,以至於聯合王國解體的完美跳板,但這樣的風險他漠不關心。

    即將舉行的大選,可能親歐的自由民主黨將表現強勁,使得兩大政黨得不到絕對多數選票。如果下議院再發生僵局,會催生一個大勢所趨的要求:舉行第二次全民公投。

    分析人士認為,保守黨獲得絕對多數席位是可能的結果,這樣一來英國將在2020年1月底退出歐盟,然後花上幾年時間琢磨出這意味著什麼?英國將會變成什麼樣的國家?在本身所屬的歐洲大陸失去話語權後,如何繼續保持繁榮。 

    一些人提到讓英國成為歐洲的「新加坡」,有人則幼稚地認為,川普將復興一個由英語國家組成的「盎格魯文化圈」。

    2016年的全民公投英國脫歐人士拒絕討論英國離開歐盟之後的未來,因而迴避了這些矛盾。三年之後的今天,仍然拒絕投入辯論。然而,如果強生贏得選舉,他們將需要回答海外友人的問題。英國要去那裡?顯然他們毫無頭緒。

熱門

W105-3劉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