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秀枝/總統馬克宏現身上海蓬皮杜中心

  • In 藝文
  • 2019-11-08 14:00:00
img
簡秀枝/總統馬克宏現身上海蓬皮杜中心

    第一次這麼近距離見到法國總統馬克宏,在擁擠的人群中,與他握了兩次手。我拉高嗓音對他說,「歡迎來台北走走⋯」,他非常禮貌地微笑點頭說,「謝謝、謝謝!」

    上海蓬皮杜中心開幕,馬克宏總統於11月5日下午,親自主持開幕與揭牌典禮,並用法文作了近半個小時的即席致詞。

    41歲的政治大明星,手勢表情,非常豐富,時而把身體側靠講台,滔滔不絕。我聽不懂法文,但從他手足舞蹈的表情中,非常確定的是,他喜歡藝術,對對藝術交流,成竹在胸,尤其把巴黎蓬皮杜中心的實力,展延擴充到上海西岸,他感到驕傲。他更期待,透過上海西岸美術館與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陳合作項目,再為法國與中國深度文化交流,留下典範。

    為了聆聽馬克宏總統這場開幕演說,出席開幕儀式的全場賓客,在大廳足足短候了一個小時。不過,別以為馬克宏總統耍大排,放大家鴿子,真正的原因是,他對藝術太投入,出席開幕與揭牌儀式前,他要先賭為快,看過展品才致詞。

    果然,輕車簡從,馬克宏總統,避開人群,他先從側門,鑽進美術館2樓展廳,讓法國蓬皮杜中心主席塞爾日・拉斯維湼(Serge Lasvignes)與策展人等,親自為他導覽,逐層逐件作品,一一解說,連擔任西岸美術館的英國著名建築師大衛・奇普菲爾德(DAVID CHIPPERFIELD)也隨侍在側。所以,在下樓為廣場大廳作開幕揭牌致詞時,他已掌握整個美術館的設計概念、展品內涵,所以發表公開演說時,眉飛色舞,生動自信。

    這樣的互動,與許多政治人物,應景出席,行禮如儀,上台致詞(剪綵),然後作秀式晃兩圈就走人的樣板,非常不一樣。很多跟我一樣,不懂法文的現場聽眾,並不清楚馬克宏的致詞內容,但大家興緻高昂地在台下,拿著手機,不斷拍照,聆賞他的說話神情,有如欣賞藝術活雕塑作品般,仔細品賞,沒有人中途離開。

    當眉飛色舞的馬克宏致完詞,並沒有急著離開,更展現了當代政治領袖的親民作風。現場人擠人,大家湊進總統,用力推拉。維安人員如臨大敵,嚴肅戒備,但馬克宏總統依舊以龜步挪移,不斷向人群拋笑顏,握手話家常,有熱情在民眾,甚至擠進總統身旁,自拍合照,他笑意盈盈,魅力四射。

    其實,這趟上海之行,馬克宏總統的專機上,就坐著旅法中國藝術家嚴培明,與剛遭逢喪夫之痛的藝術家沈遠。

    嚴培明是歷屆法國總統訪中國時的幸運陪客,最近他才在巴黎奧塞博物館開展,他以手繪嚴媽媽遺照、入歛儀式,取名《上海的葬禮》,與法國現實主義美學先驅畫家庫爾貝《奧南的喪禮》巨作相呼應,作為法國朝野紀念庫爾貝誕辰200周年系列活動之一。中國藝術家在巴黎,受到敬重與禮遇程度,令人印象深刻,中化藝術文化交流,是有歷史傳承與積累,從總統本人,重要美術館等,以具體行動相互搭配加持。

    至於沈遠,也是傑出旅法中國籍藝術家,這回上海蓬皮度開幕,就有她的裝置大作品《地心引力》,以生態環境探討作為創作靈感,刻意讓觀者穿著鞋套,入內與作品作互動。

    然而,就在沈遠在上海佈展的10月20日,她的藝術家夫婿黃永砯,突然因腦溢血,在巴黎驟逝。她忍悲含淚,匆匆返巴黎奔喪,10月28日在許多藝文人士追悼送別下,葬別藝術愛侶,然後再奔返上海開幕現場。

    馬克宏總統有情有義,不但邀請沈遠,成為總統専機座上賓。11月5日中午,一抵達上海,就在蓬皮度美術館附近,以高級西餐,宴請參加蓬比度上海開幕展的中國藝術家,沈遠就被安排在馬克宏正對面位置。大家一起在餐會前追悼緬懷黃永砯的離世,撫慰含悲忍痛重返創作展覧崗位的遺孀,真情流露,他的貼心暖意,細膩入微,令人動容。

   一臉俊秀的馬克宏總統,千里迢迢,遠飛上海,再次以法國總統的高度和資源,為藝術加持,為西岸美術館與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陳合作項目,開啓歷史新步,更重要的,他賞藝成 趣、禮遇藝術文化人的真誠舉止,留下活生生印記,引為國際藝術外交新美談!

 

 

作者為典藏雜誌社社長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