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裔芬/地藏經寫的鬼王與地獄

  • In 關懷
  • 2019-10-30 12:00:00
img
蕭裔芬/地藏經寫的鬼王與地獄

    臉友問我,他是基督徒,為亡父誦地藏經超度,卻感浮躁、無法平靜,何以故?

    這種情況一如我上過幾次讀經班,卻無法靜心讀聖經一樣:聖經和佛經,敘事邏輯、遣詞用語,是南轅北轍的。就像一個說英文,一個說中文,根本講不到一起。

    雖然我讀外文系時聖經列為必修課,但我在基督教徒的包圍之下始終沒有受浸,就是因為我始終無法捨棄佛經。我常自我解嘲說,因為本人中文太好了,佛經太神秘美妙了,讓我敬慕心從,流連忘返。

    反之亦然。習慣用聖經語彙思考的人,可能也會不知佛經在扯什麼碗糕,覺得不耐煩吧!一如習慣古佛前一盞青燈,自修苦讀的人,對於基督教徒歡聲雷動、唱歌、跳舞敬拜神明的方式,八成認為上帝也瘋狂呢?!

    這種宗教文化障礙,需要一點時間進入,此是前言。細究初學者對地藏經所產生的不適應症,個人淺見分析如下,還望大德補強指正:

一、閱讀障礙。

    地藏經的文字被稱為親切淺顯,所以難免拖泥帶水。並非如楞嚴、藥師、金剛經等言簡意賅、節奏明快。

    尤其地藏和一般佛經不同的是,並非單一神明闡述單一教義,而是釋迦牟尼佛,召集全宇宙所有萬物鬼神,共同來表揚地藏王菩薩的豐功偉業。這排場是超級宇宙無敵大的,光是把所有的神鬼們都逐一唱名一遍,就已經佔去了兩三章的篇幅。再加上地藏王菩薩十分謙虛,從來不直接要眾生信祂拜祂,而是藉其他眾神之口,與釋迦摩尼佛對談,來烘托出地藏王菩薩的偉大。

    再加上,不同的神明,對於眾生修行地藏經的方法與所得利益,各有不同的護持規格,都敘述的很詳細,乍看雷同,細究才知有別。

    因此在十三個章節當中,常會有:「怎麼又來了?」咦?這我好像剛才唸過?尤其在喪親期間,意識昏沉,身心疲累之下,有鬼打牆的感覺也不足為怪。

    佛陀知道,反正眾生念經,有口無心,過目即忘,多叮嚀幾次,不厭其煩,諄諄教誨,唸地藏經,就像聽家中父母爺奶絮絮叨叨訓話的fu,就對了啦。所以地藏經是來訓練耐心的,心浮氣躁就會產生閱讀障礙。

二、心理障礙。

    地藏經最令人感覺可怕的,是對鬼王、與地獄的描述。如果望文生義、想像力太過豐富、或對往生者有所虧欠,難免對號入座,彷彿一個個青面獠牙的鬼怪要把自己拖下地獄受刑。

    我略算了地藏經所提到的鬼王,近有六十多個、當然經中提到的神明更不可勝數,只能說是惡人沒膽、個人選擇性的關注。而地藏經中提到的地獄名號,更有四十多種,還有如何折磨犯人的細節等等。

    初學時在晚上誦讀,的確頭皮發麻,但因為我沒有做虧心事,以及願對母親付出一切的深愛,讓我克服恐懼。Love conquers everything.

    嗯,但不見得每個正直有愛的人都不會害怕,或許試試白天唸好些。 但其實地藏經是非常適合在晚上唸的經典,更容易感召六道鬼神。

三、靈性障礙。

    我曾一一致電給母親生前的同事,感謝她們來參加媽媽的告別式。其中有一位阿姨和我提到,他也每天念地藏經,但她不像我這麼快速進入,她卻是拼了老命,好不容易才把地藏經修起來。

    他說,剛開始念的時候,頭暈、想吐、四肢無力,甚至還生病。但他憑著意志力、非把地藏經修起來不可的決心、幾個月後終於度過了難關。現在幾年過去了,他說,一切都非常好,他非常感恩,逢人便大推地藏經之殊勝。

    阿姨認為,當初的不順,是有冤親債主阻撓,不想跟他和解。最後終於,冤親債主被地藏王菩薩收服,被她的誠意感動,不找她麻煩了。這是她說的,你信嗎?最後附帶一提,基督教和地藏經裡面都有關於一念往生的敘述。

    我曾和基督教徒辯論,殺人犯陳進興臨終前受洗,信了耶穌基督。你們說他也可以上天堂?這對奉公守法的人不是很不公平嗎?後來看了地藏經之後,我才明白這有可能是一種宣教的方便法門。

    先要誘其起心動念、棄暗投明。接下來再慢慢雕琢,誘導,教育,培養他。如果一開始就告訴他後面有多難,迎向光明的過程,可能比繼續沉淪還要辛苦,有誰願意力爭上游呢?

 

 

作者為資深新聞主播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本文為作者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