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是我們的星光一哥 ── 楊宗緯

img
永遠是我們的星光一哥 ── 楊宗緯

 【撰文:詹樹樹|攝影:吳偉祺|場地提供:蘋果優仕八德店】在楊宗緯身上,可以看見集合了矛盾與衝突的性格,他待人處世溫柔謙恭有禮,但遇到覺得不合理不對勁的事情,又無法退讓,只能力爭到底。因此這些年來,他除了有公認的好歌喉和唱工外,「難搞」也是幾乎一致的評語。 

 但其實他本身非常理解自己的個性與外界衝突點的問題所在。 

 原本楊宗緯的聲勢已被同期出道的林宥嘉、蕭敬騰趕過去,但他在今年四月份中國湖南衛視的〈我是歌手〉節目中以亮麗的表現奪得第三名,為他的演藝生命再創下高潮,他的未來仍可期待。 

 現在,且讓他說說他自己。 

 

跟我們聊聊「音樂」,以及這幾年闖蕩樂壇的感想?

 音樂對我來說是件困難的事情,要是困難的背後還不能讓我開心的話,就更不符合我的性格。

 市場是個考量。所有唱片公司的老闆或企劃,沒有人跟你說做唱片會賺錢,好奇怪,那為什麼還一直出唱片?從去年十二月到今年一月,國語歌壇總共出了四十四張片子。身邊的工作人員會給你一個觀念,就是你別太期待銷售成績,然後呢,做唱片又需要錢,對一個不賺錢的東西,唱片公司就不願意投資更多的錢。 

 大家都在等待下一首〈吻別〉。我覺得唱片產業在這樣的機制下,會面臨到困境,譬如預算上捉襟見肘,我們不用最好的麥克風、不用最好的錄音設備,所以我覺得做音樂是有些困難的地方,可是這件事情又給我另外一個啟發,就是我們可以返樸歸真地去探討一個東西。 

 日本的音樂非常多元化,他們有小田和正、德永英明,但也有AKB48。你看紅白歌唱大賽,有唱演歌的,還有很多老歌手,可是你有看過韓國的老歌手嗎?台灣的老歌手也比較被邊緣化,因為台灣正朝韓國的方向走。目前聽到的韓國歌曲幾乎都是懂茲懂茲,所以我很佩服日本。 

 不是說只有一種音樂風格不好,但日本這樣不是很棒嗎?那台灣的優勢呢?可能是什麼都可以吸收,拷貝、多元化,所以很多東西我希望從台灣出發。

 

談談自己吧,平常都在幹嘛?或想些什麼?

 我平常的生活很簡單,早起就運動,十一點洗個澡,吃中餐。我是需要午睡的人,睡到差不多下午三四點,就自己做飯,做些簡單的東西,大概是煮一鍋水,然後丟水餃、魚丸、或是下個麵,青菜切一切,我吃的也很簡單。 

 六點到九點是個空檔,我就聽音樂。我覺得我是比較批判性、也比較實驗性的人,對既有的規則,我不想去奉行他,我喜歡多方嘗試。但大部分我在嘗試時,都會嚐到挫敗的結果,因為不管嘗試什麼,結果都還是需要受到大家認同,可是有時是不被認同的。 

 比方說,我為了上節目可以唱自己想唱的歌,不管是伴奏老師、主辦單位、或自己的經紀人也好,得花很多時間說服他們讓我唱,但即使唱了,迴響也沒有多好,我想這就是最現實也最直接的反饋了吧。但我還是會覺得我準備的很充分,而且也很真誠很急迫的想要唱給大家聽,我寧願在這地方有摩擦,都希望他們認同我,可是我所獲得的挫敗就是這樣。 

 不但聽眾不買單,嚴重一點,還會影響我的人際關係,再嚴重一些,就要考慮他們是不是不願意再請我表演了? 

 這個世界的運轉,存在深不可測、牢不可破的大規則;譬如你沒辦法把時間往後推,把自己變年輕,這就是一個規則。 

 回到家裡,家人還是會愛你的,所以即使沒受到大家的肯定,也沒那麼重要,這就是為什麼我後來回來做我想做的東西,反正我現在跟蕭敬騰、林宥嘉比,我是最後面的,也沒關係,哈哈哈哈。 

 我每天都在問自己,可以給家人什麼?如果可以在很年輕時就為自己和家人設想,幹嘛浪費那麼多時間?我過去浪費太多時間在為整個世界著想,其實只要反求諸己就好了。但,人就是這樣,總是得經過一些事情。以我悲觀的個性,常常在想什麼時間會發生什麼事情。 

 你不覺得我身上有很多衝突點嗎?我可能很批判、想要實驗各種東西,但很多時候我又很悲觀、不是那麼有自信。 

 

你怎麼看待現在的媒體?

 曾經我很介懷媒體說我什麼,但我現在釋懷了,覺得應該很多人像我這樣子,也許在這圈子當中受到一些矚目了,媒體就開始鯨吞蠶食你時,你心裡會有點壓抑。我的個性是不卑不亢,不想要低頭的那種,雖然一開始不去理會,但其實我也只能自己生氣而已。 

 媒體當然有他們話題上的需求,所以這部份我也一直在做衡量,遲疑的出發點在於我們對這部份的膽小、怯弱,倒不是說他們怎麼樣,而是我們自己會擔心,覺得那東西不安全,所以他們覺得我比較神祕。 

 神祕不見得是好事,比較難以親近、不能揣測、也沒辦法控制。相對來說現在不會這麼在乎,其實現在也好多了,頂多就被嘲諷一下。 

 不管說我是歌手或藝人,總之我被定義為公眾人物,要展示給大家看,要負責任、給大家交代,但有時候我叛逆的個性也會跑出來,我不想去探知別人的東西,但為什麼我要去滿足大家的窺探欲?這對我來,依然是很大的問號,是我很不適應的地方。 

 現在也不算是適應,某種程度是比較封閉,尤其是這兩年,很少在台灣逛街吃東西,我都待在家裡,我變得在家裡一個人也很開心,煮飯時我還會一邊唱歌呢。 

 大家可能覺得我有很多合約的糾紛,也換過很多公司,但我不覺得這是一個挫敗,因為我從來沒為這些事情後悔過,反而很驕傲我走過了每個風波,我也不覺得在這些合作過程中,有對不起的人。即使沒有入圍金曲獎,也不真的那麼在意,所以,也都雲淡風輕。除非做到不好的專輯,但目前這三張專輯我都非常非常喜歡。 

 我的確有為了我堅持的東西而延宕沒錯,但至少我還可以一直走下去,這樣就很好了。

 

新專輯《初‧愛》如何?

 這張專輯比較清純,之前《原色》比較濫情、成熟,這都是我想要的,確實它也比較新民謠,《初‧愛》是從比較接近大眾的角度來做一個不那麼大眾的東西。在愛的種子剛萌芽的時候,那個最初、最當下的時刻,甚至走到最後了,也該回頭去看看最初,所以其中有一首歌叫做〈一路走來〉。還有另一首歌叫做〈其實都沒有〉,是在談人生,人就是這個樣子,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也許其實都擁有,也可能其實都沒有,也其實什麼都有…… 

 所以,我們的出發點就是用最簡單的態度,等到走到最後了,再回頭去看看最初的東西,聽起來很簡單,但歌曲裡頭是有些寓意的,這是我覺得好玩的地方。 

 我希望你打開歌詞本,看了歌詞、聽到了歌曲,會覺得這是藝術,但也覺得清新,當然最重要的,希望你聽得見我的努力,並且覺得聽我的歌很享受。

 

後記

楊宗緯在訪談中不只一次提到他自己是「死小孩個性」,但是呢,我根本覺得他是個實實在在的好孩子,體貼、細心、戀家,這樣的人,即使有一些些叛逆或衝撞,能嚴重到哪裡?我只可惜雖然他對我幾乎暢所欲言,但當我指著訪綱上最後一個問題「談談你的戀愛史」時,仍是被他的好友兼化妝師富富給阻擋,無緣問出個什麼來。

 

 .本文經潮人物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潮人物網路平台(2013)            

 https://chewpeople.com.tw/vol31-aska/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