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百蕙/為何15歲罷課少女值得諾貝爾和平獎?

  • In 關懷
  • 2019-09-21 15:00:00
img
蔡百蕙/為何15歲罷課少女值得諾貝爾和平獎?

    一年多前,2018年的8月20日,15歲的瑞典少女葛蕾塔.桑柏格(Greta Thunberg)帶著自製的標語「為氣候罷課(Strike for Climate)」,獨自一人騎著腳踏車到瑞典國會旁靜坐抗議,當時是瑞典國會大選的前夕,由於對瑞典政府反氣候變遷作為強烈不滿,認為「沒有未來、何必上學!」

    那時她獨自一人,沒有同學、也沒有家人陪伴,天天到國會旁報到靜坐,直到9月大選結束為止,改成每周五罷課,並轉而發起「周五護未來(Fridays for Future)」運動。

    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這個景象已完全不同。葛蕾塔自發性的為氣候變遷罷課,迅速地引發各界關注,從第2天起,就陸續有人加入她國會旁靜坐的行列,接著人越來越多,4個月後,她就從街頭走進在波蘭舉辦的聯合國氣候大會演講。

 

    「我不是來這裡祈求世界領袖關心氣候變遷,你們向來忽視,也會持續視而不見,你們的藉口已經用完了,我們的時間也快用完了,我今天是來這裡告訴你們,改變就要發生了,不管你們喜歡或不喜歡。」葛蕾塔首次站上國際舞台為氣候發聲,就展現出大將之風,嚴詞斥責世界領袖。

    沒想到,葛蕾塔批得越兇,演講邀請越多,繼聯合國的演說之後,接著今年1月份再到瑞士的「世界經濟論壇」對滿屋子的政治與財經領袖演講,劈頭就說:「我們的房子失火了!人們總愛談論付出一定代價才獲得的財富有多成功,同時在氣候上卻是失敗的…⋯⋯」

    稍後又趕到比利時布魯塞爾聲援為氣候罷課的學生遊行,並到在歐盟演說後對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爾(Jean-Claude Juncker)直指,「歐盟的努力需要加倍,現在我們下一代要收拾你們造成的殘局。」完全不假詞色。

    隨後4月,她再到倫敦聲援「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活動,以環運界的超級巨星之姿,到處站台助講。

    震撼於葛蕾塔以罷課引起的全球性氣候關注,3位挪威的國會議員更提名她競逐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其中一位挪威國會議員沃泰戈達(Freddy André Øvstegård)在接受外媒採訪時表示,提名葛蕾塔的原因在於,「如果對氣候變遷毫無作為,將產生戰爭、衝突與難民,葛蕾塔發起了這場大型運動,對和平存在重大貢獻。」

    老實說,「氣候變遷」是個炒了30多年的老議題了,葛蕾塔這樣一個原本沒沒無聞的小女孩,能隻身帶動全球對氣候變遷議題的重新關注,實在是集所有的「天時、地利、人合」於一身。許多資深的倡議者和科學家甚至認為,葛蕾塔是氣候變遷數十年來發生過最好的消息。

 

為氣候變遷得了憂鬱症

    表面上看,葛蕾塔是個很普通的青少女,個子嬌小,在人群中毫不起眼。如今四處公開演講,其實非常違背她的本性。幾年前她被診斷出有亞斯柏格症以及選擇性緘默症,非不得已,不會開口說話,是那個總是安靜坐在教室後面,不被看見的小孩。

    卻也因此,她對於特別感到熱情的議題,會非常地固執,而且堅持到底。

    她生平第一次了解何謂氣候變遷是在8歲的時候,僅管當時年幼,就對大人們沒有認真看待感到震驚,開始想像自己會有一個怎樣的未來,「我不曾向別人提起,因為我不擅說話。」

    後來11歲時,學校老師播放一支有關海洋塑膠垃圾與挨餓北極熊的影片,影片播放期間她一直哭,其他同學也感到焦慮,但他們事後很快就轉移了注意力,開始分心去做別的事,唯獨葛蕾塔對影片中的畫面餘悸猶存,拼命地搜尋有關氣候變遷的知識,卻知道的越多就越憂心。

    在持續的壓力下,她得了憂鬱症,由於選擇性的沉默症,非必要不和人交談,也因此把自己對氣候未來的憂心,悶在自己心裡,沒對任何人說。甚至開始拒絕進食,因此在2個月內掉了10公斤。這段低潮期間卻也是她人生重要的轉捩點,因為憂鬱症休學在家休養,父母為了照顧她,她們開始說話,她才慢慢地說出她對氣候危機和環境的憂慮,一開始,她的父母試圖說服她,「一切都會沒事的,」這對葛蕾塔而言沒有任何幫助,反過來分享相關照片、影片、研究與報導等等,過了一段時間,她的父母開始聽懂她在說什麼了。

    當她的父母被她說服了,個人生活行為因此改變,也是葛蕾塔開始擺脫憂鬱症的時候,這讓她了解到沉溺在憂鬱的情緒中只是浪費時間,她可以做更多有意義的事。

 

全家消費行為徹底翻轉

    意識到飛機作為交通工具的高污染性,甚至飛機排放的污染是從高空進入大氣層,比起在地面的汽機車更直接加劇溫室效應,葛蕾塔的母親恩曼(Malena Ernman)從此放棄搭飛機,這點一般人都不容易做到,更何況她還是瑞典最富盛名的歌劇聲樂家,不搭飛機等於放棄了許多出國表演的機會,相當程度地影響個人職業生涯。

    她的父親桑柏格(Svante Thunberg)是演員兼作家,則是從此開始吃素,放棄食用高碳排量的肉類。(巧合的是,她的父親還是以在1903年獲得諾貝爾化學獎的瑞典知名科學家Svante Arrhenius命名,阿瑞尼斯在1896年就預測,人類燃燒含碳的石化燃料,將提高中氣中二氧化碳濃度,進而導致全球溫度上升。)

    桑柏格事後對媒體表示,當初安慰罹患憂鬱症的女兒時,真的以為氣候變遷的問題已經被解決了,沒想到被女兒說服了並非如此。而僅管葛蕾塔相信,政治行動比個人消費行為的改變更重要,也堅持實踐個人能帶來的氣候貢獻。

    葛蕾塔個人吃全素,生活既忙碌又規律,每天6點起床、8點半上學,3點放學之後除了家庭作業,還要忙著寫講稿以及應付採訪,一天「工作」12到15個小時,在有限的休閒時間裡,她最喜歡做的事就是自己動手煮全素的料理,還有跟2隻狗玩。

    到目前為止,活躍地參與國內外氣候活動的並沒有影到葛蕾塔的學業表現,不止課業的進度都持續跟上,成績還維持在班上的前5名。

    在歐洲旅行到處參與會議或遊行,她也全程搭火車。受到葛蕾塔的影響,就連美國《時代》雜誌為了製作葛蕾塔的人物故事,特約攝影的天才荷蘭攝影師凡.梅尼(Hellen van Meene),也特別跟進,從在北荷蘭Heiloo的家中搭了2天的火車到瑞典斯德哥爾摩為葛蕾塔拍人像照。她說,我們不該把葛蕾塔視為一個年輕可愛的少女,她是一個嚴肅的女孩,要傳達一個嚴肅的訊息。

    而為了參加9月底在紐約召開的聯合國氣候峰會,她更花了2週的時間,從英格蘭Plymouth乘船出發(以太陽能為動力的零碳排帆船)。

 

炎熱的2018夏季逼出少女罷課

    由於葛蕾塔父母被她說服,大幅地改變生活型態,讓她因此發現自己其實口才不錯,而且說服力驚人,覺得如果連自己的父母都能說服,應該也能說服其他人。

    但進一步促成葛蕾塔為氣候罷課的,是2018年的2項個別事件。去年2月,美國佛羅里達州帕克蘭地區發生史上死傷最嚴重的高中槍擊事件,學生們組織起來、走上街頭抗議釀成校園悲劇的槍枝管制法規。

    這啟發了葛蕾塔必須為抗議氣候變遷有所行動,但她當時是一個在地氣候團體的成員,大家也認同必須有所行動,但是怎麼做?卻無法形成共識。

    直到了夏天,北歐竟異常地炎熱,瑞典一般涼爽的夏天,卻出現30度以上的高溫,甚至7月下旬開始,瑞典境內還陸續發生數十起的森林火災,大火一路從波羅地海燒到北極圈,警報範圍涵蓋全國,影響之大,還驚動鄰近的法國、德國和丹麥緊急派遣消防人員協助救援。

    這讓葛蕾搭覺得氣候緊急,不能再等了,乾脆自己來,手寫了立牌,就開始一個人的罷課行動。她自始至終的訴求,就是要瑞典政府為達成巴黎協議目標的升溫2度C積極行動。

    葛蕾塔把自己的決心歸功於亞斯伯格症。她說,這讓她看世界的方式不一樣,可以更容易地看穿謊言,她也不喜歡妥協,對她來說是非黑即白,沒有灰色地帶,要嘛就是永續,要嘛就是非永續,沒有只有一點點不永續這種事。

    在這場由葛蕾塔帶動的氣候戰當中,有個極大的諷刺。被葛蕾塔批評為「表現不佳」的瑞典政府,害得她一個15歲的少女要罷課來抗議,根據《德國看守協會》的「2019氣候變遷表現指數」,已是實際上的全球第一名(為了反映沒有任何國家做到足夠的努力,將升溫控制在2度C以內,前3名從缺,表現最佳的瑞典得第4名)。

    該指數根據56國的溫室氣體排放(40%)、再生能源使用(20%)、整體能源使用(20%)和氣候政策(20%),評估達到巴黎協議中升溫2度C的整體氣候努力的表現(台灣是被評為「非常差」等級的倒數第5名)。

    根據這個綜合的氣候變遷表現指數,所有國家的表現都不及格,野心不夠、執行力也不夠,也難怪當格蕾塔挺身而出,迅速從世界各國得到廣泛的迴響。

 

葛蕾塔要所有人開始恐慌

    開始「為氣候罷課」之後一個月,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登場的「全民氣候遊行」活動,就邀葛蕾塔進行她生平第一個公開演講。

    父母擔心她無法面對這樣廣大的群眾,對曾經得到憂鬱症的她不利,勸她不要去,她卻一意孤行。葛蕾塔開始自己動手寫講稿,並且以幾乎完美的英語完成演講,現場還邀請群眾用手機拍下她的演,歡迎大家在社群媒體上分享她的氣候訊息。

    幾乎毫無例外地,在所有葛蕾塔的公開演講中,她不給予任何樂觀的理由,甚至要大家感受她的恐懼,要大家恐慌。

    不論是在Ted演講、在遊行的短講、在和政治或者企業領袖碰面時,她都呼籲:「我不希望你覺得樂觀,我要你驚慌失措,我要你感覺到我每天感到的恐懼,然後我希望你接著採取行動。」

     和多數的環境運動家不同,她不相信提供一個樂觀的藍圖可以帶來改變。

     年初接受英國金融時報專訪時,她說:「我父親看我講稿的時候看到會怕,常常要我修飾一下演講的口氣,叫我不要說這個、不要說那個,嫌我太尖銳了,」但她沒有因此調整過講稿,還認為「希望能振奮人心的環保談話講得太多了,反倒成了問題的一部份。」

 

不論多渺小都可以帶來改變

    她崛起的時機也和擴大中的科學憂慮呼應。就在去年10月,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們委員會(IPCC)發佈報告提出1.5度C升溫大限的警告,指2度C的升溫目標已經過時,只要溫度增加1.5度C,足以讓北極夏月無冰和7-9成珊瑚消失等等,如果要阻止這樣的後果發生,必須在2030年前大幅降低碳排放至少45%。

    這需要對政治人物施加更強大的壓力,就這一點來說,過去一年來沒有人比葛蕾塔更成功了。

    葛蕾塔帶頭升高壓力之後,她認為眾志成城。在她的聯合國演說中,她說道:「很多人說瑞典只是個人口1千萬的小國家,做不了多少事,但我發現不論多渺小都可以帶來改變,如果幾個小孩罷課就可以登上媒體頭條,想像一下,如果我們一起行動,可以造成多大的改變!」

    今年的3月15日,格蕾塔把個人的罷課行動一口氣提升到全球的規模,發起史上最大氣候罷課行動,竟然得到133國、約160萬青年學生的參與!台灣學生的響應甚至是東亞第一,從小學到大學,共有11所學校的學生參與。

    正如葛蕾塔所言,「再渺小都可以帶來改變。」

    在成功讓氣候議題受到全球關注之後,葛蕾塔並不因此對未來稍微感到樂觀,全球溫室氣體排放仍在增加當中,要避免所有可能的後果,包括暖化、冰和極端氣候等等,她仍堅定地相信,「只有氣候變遷是唯一重要的事,我們不能談別的!」

 

 

●本文由「靈鷲山平安禪網」授權刊登,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