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裡有東方魂以及會說好故事的人 ── 林宥嘉

img
音樂裡有東方魂以及會說好故事的人 ── 林宥嘉

 【撰文:吳欣穎|攝影:吳偉祺】在你對一個人有成見的時候,或許只是沒有用心感受。我對林宥嘉的想法始終停留在「第20屆金曲獎唱〈眼色〉不看觀眾的迷幻歌手」,但今天他一步步打破我對他的舊有看法,因為他早就不迷幻了。

 或許是覺得他的音樂有種飄渺距離感,所以當下午兩點,林宥嘉出現在約定的咖啡廳時,我只感到一陣陌生緊張。但接著他對我說的話卻莫名地打破這道藩籬:「妳長得好像我合作過的鼓手。」「……男的女的?」「男的,我可以找Facebook的照片給妳看。」

 

音樂在於精神

 出道至今發行第四張專輯《大小說家》,林宥嘉侃侃而談自己的新期許,字字篤定有力,「我希望在音樂裡面創造新世界,成為一個說故事的人,做出超越自己程度的東西。」然後他彷彿想到什麼似的,突然用戲劇化口吻輕聲提起之前在大陸北方,聽了當地搖滾樂團表演所受到的震撼,「有種一巴掌打過來的感覺!」他說,他感動對方的音樂重點擺在自己的文化背景,在於精神。

 「英國人的音樂現在仍有披頭四的影子,但年輕的一代可以更新。台灣西化得很深,年輕人迷惘的地方在於一直尋找自己藝術的根,卻忘了去保留它。所以我現在做音樂,要在音樂裡表現出文化的根,我想讓它東方,跟西方不一樣。」

 

都對我崇拜

都為我瘋狂

單憑想像 捏造雷同的遺憾

哭完就算 誰管作者的孤單

 

 林宥嘉認真起來,手中的潛艇堡懸在半空中一直抓著沒吃,「當初到西方國家唱歌,我會大驚小怪,甚至心想『我唱國語歌會不會很丟臉?』但現在不會這麼想了──我就是華人歌手,我要表現的就是華人音樂。我平常聽的是Paolo Martini,但重點不是在於自己要表現的比他們還要有質感,而是我的音樂裡面有沒有自己文化的根,這是我很在意的事情。」

 「如果妳聽〈越反越愛〉,會覺得它好像有點英搖,但編曲上其實有東方樂的音階。音樂上有文化並不是非得加入歌仔戲,或是到宜蘭找一個古調創作者,但至少要從心態上去表現,編曲上不再只是另一個西洋樂團的影子,而是要有創作過程,要表現出東方人的靈魂。」

 

梳油頭也要梳出個性

 林宥嘉奇異地舉了一個「梳油頭」當例子,東西方同樣會梳這種頭,但在香港(我腦海立刻浮現出周潤發和梁朝偉的經典油頭),他觀察到港仔們梳的樣子跟老外不同,卻很適合東方面孔,「所以同樣的東西,不能只是照抄,而是需要經過時間把它變化得適合東方人──就像音樂。」

 

讓他們 讓他們 排山倒海

封鎖和破壞

看著你 看著我 攀過懸崖

越被反對越愛

 

 從當初星光選手的生澀緊張(「看到評審快嚇死了,根本不敢看他們,不然我為什麼叫『迷幻王子』」),一路唱到現在準備前進英國開演唱會,眼前的林宥嘉自信大方,對於要努力的目標始終謹記在心。迷幻嗎?他早就不迷幻了。

 

後記

 林宥嘉骨子裡藏著細膩,對周遭事物都很好奇。在巷弄間攝影時他東瞧西瞧,在大太陽底下邊流汗邊問我們會不會熱;訪談過程中,他分析起之前接受各國媒體採訪的經驗:「台灣平面媒體有像辦案的感覺,內地媒體文青,香港媒體注重效果,馬來西亞、新加坡很純樸、像聊天……」接著還分析起我來:「妳感覺是個喜歡聽盧廣仲的人。」「是耶。」「妳最喜歡的歌手應該是陳綺貞。」「天啊,你怎麼知道?」「因為我剛剛講到綺貞,妳一副很想跟我討論她──不過妳這篇還是要寫好喔!」

 

 .本文經潮人物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潮人物網路平台(2012)            

 https://chewpeople.com.tw/vol22-yoga/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