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海豹特戰從慘重死傷中換來的真理:領導力與船堅炮利一樣重要!

img
美軍海豹特戰從慘重死傷中換來的真理:領導力與船堅炮利一樣重要!

美國海豹特種部隊(United States Navy SEALs)選拔與訓練相當嚴格,基礎水下爆破訓練班真的很操,而魔鬼週更像正中要害般的痛苦…

但是真正的海豹部隊軍官會說,當他們看這些尚未正式成為海豹部隊的年輕戰士通過體能與戰技訓練時,深知這還遠遠不夠!他們還無法掌握未來擔任海豹軍官或作戰領導者應該具備的能力:「領導力」。

海豹特戰部隊訓練中 看出領導力的重要

海豹特戰部隊的訓練,有相當多的比賽,例如「障礙賽艇」,對於各組艇長更是刻意給了既詳細又複雜的指令,讓這些領導者反過來向他們的艇員簡述指令內容,並在大夥都身心俱疲的狀態下,儘可能地完成任務。

圖說:海豹特種部隊訓練常有比賽「障礙賽艇」可不是只左去右回那麼簡單。

而比賽就有勝負,有次比賽中,是第二艇表現最佳,第六艇表現最差,於是…

「第二組和第六組的艇長集合!」教官用大聲公喊著,兩位艇長隨即出列並立正站好。「你們兩人的角色互換,負責帶領對方的艇員。第六組艇長,從現在起你是第二組的艇長;第二組艇長,從現在起第六組由你來帶,清楚嗎?」教官這麼下令。

第二組艇長聽了當然很不高興,他討厭離開自己營造及熟知的團隊。無疑地,他對艇員們的優異表現引以為傲,現在新的任務不但得帶領一群表現糟糕的艇員,同時極有可能會引來教官們不必要的注意。

然而,就這一點他不敢跟教官試圖爭論,在毫無選擇的情況下,他充滿決心地接受了這項具有挑戰性的任務。

反觀第六組艇長則是喜形於色,很明顯地,他認為之前被安排到表現很差的那組擔任艇長,純粹是籤運不佳,根本不是他的錯。

在他心中,覺得不管做怎樣的努力,第六組還是無法鹹魚翻身。他的臉上表現出正義終於站在我這邊了的想法,更覺得新任務對他來說將是輕鬆容易。

經過一番溝通與準備,「待命… …衝!」口令一出,大家再次奮力向前。

奇蹟似的大逆轉發生了,第六組的名次由吊車尾變成第一名,該組艇員們開始像團隊一樣地同心協力,最終贏得比賽!真是令人驚訝的結果!同樣是第六組,在相同的條件下換了新領導者,竟然可以由敬陪末座,搖身一變成為班上表現最優異的一組。

他們組裡原先的謾罵與沮喪隨之煙消雲散,教官們需經常留意與特別觀察的情形亦不復見。要不是目睹這驚人的轉變,我可能也會感到懷疑,但它展現了最基本也最重要的事實,那就是沒有糟糕的團隊,只有差勁的領導者。

圖說:在阿富汗作戰的海豹特戰隊員

領導力除了一肩扛責任 領導人應與犯錯者站在同一陣線

美國軍隊的戰力,除了強大的硬體裝備外,其部隊戰力有大一部份來自「管理與領導」,尤其是高強度訓練與作戰的特種部隊,故很多特種部隊教官,退役後都能到企業任管理職,或開設管理顧問公司。

前海豹部隊指揮官,後來變成知名企管專家的喬可‧威林克(Jocko Willink)也是一例,前述的賽艇故事中,他就是那位教官。接下來要探討他最近釋出的影片「Here’s how strong leaders deal with mistakes」(強有力的領導者,應該如何面對錯誤)



影片如無法看見,請見原始連結

領導者如果是自己犯錯,那通常不難解決,趕緊彌補就好。但如果下屬犯錯時,很多人直覺反應是,上司的第一個反應通常是責難下屬,並撇清責任,以顯示不是自己領導無方,是下屬自己的問題…才能彰顯組織紀律。

尤其在績效當道,「論功行賞」的單位,都難免會出現「爭功諉過」的情況,特別是在無功可爭的單位,「不犯錯」往往成了考核重點,所以「諉過」就成了一門顯學!

但喬可‧威林克說,指責下屬並不能解決問題,還會讓問題更嚴重!因為不但問題拖著沒解決,指責(通常就等於卸責)的溝通方式,通常會讓犯錯者產生防禦心態,更嚴重阻礙雙方對話,並讓問題更嚴重。

他認為領導人絕對應與犯錯者站在同一陣線,換個說法,從切割責任,指責下屬變成承擔責任,並且明講與犯錯下屬站在同一陣線共同承擔:「你這件事的表現並不好,而這是我們共同的責任,我該怎麼支援你讓工作更順利呢?」

喬可‧威林克用他帶兵的經驗說:「面對失敗,別僅僅是責怪他人,而是要解決問題」。一個錯誤的發生,絕對不是僅單一個小差錯就發生的,通常是系統性的問題,在軍事任務上更明顯,生死交關的任務,犯個錯就會導致任務失敗,這時哪有空爭功諉過,趕緊解決問題才是!

當然如果還有機會活著開內部檢討會議,指揮官可以找出過失的問題原因,以及過失者,幫助他檢討改善,但是對外,一切都是指揮官要扛。

圖說:喬可‧威林克出的管理書籍也有中文版

領導力經驗傳承 海豹部隊訓練的核心任務

回到前述海豹特種部隊的訓練,當這些欠缺經驗的準海豹部隊軍官,由基礎水下爆破訓練班畢業後,會藉由五週的初級軍官訓練課程獲得歷練,而這個課程就是著重於發展他們的領導力。

喬可‧威林克就曾經擔任課程教官,盡了最大能耐將一切傳授給這些新血,而這些內容,是喬可‧威林克多麼希望有人能在他上戰場指揮前教導他。

戰場的實際經驗傳承更重要,讓獲得這些寶貴經驗的鮮血沒有白流,例如喬可‧威林克在伊拉克「拉馬迪戰役」中,他手下戰士馬克‧李(Marc Lee)與隔壁排的麥可‧穆肅(Mike Monsoor)陣亡。

 

圖說:2004年與2006年伊拉克兩次「拉馬迪戰役」,美軍與助戰伊拉克政府軍死傷頗重。

喬可‧威林克說,他們是我的朋友,情同手足,我更是馬克‧李的排長,必須為其生命安全負責。那天我只受到輕微槍傷,他們卻遭到重創並當場犧牲。我有幸能平安歸來,他們卻再也回不了家,這種衝擊我難以衡量!

還有一位喬可‧威林克排上的萊恩‧賈伯(Ryan Job),臉上被敵人狙擊手射中,由於傷勢嚴重,不確定他是否能脫離險境。幸而萊恩非常堅強,撐了過來,但後來在國內進行傷口手術後清創的復原過程中過世了。

喬可‧威林克說:他的傷口是在我任內所造成。聽到這樣的消息,只能說如此沉重的打擊是言語難以形容,其中的痛苦是一般人無法理解的。

故我會告訴這些未來的海豹部隊領導者,說明一個殘酷的事實,那就是他們的責任何其重大,指揮的重擔也確實是攸關生死。

當他們朝著成為海豹排的軍官或更高職位領導者邁進的同時,承擔責任和勇於當責的重任將落在他們肩上。假如排上表現不佳,他們就得解決問題、克服障礙,並且讓團隊同心協力完成任務。

最後,他們必定會全然接受「沒有糟糕的團隊,只有差勁的領導者」的哲理。

圖說:美軍不是只有船堅炮利,其訓練與部隊養成也有許多他山之石!

參考資料:

https://twitter.com/CNBC/status/1120910608289947650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97182

 

特約撰稿:世界特種部隊與軍武資料庫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

W105-3劉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