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返鄉是一首遠行的情詩〉小說連載 之一

  • In 藝文
  • 2019-06-13 05:30:00
img
朱國珍/〈返鄉是一首遠行的情詩〉小說連載 之一

大部分醫學院學生從大學四年級開始參加醫師國考,順利的話,可以在畢業前通過兩階段國考取得醫師執照,畢業後順利就業。

第一階段國考最難,通過率大約六成,刷掉近一半的醫學院畢業生;第二階段比較容易,約有九成可以過關。古恩和大多數醫學生一樣從大四開始考國考,但僅僅是第一階段他就考了六次都沒通過,一年只考兩次的醫師國考他幾乎無役不與,頗有屢敗屢戰的奮鬥精神。這樣堅韌的意志力持續發揮到職場,結束第一年不分科醫學訓練之後,古恩正式升等為R1住院醫師。

過去在念書時一直有個說法,想要在大醫院工作或是鴻圖大展,光靠聰明才智或PR99.9是不夠的,必須具備3B條件才能出人頭地。這3B就是Background、Beauty、Brain(背景、顏值、腦袋)。其中第二項Beauty,有時候也可以換成 Breast

古恩的B,只有在考試成績單上出現。

應徵台北市十二間中大型醫院,全部落選。只有兩間醫院的放榜名單上,古恩終於發現自己的名字條列在候補順序中。

現在,他來到北區這間CH區域型醫院,這是古恩面試名單上的最後一間。前面幾次失敗的經驗並沒有讓他修改履歷表,古恩就是古恩,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無不良嗜好只是很喜歡跳熱舞的太魯閣族原住民醫師古恩。

CH醫院的面試地點在急診部辦公室,現場只有急診部主任與培訓教學負責人兩位醫師,陣仗比前面應徵的幾間大型教學醫院顯得小規模許多,當天在廊外甚至未見排隊人潮,猜想可能是院方與考生各自「客製化」安排面試時間,不是大鍋菜式的聯考。

主任推推眼鏡,打開古恩的檔案夾,只見他原本緊箍的眉心和紊亂無序的抬頭紋漸漸平緩,他的表情出現一種像是在看武俠小說或科幻小說的那種奇妙專注,而且嘴角不斷上揚,認真翻閱至最後一頁,徐徐道來:「你的履歷很鬧唉!」

「我還準備了PPT,如果有時間請讓我介紹自己。」古恩回答。

主任把眼鏡摘下,放在桌上,伸展雙臂交叉撐在後腦勺,在高背辦公椅上前後晃了一下,笑著問古恩:「以後忘年會或尾牙有表演,就麻煩你了。」

「沒問題,要出什麼任務我都願意。」古恩立刻回應。

主任轉向旁邊的教學負責人,嘴角上揚露出潔白的牙齒,開心地笑:「這個很活潑,我們就選他了。」

這是古恩連續應徵十一間醫院,第一次聽到這麼有建設性的對話。在連續被淘汰十一次之後,他的本能告訴他要把握機會,於是古恩立刻說:「真的嗎?好!那個簽約單趕快拿出來給我簽。」

農曆七月還沒到,辦公室裡瞬間出現鬼片氣氛,主任和教學負責人幾乎是驚嚇滿分,幸好他們忙到沒時間喝一口咖啡,要不然這時候一定會從口中噴出黑色原汁。

「單子拿出來吧!」古恩緩和情緒,恢復平靜。

兩位醫師交頭接耳低語,似乎正在交換意見。稍後,主任先開口:「我們回去再討論一下,你不要衝動!」

「我們絕對會把你放在第一順位。」幾乎沒發表意見的教學負責人終於說話了。

官方機構都說在鬧醫師荒,只有內行人明白,缺醫師的地方都在偏鄉,缺醫師的病房幾乎都是重症。

那些在首都大醫院裡的熱門專科,還是讓金字塔高端的知識菁英擠破頭搶攻。想要留在台北的大醫院工作,豈止是萬中選一,根本是要具備人中之龍的條件,神人級的命運。

遠在家鄉的古正義聽到次子古恩醫學院畢業後終於在台北找到工作,還是個知名貴族醫院的專任專科醫師,他歡喜地準備殺豬向父老及親朋好友宣告這項天大的好事。

「古家從此以後終於出了第一個醫生,這是喜事,我們要殺三頭豬。你帶女朋友一起回來吧!」古正義聽到好消息之後,在電話中對古恩說。

殺豬這件事,古恩從小到大已經看習慣了,但是錢盈君到現在都無法接受。

「你們要私宰豬隻?」這是她第一次聽到殺豬的反應。

「不是私宰,是慶祝。」古恩解釋。

(未完待續)全文收錄於朱國珍最新長篇小說《古正義的糖》

 

作者朱國珍為大學講師、作家、廣播主持人,曾創下連兩年獲林榮三文學獎雙首獎記錄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本文為作者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