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岳洋:靠波折栽培的律師

img
李岳洋:靠波折栽培的律師

 【撰文:葉小慧 |攝影:Chris Jing】”螢光幕上是拘謹慎言的律師,卻是朋友口中的諧星人物。 李岳洋俏皮地說:「唯一自信就是長得帥嘛。」” 

 幼時父親事業有成,坐擁六十坪庭院的豪宅,李岳洋和哥哥兩人從幼稚園、國小到中學,都是貴族學校再興人。他自承以前不愛讀書,高一時全校成績倒數榜上有名,老師甚至罵他成績這麼爛,怎麼有臉跟其他同學玩樂?他照玩不誤。直到喜歡上名列前茅的一位同校女生,高二開始成績變好,畢業時還領校長獎。

 

曾經是紈絝子弟

 高一成績爛的背後,有個李岳洋遲遲不讓同學知道、現在可以說了的祕密。升國三那年,兄弟倆出國參加世界童子軍大會,但父親事業失敗,他們回台後便風雲變色,房子什麼的都沒了。母親雖然苦撐讓他完成高中學業,但他心底有怨懟,別人都說他家裡很有錢,事實相反,讓他看到同學就有自卑感。

 還記得,一位高中同學跟他說:「李岳洋,你很機車,以前會請我看電影、吃牛排,現在呢?」他心底喊苦,畢業後考上東吳法律,看到同學們都上台大,自卑感更甚,「終於可以不用跟你們聯絡了。」就與所有高中同學幾乎失聯。

 父親事業失敗與法律有關,母親花一個小時五千元諮詢費用,卻完全聽不懂律師在說什麼,讓李岳洋在高中就立志當律師,並期許自己「說的話要讓人聽懂」。然而,以為讀法律就能解決問題,進了東吳法律後,大陸法系抽象到像哲學,人生閱歷還不夠的他,讀得很痛苦,開始放逐自己。

 他開始打麻將與撞球,錢不夠就去賺,白天在學校念書,晚上當家教,結束後又去做大夜班。大學時代父母親都在國外,他邀同學到家裡打麻將,玩到隔天早上吃早餐、看NBA,下午打籃球、撞球,一整天都沒去上課。幾乎每個學期都被二一,靠暑修救回來,而且考試靠作弊,抄到同學都抓狂。

 考上律師後,一次他父親回台,翻看他抽屜裡的大學成績單,看到那麼差的成績驚訝得問他:「怎麼考上律師的?」

 

 當兵賺錢只為律師夢

 大學成績不好,加上家裡當時已捉襟見肘,看到同學準備考研究所,李岳洋開始規畫考預官,想著當兵兩年要存二、三十萬,自願去空特部隊卻沒缺,只好拚外島!誰知道十四抽二,他依然抽到本島籤,臉色一臭,大家都以為他腦袋壞了。

 下部隊,抽到後勤學校,區隊長的加給比教官低,李岳洋毫不猶豫選擇教官,人事官問他學歷是博士?碩士?還是只有大學畢業?「只有」兩個字深深震撼了他,什麼時候大學畢業變成低學歷了?但事實是:寢室內十二名同袍,二位博士、八位碩士,只有兩位學士。

 「真的要讀研究所才行。」抱著如此感觸,李岳洋當兵過程中每天讀書,休假時也在軍營中讀書、吃軍營的飯。退伍前半年,成為第一批減少役期的兵,別人歡呼,他心底在哭「少賺兩個月」。

 沒續簽志願役,是大哥點醒了他。明白自己在逃避,當兵最後半年常常半夜驚醒,思索自己大學玩了五年,但他的同學讀了五年應屆考上四間研究所,以及律師、法官,甚至預官。於是他拋下過去的自以為是,重新歸零,告訴自己是個笨蛋,得從基本學起。

 李岳洋一退伍就去補習班報到,不到半年考上研究所,原以為得讀個三、四年才會畢業,但決定提供他學費及生活費的大哥只給他兩年的期限,他拚了,碩二就考上律師。

 

立志當法律翻譯師

 考上律師後回補習班分享心得,站上講台就滔滔不絕,從體系表到開書單,台下學生聽得目瞪口呆,補習班主任邀他教補習班,他說自己沒有弱科,從沒人敢教的票據法開始,後來又多了一堂強制執行法。

 在補習班,李岳洋目標依然是當個法律翻譯師。「我把自己當白癡,把你當白紙,然後寫滿。」他盡量白話表達,讓學生理解法律的思考邏輯,而不是一味背誦。他更認為,當律師要有創意,打官司不能只想著贏,當事人要的是什麼更重要。

 「律師是要解決社會問題的人」,李岳洋認為,要融入社會,觸角就要伸長。他的涉獵範圍廣泛,從經濟部專利代理人、公益組織服務律師到國防部公聘律師,而洪仲丘案讓大家對他印象深刻,甚至成為螢光幕前的常客,這都要感謝以前的不順遂。

 雖然走的路比較曲折,但他特殊的經歷比起許多念死書的律師們,更能貼近有需求的人。

 

李岳洋小檔案

東吳大學法律系,國防大學法研所,桃園縣政府家暴暨性侵害防治中心服務律師、崔媽媽基金會律師、台北市牙醫師公會法律顧問、站前地下街法律顧問、國防部公聘律師。

 

 .本文經潮人物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潮人物網路平台(2015)            

 https://chewpeople.com.tw/vol53-lee-lawyer/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