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花甲美魔男之斜批金瓶梅之九

  • In 藝文
  • 2019-05-05 15:00:00
img
蔡詩萍/花甲美魔男之斜批金瓶梅之九

<真難為作者了,除了赤裸裸,他還得很「繪聲繪影」又「極具巧思的」描述男與女的床笫搏擊!這叫高手中的高高手!>(中)

    話說這西門慶,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有病嗎?為何總是見一個,就愛「上」一個呢?

    從為數不多的線索來看,很難講西門慶的童年經驗,受過什麼創傷或奇特遭遇。所以,我不知道佛洛依德的理論,是否適用。不過,看到這幾年,《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以極為淺薄的佛洛依德理論,去合理化那年輕,英俊,有錢,的企業總裁,「變態的」性意識與性行為,我是感覺蠻好笑的。

    三百多年前的《金瓶梅》根本不跟你來這套,直來直往,赤裸裸,揭露的,是父權體制,男尊女卑,性可以被買,亦可以被賣,婚姻在某些情境下,毫無兩情相悅可言,根本就是一場交易,是父兄交易女兒姐妹,是寡婦交易後半生依靠,是離異之女子被家族交易以擺脫負擔,等等。總之,女人在這樣的體制下,沒有發聲的權利。

    但,有趣的是,女人,處於弱勢的女人,就完全沒有「逆境反擊」的空間嗎?

    如果,我們不用泛道德的訴求,如果,我們仔細去觀察許多紀錄,包括《金瓶梅》的作者,會發現,他們還是替我們後世之讀者,保留了相當的紀錄,記載了女人在卑微,弱勢之處境下,仍然伺機反撲,或爭取自己慾望的滿足,權利的獲得。雖然,有時這樣的反撲,也未免手段可笑而不自知!

    西門慶包占王六兒,一個並不很美,卻因為能滿足西門慶特殊之性癖好,而能為自己,為她沒出息之老公,掙得一定的物質報酬的女人(西門慶為她買了一棟價值一百二十幾兩銀子的房子。可謂愛屋及烏啊!),正是這樣一個奇特的女子。

    我記得以前年少時,為了加強古文,增添國文的實力,老師逼我們讀《古文觀止》。邊讀雖然邊幹,可是長期下來,還真記得不少文章。其中,駱賓王的〈為徐敬業討武曌檄〉,至今能背上幾段。

    駱賓王這篇文章真好,看他氣宇軒昂,筆筆到位的文字,十分過癮,難怪聽說驕傲的武則天,乍看此文,便責罵身邊重臣,說這樣的人才怎麼沒有被我所用!但我當時,對那段「入門見嫉,娥眉不肯讓人;掩袖工讒,狐媚偏能惑主。」,年少輕狂,總是理解得有限。直到讀了《金瓶梅》,讀了「西門慶包占王六兒」這一章回,突然有所領悟,啊,原來如此!唯狐媚,才可能惑主啊!

    怎麼回事呢?

    帝王後宮豈止三千!能選入後宮,哪會有醜的!但,麻煩是,個個皆美,誰能出頭呢?手腕與侍候帝王的技巧,於是極關鍵。後宮佳麗豈止三千?就拿篡位的晉武帝司馬炎為例,他滅東吳之後,納入孫皓的後宮五千多人,一下子便擁有上萬的佳麗。

    一萬多位美女一字排開,可以多壯觀呢?

    偶爾我們看到電視新聞,報導警方臨檢一些知名的聲色場所,陪客小姐們若是兩三百人,個個身型婀娜,足登高跟鞋,裙子一個比一個短,你就已經目不暇給了,可是,那是因為你跟我一樣,我們都沒見過什麼世面,人家晉武帝可不同了,他有「壹萬名」後宮佳麗耶!實在難以想像,所以我用國字大寫!

    你知道一萬名佳麗有多驚人!一般部隊編織,一萬人就等於一個師了!部隊基層一個班,是十人。一萬人就等於一千個班。就算晉武帝超人中的超超人,每晚他找一位後宮陪他,我算過,一晚一個,一萬佳麗每人一晚,全部輪完,要27年!

    但,非常抱歉,晉武帝在位只有25年,換句話說,他掛的時候,還有七百多位佳麗仍在苦苦等待!你看,多殘忍啊!何況,他怎可能夜夜春宵呢?他是皇帝但絕非超超人!

    於是,「娥眉不肯讓人」,「狐媚偏能惑主」就是決勝關鍵啦!

     「羊車望幸」這成語,於是這樣來的。晉武帝想了方法(我猜不是他想的,他日理萬機,這小事何須他操煩。八成是沒有那話兒的太監,幫主子想到的花樣。),是怎樣呢?人多難選,不妨不傷腦筋的,乘著小羊車,看羊咩咩要在哪位佳麗房前停下,天子今晚便在哪個佳麗身邊溫存一宿吧!浪漫不?很浪漫。

    沒方法嗎?嘿,可有點子啦!上有方法,下有對策,羊愛吃竹葉,愛吃鹹,有佳麗便想出在自己房前撒鹽水,放竹葉盆栽,吸引羊靠過來。

典故就是這樣來的。羊車來了,皇帝來了,萬一他愛上我,萬一我又懷了龍子,我就發啦!

    所以,「不肯讓人」很重要。不讓人,才有戰鬥意志。有戰鬥意志,才會精心打扮,爭奇鬥艷,有創意。潘金蓮不是很會這一套嗎?所以,「掩袖工讒」尚厲害。小聲的,欲言又止的,背後放其他女人的冷箭,潘金蓮不是也很犀利?

    但,「狐媚偏能惑主」就更是高明了。

    女人美,不一定能狐媚。狐媚也不等於美。這「狐媚」二字,要從狐狸精,與媚,這兩個詞的意象上去聯想。為了證明我這花甲美魔男,不是隨便糊弄你的,而且我的確有學問,我就從二十世紀,一位大思想家以撒•柏林的一篇著名文章<狐狸與刺蝟>談起。

    以撒•柏林是借這兩種動物的特性,來延伸思想家的類型,狐狸者,懂很多事,屬博雜型;刺蝟者,只工一事,屬專精型。兩者沒有什麼高下差異,純粹就是人的屬性不同,傾向不同而已。

    但,值得深究的是,為何東西方,為何古與今,都把「狐狸」當成一個厲害,難搞,無法捉摸的形象呢?這豈不意味了,能承擔得起「狐狸之特性的」人,必有其不容置疑的本領嗎?

    「狐媚偏能惑主」,美女美則美矣,但若冷若冰霜,若躺在床上就是一副死人樣,你覺得她能狐媚,她能惑主嗎?反之,她不那麼絕世佳人,但舉手投足,硬是有那麼幾分狐媚,而一旦床上短兵相接了,她不僅百依百順,且能反守為攻,花招百出,會不會更能惑主呢!

    這就是王六兒厲害之處。

    西門慶第一次見到她,本來是為了挑她女兒,要下嫁給蔡太師的師爺當小妾,沒想到,乍見王六兒,就差點連魂都飛了。

    書上是這麼寫的:「王六兒引著女兒愛姐出來拜見,這西門慶且不看她女兒,不轉睛只看婦人。生的長挑身材,紫膛色瓜子臉,描的水鬢長長的⋯⋯西門慶見了,心搖目蕩,不能定止。」

    當然西門慶很賤,見一個就想愛「上」一個,是真!但這王六兒若沒有狐狸懂很多,媚眼挑逗之本領,怕對見多識廣的西門慶,也未必能產生當下的震撼吧!「狐媚偏能惑主」一定要能投其所好,他淫,你就必須蕩!他斯文,你就應該優雅。投其所好,是必然的。

    果然,到西門慶勾搭上王六兒後,急急忙忙,脫下褲子,「婦人用手打弄,見奢稜跳腦,紫強光鮮,沉甸甸甚是粗大」後,她可一點不含糊,也沒嚇到,她反而主動欺身迎上,以手導引西門慶進入她體內。

    一場世紀大戰,一場自由搏擊,於焉精彩展開!有評者曾謂,《金瓶梅》作者是帶有幽默感的。我完全同意。他為了不讓讀者生厭,(也是啦,你若情色小說看太多,你若日本A片看太多),會不會厭?多多少少吧!

    於是,作者便顯露了他無比的幽默才情,讓讀者一邊面紅耳赤的想讀下去,一邊卻又被他逗得不知所措,只好尷尬一笑。

    西門慶是如何大戰王六兒呢?這王六兒何以跟西門慶「不戰不相識,越戰越有趣」呢?原因揭曉,因為王六兒在床上有兩個怪癖。一,喜歡隔江猶唱「後庭花」;二,積年「好咂髟己髟八」。

    這後庭花,需要多解釋嗎?不需要吧!就是喜歡從後面來,喜歡在後院種花嘛!再問。就去罰跪!

    這積年好砸(就是長年喜好用嘴),是幹嘛咧?文雅的講就是口交。

    但《金瓶梅》的學問在,作者用了很多古字。因為電腦打不出這個字,我只好把它拆成上下兩部分,這「髟己」是上下連起來一個字,發音gi,髟是頭髮長而下垂之意,取其意,己則是取其音。這「髟八」同樣,原來是上下一個字,發音pa。現在你把上下兩個字依我給的發音,再唸一遍~別說你不好意思,學問無止盡。yes對啦,懂了吧!

    你一定會說,哎呦,老哥你幹嘛不乾脆用現在通俗的常用的那兩個字呢?就是那個雞什麼⋯⋯

    你閉嘴。我可是文青呢!別講那個字。雖然沒錯,《金瓶梅》上用了古字,現在的A片翻譯則直接用那兩個雞什麼的,但,我告訴你,這就是「經典名著」跟「色情小說」的差別,懂嗎?

    好,讀到這,你或許便明白了,何以西門慶會跟並不很美的王六兒搭上了,而且,一度搭得「水深火熱」、「難解難分」,就因為兩人都深好「在後庭看花」,「用嘴咂巴咂巴」,其他女人再美,再迷人,但偏偏就少了這兩招來侍候西門慶!

    俗話傳遞某種訊息,不是說,女人最好「在客廳是貴婦,在廚房是主婦,在臥室是蕩婦。」嗎?

    西門慶可好,大老婆吳月娘是貴婦,孫雪娥是主婦,潘金蓮是蕩婦,李瓶兒在貴婦蕩婦之間,西門慶還多了個管帳的李嬌兒,這還不夠,他特殊的性癖好,還得向外找出路,最佳蕩婦,便是王六兒了。

    她實在夠狐媚!

    西門慶有病嗎?未必,他只是做了很多男人「從來不知道自己敢不敢」的事而已。

 

延伸閱讀-

斜批金瓶梅之一

斜批金瓶梅之二

斜批金瓶梅之三

斜批金瓶梅之四

斜批金瓶梅之五

斜批金瓶梅之六

斜批金瓶梅之七

斜批金瓶梅之八

 

作者為知名作家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