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花甲美魔男之斜批金瓶梅之七

  • In 藝文
  • 2019-05-01 15:00:00
img
蔡詩萍/花甲美魔男之斜批金瓶梅之七

<不管作者是誰,他巧妙佈局,讓我們看到了西門慶的狠,西門慶的淫,以及與之匹配的潘金蓮的蕩。--葡萄架下性愛特技的一幕幕大戲!>

宋惠蓮上吊之後。西門一家,大概僅有大娘吳月娘算是由衷的發出惋惜之嘆,其他人,連敷衍的悲傷都免了。而西門慶呢,則不過淡淡一句:「她是個拙婦,原來沒福!」

接下來,反倒是要打點知縣,通報一個宋惠蓮弄丟銀鍾,怕主子查問見責,遂畏罪自縊。打通關節後,則要盡快火化了事。

誰知,父女天性,這宋惠蓮的父親,賣棺材的宋仁,愛女心切,認為女兒死得不清不楚。出面阻攔火化,到衙門告狀。

可能嗎?可想而知。可憐一心不忍女兒冤死的宋仁,被西門慶乾脆告他個「打網詐財,倚屍圖賴」,當場挨了二十大板,打得雙腿鮮血淋淋,回到家裡,感染時疫,沒幾天,便心憂病重的,死了!

多慘!搞了一個女人,她老公被遞解流放,她本人上吊自殺,她老爹被誣告責打而死。兩條人命,一場冤獄,兩個家庭因而破碎。西門慶呢,沒事。沒事。沒事。

你咬牙切齒嗎?

作者真是厲害。他不急不徐。不憤不怒。只是靜靜的,繼續說接下來的故事。他越是平靜,你越能感受,晚明年代,政治腐敗,社會不公,特權橫行的種種抑鬱。

死了宋惠蓮、宋仁父女後,「西門慶剛了畢宋惠蓮之事,就打點三百兩金銀,交顧銀率領許多銀匠,在家中捲棚內,打造蔡太師上壽的四陽捧壽的銀人,每一座高尺有餘;又打了兩把金壽字壺,尋了兩副玉桃杯⋯⋯」

這段不慍不火的文字,實則道盡了在西門慶眼裡,拆散人家家庭,逼死人家婦女,冤獄人家父老,算得了什麼呢?

他只要上下打點好關係,就足夠他繼續胡作非為了。而蔡太師,就是他這隻狐狸的京城老虎。

接下來,這一回,第二十七回,是《金瓶梅》中,極為淫蕩亦極為知名的一回。

我們後來在港片拍攝的限制級《金瓶梅》、《肉蒲團》都電影中,常見的經典畫面,西門慶與潘金蓮在花園中,葡萄架下,潘金蓮被捆住雙腳,西門慶邊吃葡萄,邊把葡萄丟向潘金蓮私處。最後在葡萄架下,淫蕩做愛,便出自這一回。

那年代有一種民間遊戲叫「投壺」,至今我們偶爾在夜市裡,也會看到,把小沙包,或金屬球,玻璃珠,拋進瓶子或容器的口裡。以進球多寡,算勝負。

但,西門慶可淫,潘金蓮可蕩了,潘金蓮以自己的私密處,當壺,西門慶以葡萄當石,一顆一顆「投」向「壺」內。

現在,我們看多了情色花招,不覺得怎樣,但那年代,可是三百多年前啊,作者寫出這一大段,葡萄架下的男女淫蕩,絕對是一種「開創性」!難怪,《金瓶梅》賣到洛陽紙貴,難怪《金瓶梅》被衛道之士,罵了幾百年,原來,淫蕩之事,亦有巧思啊!

好,重點是,作者為何要在宋惠蓮、宋仁父女的悲劇之後,趕忙來上這麼一大段,堪稱中國性學史上,最重要的,鉅細靡遺的,感官享樂之極致的描述呢?

依我之見,作者是要對比出:小人物生命之卑賤,如螻蟻;而有權有勢者,則可以上下打點,經營出一個小王國,窮盡淫奢、浮華、放蕩之能事。而且沒事。

不把淫蕩之能事,放在死了一對父女之後,緊接上場,不足以震撼人心,凸出人情之悲涼!

那個死了宋惠蓮之後的六月,天氣熱的令人發昏。熱到什麼程度?

「到了赤烏當午的時候,一輪火傘當空,無半點雲翳,真乃爍石流金之際。」夠熱吧!石頭都要燃燒,黃金都要融化了。

熱都熱死人了,哪還來的情慾,性慾,不早都縮了回去?

但《金瓶梅》作者這時點評的真好。

他說,有三等人怕熱,有三等人不怕熱。

田間農夫,怕熱。要扶犁把耙,再熱也要下田,不然沒得繳稅納糧。天熱不下雨,農夫心頭更熱。經商客旅,怕熱。往來販售,天氣炎熱,又渴又累,衣服濕了又乾,乾了又濕,趕時間,不敢停頓。塞上戰士,怕熱。頭頂重盔,身披鐵甲。經年征戰,不得回家。衣服長虱生蟲,皮膚潰爛。這三等人,怕熱。

又是哪三種人,不怕熱呢?

皇宮內院,不怕熱。水殿風亭,曲水為池,清涼無比。王侯貴戚,富室名家,不怕熱。道理一樣,有錢有勢,擺設清爽,水盆內沉李浮瓜,隨取隨用,旁邊不時有佳人打扇,哪裡怕熱!再來那些琳宮梵剎,羽士禪僧,住在經閣鐘樓裡,沒事就聽經講道,到院中摘仙桃異果,樹蔭下彈琴喝酒,豈會熱得到呢?

西門慶何等人也?

他憑什麼,屬於都不會熱到的族群?作者的春秋筆法,已經給了評點。

話說那天真是太熱了。西門慶因天熱不出門,在家閒散於花園中看小廝們澆灌花草。潘金蓮、李瓶兒也到了園中納涼。等潘金蓮有事出去後,好戲開鑼了。

天氣太熱,李瓶兒只罩件紗裙,裡面穿著大紅紗褲兒,「日影中玲瓏剔透,露著玉骨冰肌」,(這文字一流吧!)

看得西門慶淫心大起。

這就是人類的好處,不像動物,非等到繁殖期春心大動不可。尤其,是西門慶大官人。也無需下田,亦無需上班,閒閒沒事,吃飽沒事幹,就是想幹。看到嬌妾玉體橫陳,獸性本能便一下子提到腦門充血!

西門慶「見左右無人,且不梳頭,把李瓶兒按在一張涼椅上,掀起湘裙,紅褌(紅褲子)初褪,倒撅著隔山取火,幹了半晌,精還不洩。兩人曲盡于飛之樂。」

雖然文字還是有點文白交雜,但應該讀者也會有點面紅耳赤吧!(如果你完全沒感,那不是你A片看太多,麻痹了。便是你的國文造詣真的,嗯,有點不及格了!)

其實,這畫面,大文豪賈西亞•馬奎斯在晚年的小說《苦妓回憶錄》裡,亦曾描述過,小說男主角一輩子未婚,但卻對幫他整理家務的清潔婦,趁她彎腰洗衣時,受不了腰身、臀部曲線的誘惑,也從後面來了霸王硬上弓。動作跟三百多年前的西門慶,做的一樣!可人家是諾貝爾小說獎裡的人物哦!

這段從背後來的性愛橋段,被心機很重的潘金蓮看到了。她豈會坐視?自己不才應該是西門慶眼底「最狐媚的床上伴侶」嗎?

於是,果然是潘金蓮,也果然是西門慶。這一對終將在中華大地,古典小說,世界情色史上,留名千古的「姦夫淫婦組」,真的就演出了一幕精彩絕倫的大戲:葡萄架下,西門慶把潘金蓮用她的腳帶,「拴其雙足,吊在兩邊葡萄架兒上,如金龍探爪相似,使牝戶大張,紅鉤赤露,雞舌內吐。」

這段文字,懂嗎?因為太A片級了,我不翻譯!不過,後世搶著做「創意賓館」生意的,研發出一種電動八爪椅,很有可能靈感來自這裡!

這西門慶畢竟是見過世面的男人,當然此時此刻,要來上一段「創意性愛」。只見他,「先倒覆著身子(?費解),執塵柄(嗯,就是那話兒的藝名啦!)抵牝口,賣了個倒入翎花,一手據枕,極力而提之,提的陰中淫氣連綿,如數鰍行泥淖中相似(特異神功?),婦人在下,沒口子(就是驚呼連連啦!)呼叫達達不絕。」

眾位文青讀者,千萬不要驚訝,哇,那年代,潘金蓮就預告了「達達主義」的來臨啊!

非也,錯也,「此達達」非「彼達達」也!

潘金蓮高喊的達達,嗯,就是你家那口子,你讓她開心時,她也會高喊的,噢,親愛的,噢,要死的,噢,殺千刀的,等等差不多的意思!

反正,那時那刻,你不要問,不要停,繼續苦幹實幹,就對了。那時,那就是你家「那口子」心底,愛到最高處的,「達達達達達達」啦!

好了,我點到為止。不能再繼續引述,講評,這一回合的,噢不,是這一章回的情色內容了。再講,你恐怕以為我也是箇中好手了,錯,當然錯,我~文青欸!

為什麼要在拆散來旺兒一家,逼死宋惠蓮,誣陷她老爸宋仁之後,緊接著來一大段,炎炎夏日,西門慶與李瓶兒、潘金蓮,先後與花園裡,葡萄架下,光天化日,香豔肉搏,死命格鬥的橋段呢?

作者用心良苦的。

死了一個西門慶用心搞上的美女,算什麼?他家裡還多的是!

每個被西門慶搞上的女人,都要想辦法滿足他的淫慾。性技巧上的不斷翻新,必定層出不窮。嫉妒心,是推動家門不幸的動力。妳李瓶兒行,我潘金蓮要比妳更進化,更行!妳讓他來隔山打虎,我就讓他玩金龍八爪椅,怎樣?老娘會輸妳嗎?

最重要的,是這一回,透露了李瓶兒的懷孕。

在大宅門裡,傳宗接代是大事。能替老爺生個兒子,可是穩固自己地位,增添說話權力的大本領啊!

嫉妒心重的潘金蓮,會沒有心眼,沒有動作嗎?

這是第二十七回,香豔龍虎鬥,李瓶兒、潘金蓮,先後與西門慶在葡萄架下「自由搏擊」的前後脈絡。

記住,不要只挑像A片情節的段落看。這《金瓶梅》可是一本巨作啊~

它對後來《紅樓夢》的影響,我下次告訴你。

延伸閱讀-

斜批金瓶梅之一

斜批金瓶梅之二

斜批金瓶梅之三

斜批金瓶梅之四

斜批金瓶梅之五

斜批金瓶梅之六

 

作者為知名作家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