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花甲美魔男之斜批金瓶梅之四

  • In 藝文
  • 2019-04-26 05:15:00
img
蔡詩萍/花甲美魔男之斜批金瓶梅之四

<西門慶的本能世界:男人有六個老婆,你以為能幸福到哪裡去呢?>

看過周星馳演的《唐伯虎點秋香》的影迷,(我是超級星爺迷!)一定有印象。

唐伯虎家中妻妾成群,燕瘦環肥,個個風姿綽約,他的哥們每個都羨慕不已。但,他並不快樂。

為何呢?

電影裡,不免誇張,每個老婆成天勾心鬥角,呼朋引伴,飲酒博弈,狂歡作樂,逼得唐伯虎只好躲到外頭,與兄弟訴苦,繼續把妹(?)尋找真愛。「點秋香」就是在這背景下,被民間戲曲不斷渲染,不斷改編的。

但,唐伯虎點了秋香之後呢?好問題。

這唐伯虎,又稱唐寅,可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大文青。畫好,字好,還據說是春宮畫的高手。他雖然文采燦然,不過科舉之路並不順遂,長期是靠鬻文賣畫為生的。

他跟《金瓶梅》並非沒有牽扯,由於作者「蘭陵笑笑生」始終成迷,坊間的揣測也就很多。唐伯虎亦被傳聞是作者之一。只是相對而言,不如是王世貞的傳言那麼引人矚目便是了。

周星馳的電影一向誇張。可是,西門慶娶了六位婆娘,個個都有來頭,個個都爭奇鬥艷,個個都要贏得夫君的青睞,你說,這個家,能平靜嗎?

雖說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但滿門妻妾,妳明槍我暗箭,單單是要在「眾家姊妹中」修身,已經不易,更遑論還要在「排資論輩中」齊家,那更是需要天才吧!

西門慶,這位《金瓶梅》的男主角,在迎娶潘金蓮時,已經是家有四位妻妾之人。

大娘子吳月娘,明媒正娶。二娘子李嬌兒,出身勾欄(也就是特種行業啦!)三娘子孟玉樓,是寡婦再嫁,帶著家產陪嫁。四娘子孫雪娥,是原本西門宅邸內出身的,專長是料理。所以多半在廚房出沒。五娘子當然就是知名度最高的潘金蓮了。老六,則是李瓶兒。

當然當然,後面還有其他的女子,會一一登場。既然是有錢有勢的花花公子,又性慾超強,體能超棒,怎可能不是「韓信點兵,多多益善」呢?(只是我老搞不懂,要玩就玩嘛,幹嘛要一個個娶回家呢?搞個火藥庫在家,不是自找麻煩嗎!真是有錢男人,想的跟我不一樣!)

這一門六美,掌門的,自然是吳月娘。西門慶基本上對她算恭敬,因而,家中陸續入門的妹妹們,也都維持了對「大姐」的尊重。這應該是西門慶相當聰明之處。但,能如此,也跟一個事實有關。有沒有注意到,西門慶是父母雙亡的獨子。父母留下足以讓他揮霍的祖業,他一人說了,算。

既然,家無雙親長輩,還記得潘金蓮是怎麼教訓過武松的嗎?「長嫂如母啊」!既如此,同樣邏輯,西門夫人就是一家之母,主內之事,她說了算。因而,吳月娘雖說姿色不如孟玉樓、潘金蓮、李瓶兒等等,但她「舉止溫柔,持重寡言」,倒還真能為一向在外的西門慶,把家給掌握好。

可是,西門慶比起電影中唐伯虎,似乎又高明許多。

怎講呢?他懂分工,懂人性管理。我來給各位講講,這西門府內排行第二的李嬌兒。

這二娘,外貌與個性是「肌膚豐肥,身體沉重,人前多咳嗽,上床懶追陪。雖數(雖算得上)名妓者之稱,而風月多不及金蓮也。」

看來李嬌兒自嫁到西門府後,應該是日子過得太好,發福發福了。這「人前多咳嗽」,大有學問。我們看看清宮劇,常常有些老謀深算的師爺,或心機沉重的王爺,不就是喜歡在某些關鍵時刻,以不斷的輕咳、假咳,來掩飾或暗示某些情緒嗎?這形容,一句話,把李嬌兒的性格,披露無疑。

好,後面作者又補上一句,「上床懶追陪」,這句更有趣啦!

西門慶是何等淫蕩之男子,他跟妳李嬌兒上床了,妳竟然還「懶得追陪」!?這意思不是很明白嗎?李嬌兒也許不是冷感,但卻絕對也不是床上主動纏綿的角色了。想想看,躺在床上,老公靠過來說「娘子我要」,李嬌兒大概就是一副「要嗎,要你就趕快,老娘待會還要追劇呢!」這一句「上床賴追陪」也便道盡了,李嬌兒在閨房失寵的關鍵!

但李嬌兒有個角色,挺吃重的,被付與管理進進出出的收支。這可是要西門慶信得過啊!連大老婆吳月娘都幹不了這職務,可見,李嬌兒還是有兩把刷子的。三娘孟玉樓,「帶槍投靠」,本身就是讓西門慶致富的富婆,加上個性並不突出,因此也就是不惹事、不生非的角色。

四娘孫雪娥因為出身在府內,地位低下,姿色應該還是有,不過看她被西門慶「痛扁」那一幕,大致可以斷定她在六位姐妹中,還是相對卑下的。不過她專管廚房,倒也落得一個清閒。但在經濟上,她顯然窘迫多了。在潘金蓮、孟玉樓為了西門慶與吳月娘結束冷戰,和好如初,特地邀大夥湊錢辦桌,這孫雪娥就擺明了「沒錢」,她說得幽怨:「我是沒時運的人,漢子再不進我屋裡來,我那討銀子?」被逼得沒法,乾脆拿出一根銀簪子,一秤才不過三錢七分,連金蓮、玉樓各出的五錢都不到!而精打細算的李嬌兒也是賴來賴去,好死不活的,拿了個四錢八分銀!被金蓮、玉樓罵了個「奸倭的淫婦」臭名!

出錢的五人中,仍是李瓶兒最大方,出了一兩二錢五分。

西門慶的六位妻妾,天天處在一個空間裡,平日不是閒殼瓜子,講人是非,不然便是下棋抹牌,碰到了有人生日,便趁機湊熱鬧,喝酒吃菜,聽戲看戲。再不然,也會邀請一些尼姑,講是講說經論道,聽聽現世輪迴,可多半還是講渾笑話,居多。

比起西門慶四處招搖,做做生意,到衙門串門子,到勾欄院子喝酒胡鬧,養一幫清客,花天酒地。嫁給他的娘子們,日子則是無聊、單調多了。

何況,她們又都是青春貌美,且已嘗過「蘋果的滋味」,又怎麼不會日夜懸念,就等著西門慶的臨幸呢?

然而,日長夜長,西門慶也不可能很平均的,每天輪流到每位妻妾的房裡溫存,於是嫉妒、羨慕、憎恨、仇視,種種糾結的情緒,自然會在言語之間,在彼此結盟之間,在西門府裡宛如一波又一波的風暴。

西門慶快樂嗎?他應該比周星馳演的唐伯虎快樂多了!

唐伯虎畢竟是文青。唐伯虎還得鬻文賣畫為生。妻妾太多,可能令他想逃避。文青有靈魂。

然而,西門慶基本上是痞子。痞子是靠動物本能生存的。看到錢,要賺。看到漂亮女人,要上。看到家中女人惹人嫌,便罵便打。本能,只要滿足,便開心。

西門慶是沒有存在之憂患意識的,他只有本能反應。

西門慶快樂嗎?

我想,從動物的天性來看,從男人雄性激素的指標來看,他應該還是快樂的。尤其,他終究還是逃過「打虎英雄」的追殺,最終求仁得仁,暴死於性慾高漲的床上!

#電影史上我認為最帥最邪的西門慶單立文

延伸閱讀-

斜批金瓶梅之一

斜批金瓶梅之二

斜批金瓶梅之三

 

作者為知名作家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