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花甲美魔男之斜批金瓶梅之一

img
蔡詩萍/花甲美魔男之斜批金瓶梅之一

<西門慶、潘金蓮來敲門!--你覺得「金瓶梅」三個字沒讓你全身雞皮疙瘩嗎?!>

    從大觀園到清河縣,從賈府的雍容華貴,到西門慶宅邸的淫亂與勾心,我發現,我有點暈眩。不是我道貌岸然,(的確,自有《金瓶梅》以來,不少文化人是以道貌岸然的角度,看待或迴避這部「淫書」的!)

    也不是因為《紅樓夢》的名氣太大,一旦轉到《金瓶梅》,我便水土流失、水土不服。(我其實一直是很雅俗並賞的人啊!)

    而是《金瓶梅》並不容易讀!

    雖然常有論者認為,即便把書中不堪聞問的淫蕩情色拿掉,亦不損此書揭露明朝晚期政治腐敗、社會崩解的價值。但,我想法剛好相反。《紅樓夢》價值就在它描繪一個仕宦富貴之家的起居日常,是如何之優雅,如何之逐步外強中乾。《金瓶梅》的價值,則在它描繪一個玩弄金權關係,生活淫亂之暴發戶,日常是如何之花天酒地,男性是如何把女人納入禁臠,而女人卻也自有她們的生存之道,小確幸!

    讀《紅樓夢》,若跳掉那些起居問候,進食用餐,詩社酒令,等等的細節,便也同時錯過了了解那年代,「富貴之家」「附庸風雅」的意義。

    同樣,讀《金瓶梅》若故意不讀那些粗言鄙語,髒話連篇,性暗示或性明示的段落,那你就根本與一大群那年代的「市井小民」「平凡百姓」脫節了!《紅樓夢》的原名《石頭記》,不易理解,但通行的《紅樓夢》,就容易多了,紅樓一夢,宛如一場虛幻。

    那《金瓶梅》呢?

    這書名,倒是打一開始,便是坐不改名,行不改姓,「金瓶梅」到底。通說都接受這書名是從潘金蓮、李瓶兒、春梅,三位西門慶一生裡重要的女人名姓中各取一字,組成書名《金瓶梅》。

    也有論者,是取閃耀耀的金色瓶子裡插著一支梅(花),這種形象,去解釋其隱含的寓意,包括:不真實的生命,性暗示的隱喻等等,來為書名找合理性。

    我非金瓶梅專家,也沒必要去深究。但你必須承認,「金瓶梅」三字,組合起來,真美,真有聯想力,不是嗎?

    文化,總是在地性的。他人要了解,入境隨俗,是必要。熟悉當地語言文化,是必要。

     透過翻譯,或引介,總有「落差」。這是何以翻譯界有個名言:「翻譯,就是背叛!」然則,不冒風險,我們怎能跨越語言鴻溝,去了解異國文化呢?

     翻譯,也包括了,要跨越不同時代的語言與文化特性。四百多年後,我們要穿越晚明,穿越當時的社會文化,穿越山東的土語方言,穿越彼時兩性的關係,這何嘗不是一種翻譯?有翻譯,就有詮釋與背叛。

     《金瓶梅》書名美則美矣,請問,要把它翻譯成西方人能懂,該怎麼譯?我做了點功課。想說,這部「淫書」,該怎麼一下子讓西方人懂呢?

    非常有趣。

    現在的英譯本,書名多半直接用譯音,《金瓶梅》也就是《Chin P’ing Mei》。你若是老外,完全不懂中華文化、中國古典文學,請問,你看得懂嗎?

    於是,就必須另謀出路。

    有些英譯本,會在Chin P’ing Mei之外,再附上另一英文書名,比方說,《The Gloden Lotus》,這就直呼潘「金蓮」了!但,老外仍然未必懂?也有英譯是譯成《The Love Pagoda》,Pagoda是寶塔,「愛的寶塔」?!有點像呼應印度的《愛經》!但《愛經》很「性學百科」,《金瓶梅》完全不是!

    那直接講「金瓶梅」呢?有,有的英譯就這樣,例如,「Plum in the Golden Vsae」。看官您覺得呢?好嗎?懂嗎?插在金瓶裡的梅子(花)?!

    好,這就是何以,早期的英譯,有的乾脆另闢蹊徑。我看過幾個譯本名,你看多直接!《The Adventurous history of Sie Men and his six wives》,「西門慶與他六個太太的冒險歷程!」多屌啊~非要為這譯名按讚,不可!

    可是,六個太太?非也,西方人搞不懂中國文化。六個太太一樣大?那這男人早就「被整死」啦!

    中國文化的深層結構,就是神通廣大嘛!《西遊記》裡的通天神猴孫悟空,多神氣,打到天宮,才知道最神氣的是玉皇大帝,三宮六院,六部大臣九品屬下,每個人安一個位子,尊卑高下進退有序,循序漸進,各安其位,他就安心做他的天皇老子啦!

    一個西門慶,怎麼會「six wives」?老外不懂,六個wives也有尊卑順位啊!妻妾既然成群,當然要有排行榜,不然,豈不天下大亂?

    有排行,有秩序。有排行,就有希望。有希望,就有討好有奉承。有討好奉承,就會比較,有比較,就有鬥爭。做天皇老子的,哪個不想看臣子們鬥!越鬥他位子越穩。做西門大官人的,或自以為也有這福分的男人們,又哪個不想看到妻妾爭相諂媚,爭相討好呢?

    老外不懂,才說六個太太。我們華人很懂,六個老婆,個個可愛,從大到小,一字排開,請照順序來,妻妾可以成群,大老婆只能一個!

    但西方人,未必知道這位Sie Men(西門大官人)究竟何方神聖?於是,有的譯本更厲害,乾脆用西方人熟悉的個案做類比。你猜下面譯名裡的大人物,是誰?「Don Juan of China :an Amour from The Chin Ping Mei」

    肯定有幾位猜到了!沒錯,就是那位「劍俠唐璜」,在歐洲被傳頌了數百年的浪漫男子,四處留情的「西方版楚留香」啊!用「唐璜」引介「西門慶」,稱他是「中國的唐璜」,讓西方人懂則懂矣!不過,這裡面「誤讀」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華文讀者一定會質疑,西門慶是劍俠唐璜嗎?他似乎更像地痞流氓吧!只不過長得帥一些罷了!

    不管怎麼翻譯,你會發現,要傳神的「轉譯」「金瓶梅」這三個字,都很困難了,何況是,要去了解「金瓶梅」作者的意圖?他花了那麼長的篇幅,寫了整整一百回,就在西門慶與他的六個妻妾之間,在床笫之間,在你啊我嗯你喘我哈的情慾奔流裡,他也巧妙的讓我們窺視了,那年代,晚明社會的弔詭,朝綱敗壞,社會不公,但民間經濟蓬勃,人心不古,女人在父系權威下,以各自的方式,努力求生存!

    如果,賈寶玉給你的啟示是,沒有愛,我們生不如死。那,也許西門慶給你的提點是,沒有性,我們活著幹嘛咧!

    你,不要裝了,就認真跟我一起掀開「金瓶」看看裡面的「梅花」到底裝什麼蒜吧!

 

 

作者為知名作家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