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秀枝/Candy Bird尊彩畫廊跨步國際嶄新據點

  • In 藝文
  • 2019-04-03 05:16:00
img
簡秀枝/Candy Bird尊彩畫廊跨步國際嶄新據點

    到香港參觀奕思畫廊(A Concept Gallery),這是尊彩畫廊在香港的新據點,也是台灣畫廊與國際連結的典範。奕思畫廊地點,就在香港中環鴨巴甸街24-26號,興揚大廈1C室,PMQ正對面的一樓,是香港非常熱鬧地點,附近有許多藝術據點,文化氣息濃厚。

    目前KAWS 正在香港PMQ展出,朝聖客特別多,奕思畫廊也深受其惠,增加觀展人流。奕思畫廊首檔開幕展是Candy Bird,主題為《Arrived,Us》,從3月25日起至5月4日。

    尊彩總經理陳菁瑩對新展覽的說明內容如下:這是一段從個人歷史出發,融合了書寫、杜撰、視野交換的隱喻。從母親的故事發展成藝術家的三部虛擬檔案:「Mr. Han」、「Miss Shu」、「閣樓」構成展覽內容,它們彼此交織也反映出展覽的概念,個人歷史的再書寫實驗,投射出跨地域、時間底下的多重內涵。

    它的起始點來自一段旅行,2010年Candy Bird與母親一同前往上海,上海是母親的出生地,距離上次回到上海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Candy Bird藉著旅途詳細地詢問母親的個人經歷,那也是關於另一段旅程;1959年是中國與台灣爆發八二三戰役的隔年,某個初秋的早上,十歲的母親跟著外婆離開了上海,她還記得來不及道別的同學,母女倆經由廣州、深圳、澳門、香港輾轉來到台灣與外公重逢,這段「旅途」中,包括了他們在香港沒有任何身份證明的情況下待了快一年。待在香港的期間,他們住在當時北拱街附近的工廠,工廠二樓的隱密小閣樓裡,是母女倆在香港的棲身之處,等待著從台灣來的證明文件和船票。

    「到了,我們」為一句沒有上下文的話,它表達著實際身體的抵達或暗示著無形目標的達成,它的主體指向個人、群體、社會或國家,透過錯置、杜撰的手法,生於台灣的Candy Bird,實驗著透過個人歷史的再書寫,表述當代的社會性和意識形態,也是他勾勒關於過去、未來、故鄉、遠方的討論與感性。

    這些年尊彩畫廊在台灣前輩畫家、戰後畫家與當代台灣藝術家等三塊領域,都投注心力,經營有成。這回再跨足香港,埋鍋造飯,非常值得期待!

 

 

作者為典藏雜誌社社長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

W067考友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