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金蘭/《我們與惡的距離》挑戰台灣社會的包容理解!

img
程金蘭/《我們與惡的距離》挑戰台灣社會的包容理解!

    《魂囚西門》之後, 3/24起《我們與惡的距離》上映,接著下半年《通靈少女2》再接再厲,公共電視台面對OTT時代衝擊,努力開拍優質精緻戲劇,希望為台灣苦撐待變的影視產業摸索開創生機活路!

    《我們與惡的距離》挑戰台灣社會的包容理解,反思是非倫理和人際乃至人機的互動關係!

    公共電視總經理曹文傑雖然是「總」字輩的人物,實事務實,行事穿著格外低調,早在一個多月前在公益活動的場合巧遇坐在隔壁,當場就邀約來電台談《我們與惡的距離》她一口答應,回去請祕書安排時間,爽快!隨後再次碰見是在《我們與惡的距離》職人試映會上坦然致詞,接著因錄音間作業而被迫要調整時間,「曹總」二話不說也願意配合,再來就是3/20簡樸準時進錄音間。

    這天曹文傑來電台受訪,我直接問《我們與惡的距離》會是整合製作發行行銷的SOP模式嗎?這劇讓人聯想鄭捷殺人事件,敲打碰觸社會撇過頭去,看似結痂的集體深沈創痛,這個刻意打造的優質精緻劇期望能激盪出公民社會多大的反思包容?曹文傑直言不諱的說《我們與惡的距離》確實有鄭捷殺人的影子,探問再現事件發生後的加害人、被害人以及週邊新聞圈、律師法律界以及教育體制輿論社會共震探查批評判斷的一連串種種形成!

    據統計,2012年迄今,台灣發生了超過6起無差別殺人事件,美國也槍響四起,發生超過5起以上的校園殺人事件,死傷人數超過百人。犯案兇手對未來感到絕望?被社會排除的年輕人選擇「報復」社會?抑或「對社會求助」?事件接連發生,「如果我們想辦法找到,犯案動機、找到真相,是不是才能預防下一次事件的發生」真相在?預防?

    公共電視接受文化部前瞻預算專案,以每集400萬製作費,高出商業台長壽劇80、90萬的4到5倍經費,開拍《我們與惡的距離》,曹文傑細說從頭,指這劇是公視去找金鐘獎常勝君編劇呂蒔媛,2016年發想拍劇,2014年的鄭捷殺人案爭議拖延到當年5/10鄭捷被執行死刑離世,呂蒔媛捨八仙塵爆案,決定寫無差別殺人事件,期間曾經由大數據理解觀眾觀劇習慣意向,呂蒔媛進行長時間的田野調查,劇本考究耗時甚長,呂蒔媛想要探索扣問「槍響之後留下什麼」?

    「無辜的病人?」還是「裝病的罪人?」公設辯護人的辯護策略做精神鑑定檢測,被社會看成是脫罪減刑的手段,加害人的犯罪行為背後有什麼緣由,需要探究以便進行改善預防?被害人的家庭傷害無法自拔?體制法律社會如何面對處理?問題隨著劇情拋出來,蛤--都各有心酸難處,誰是?誰非?「到底什麼是好人,什麼是壞人,有標準答案嗎?」

    《我們與惡的距離》3/24起,每週日晚上9點在公視、HBO和HBO HD頻道播出,以及CATCHPLAY線上影音同步播映,一次2集,連續5週。將是包括台灣在內的全亞洲22個國家同步播出,並以《The World Between Us》發行亞以外和美國地區,這樣的大投資大製作跨整合行銷是進軍國際的發展趨勢。曹文傑表明《我們與惡的距離》投資已經回收。公視現今另外還扮演產業發展的紮根工作,她指目前還是有6組孵育計畫培育有經驗的影劇業者做跨界整合團隊運作。

 

 

作者為台北電台主持人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