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德北/帶著非常悲憤的心情出席記者會

img
黃德北/帶著非常悲憤的心情出席記者會

 今天早上去立法院參加反對社發所停招的記者會,我的發言稿如下,請大家參考。教育部的回應強調事前溝通及程序的重要性,讓人覺得很振奮。但還是請大家繼續支持我們的行動。還未聯署的請幫忙聯署(目前有2千多人聯署,我們希望3月教育部在審議此案時能夠集結上萬人的聯署),另外你如果對社發所的教育理念有興趣,歡迎你來報考社發所:

 大家好,我今天是帶著非常悲憤的心情出席記者會,感到悲傷是因為社發所這個在台灣獨一無二的研究所竟然可能就要消失而難過,感到憤怒是因為世新大學是用如此不符合程序的方式處理停招的事。

 社發所與傳播研究所是世新大學最早成立的研究所,社發所是1997年由世新大學創辦人成舍我先生的小女兒成露茜教授創設的,成露茜當時是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社會系的終身教授,她感受到當時台灣在民主化初期社會力量蓬勃發展,許多年輕人投入民間NGOs與社會運動組織工作,卻缺乏相關的理論研究機構提供這些人繼續學習深造的機會,所以決定創立這樣一所強調理論與社會實踐相結合的研究所。我也是在認同成露茜教育理念下,願意在2003年放棄政大政治系的專任教職來到社發所服務,希望為台灣的高等教育開創新的可能性。

 社發所成立之初,雖然以成露茜資深的學術地位,但在籌設時期仍舊遇到許多挫折,當時台灣社會學界對於社會發展的理解還很有限,所以第一次向教育部申請並未通過,她必須與台灣社會學界的許多大老不斷說明溝通才能獲得他們理解與支持,教育部審核才能通過。這所研究所從創立就充滿著困難與挑戰。但社發所從1997年成立迄今,我想我們師生的表現並沒有讓台灣社會與學術界感到失望,我們全力投入社會服務、社會運動組織、政策倡議與抗爭及吹哨者等領域的工作,範圍所及包括勞工、移民、原住民、農業、教育、環保、性別等層面。除了社會實踐外,社發所學生的學術表現亦非常值得稱道,目前至少有6位社發所畢業生在國內外大學擔任專任教職,還有將近10位學生的碩士論文曾經得到各社會科學類學會的最佳碩士論文獎勵。這段時間許多人已經談及社發所的表現與成績,我就不多說了。

 我想社發所是世新之光,甚至是台灣高等教育非常特殊的成果。但我們在扮演吹哨者角色時,不只是針對校外的大社會的不公不義的問題吹哨警示,也會對於校內的不合理議題表達意見,過去世新大學是私校優等生,所以社發所同學很少對校內事務進行抗爭,但自從新校長上任及董事會改組後,許多不合理的政策不斷出籠,自然使得學生要對校內吹哨了。但此舉卻得罪了學校當局,終於使得他們決定出手用不符正當的程序要將社發所停招與裁併。

 從2014年世新大學決定停辦立報開始,因為有許多世新師生參與反對,學校認定是社發所師生主導,此後學校就不斷對社發所採取許多不友善的行動,並且放話要把社發所關閉或開除陳政亮老師等,學生當然也會以強烈的方式回應。所以兩年多前校長曾經特別找我去談話,希望化解這樣的緊張關係。當時吳校長表示只要教育部不減招世新名額,學校也不會裁撤社發所,這樣的講話不只是一次,至少多達三次以上,有一次還是專門找我去辦公室只談這件事。為此,兩年前當教育部要將研究所連續三年招生未達70%就要減招的規定改為兩年時,由於世新大學當時已經連續兩年未達70%,馬上面臨減招的問題,社發所師生曾經透過各種管道向教育部表達政策變更應有過渡期、且不宜朔及既往,教育部也從善如流,決定延後實施該政策。當天我與校長離開協調會場時,在校長的座車上他除了表達對社發所的感謝外,他還重申前述不會裁撤社發所的言論,但校長現在卻完全不承認有過這樣的對話,讓人感嘆一校之長治校豈能言而無信。

 我們認為這次學校決議停招社發所是不符合教育部與世新大學相關規定,因為學校在召開校務會議前從來未曾與社發所師生有過任何溝通,我們事實上是在12月下旬學校召開校務會議前才知道這件事,這樣的做法過去是完全未曾發生的。在此之前,社發所曾經有在職專班與英語學程遭到停招與裁撤,但當時學校都是事先與我們有過溝通才提報校務會議議決,這次做法顯然與教育部及世新大學過去作法都大相違背。因為完全違背過去慣例,所以我們認為這次學校決定用這種不符合程序的方式停招社發所,主要當然是與近年來有社發所學生針對許多高教議題表達不滿與抗爭有關,我們相信學校不是因為少子化、招生不力與辦學不力等因素要停招,純粹是報復打壓。事實上,我們只有這兩年招生註冊率是50%,但過去招生率都是學校的前段班,正因為表現好,學校在104學年度強迫將我們的招生名額從9名提高到12名,所謂招生不力這樣的理由顯然無法讓人信服。前天吳校長以招待媒體記者聚餐的方式釋放出我們招生不力的說法,其中許多資料根本是假的,媒體卻大量引述,例如前天校長在餐敘時提供給媒體的說帖中指出:101-105年畢業率只有15.38%,「最近四年看學生畢業狀況,無任何人畢業,如以善盡社會責任觀點看,社發所教師亦未能善盡此責任」。我們不知道學校的15.38%畢業率是如何算出來的,但我們要指出過去4年社發所共畢業31位學生,絕對不是學校所稱的四年無人畢業,連這樣基本的數據都可造假,還有甚麼不能偽造?另外一種做假,就是將某些會議故意魚目混珠塞進錯誤的資訊,例如學校給媒體的說帖中說明:「社發所在107學年度第一次所務會議(107年9月13日)臨時動議中,根據學校106學年度第二學期(107年6月21日)召開「系所班制整併停招專案審議小組」會議決議,需進行招生問題的具體規劃。該會議除了教師也有學生代表出席,所上師生對此議案有過討論。」但107年6月21日「系所班制整併停招專案審議小組」會議的決議是「請各與會主管回去後,在相關的系務會議中,和老師們共同研擬具體的招生改進方案,以及如果持續招生不佳,後續的因應具體措施,並於開學後相關會議提出討論。」所以我們開學後所務會議立即就針對加強招生改進方案進行深入討論,並研擬多項具體方案因應,顯然我們從未忽視學校的要求,且108學年度的招生還未結束,豈可據此判斷我們招生不力,就要把社發停招。

 從前面我們引述學校提供假資訊給媒體的做法,我們很擔心未來學校提報給教育部的資料可能也會充滿著錯誤或偽造的。因此,我們希望教育部未來在審核世新大學提報的停招案時,應該也要有機會讓我們社發所的師生能夠有機會出面說明。

 學校對我們另一項指控是我們學生畢業的年限太長,平均修業年限是4.7年,我們不知道這項數據是否正確,即使正確,我們還是要問所有關心高等教育的人士;教育的重點究竟是要強調畢業年限多長?還是要問學生究竟學習到甚麼東西才是教育的目標?社發所教育理念是「有學有術、實踐基層、回歸理論、再造社會」所以我們的學生要去NGO蹲點,自然修業年限會拉長。本來每門學科因為性質差異,修業年限就會有不同,以人文社會為主的政治大學研究生修業年限就一定會比理工為主的交通大學研究生修業時間要長得多。

 最後我想強調一點:教育部當年用非常嚴格的標準與程序,同意世新大學設立社發所,我們認為教育部同樣也應該有一套嚴格的標準來評量大學停招與裁撤系所,否則未來台灣許多私立大學都會濫用它們的行政權力,隨意視自己的好惡與利益來裁撤系所,台灣的高等教育將陷入空前嚴重的危機。

 

作者為世新大學社發所所長。

 ●原文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

W277光華商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