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祥蔚/愛情與生命的變化之「愛上卡夫卡」

img
賴祥蔚/愛情與生命的變化之「愛上卡夫卡」

 飄著小雨的晚上,看了一部電影。

 「愛上卡夫卡」在華山光點的首映。

 對這部電影期待已久,差不多一年前在跟身兼製片、編劇及導演的陳玉慧聊她的文學創作時,得知了這部正在醞釀中的電影。當時暫定的片名還叫「笑杯」,意思是神明笑而不答。

 神明對什麼事情笑而不答呢?問玉慧,她也笑而不答,只說到時候來看電影就知道了。

 過年前,玉慧果然來約看電影,這時電影已經定名為「愛上卡夫卡」。

 忽然層次好像都不一樣了,有人聽我提起本來的片名之後這麼說。

 會嗎?在中、西之間穿梭來去、綻放光彩,一直就是玉慧帶給大家的驚喜。早期的文學創作「徵婚啟事」已然表露不凡,後來的「幸福之葉」、「China」無一不是那麼自然就讓東風、西風合吹春風,從茶葉到瓷器,帶領慕名而來的讀者們讀著讀著就進入一個又一個的驚奇與思考。

 相較於「幸福之葉」、「China」的看似含蓄、其實意味雋永,「愛上卡夫卡」就奇妙多了。

 卡夫卡,歐洲文學史上的天才作家,以「變形記」享譽至今。在「變形記」中,人忽然變成了蟲,世界當然也就跟著改變了。人真的會變成蟲嗎?或許只是隱喻,但是世界上的每個人卻著實無時無刻不在改變。

 人都可以變成蟲了,愛情會不會變?生命的巨大改變,或許比我們想像中的容易太多了。

 中國的「易經」,探討的就是變與不變的道理。卡夫卡的「變形記」與陳玉慧的「愛上卡夫卡」,呈現的也是變與不變的道理。只是,相較於「易經」或是「變形記」,「愛上卡夫卡」在表面的愛情與追尋之下,其實更加變換多端,不但場景不停在變,不但從卡夫卡原著變成了電影與舞台劇,連敘事者的角色與心情也通通變了。

 表面上,這就是一個失戀女子在敘述如何陪著意中人的新女友,尋找忽然失蹤的意中人。為什麼忽然失蹤?最後會不會找到?問了神明,神明給的就是「笑杯」。

 神明為什麼會給「笑杯」?「愛上卡夫卡」這麼西洋文青的片名,明明電影到了最後看似已有結局,何以本來會想要取名「笑杯」?

 請容我笑而不答,大家自己去看,相信各有體會。

 

 

作者為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長、i-Media愛傳媒榮譽社長 

熱門

W067考友社
W067考友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