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化鵬/士林官邸賞菊花,想邀三位領導農民起義的菊花詩人

  • In 旅遊
  • 2018-12-19 05:10:00
img
左化鵬/士林官邸賞菊花,想邀三位領導農民起義的菊花詩人

    下午到士林官邸賞菊花,花開正好,在姹紫嫣紅,千姿百態的花前,有些遊客正忙不迭的拍照,表示到此一遊,有些人走馬看花,馬不停蹄,行色匆匆。

    有一名年輕人擦身而過,口中哼著周杰倫的「菊花台」「⋯⋯菊花殘,滿地傷,你的笑容,都泛黃,花落人斷腸,我心事靜靜的躺⋯⋯」。

    滿園儘是撲鼻的菊花香,我蝺蝺獨行,漫步在官邸的花園小徑,花影搖曳,斯人獨憔悴。賞花猶需惜花人,我好想邀三位古今知名的菊花詩人,陪我一起賞菊花。

    他們都生長在吏治腐敗,民不聊生的年代,是領導農民起義的英雄,三人也都文采甚佳,寫過「詠菊詩」,我對他們慕名已久,但因朝代不同,無緣識荊。

    一位是唐朝末年,殺人八百萬的黃巢,他傳世三首詩中,有兩首是以菊花為題材的詠物詩:

    「颯颯西風滿院栽,蕊寒香冷蝶難來,他年我若為青帝,報與桃花一處開」。

    「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沖天香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另一位是明太祖朱元璋,他和阿扁一樣,出身三級貧戶,起義前,當過沿門托缽的和尚,台灣人稱他「臭頭洪武君」,他也曾附庸風雅,學黃巢寫了一首詠菊詩:

    「百花發,我不發,要與西風戰一場,遍身穿就黃金甲」。

    令我躊躇再三的是,該不該邀請毛澤東,到蔣公的官邸賞花。兩個死對頭為爭奪江山,曾結下不共戴天之仇,但兩人已先後作古,往日恩怨俱往矣,當早已一笑泯恩仇。

    毛澤東在民國18年寫詞一首「採桑子、重陽」詠菊花:

    「人生易老,天難老,歲歳重陽,今又重陽。戰地黃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風勁,不是春光,勝似春光,寥廓江天萬里霜」。

    菊花,和梅、蘭、竹號稱「四君子」,凜然傲霜,謝不落英,死有餘香。觀乎三人的詩作,霸氣十足,殺氣騰騰,全然沒有陶淵明「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意境。

    算了!三缺一,乾脆四人湊一桌打麻將,台灣麻將摸到菊花加一番。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全文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