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亞君/副總統與默默無名的麵包師傅

img
朱亞君/副總統與默默無名的麵包師傅

 還是忍不住,就來說說。

 我認識吳寶春在11年前,他還沒得獎的時候。

 那時候他是個nobody,沒錢沒工作沒固定薪水,只因為對自己的期許,對烘焙技藝的追求,他熱烈地投入巴黎樂斯福世界麵包大賽中(這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三個烘焙比賽之一)。

 我看到的他,日日夜夜窩在內湖的一個新建的空屋裡,沒空調沒裝潢,只有兩張超大的工作桌,與幾台超大型專業烤箱,按著比賽規則,八小時之內必須做完數百個大小重量都一致的麵包,創意還是額外的技藝,酵母會因為氣候而有所差異,這些都是狀況題,你得自己克服。所以寶春師傅告訴自己,準備一百分是沒用的,你得準備到兩百分。

 而這些比賽前的準備是要花錢的,麵粉是耗材,是苗栗一家進口麵粉公司的老闆友情贊助,場地是朋友免費提供,哈肯舖的老闆更是如支援親兄弟一般地站在他身後。

 你以為他要追求的是台灣之光?可笑!那時的他連生活的費用都不足。

 寶瓶在他得獎之前出版了他的書,支持的是甚麼?

 是台灣之光嗎?呸。

 這四個字多空泛。

 我們支持的是他對工作的執著與熱愛,還有一個年輕人對理想的追求。

 我們的社會給了他甚麼支援?沒有。

 如果他沒得獎,他甚麼都不是。

 我很感激出書的發表會上,同事說服了當時的行政院長(後來出任副總統)來參加。吳敦義看了他的書稿,竟然願意為一個沒沒無聞、甚至連一家麵包店老闆都不是的吳寶春來站台,這種挺才是真的理念挺。

 等到出書後一個多月,寶春從巴黎得獎回來。「台灣之光」這四個字魔化的沾在他身上了,我才知道甚麼叫做「餓虎撲羊」,所有檯面上有權勢的人都來了,巴著他要他往東往西,要跟他攀親帶貴,要他代言這,要他站台那。所有跟他扯得上一點關係的人都要求賣他的冠軍麵包,有回深夜他打電話給我,他說他不知道該怎麼辦,好痛苦。他有去技術指導的才能掛他的名號,可是沒有的,他怎麼能夠呢?

 可是所有的人圍繞著他。高雄的地主建商都來了,美其名是提供他開店的場域,但在商言商,誰不知道2008年如日中天的寶春師傅只要決定在哪裡開店,哪裡的房價就會漲。在他得獎之後,圍繞在他身邊,卻沒打過算盤的,你信嗎?

 我完全理解他說到他麵包店工作經驗必須歸零,從基層開始領薪水的心情。因為他不只一次在書中說,台灣的麵包師傅過去師徒制的教學,往往是憑著感覺,而不是對麵粉酵母科學化的理解,這些都必須打掉重練。

 而薪水這件事情,從來都是你情我願。

 這樣說吧,你從寶春師傅的店畢業,和從你家巷口的XX麵包店畢業,出去之後在履歷上,誰的附加價值高?誰的前景好?不要輕易說甚麼慣老闆,先問問我們自己要學的是甚麼?(你若有機會和李安工作,你考慮的會是薪水嗎?)

 甚麼叫在商言商,連求職都是在商言商。

 既然你情我願,別裝清純無辜。

 我對寶春師傅「被台獨」超級難過。

 我認識他,相處過,我知道他是個多麼不擅言辭,不擅處理檯面上這些事情的人。

 家裡的孩子被鄰居打了,有種你去打鄰居,回來言語霸凌孩子是幹嘛!

 蔡英文在當選那晚不就說了:

 「我當總統一天,會努力讓我的國民不必為認同道歉!」

 「我當總統一天,會努力讓我的國民不必為認同道歉!」

 「我當總統一天,會努力讓我的國民不必為認同道歉!」

 那你有甚麼理由要吳寶春道歉?有甚麼理由要去檢討他賺錢的方式?誰有權力去規範誰的向上模式?他那些負債的歲月,你擔嗎?

 不要被你的政治理念蒙蔽了你的慈悲。別忘了你自己也常在夾縫中生存。

 要台獨,我贊成!我們引刀成一快,拚!上戰場,拚!但不要只在臉書上殺伐,還以為自己有多勇猛。

 我呸。

 

作者為寶瓶文化社長兼總編輯

 ●全文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