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祥蔚/大舅,被遺忘的台籍日本兵

img
賴祥蔚/大舅,被遺忘的台籍日本兵

 走出了雲林縣斗六市火車站,距離預定的拜訪時間還有兩個小時,獨自一個人背起行囊、頂著烈日,在太陽底下慢慢向前走去,想要像當地人般感受一下這個城市的步調。

 前面不遠處就是老街,最古老的建築物據說是1908年完成。至今,老街建築物還保留著不少昔日的樣貌,但是門面已經陸續轉型成了小百貨店或美食,街上有不少內衣的廣告看板。是百年老街淪入了風塵嗎?一旁是生意超好的老街冰店。猶豫了一下,終究沒有進去。

 忙著欣賞這城市的面貌,差一點就被一輛疾駛而來的機車撞上,機車後座的女子用譴責的眼光瞪了一眼。

 轉身剛好看到小巷前方,似乎有一間別緻的小庭院。走進巷子才發現,庭院不算特別,但是更往前去,確實有一棟很特別的日式建築。

 原來這是公民會館,前身是日據時代的「行啟記念館」,當初原本是日本殖民政府預備要興建來歡迎他們的皇太子來台,後來就改成了紀念館,據說日語使用「記念」而非「紀念」,於是地方政府也沿用了下來。

 那天到達時,剛好在進行展覽與導覽活動。展覽的內容對於日據時期有非常美好的描述,導覽員解說日據時期台籍日本兵的歷史,強調雲林當初因為有虎尾機場,所以大名鼎鼎的神風特攻隊之中,就有來自台灣的參戰者。

 導覽員說,當兵在日據時期是只有日本人才能享有的特權,可是到了戰爭後期,日本因為兵源不足,所以也開放台灣人進入軍隊,在這個時空背景之下,當初台灣人對於能夠參加日本軍隊都是感到非常光榮的。

 台灣人覺得變成日本兵很光榮?是這樣嗎?心中冒起大問號,因為這可不是我所知道的台籍日本兵的故事。

 日據時期的台灣人不能當兵,是因為日本政府根本不把台灣人當成公民。到了戰爭後期,日本軍隊在戰場上節節敗退、兵源不足,才不得已徵召台籍日本兵。

 當然,有一些台灣人以加入日本軍隊為榮。畢竟正在台灣殖民的是日本人,而皇民化教育又推行已久,有人會願意加入日本軍隊似乎不奇怪。

 但是我唯一知道的台籍日本兵故事,剛好不是自願前去,而是被迫參軍。

 許多家庭因為有人被拉伕而陷入了愁雲慘霧,而且在這場本質是由日本人發動的侵略戰爭中,許多台灣家庭永遠失去了家中的重要成員。

 從被拉伕的那一刻起,這個台灣家庭就硬生生被挖出了一大塊家人不敢談論的禁忌區域,因為一談到台籍日本兵,立刻就會掀起參軍者家人的沉痛悲泣,日日夜夜都在思念捲入日本南洋戰爭的家人。

 我有三個舅舅,最大的是大舅。可是等到年紀稍長,才知道大舅還有一位哥哥。這麼說,大舅不是大舅,而是二舅才對。為什麼跳過原本的大舅呢?因為他被拉伕成了台籍日本兵,在南洋染了腳病,回台灣不久就病故了。家人不願意提起,避免外婆傷心。

 我從來沒有聽外婆提起這位當過台籍日本兵的大舅,直到外婆過世已久,才在無意間聽長輩提起有這麼一位大舅。日本政府早已遺忘、或者根本從來不曾記得的台籍日本兵。

 

 作者為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長、i-Media愛傳媒榮譽社長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