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增娣/父親的充滿戲劇性的人生

img
呂增娣/父親的充滿戲劇性的人生

 父親的學業不出眾,在武藝上卻找到了自信,從柔道、跆拳、拳擊、空手道,不管練什麼功夫,他都很能融會貫通,更成為當時絕少數能被保送日本深造的台灣學生。

 三歲喪母, 父親是由祖父獨自帶大的。不曾擁有過母愛的他日後提起對於祖母的印象,總說是像扶桑花蜜一般的滋味。

 祖母臨終前為了支開幼小懵懂的他,央請奶媽帶著父親到花園採扶桑花蜜嘗,只是殊不知吸允著酸酸甜甜汁液的當下,正是他與母親永別的時刻,而坎坷的童年也正一步步向他逼近。

 祖母過世不久戰爭爆發了,作為父親唯一的依靠,祖父無法與軍隊一同撤退到台灣,只能傾家蕩產、換了船票輾轉逃到香港,在當時的調景嶺一帶暫住下來並兼做著像是縫旗袍⋯⋯等零工,顧著生計還得一邊照顧幼小的父親,十分辛苦。

 後來,祖父想方設法終於回到擅長的工作崗位,日子也才穩定下來。只是香港學習的方式與台灣皆不同,像是注音符號父親一個也不認得,其他的課業進度也好不到哪去,課業上的挫敗,更加劇父親的沮喪與叛逆。然而,壓倒父親人生觀中最後一根稻草的,卻是祖父的一方善心。

 祖父是遵從儒家思想的,他相信「人性本善,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於是請了更生人於課暇照顧陪伴父親,當時面臨學業上挫折的他,又豈是好應付的小子,對方一無耐性便以拳頭相向。

 好強的父親絕不跟祖父告狀,硬著頭皮挨著一頓頓的打;他唯一央求祖父的事,便是讓他去習武、學功夫。祖父寵愛兒子,自然一口答應,父親的武學之路也就此展開,但也因此讓他深信「唯有拳頭,才能解決一切!」

 學業不出眾,父親在武藝上卻找到了自信,從柔道、跆拳、拳擊、空手道,不管練什麼功夫他都很能融會貫通,更成為當時絕少數能被保送日本的台灣學生。

 可惜,就在保送留學的文件全都備妥,即將踏出國門之前,多情的父親卻仍被情字所拖,沒能如願踏上深造之路。

 我常想,如果,如果父親當時上了飛機到了日本,或許就不會有今天的我了。但對他來說,那將是一個迥然不同的人生⋯⋯

 

 

作者為「四塊玉文創」總編輯

●全文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熱門

W105-3劉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