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妹欽點,台灣原味搖滾BOXING樂團 戰鬥力升級中

img
阿妹欽點,台灣原味搖滾BOXING樂團 戰鬥力升級中

 【撰文:陳盈蓁│攝影:吳偉祺】

 "如果把生命用公里數計算,也許不偏不倚394公里,剛好從屏東開車到台北的距離。這六個大男孩就這樣分批到台北,把夢想託付給未知。"

 

 2012年的某一晚,成軍第2年的Boxing樂團在台北市A*bar演出,結束後,有人在後台等他們,原本單純以為是粉絲,卻沒料到那個人是張惠妹的助理。主唱之一的葛西瓦說:「妹姐助理要我們丟Demo過去,可是因為我們平常都在做鐵工嘛,很忙也沒想太多,覺得應該只是說說而已,就沒有理會。」過了一段時間,助理又打電話來,他們才警覺原來這次是來真的。

 

 看到這裡你以為他們夠幸運,但事實上,運氣有時候就像西北雨,準備好的時候有如天降甘霖,實力不夠只會被淋成一隻落湯雞。

 

小心臟也是要生存

 「一開始是我先來台北,那時候18歲剛當完兵,聽朋友就說:『玩樂團來台北就對啦!』就被載上來了。」葛西瓦說,來到台北第一件事情是找工作,剛好朋友在一間餐廳裡當服務生,幫忙爭取到了試唱的機會。「因為緊張,我遇到彈錯就停下來,老闆人很好,問我要不要直接應徵服務生,我說:『哇,太好了!我需要工作!』後來回家才想到,我今天不是去應徵唱歌嗎?怎麼變成服務生了?」提起往事,大夥笑成一團。當時其他前去應徵的樂團表演,有信樂團、戴愛玲、外交合唱團等,聽過他們後給他強烈的震撼:「原來樂團就是這樣玩,我還在那邊唱兒歌!」回家立刻打電話給在家鄉的兄弟們。

 

 下一次就有準備了。葛西瓦找了洛克斯和阿六,3個人惡補了幾個月的翻唱歌曲,準備挑戰桃園的一間音樂餐廳,老闆很滿意、馬上錄取了他們,沒想到連續好幾個月他們都只會唱那幾首歌,隨即被解約。「其實我們已經戰戰兢兢好久了,也算是鬆一口氣,因為知道程度跟實力還是差太多。」玩音樂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好在他們從未放棄,磨練了幾年終於在2010年聚齊現在的六位團員,並陸續參加貢寮海洋音樂季、大彩虹音樂節等知名活動的演出。在被張惠妹看見的那一晚之前,他們靠打工養夢想,有舞台的地方就去嘗試,從沒有妄想過要被誰簽走,純粹只是熱愛表演、喜歡音樂,如果發現自己不足,也不會因此感到惋惜或懊惱很久。

 

搞清楚自己真實的樣子

 2012年開始成為野聲音娛樂有限公司旗下的藝人,張惠妹亦師亦友的去培養他們,比如練團,他們會覺得差不多就好了,洛克斯說:「以前我們完全就是靠感覺去玩音樂,但妹姐讓我們知道,『感覺』裡面要有專業,因為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可是同時,張惠妹卻給他們極大的自由,讓他們盡情發揮。今年擔任張惠妹《烏托邦2.0》演唱會的中場嘉賓,他們站在空中舞台上,一邊演奏、唱歌、一邊跳舞,是一項艱難的挑戰,他們總是這樣,起初單純地天馬行空想跟Bruno Mars一樣帥氣,實際執行才發覺難度爆表,曾經一度要找藉口放棄,但還是咬緊牙根一一突破,結果好到連製作人也很訝異。

 

 成軍至今7年,今年9月他們參加桃園市原住民族國際音樂節,跟桃園介壽國中的森巴鼓隊合作,看見孩子們站在大雨中努力演出的模樣,讓他們感動得無法言喻。「這7年當中,就是這次的合作,讓我們想起當初什麼都不怕,只為了一次上台的機會,想起對舞台的那種渴望。」想分享最愛的音樂給更多人聽,是他們不變的初衷,這次在世界音樂節的演出,他們也邀請了神祕嘉賓以及部落青年,要搬出不同於以往的表演給大家看。

圖/Boxing可以認真耍酷,也可以俏皮可愛。

 

 訪到這裡,我發現他們的身上都有著大部分現代人怎麼模仿都模仿不起來的共通點:「樂天知命」,這彷彿鑲在染色體上的基因,也是帶領他們披荊斬棘,一路撐到遇見伯樂的關鍵。所以,曾經淋成落湯雞又何妨?他們一直清楚自己真實的樣子,蘇芮和張惠妹曾經合唱〈跟著感覺走〉:「跟著感覺走,讓它帶著我,夢想的事哪裡都會有~」就是在說Boxing,樂天的他們相信只會越磨越閃亮,一天天加倍璀璨。

Boxing樂團

 由葛西瓦、好樂迪(雙主唱)、曉明、阿六(電吉他)、洛克斯(貝斯)、曉龍(鼓手)所組成,2010年成軍,於2012年被張惠妹挖掘,2014年推出中文專輯《BOXING》和母語專輯《野生BOXING》,2015年獲得第26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2016年推出《不簡單》並於最近入圍2017年金音創作獎「最佳樂團獎」。音樂對他們來說像是部落裡的雜貨鋪,少了它可能不會死,但絕對會活得很痛苦。

 

 .本文經潮人物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潮人物網路平台(2017):

 https://chewpeople.com.tw/boxing_worldmusic/2/

熱門

W105-3劉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