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容易被同志傷害的脫口秀演員 – 龍龍

img
最容易被同志傷害的脫口秀演員 – 龍龍

圖/在舞台上,龍龍誇張的肢體動作常會讓人無法移開視線(取自龍龍提供)

 

【作者:王查理/圖片提供:龍龍】

 「Gay真的很賤!因為他們很貼心,然後對你很好!」

 台上光鮮亮麗的龍龍,走下台後,其實也很惶恐,很緊張,很容易擔心,自己又搞砸了一場表演。

 相約在小咖啡館裡,如今的龍龍跟當初在卡米地說著英雄本色與厭世少女時,似乎又有了些許的不同。

 或許是更加有著所謂的大將之風,也或許是在追求脫口秀這條道路上,她也更加地找到自己。

 

卡米地存在十年了,台灣脫口秀怎麼可能是現在才出現的

 「這個東西就是跟其他藝術一樣,一定要有幾個講得出名字的人,大家才會注意到這一塊!」

 從高中接觸劇場後才觸碰到脫口秀那個世界的龍龍,在那之前就只是個愛講話的小女生,接觸劇場後,才發現卡米地,才發現脫口秀,才發現一個全新的世界。而將龍龍推向脫口秀的社團老師,居然是用「脫口秀沒有限身高,沒有限長相,也沒有限演技,只要好笑就可以了。」十幾歲的龍龍就這樣覺得「恩,好像也蠻輕鬆的。」誤打誤撞地一頭栽進了脫口秀的世界。

 「結果這個世界超殘酷的。」說道這,龍龍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脫口秀最有魅力也最可怕的地方就是,他的反應是很即時的,笑話一說出口,如果觀眾沒有Focus到,或是跟現場觀眾不合拍,無論什麼原因,萬一觀眾沒有笑出來,龍龍都會有一種「搞砸了!」的挫敗感。無論是多用心寫的段子,或是自己覺得多有趣的笑話,如果只有自己覺得有趣,那都是毫無意義的。

 龍龍分享,過去曾受邀到郵輪上演出,那是一、兩千人的秀,到船上度假的一家老小本來期待的可能是五光十色的大型歌舞表演,可等到的卻是一個小女生在台上不停的講話。

 客群不同,接受度不同,讓龍龍笑稱那場秀是貨真價實的砸了場,「當天觀眾散場後,我就整個在台上大哭,心想著,我怎麼會砸了場,是不是自己真的不是很適合這一塊。不過事後想起來,能在一兩千人的劇院裡大哭,那個回聲效果,現在再回顧起來真的蠻好笑的。」龍龍就是有這樣的魔力,再難過.令人沮喪的事情,在她口中換個角度,就能讓聽的人感到有趣,甚至捧腹大笑。

圖/台下的龍龍也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努力創作。

 

如果有人說脫口秀養不活自己,我一定舉雙手贊成

 15年到內地參加比賽,17年在馬來西亞拿下搞笑之王的冠軍,回來台灣後卻還是沒有人認識她,只能在飲料店搖珍奶。

 頂著國內高等學府的光環,明明可以找一份好工作的,因為接觸了劇場,接觸脫口秀,而選了一條艱難與他人截然不同的路,身為單親家庭,龍龍的爸爸當然是覺得擔心與勸阻,反對聲浪中夾帶著關心,直到龍龍在中國比賽登上大螢幕後,龍龍的爸爸才覺得,自己的女兒的努力似乎有一點開花結果的感覺,在馬來西亞拿到冠軍後,龍龍爸爸還差點做了女兒的人形立牌,被女兒笑說,有夠荒唐。

 「我那時候大概是我人生最煎熬的時候。」在台上看似風光,下了台後打開存摺,卻發現風光的背後是忍耐與等待。過去還沒有名氣的時候,兩袖清風還能夠說服自己是沒有名氣,沒有才華,但當拿下搞笑之王的冠軍後,卻還是不被支持或認可,那種矛盾的辛酸是最令龍龍難以接受的,彷彿當時那些優秀的評審所肯定的龍龍,那個或許有那麼一絲才華的林千玉就只是個笑話。那時候的龍龍甚至有想過,如果當時沒有拿下冠軍,而是第一輪就被刷掉,或許就不會有那麼辛酸的情緒了,但那個時候的龍龍只能一直等,一直等,等待這個獎項能不能帶給她什麼樣的機會,結果反而是Gay讓她一砲而紅。

 

圖/龍龍在台上的笑聲,動作,無不吸引大家的眼球(取自取自龍龍提供)

 談到與Gay的關係,龍龍翻了一個終於又來的大白眼,「我可能就是跟這些多元性別的朋友特別好相處。」受邀成為今年台中同志大遊行的主持人,婚姻平權時又出面站台,龍龍絲毫不怕自己被貼上標籤,對她來說,脫口秀演員本來就該特色強烈,而脫口秀本來就是一件很自由的事,自己支持的事情本來就應該出面發聲盡一份力,所有人都有選擇支持或是反對的話語與行動權,每件事情本來就有不同面向,每個人都有自己發聲的自由,這樣理解的她,甚至做了一張難求的「不要跟Gay當好朋友」貼紙呢。

 就算現在在脫口秀領域小有成就,龍龍坦言,脫口秀是個不穩定的職業,族群又相對小眾,台灣的脫口秀不像美國的劇場文化已經十分成熟,觀眾也相對稀少,幾乎每一位脫口演員都是憑著一股熱情與對這門藝術的喜愛在苦苦支撐,「真的養不活自己,沒有在開玩笑。」

圖/每個人都有自由發聲,闡述自己立場與看法的權益(取自粉絲團龍龍的沒梗人生)

 

我的觀眾都是一邊傷害我一邊大笑

 喜劇圈很常說一句話,「將觀眾的快樂建立在自己的痛苦上。」龍龍或許是很好的代表。時常將自己的悲傷與難過的事情寫成笑話,擅長用第三人稱視角去看自己過去所有經歷的龍龍,似乎永遠都有把難過轉換為歡笑的力量,如果將自己的經歷寫成的笑話有讓某些有類似經驗的人過了那個坎的話,那或許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而在龍龍脫口秀最荒唐的QA環節也在意外下變得荒腔走板,失去本來想到的效果,變成龍龍表演的另一個爆點。原意是讓觀眾可以發問的環節,卻變成觀眾用來與龍龍互動的最佳橋樑。

 「笑話的邏輯是會先一個前提,然後一個Stand up,最後再來一個Punch。」龍龍笑說自己的觀眾已經學會這個邏輯,他們的QA問題是有笑話邏輯脈絡的,常常是一個看似平淡的開頭,後面給妳岔出各種意想不到的結果,看到這些問題真的很難不崩潰,但她也真的覺得自己的觀眾很棒,雖然他們隨時隨地都很失控。

 

圖/每一位脫口演員都是憑著一股熱情與對這門藝術的喜愛在帶給觀眾歡笑(取自粉絲團龍龍的沒梗人生)

如果我哪天跟生活妥協後,會不會我這輩子就這個樣子了?

 家人的擔心,現實面的考量,龍龍不只一次被問到說「妳的停損點在哪裡?」

 在這個資訊爆炸,每天都有新人冒出的時代,取代率是非常高的,就算今天看似如日中天,明年可能就不知道被遺忘到哪個角落的。

 「可是我從來不敢去想這件事情」大學剛畢業時的龍龍,沒有名氣,口袋沒多少錢,一面在咖啡廳打工,一面演出脫口秀,那時候的自己也知道不可能這樣過一輩子,那時候的龍龍沒辦法去想自己的「停損點」在哪裡。

 或許是害怕平凡的生活,無法屈就於平靜,對龍龍來說,許多人所嚮往的規律平靜的生活,恰好是她最害怕的一種生活模式。

 如此思考的龍龍更專注於自己這份與他人不同的工作,脫口秀之所以迷人,就是因為每一位脫口秀演員都是如此的特別,可能是特別偏頗,或是特別激動,各式各樣的個人魅力爆發,加上現場與觀眾的良好互動,這樣才是理想的脫口秀。但龍龍想要的,更是偏向於「有話要說」的表演方式。

 龍龍的笑話裡參雜的除了笑聲,更多的是向自己的觀眾去傳達一種觀點,一種角度,譬如霸凌,譬如婚姻平權,龍龍更傾向與讓自己的觀眾用不同的角度去看同一件事情,她笑說這是一種很有趣的角力,觀眾買票,讓表演者說服他,對表演者跟觀眾而言都是一種挑戰。如果真要說到目標,龍龍期許自己能成為一個言之有物,用笑話包裝溝通橋樑的脫口秀演員。

 

 

 關於未來,龍龍笑說自己也正在籌備12月給觀眾的驚喜,既頂尖對決後,龍龍籌備了新的企劃,也期許這個活動能給支持她的觀眾帶來更多的歡笑與能量。

 

圖/十二月的驚喜,你們準備好了嗎?(取自龍龍提供)

 

熱門

W105-3劉毅